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纣临 > 第一章 巡查官
    如果空间是无限的,而且物质的分布在大尺寸上是足够均匀的,那么即使最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也必然会发生于“某处”。百度搜索笔趣里biquli.

    根据这个理论,应该存在着无限多有人的行星,而那些行星上,也可能存在着无限多个有着相同外表、姓名、记忆的人。

    若无数个和我们可观测的宇宙大小一致的区域确实存在,那任何可能的宇宙历史都会实际存在。

    这,就是所谓的平行宇宙理论。

    我们接下来要看到的这个故事,就发生在某个与我们所生活的宇宙相似、却又不尽相同的宇宙之中。

    在那里,也有一个被称为“地球”的行星;那个星球上也有着几十亿的人口,且有着与我们十分相似的古代历史。

    但是,至二十世纪末时,那个地球的历史走向,与我们的世界产生了分歧。

    一个名为“维特斯托克”的家族在这星球上崛起,取缔了“国家”的概念,建立了一个统一的地球帝国。

    这个帝国曾经历过辉煌,也和所有的王朝一样,渐渐由内部开始变得腐朽,并最终被湮灭在了历史的尘埃中。

    至2102年,以“某个事件”为契机,帝国的统治在一夜之间瓦解,“地球联邦”的时代随之来临。

    就这样,又过了一个多世纪。

    我们的故事,就从联邦统治下的2218年开始。

    …………

    2218年,11月25日,晚,18点36分。

    一辆警用摩托,停在了临沂市郊区的一栋建筑前。

    车停稳后,一名身高一米八左右、身形健硕的青年男子便从车上翻身而下;他一边观望着眼前那建筑的大门,一边已将指纹印在了摩托操作面板的触屏上,将引擎熄灭了。

    这个人,叫车戊辰,是一名“联邦治安巡查官”。

    虽然其职务中有“治安”二字,但巡查官可不是警察,更不归警察局管。

    巡查官是隶属于“fcps,即联邦公共安全委员会(federal ttee of public security)”的高级探员,按“级别”来说,和大部分地区的副局级警务人员持平;而按“权限”来讲,巡查官更是有着各种“便宜行事”的权力。

    除了联邦政府的直辖城市外,巡查官们可以在全球任意城市或地区征用警方及一般市民的资源来协助破案,任何不予配合者事后都可以“妨碍公务”追究责任。

    眼下,车戊辰就是征用了一名地方警员的摩托,来到了这个地方。

    其实……他可以不来的,因为眼前这桩“案子”,本就不是他该管的事儿。

    一周前,车戊辰刚刚结束了一项长达数年的卧底行动、立下了大功。上峰为了奖励他、并顺便给他来一套“心理评估”和“忠诚度调查”的固定流程,所以就安排他回老家享受一个月的带薪假期。

    对此,车戊辰自然也没什么意见。

    今天,他就是按照日程去了组织指定的心理医生那边接受评估;结果从诊所出来时,刚好看到一名警员在给自己的车抄罚单。

    车戊辰知道,肯定是停车计时器的时限过了,他也不想亮明身份让那名警员为难,于是就过去跟对方随便聊了几句,想配合对方把公事办完、领了罚单就走。

    不料,就在这个时候,那名警员停在旁边的警用摩托上,传来了一段通讯,大致的内容是:现接到报案,位于郊区某某路某号的“青少年行为矫正中心”发生了命案,具体情况不明,且回拨电话无人应答,请附近的警员某某某尽速前往查看。

    这显然是一条发给个人的定向通讯,并不是广播,因为里面已指定了哪名警员前去。

    然而,听到这条通报后,那名警员的反应却出奇得平静,他只是走到摩托边,拿起通讯器,应了声“收到”,随后便继续慢条斯理地抄着罚单。

    车戊辰见状,自是有点疑惑;虽然他已很多年没回过故乡了,但那家“矫正中心”在整个龙郡来讲都是颇为有名的,车戊辰也曾不止一次的在媒体上看到过关于那里的报导。

    于是,出于好奇,他便借着聊天的口风顺势多问了两句。

    而那名警员的回答竟是:“嗨~那地方啊,平均一个礼拜至少报一到两次警,每回听着挺严重,动不动就说杀人了,但其实根本没事儿,每回都是关在里面的小鬼报的,他们一接触到电话或手机就要报警喊救命。

    “我们这个辖区的警员心里都有数,去了也就是走个过场;把报警的孩子叫出来问话吧,个个儿身上都没伤,还喊着让我们抓人,抓谁啊?抓他们报假警?找他们父母吧……以前也试过,人家父母来了,就说孩子有问题,上网玩游戏把脑子搞坏了,所以才送进去矫正的,还让我们别信孩子的话……”

    他这段话说到这儿时,车戊辰已伸手到上衣口袋里,取出了自己“真正的证件”,并打断道,“别抄了,驾照车牌都是假的。”他顿了顿,将自己的fcps探员证出示给对方,“这个才是真的。”

    那警员看到证件后,足足愣了五秒,才吞吞吐吐地接道:“长……长官!”

