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纣临 > 第十章 起舞
    杰克的这段话,是很不讲理的。

    通常,像这么狂霸酷拽的台词,应该要念得慷慨激昂才对。

    但杰克,却是用一种类似在陈述数学公式般的口气说出来的。

    举例来说,就是……

    “一加一等于二。人被杀就会死。”

    “如果两个弦切角所夹的弧相等,那么这两个弦切角也相等。如果你没有交出我要的东西,那么你全帮就会原地爆炸。”

    大概……就是这种感觉。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么说话,比带有强烈情绪的表达方式更加可怕。

    而如果这么说话的人是传说中的“杀神”,那就更可怕了。

    “放肆!”盖洛要是连这都能忍,他也不用再出来混了。

    他当即就暴喝了一声,将已经难以掩饰的杀意释放了出来。同一秒,至少五十名杀手从四面爆发涌入了这个房间。

    很显然,盖洛早就做好了安排,随时都准备让部下们冲进来。

    前文说过,这间厂房是很宽敞的,建筑的天花板也是极高;整个房间就像一个很大的天井,除了一层以外,还有开放式的、带栏杆的二层。

    因此,就算眼下进来这么多人,房间内依然不会显得拥挤。

    此刻,这五十名训练有素的阡冥刺客分散在了两层楼间、彼此间隔开一定的距离站立着,对杰克形成了毫无死角的包围之势;他们个个儿都荷枪实弹,其中还有好几名能力者……在这情况下,别说是人了,就算是头大象站在这里,只要盖洛一声令下,也会被瞬间轰杀至渣。

    “杰克·安德森,你还真以为自己是‘神’不成?”盖洛说这话时,用假装踱步的方式,远离了杰克几分,“敢在我的地盘上,当着我的面……说这种话?”

    “我说,或不说,有什么区别吗?”被包围的杰克仍显得很淡定,“从你知道我回来的那一刻起,就打算要杀了我,不是吗?”

    “哼……”盖洛冷笑了一声,就在他打算回一句“是又如何”的当口……

    嗞——嗞——

    他身上的手机忽然震动了两下。

    盖洛拿出了那部手机,扫了一眼上面的消息,接着,一抹冷笑浮现在了他的嘴角。

    “呵……原来如此,奥利维亚已经被解决了啊。”他收起手机,微顿半秒,又看向杰克道,“但就连‘那个人’……都没能干掉你吗……”

    他说的“那个人”,无疑就是此前杀死奥利维亚、并且与杰克对决过的狙击手。

    对方显然不是盖洛的部下,如果是的话,刺杀的结果第一时间就会发过来、不会等那么久。

    眼下,过了近四十分钟消息才到,就说明那名狙击手是先去找了别人复命,然后收到了结果的人才把消息发给了盖洛。

    “呵呵……这样也好。”过了几秒,盖洛又笑了起来,“‘杀死你’这项工作,我是很乐意亲自动手参与的……”

    “因为……”杰克接过对方的话头,说道,“……只有杀死‘神’的人,才能取代‘神’……对吧?”

    “‘取代’?”盖洛将那两个字重复了一遍,紧接着,忽地爆发出了惊雷般的怒吼,“少给我得意忘形了!我只是取回本就该属于我的东西!”不管别人对这话怎么想,从盖洛此刻的表现来看,至少他自己是信的,“杰克·安德森……我可从来就没觉得你比我强,你不过就是个靠着被人添油加醋的坊间逸闻……活在传言里的男人而已。”他拍着自己的胸脯,激动地喊道,“而我,朱塞佩·盖洛……作为杀手,和你一样从来没有失过手!我现在所拥有的地位、打下的这份基业……也是你这种人永远得不到的!”

    言至此处,他张开双臂,高声道:“我,才是杀神!我……也应当是杀神!”

