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纣临 > 第八章 直白的忠告
    榊说谎了。

    在赌博中并不存在什么必胜的策略。

    任何赌局在最终的结果揭示前,都有发生某种变化的可能。

    那种“结果被牢牢控制在某一方手中”的游戏,根本就不能称之为赌博。

    比如“网游开箱/包”,纯粹就是建立在数据算法上的重复事件,概率全由运营方设定,看似随机的结果只是为了给玩家制造出“运气是存在的”这种错觉。

    虽然一些老虎机类的赌博机器用的也是种原理,但老虎机是公用的,不同的人可以坐到同一台机器上玩,所以仍有极小一部分玩家能从这种运营方必然盈利的博弈中分得一杯羹;可网游账号……却是私有的,每一个账号涉及到的概率事件都是拥有该账号的玩家与运营方的一场伪博弈,说穿了就是单方面的压榨。

    真正的赌博,应是双向的博弈,任何一方都拥有胜出或败北的可能。

    眼下,榊的赌马策略也不例外,存在着失败的风险。

    当然了,他的办法虽不是“必胜”,但胜的概率的确是非常高的。

    这个方法叫做——“双倍投注法”。

    以此刻龙之介随机到的赛事为例……这恰是一场发生在樱之府本地“中央赛马场”的比赛,从现场的情景来看时间点应该是在二十世纪,这个时期的中央赛马场每天通常会有12场赛事。

    双倍投注法的做法是:在第一场比赛中,将100块(因为货币单位已被换算为统一值,这里就都用“块”来表述)押在“次热门”的身上,如果中了,这一天便不再投注。如果没中,就在下一场(第二场)以双倍的金额200块再押“次热门”……同样的,如果中了,当天便不再投注,如果不中,就在下一场以400块投注。

    重复同样的操作,一直到中了、即“赢钱”为止。

    在中央赛马场,次热门的胜出率是18%,粗略计算一下便知,一天12场比赛,平均会有两匹“次热门”胜出;另外,在“正常情况”下,“次热门”的赔率必然会在两倍以上,所以,用这种方法,无论在哪一场买中,都会赢钱。

    乍听之下,这确是“必胜”之法。

    但实际上真的是这样吗?

    显然不是。

    这个方法存在两个问题:其一,资金。

    由第一场的100块开始,每一场都将投注金额加倍,这样买到第十场的时候,下一注就要51200块了,买到当天最后一场的话,下一注就要204800,绝大多数去赛马场的人拿不出这么多钱。

    其二,胜出率。

    虽说“次热门”的胜出率是18%,但这个几率也代表了——“同一天内所有次热门均落败”的几率是(1-0.18)^12≈0.0924=9.24%,即每11个赛马日就会出现一次这种情况。

    或许有人会说了,如果资金充足,即使在一天内全部落败也无妨,因为在第二天还能继续使用“双倍投注法”,即从第二天的第一场开始,就以409600的资金下注,这样一来,这仍是“必胜之法”。

    可惜……这依然是错误的。

    当投注的资金超过了五百万(即第二天的第五场),你本身就制造出了“不正常的情况”,因为你的投注金额会让赔率大幅变动,让原本的“次热门”会变成“大热门”,其胜出赔率也会因此跌至不足两倍……这个时候,就算你买中了,也会因派彩减少而无法回本。

    这,就是赌博。

    不过,在“虚拟赌马”中,情况又有所不同了。

    首先,龙之介的起始资金是很充足的;他将三枚积分牌投入仪器后换取的六百万虚拟币,可以一直以双倍投注的形式下注至第二天的第三场,且在这场未中之后也仍有两百多万余钱。

    其次,“虚拟赌马”的下注金额,是不会影响“赔率”的……因为他们坐在这儿观看的比赛都是“过去已经发生过的事”了,不管他们在这里下再多的钱,也只是在跟眼前的电脑赌虚拟币罢了,已经发生过的比赛无论是结果还是赔率都不会因此而改变。

    在这样的前提下,“双倍投注法”的可行性自是提升了很多。

    事实上,只要“读懂”了门口的规则,就会发现,“双倍投注法”极有可能就是主办方认定的、对于“虚拟赌马”这个项目的“正解”。

    比如“每局结束时,若玩家在该局中盈利,则下一场比赛会跳跃至另一时间点上的另一项赛事中;若玩家在该局中并未盈利,则当前时间点上的赛事将继续进行下去。”这条,简直就是为了配合双倍投注法而设的。说白了就是……赢了就直接“换一天”,重置概率,输了则按时间顺序继续比赛。