    他刚想立正敬礼,就被车戊辰抬手阻止了,下一秒,车戊辰用一个快到让人看不清的动作,在半秒间就拿走了那警员枪套里配枪,转身便朝不远处的警用摩托走去:“我现在要征用你的车和配枪,谢谢配合。”

    二十秒后,那名警员还没从震惊中缓过劲儿来呢,车戊辰就已经拿着对方的配枪、开着对方的摩托,绝尘而去了。

    不到十分钟,他就一路超速着来到了这个位于临沂市郊区的“阳光青少年行为矫正中心”。

    仅从建筑的外观来看,也能看出这地方已经开了好些年头了:那白漆刷就的墙,已是黄中带灰之色;大门用的还是上个世纪的电动铁栅栏,且那材料都已经生锈变色;就连四周围墙上的铁丝网,也都锈成了黑褐色。

    不过,建筑正面的大字招牌,却是比较新的,看起来近几年才刚换过;停车场的配套设施也很先进,远远望去,还可以看到里面停了几辆价格不菲的好车。

    车戊辰站在大门口观察了几秒,又思考了几秒,接着,他就径直走了进去。

    他没有去跟门房的人交流,因为门房那儿根本就没人,而且大门此时也是开着的状态。

    即便是一般人,看到这样的状况,多少也会觉得有些异常……更不用说像车戊辰这样的巡查官了。

    多年的办案经验和严酷的训练,就好似是两根手指,只要附近一有危险的气息,它们立刻会就开始拧动一根名为“警戒”的发条,将车戊辰的神经绷紧。

    还没走进那栋建筑的正门,车戊辰的手就已经摸到了上衣右侧的口袋中,握住了从之前那位警员那儿拿来的配枪。

    联邦警员的车、枪、i-pen等等配套装备,都是以指纹或虹膜启动的,且每次使用都会留下电子记录;在特殊或紧急情况下,警员可以使用与自己同级、或比自己低级别的其他警员的装备,但用了以后必须写一份相关的报告说明一下使用原因,且需要物品原主通过数字签名来进行确认。

    不过,巡查官并不受这种限制,每一名联邦治安巡查官的指纹和虹膜,都可以启动副局级以下(含副局级)警务人员以及所有普通公民的公用及私人电子设备,虽然这也会留下记录,但这些记录是fcps内部才能解码的,对外公不公开……得看情况。

    这,就是“级别”和“权限”的意义,在这个联邦统治下的、高度信息化的世界中,这两样东西,可说是确立人们在社会中的自由程度、及自我价值的最主要砝码。

    叱——

    当车戊辰行到正门那儿时,建筑物一楼的那道感应门自行打开了。随着两块门板朝着两侧分别移开,一条走廊映入了他的眼帘。

    走廊本身没什么特别的,地面铺着浅色的瓷砖,墙面刷着上白下浅蓝两种颜色的漆,天花板里装着嵌入式的日光灯,散发着白色的光。

    但此刻,走廊里的情景,就有些吓人了。

    车戊辰第一眼望过去,就看到了三具尸体,至少他初步判定是三具。

    那三人的死状是——三个人头,分别倒落在三滩血水中。

    说是血水,但实际上也不是“水”,更像是勾了芡的“浆”。要比喻的话,大概就是——把整个活人连同衣物一起扔进一台破壁料理机里面,先走一波“高速破壁”,再来一发“中层搅打”、跟着就是“外煮内炖”,最后,就得到了一滩由皮肤、肌肉、脂肪、器官、骨头、衣物纤维等物质混合而成的……均匀、粘稠、厚实、且五颜六色的卤子。

    “‘能力者’吗……”车戊辰只思索了几秒,就在心中做出了这个判断。

    他好歹也是联邦政府的高级探员,各种远超民用技术的高科武器在他眼里并不新鲜。虽然能把人弄成这种糊糊的玩意儿……联邦也不是没有,但据他所知,那设备目前还处于研发阶段;况且,那部机器的体积非常巨大,大到必须拆开后分别装进数个集装箱才能运得走的地步,不可能被用在这里。

    因此,他迅速就排除了“用装置杀人”的设想;而“杀人者把这三个人扔进了巨型破壁机打成卤再洒到走廊里”这种荒谬的假设,他自然也是不会考虑的……

    综上所述,剩下他能想到的、把人弄成这样的手段,无疑就是“异能”了。

    “呼……”稍稍调整了一下呼吸后,车戊辰干脆把枪从口袋里拿了出来,平举在身前,走入了正门。

    他一边警觉地朝前推进,一边思考道:“三人颈部的断层都非常平整,凶手显然是故意把头留下的,但……为什么呢?”

    念及此处,一股寒意忽在他的心中升腾而起。

    因为,瞬间浮现在他脑海的,是以下几种可能:

    其一,凶手是想让首个来到现场的人立刻明白地上这些都是死人,而不是打翻的酱汤或者别的什么东西。

    其二,凶手可能是想让警方更方便地识别死者的身份,才留下了头部;结合上一条,说明凶手不但不惧警方的介入,甚至还有着与警方博弈的倾向。

    其三,还有可能……凶手打从一开始就想好了,这件案子迟早会有“知晓能力者存在的人”介入,所以他就用这种方式,直接告诉那些像车戊辰这样的调查者——犯案的是一个使用能力的老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