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纣临 > 第十五章 真正的计划
    同一时刻,南十字星郡,某别墅中。

    虽然从外面看只是普通的民用建筑,但这间别墅的内部可是大有文章;除了门廊和客厅还保持着原本的装修以掩人耳目,其他所有的房间均已被改造得面目全非,俨然是成了一间相当专业的生化实验室。

    此刻,祭者就坐在其中的一个房间里,拿着一支i-pen,一边浏览新闻,一边喝着早茶。

    这个说不好英语、但汉语却很好的白种人,还有一个略带槽点的习惯,那就是……比起英式下午茶来,他更喜欢广式早茶,而且经常一吃就是一个上午。

    嘀嘀——

    就在祭者往嘴里塞他今天吃的第三个菠萝包时,忽然,他身旁的一台仪器响了两声。

    他循声转头,看向那个方向。

    那里,摆放着一个高两米多、直径一米多的圆柱形玻璃容器,容器的底座通着电,里面……还装了个人。

    那是个男人,二十多岁,短发,看着像是欧亚混血,不过长相只能说是平平无奇。

    伴随着仪器发出的声响,这个男人醒了过来。

    他睁眼后,看了看周围的状况,很快就发现自己被浸泡在液体中、一丝不挂、喉鼻处还被插了补充氧气和营养液的管子……但是,对于这些,他好像并没有感到什么意外。

    他只花了几秒的时间,就适应了这个身体,然后就看向了容器外的祭者,从内部敲了敲玻璃。

    然而,祭者和他对视了两秒后,却是装作没看见一般,又把视线转开了,继续吃菠萝包。

    咚!

    容器内的男人见状,又猛地敲了一下容器的玻璃壁,重新吸引了祭者的目光,并冲后者竖起了中指。

    祭者无奈,一脸不耐烦地起身,在旁边的一个操作台上摁了几个开关。

    下一秒,只听“咕——”的一声,那个玻璃容器内部的水被迅速放干,紧接着,容器的外壁就从中间打开。

    容器中的男人自己用手抽出了喉咙里的管子,干呕了两声,就从里面走了出来。

    “呼……真是疼死我了。”兰斯抓起了早已备在一旁的一件浴袍,边穿边道。

    “怎么?你现在还能感受到来自‘上一个身体’的疼痛吗?”祭者说话间,已坐回原处,继续吃他的早茶。

    “生理上来说自然是不痛的。”兰斯回道,“但意识层面上我会把部分残留的印象带过来,大脑需要时间来消化这些信息,说服自己……那都是错觉。”

    “之前走得匆忙,有件事我不太明白但也没来得及问你……”祭者这时又道,“既然你已决定用‘人造的身体’了,为什么还要制造一个这么平凡的身躯呢?只要让‘博士’帮你调整一下dna……那瞳孔颜色、面部轮廓、骨架大小、先天身体强度、甚至发质都能改吧?你完全可以把自己变成一个眉清目秀、虎背熊腰的种马不是吗?”

    “把自己弄得那么扎眼,嫌命长吗?”兰斯回道,“再说了,我若是真想靠基本的生理条件让自己更厉害,为什么要用男人的身体呢?我直接变成一倾国倾城的美女,再给这个美女加上普通人的极限身体素质……岂不是比当男人要有优势得多。”

    “嗯……好像是这么个道理啊。”祭者听罢,点头念道,“算了,不说那个了……”他顿了顿,又问道,“关于那个赫尔,你准备怎么处置?”

    “暂时就让他待在这个郡,每隔一段时间给他几个‘小任务’,让他觉得自己确实有事做就行了。”兰斯说这句时,已走到了祭者对面的一张沙发椅上坐下,且毫不客气地就开始吃对方的盘子里的食物,“但要注意……尽量别让他做太危险的事,我可不希望他在短期内发生什么意外。”

    “你觉得这个‘障眼法’能骗卡门多久呢?”祭者又问道。

    “首先,只有我能叫她卡门,你跟她又不熟,别乱叫。”兰斯回道,“其次,卡门显然已经通过车探员知道了我的能力效果,当然了,那些信息本来就是我特意透露给车戊辰的,其中……关于‘转移的先决条件’、‘两次转移之间必须隔开多少时间’等细节,都是有真有假。

    “不过,面对卡门……不能抱有侥幸心理,我得确保万无一失;因此,我就假设她对‘能力信息未必正确’这件事已有所防备好了,基于这点,我们至少得让赫尔活四个月以上,才能不露马脚。”

    “喂喂……你现在跟我这么说,岂不是在变向地告诉我……你那能力每次发动的间隔其实是小于四个月的吗?”祭者道,“让我知道这事儿真的没问题吗?”

    “没关系。”兰斯微笑着接道,“经过了这段时间的观察,我已经排除了你是卧底的可能,也对你的能力十分欣赏,所以……恭喜你,已经正式跟我上了‘同一条船’。”

    “哦……那我还真是受宠若惊呢。”祭者有气无力地接道,“我是不是还得谢谢你,没有把我和那些‘无能的家伙’归为一类,要不然这会儿我已经和他们一起被车探员处理掉了。”

    “不用谢。”对方的话明显带有讽刺的意味,但兰斯却是厚着脸皮接受了,“你该感谢的是自己,你能活着……不是因为我的仁慈,只是因为你的确有那个资格,仅此而已。”

    “呵……”祭者干笑一声,“随你怎么讲吧。”他叹道,“如今我已被联邦当成了你的铁杆同党,想撇清干系都难了……你就说说‘那艘船’到底是个啥嘛?”