    对于盖洛的这番言论,杰克并没有反驳,因为……他理解盖洛。

    杰克和盖洛是在同一年入行的,年龄相仿的二人,在很多场合里遇上过;有时他们是执行同一个任务的同伴,有时则是作为竞争的对手。

    盖洛无疑也是一个高手——顶尖的高手;他的实力、心机和履历都是如此耀眼,这让他在圈内的名气迅速攀升,远远超过了杰克。

    而当盖洛以天皇巨星般的姿态加入阡冥的时候,杰克,则还活得像个隐形人……

    尽管入行多年,但仍是鲜有人知道杰克·安德森是谁,他也几乎没有朋友和熟人。

    这也是杰克的性格、以及他对这自己这份职业的态度所导致的——人若不去拥有任何东西的话,就不会失去任何东西了。

    但谁又能想到,杀神的光环,最后并没有眷顾一个对工作无比投入、野心勃勃的人,而是落在了一个对待杀人的态度像是打卡上班一般的人身上。

    或许,这就叫天意吧。

    对此,盖洛自是无比抓狂的,但他又无能为力;因为当时的盖洛还没有坐上阡冥首领的位置,在很多事上他都不可以乱来,而等到他可以乱来的时候,杰克已带着“杀神”的名号退隐江湖了。

    可以想象,当今时今日的盖洛听到杰克归来的消息时,是怎样的一种心情。

    作为一名杀手,他整个职业生涯、或者说整个人生中一个最大的缺憾,现在有了挽回的机会,他怎么可能会放过?

    “给我杀!”当执念和杀念积累到了极点,盖洛不可避免地爆发了,他抬起一手、高声下达了命令。

    那一瞬,阡冥总部的所有杀手齐齐出手,如密雨般的子弹从四面八方打向了杰克,俨成绝杀之势。

    但,就在那些子弹出膛的刹那,杰克的身影却从那个被瞄准的位置消失了。

    “哼……”

    当部下们还在为这十拿九稳的射击落空而惊疑不定时,盖洛却已是冷哼一声、回转身形,对着自己左前方的空气猛力地挥出了一拳。

    他的拳,比子弹更快、更强……

    这不仅因为他是一名“强级”的能力者,还因为他的能力……恰是可以任意操控自身的骨骼和肌肉纤维。

    呼——

    其拳锋过处,风声乍起。

    而杰克的身影,还真就在那一刹出现在了盖洛的拳路上。

    “果然……”那电光火石之间,看着离杰克的脸部越来越近的拳头,盖洛仿佛已经品尝到了胜利的滋味,“……我猜的没错,这家伙的能力就是‘时间停止’,这就是为什么他能做到那么多看似神乎其技的事……但是,他的能力绝不是无敌的,他能暂停的时间非常短暂,只要能提前判断出他的行动路线,并且算好他在那段时间里能移动的距离,就可以像这样……”

    啪——

    突然,盖洛的思绪和他的拳路同时中断了。

    因为……杰克竟用单手、且以一个有些别扭的姿势,接住了他的拳头。

    “什……”见状,盖洛几乎是本能地道出了那句败者常用的台词。

    他的这份震惊,也是情有可原——毕竟他那骨骼和肌肉纤维的密度、硬度、韧性,都已是非人级别,再加上他多年来对自身能力的开发,让他的拳力已到了连坦克的装甲板都能打穿的程度。

    事实上,早在盖洛的能力到达“并级”之后,就再也没有“人”接住过他的拳头了,但此时此刻,杰克不仅是接住了他的拳头,还稳稳地将其攥在了掌中。

    “不可能的……”盖洛的脑子里乱成一团,“难道我对他能力的判断是错的?其实他真正的能力是爆发式的力量和速度?”

    砰——

    不及多想,杰克的另一只手已经举枪射击,冲着盖洛的头部就是一枪。

    由于距离很近,而且右拳还被杰克攥在手里,所以盖洛是怎么也不可能躲开这一枪的;那枚子弹当即就击中了盖洛左侧的额头,但是……在往里钻了大约一厘米后,子弹的进势便终止了。