    还有赛前查看各种资料和赔率那条,相当于是帮玩家确认每一场的“大热门”和“次热门”分别是谁。

    而不出意外的话,最后那两条给玩家设定“赢钱上限”的规定,恐怕就是为了防止有人看穿了这个游戏的“破解方法”,然后在这里无限刷积分。

    综上所述,不难看出……榊在门口读规则时,就已想到了这些;他是在有了很大的把握的前提下,才用“必胜策略”这种话把龙之介忽悠进来的。

    当然了,榊并没必要跟龙之介把这其中的道理完全说透;这也是“行家”之间都懂的规矩——除非迫不得已,否则最多跟外行人说“八分话”。

    …………

    随后,事情的发展,也验证了榊的猜测。

    号称是“随机选择两百年间世界各地不同赛马日来重演”的“虚拟赌马”,实际上重现的全部都是“当天至少有一匹‘次热门’获胜”的赛事。

    也就是说,“双倍投注法”,的确就是主办方所设定的“正解”;只要破解了规则中的隐藏的提示、对赌马的概率和赔率进行周全的计算、再通过最小投注的方式观察一段时间,任何人都有机会破解这个秘密。

    可惜……依然是有人在这个项目上输光了钱;只能说这些人请来的“行家”太水,连这种难度的游戏都破解不了,遇上对抗性的项目无疑只会输得更惨。

    但龙之介就不同了,从一开始就直接采用双倍投注法的他,自然是不会输的。

    经过了短暂的观察后,榊也发现了“无论随机到什么地方、无论是哪个赛马日,十二场内都必会有一场是次热门胜出”这一规律。于是,他便要求龙之介提高了每次“赢钱并跳时间点”后的起始投注额,而且,也不再看除了赔率之外的任何赛前资料以及比赛过程,只是快速地买下次热门、然后跳到赛果结算阶段看结果。

    这样的做法,自是大幅增加了赢钱的效率;短短半小时后,他们的虚拟币净收益就已超过了一千八百万。

    这时,游戏也就自动结束了。

    投币口下方的出币口顺势打开,吐出了十二枚积分牌,整齐地码放在那儿;一名黑西装也适时地走了过来,请这几位将座位腾出。

    离开“虚拟赌马”的游戏船舱时,龙之介春风满面,他对榊的最后一点怀疑也已烟消云散——本以为只是在麻将上可以大杀四方的男人,原来玩这种和庄家对赌的游戏一样是一把好手;而这,也让龙之介对成为“赢家”这件事的心态……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

    同一时刻,“esp卡感应游戏”船舱门外。

    一名身材健硕的拉丁裔男子从中走了出来,并带着一脸得意的神色,把玩着手中刚赢到的八个积分牌。

    “喔~宝贝儿,你可真是厉害,这么一会儿就帮我赢了那么多。”

    他说话之间,一位衣着光鲜、身材火辣的拉丁美人也紧随其后来到了甲板上。

    “呵……雕虫小技,不过达令你的配合确实很好,让我省了不少事儿。”这位美女,是那名男子的情人,同时也一名赌术精湛的“行家”;所以,她既是男子的女伴,又是游戏拍档。

    就在两人打情骂俏之际,忽然,不远处传来了另一个人的说话声:“‘曼陀罗’果然是名不虚传呢……”

    他一开口,美女的神色就变了,变得冰冷、残酷。

    “你是谁?”被称为曼陀罗的女人立刻循声转头、怒意昭然地问道。

    她确有理由生气,因为“行家”之间是有规矩的——有些人的绰号可以提、还有些人的绰号绝对不能提……“曼陀罗”就是一个不应在“外行人”面前提到的名字。

    而看到曼陀罗的反应,刚从游戏船舱中走出来的、跟随拉丁裔男子的两名保镖,也都很自觉地上前围住了那名搭话者。

    “哇噢~哇噢~”搭话的那位是个身形相当瘦小的白人男子,大概只有一米六出头,体重连一百斤都不到,穿着一身一看就是量身定做的茶色小西装,“别紧张,先生们……”看着两名彪形大汉堵了过来,他赶紧张开双手、举到两肩,做了个类似投降的动作,“我只是代表我的雇主……来跟你们老板说几句话。”

    “你的雇主是谁?”拉丁裔男子这时已走到曼陀罗的身边,搂住了美女那纤细的腰肢;他好像并不怎么在意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小个子男人,但既然对方惹自己的女人生气了,他自然也不会给什么好脸色。

    “他与您并不相识,吉梅内斯先生。”小个子男人微笑着说道,“不过……您的父亲生前与他交往甚密,想必您或多或少也听过一些他的传闻,以及……他的名号。”说到这儿,他缓缓将手伸进了自己上衣的口袋里,拿出了一块白色的小石头。

    虽是石头,但表面却是光泽夺目、圆润如玉,乍一看多半会以为是人工制品,但其实是件天然的造物。

    吉梅内斯一看见那石头,表情就变了,原本还算轻松的神态从其脸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几分紧张。

    “你……”吉梅内斯放开了怀中的女伴,上前两步,重新将那小个子男人打量了一番,“……是‘珷尊’的人?”

    “不敢当。”小个子男人耸肩笑了笑,“我只是个跑腿儿的而已。”

    “珷尊有话要跟我说?”吉梅内斯紧接着问道。

    “嗯,其实就一句……”小个子言至此处,笑容和语气中皆透出了一股寒意,“趁着还有命,赶紧离开这艘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