    “行啊。”兰斯说着,站起身来,离开了这个房间。

    两分钟不到,他就回来了,手里还拿了一张黑色的卡片。

    “就是这个。”兰斯把卡片递给了祭者。

    祭者将其接过,端详一番,发现这卡片质地独特,一看就是某种“组织”作为信物使用的;这张卡片的正面印着一个白色的、设计华丽的十字标志,背面则印了一个数字——“11”。

    “这是什么?我在组织的代号?”祭者看了会儿便问道。

    “不,这是你的‘陪审员号’。”兰斯接道,“一共有十三个人,而你是十一号。”

    “你那个组织叫‘陪审团’?”祭者又道。

    “不,叫‘逆十字’。”兰斯道,“这个陪审员号码嘛……我慢点再跟你解释,因为审判那天还需要你配合我演一场戏。现在你只需知道的就是,自己已经是‘逆十字’的成员了。”

    “哦。”祭者随口应了一声,再道,“那么这个‘逆十字’,和‘酆都罗山’又有什么区别呢?”

    “‘酆都罗山’和‘判官’……都只是我这次计划所使用的道具罢了。”兰斯回道,“审判秀从来都不是为了主持公道,判官也不是什么正义的化身;我去扮演这样的角色、高调地对那些社会热点人物下手,无非是想更快地激起联邦的反应,引卡门……或者说引她背后的‘茶宴’组织入局。

    “只有赫尔那样的傻瓜才会相信这套东西,相信这种小家子气的、自我满足的、卑鄙的正义……

    “实际上,这半年来,我所实行的这个计划和正义没有半毛钱关系,其真实目的有三——其一,斩断‘詹姆斯·兰斯’这个身份在过去那些年留下的诸多问题,让联邦在短时间内不会注意到我真正在做的事情;其二,观察你是否有资格加入逆十字;其三,通过与卡门的较量,对‘茶宴’那帮家伙做一次试探。

    “目前来看,计划完成得很完美……

    “卡门觉得她赢了、并认为我已经转移到了赫尔·施耐德的身体里,车探员也停止了以我为目标的潜伏行动……由今天算起,接下来的几个月,只要赫尔不死、也别闹出什么太大的动静,我本人的行动就会很自由、很安全。

    “对你的审查我就不细说了,你只要知道……这半年来你以为自己‘在镜头后面’,但实际上正好相反就行了。

    “至于‘茶宴’……他们有着卡门这样的智者,又可以调动不计其数的、像车戊辰这样执行力惊人的家伙……确实很棘手,必须承认,他们是联邦阵营中最让人头疼的一股力量。”

    “嗯……‘联邦阵营’里最让人头疼的力量……听这意思,你们组织的敌人还不止来自联邦一家?”祭者很快就意识到了这话里的问题。

    “那是自然,这世上可是有着很多你所不知道的势力、以及你难以想象的怪物的。”兰斯回道,“比如说咱们逆十字的创立者……”

    “等等……这个组织的老大不是你吗?”祭者听到这儿,愣是惊疑到打断了兰斯的话;因为他刚刚才意识到兰斯并不是逆十字的领导者,而在他的印象中,兰斯绝不是一个甘于屈居人下的人。

    “当然不是。”兰斯回道,“我既不是创立者,也不是当下负责话事的boss,最多算个boss候补吧。”

    “那个……我现在下船还来得及不?”下一秒,祭者便虚着眼,用吐槽的语气问道。

    “呵……下船……”兰斯笑了,“看来你对自己当下的处境还不太了解啊……你真以为自己隐藏得很好吗?厉小帆。”

    听到这三个字时,祭者浑身一个激灵,就连他拿在手上的茶杯也明显地抖了一下。

    “别慌,我和逆十字……对你来说并不是威胁。”兰斯毫不意外地看着对方的反应,接着道,“但put-oid(parallel_universe_traveler_observation_and_intervention_departnt,即平行宇宙穿越者观测干预局)可是早在十个月之前就已经盯上你了……若不是我在暗地里帮你挡着,他们早就对你采取行动了。”

    “你……”祭者,或者说厉小帆犹疑了片刻,他在思考着这句话中的真伪、以及自己在回答时有可能被试探出的信息,“……不,应该说‘你们’,知道得还真是不少呢……”

    “哈!人家能知道,我们为什么不能?”兰斯笑着反问道。

    “可你我相识那天,距今也才六个多月,你怎么帮我挡十个月前的……”祭者又想问一句,但他这话刚出口,他自己就发现了好像是废话,“……啊,当我没说吧。”

    “我对你的评价没错吧——你这人不好骗。你看,我一说真话,你很快就能想明白。”兰斯用很轻松的语气接道,“那么……小帆,是跟着我们这艘船一起走,还是去那片你远远不知深浅的海里自己游……给个答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