    不但终止了,而且还被重新绷紧、鼓出的肌肉给反顶了出来,连个伤口都没留下。

    盖洛的头、或者说他的身体……大体就是这样一种质地的东西;不管是他的肌肉还是骨头,都可以做到绷紧时硬如钢铁,放松时以韧卸力。

    普通的利刃、子弹、乃至炮弹,打在他的身上根本没用,他基本就是一个杀手版的“卢克·凯奇”。

    但……就像他揣测杰克时的想法一样,他自己的能力,也不是无敌的——而且他还有着一个相对比较明显的弱点。

    砰砰砰——

    第一发子弹的余音未消,杰克紧跟着又开了三枪。

    每一枪,打得都是盖洛的左眼,而且每一枪……都丝毫不差地命中了目标。

    本来,眉骨下方的这块地方……即眼睛周围这一圈,并没有那种可以锻炼的、厚实的肌肉存在;但盖洛可是强级的“体质变异”类能力者,他可以强行操控脸上其他位置的肌肉纤维暂时移动到眼睛周围,堆积起来进行防御。

    然而,这种防御,仍是有极限的。

    弱点就是弱点,即使可以临时抽调,但脸上可以调动的肌肉纤维量还是太少;连续三发击向同一点的子弹,已足够将这种防御打穿。

    就这样,子弹最终还是穿透了盖洛的眼皮,钻入了他那不设防的眼窝。

    眼球的后方没有骨头,直通颅内;子弹贯入,必死无疑。

    直到死时,盖洛仍在想一个问题——杰克的能力究竟是什么?

    但其实,他先前的猜测,已经对了……那个盖洛经过多年情报收集、调查研究后推理出来的结论,并没有错;杰克的能力就是能在非常短暂的瞬间将自身以外的时间停住,而盖洛方才的那一击,也确是先觉先制,抓到了杰克的行动轨迹以及其从“时停”中脱离后所处的方位。

    可问题就在于……盖洛低估了杰克身上的另一个量——肉体强度。

    所有先天的“能力者”,都是在一定程度上冲破了自身“罪之壁垒”的存在,当他们到达“神级”时,就可以彻底摆脱“罪”的束缚,成为超越“人类”的更高阶生物。

    而在这个过程中,不同能力的人,自然会有不同的进阶路线。

    “体质变异”类的能力者,锻炼的方法是最直观的,只需要结合能力去运用好自己的身体,就能稳定地提升实力;在强级以前,也基本不存在什么太难的瓶颈。

    但“精神干涉”和“时空引导”类的能力者,相对而言就很少会去考虑肉体强度的事了;因为具备这些能力的人,很少会再用拳头去办事……毕竟他们用能力比用体术能更高效地解决问题,而且提升肉体的强度对他们能力的进阶也没什么帮助。

    可实际上,鲜有人知道——所有的能力者,无论类型……都可以将身体的强度锻炼到远超常人的程度。

    “罪之壁垒”只要有了缺口,属于“人”的界线就已经被跨越;在这条通往“神”的道路上,肉体和精神都是没有限制的。

    精神干涉类的能力者也能无限制地去增加肉体的强度,体质变异类的能力者也能去磨练精神力以及对能量的掌控力。

    当然了,这种把锻炼的侧重点放在与自己能力无关领域的做法,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效率很差。

    就好比你身高一米五,非要打篮球;体重八十斤,立志玩相扑一样……可以是可以,但和那种“结合自身能力”的锻炼方向相比,难上加难。

    杰克,就是一个知难而上的人。

    他的时停能力其实很弱,仅仅是“并级”;在“纸级”的时候,他能把正常的两秒放慢成四秒;而现在,则是可以直接让时间暂停个两秒多一点。

    但是,他那恐怖的体术能力,却可以让他在这两秒间,做到常人花五秒也做不完的事。

    至于他的体术具体有多强?反正目前来看……一个强级的体质变异类能力者,一拳打过来,他也能接住就是了。

    啪啪啪啪啪……

    一息过后,又是一波枪林弹雨扫荡而至。

    杰克杀死盖洛的过程虽然说起来挺复杂,但实际上也就是四秒不到的事情而已。

    在阡冥的杀手们看来,就是在第一轮齐射过后,一个晃眼的工夫……首领便倒了。

    但即便盖洛已死,他们的围杀也不会停下。

    相反,首领的死,让他们变得更加疯狂……

    只要能拿下杀神的首级,首领的宝座、在圈内的名望,便是唾手可得。

    你不可能指望杰克每天都自投罗网般冲进一个有着五六十名职业杀手的据点,要取他的性命,那就是今天了……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一秒后,那些从不同角度飞射而来的子弹便纷纷落在了木制的织布机和地板上,一时间,一楼扬起了一大片爆散飞溅的木屑和尘埃。

