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纣临 > 序章 第三次投票
    三号,也把文档念完了。

    当然了,这份文档中,并没有关于子临的部分,也没有关于祭者是一名穿越者的信息,更没有什么人物心理描写;和前几份文档一样,资料只是站在第三人称的视角不带任何感情色彩地描述了若干件客观发生过的事,比如赫尔在“杀戮狂欢”中的经历、比如他和判官的交流、还有fcps探员们以及卡门的一些行动等等。

    要说这份文档中暴露的最关键信息是什么,那恐怕就是……把“判官”的能力给讲出来了。

    叮铃铃铃铃……

    短暂的沉默后,桌上的电话又响了。

    三号根本没有要接的意思,他直接转头看向了四号……也就是杰克。

    杰克也没有跟任何人客气,抬手就把那部老式电话拿到了自己面前,拿起了听筒:“喂?”

    接下来的两分钟里,只有他听到了电话那头的人说了什么。

    两分钟后,他挂掉了电话。

    “投票吧。”杰克也不多啰嗦,就说了这三个字。

    话音落后,过了半分钟,也没人把手放到桌面上。

    “都不投,我就开始揭露身份了。”杰克说着,便看向了二号,接道,“二号,詹姆斯·兰斯,人称……‘判官’,前联邦通缉要犯,数月前被联邦官方确认为‘已死亡’。”

    杰克这话说到半截,坐在他身旁的车戊辰心中已是一惊,但车探员并没有把这种惊讶表现在脸上,只是暗忖道:“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就表明我和‘祁红’都被骗了……‘赫尔·施耐德’只是一个幌子罢了;同时也表明,这家伙早就识破了我的身份,他给我的信息都是有问题的,我反而被他给利用了……”

    “卧底这玩意儿呢……本来就是一柄双刃剑……”就在车探员思索之际,二号,也就是兰斯忽地开口,用懒散的语气念道,“……你也不用太在意了。”

    兰斯说这话时,眼睛是看着桌子的,没有偏向任何人。

    但车戊辰明白,“判官”这话就是在对他说的。

    “虽然不知道你突然间蹦出这么一句是什么意思……”数秒后,十一号,即祭者开口了,“但我比较感兴趣的是……你该不会就是那个干掉了fcps欧洲总部部长的‘判官’吧?”

    由于记忆被调整过,现在的祭者、以及坐在十号位上的“博士”都不认识判官,也没有与他一同行动过的记忆,不过,对于格拉夫那个“复仇保险”的事儿,消息灵通的他们自是知道的。

    “你不用拐弯抹角的。”此时,六号抢过话头,冲祭者道,“其实你想说的是‘杀了判官就拿到巨额酬金’的事儿吧?这个情报在座的大部分人都知道,只不过……”她又看向判官,目光渐冷,“没想到大名鼎鼎的‘判官’,竟是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房间内的气氛开始变化。

    眼下,众人明确知晓的是——九号,想杀一号;而兰斯,在被点明了他是“判官”后,人人都有杀他的理由。

    对这一桌人来说,随便哪一个,在任意时刻动手杀人……都不足为奇,甚至不需要什么理由;要说谁对“厮杀”这件事感到头疼,那恐怕就是七号了——他可不想因为有人死掉,再次被“电话那头的人”要求回溯时间,毕竟……他的能力是有“代价”的。

    “有罪!”就在周遭的空气变得愈发凝重时,七号把右手往桌上一拍,“我投‘有罪’!”

    他本是想借此转移众人的注意力,免得这帮家伙一念之差就引发一场大混战,不料……

    “我也投‘有罪’。”一直没发表意见的十二号随即就附和了他,把右手摆到了桌上。

    “ho~这是唱得哪一出啊?”兰斯看破了七号的意图,但十二号怎么想的,他就不懂了,故而看向了后者念道。

    “我只是把事情想清楚了而已。”十二号接道。

    十二号是一名四十岁左右的白人男子,看起来比杰克还年长几岁;他留着短发、两鬓已有些斑白,其皮肤非常粗糙,面部的轮廓和长相都透出一种刚毅的气质——他就像是一件饱经风霜的冷兵器,整个人都透出一种硬朗的粗粝感。

    此刻,他之所以投“有罪”,的确如他所说,是因为他“想清楚”了。

    七号的投票虽是无心,但十二号却因为那一声“有罪”而得到启发、下定了决心。

    这世上每个人的想法都不同,思考的方向和模式也都不一样,但在今天这场“审判”上,无论这十三名陪审员各自是怎样想的,最终都将殊途同归。

    “呵呵,有意思,那我也投个‘有罪’呗。”兰斯谈笑间就把手放到了桌上。

    “之前说大家一起随便投个‘无罪’的人也是你,现在又改了。”一号斜视着兰斯道,“你这样的人最让人头疼了。”

    “你们这帮犹豫不决的家伙才让人头疼呢。”兰斯也没把一号的话当回事儿,只是回头白了对方一眼。

    “那么,现在‘有罪’三票,还有吗?”片刻后,杰克那冷静、低沉的声音,再次吸引了大伙儿的注意力。

    他一边问这个问题,一边扫视着桌边的众人。

    没有人再把手摆上来了。

    杰克见状,便拿出了自己身上那支i-pen,输入了他刚才从电话中得知的密码:“那我就开始念第四份文档。”

    当然了,所谓的“第四份文档”,是对大多数人而言的;在七号眼里,这已是“第五份”了。

    【安德森先生,在你叙述下面这篇文档的过程中,可能会发现一些事情,但请你不要因此而停止叙述,并对其他陪审员发动攻击;在你产生攻击的意图那一刻,请先思考一下,你的行为是否有意义,以及“现在是否已经迟了”这句话,我想你就会冷静下来了。】

    以上这段文字,就写在杰克要读的那份资料最上方,这是之前几人的文档中都不存在的内容。

    杰克自然没有把这段话念出来,只是看了一遍,思索了几秒,随即就开始了陈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