    而杰克也随着那些弹道的迫近……跑了起来。

    在干掉了现场最快、最强的一名对手之后,接下来的事情,对杰克来说就不算太难了。

    他边跑边开枪,用杀掉盖洛的那把枪里残留的子弹击毙了离他较近的吉诺,然后用一个滑铲动作冲了过去,把吉诺放倒,在将其尸体作为自己的挡箭牌挡下了一波子弹的同时,他又顺手捡起了从吉诺手中滑落的那把枪,一个侧身滑行,往数米外那名女杀手的脸上甩了一发子弹。

    此时,身处一层另一侧的阿拉迪诺和山德罗已分别退后到了两根柱子的后面,借着掩体朝着杰克快速射击着。

    他们本以为……自己暂时是没有什么危险的,毕竟这会儿这个厂房里有那么多人、那么多把枪、那么多交叉的火力……杰克再怎么也不至于刚好打中已经退后的他们俩吧?

    结果,下一秒,这俩就被爆头了。

    杰克优先要杀的就是他们这几个心腹……他利用时停的间隙起身、前冲,来到了山德罗的身旁,对准其太阳穴就是一枪;而子弹在穿过山德罗的脑袋后、又精准地飞向了处于同一直线上的阿拉迪诺的鼻子。

    周围的杀手中也有眼快的,在他们看来,杰克就仿佛是从地面的一角瞬移到了几米外的柱子旁,并来了个一穿二。

    用一颗子弹干掉那两人后,杰克又顺手拿下了山德罗手中的枪。双枪在手的他,箭步而出、腾跃而起,踩着柱子……就“跑”到了墙上。

    他就这么横着身体,在一二楼之间的栏杆边缘踏墙疾行,并展开双臂,用双持手枪所能打出的最快射速朝四周倾泻起了弹药。

    砰砰砰砰——

    看似狂乱的射击,却并非火力压制,而是密集、连续的精准击杀。

    杰克打出的每一枪,都是有目的地,他知道自己在瞄准什么,也知道子弹会飞向哪里。

    什么叫“火力压制”?乱枪扫射祈祷其中有几发能命中?用明知不会命中的连续射击让对方不敢冒头?

    奥运会的射击选手会在比赛中随便蒙一枪吗?当然不可能,他们的使命、他们所有的训练和付出,为的就是命中目标。

    那么,杀手呢?

    多年磨练的技艺,积累的经验,沉淀的心性,一切的一切……最终要完成的事情,无非也就是用一条最短的路径将目标送向死亡。

    射击选手失误了最多错失奖牌,杀手失误了可是要丢命的。

    所以,在杰克的眼中,根本就不存在所谓“火力压制”;对方若是避开或挡住子弹,那是另一回事,反正从他手里打出去的子弹,除非他故意想留活口,否则必然就是奔着头去的。

    ……砰砰砰。

    很快,杰克手里那两把枪的枪声就停止了。

    没有一记空扣扳机的声音,因为杰克凭借枪在手中的重量感就知道哪一颗子弹是最后的一颗。

    而那些被他打出去的子弹,全都像是自己长了眼一样,无一例外地命中了某个倒霉蛋儿的脑袋。

    枪枪爆头,枪枪毙命,这就是杀神的准则。

    在这厂房内的漫天弹道之中,唯有杀神毫发无伤,在半空擦弹疾走。

    当两把手枪弹匣打空的时候,又有十余名阡冥的杀手成了尸体。

    这一瞬,杰克再启“时停”,踏步跃上二楼。当他抓起了一把落在尸体旁的冲锋枪后,时间再度开始流逝……而他,也开始了下一轮的扫射和突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