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纣临 > 尾声 substitute
    虽然名字叫做“无伤”,但燕无伤却是个经常受伤的人。

    当然了,以他的职业来说,这也是在所难免。

    好在他是一名能力者,而且其能力刚好带有“自愈”的效果,所以大部分时候他也的确是处于“无伤”的状态。

    不过这回,是个例外。

    在这次的“事故”中,燕无伤的头部……准确地说是他的脑子受到了损伤;这种伤,就不是立刻可以复原的了。

    看到这儿,或许就会有人问了,即便是有自愈能力,但脑子受伤了也可以活着并让伤处愈合吗?

    答案是……可以。

    因为燕无伤的能力并不是、或者说并不仅仅是“自愈”而已。

    很多人都以为他是个自愈能力者,那是由于“自愈”是他身上最明显的异能特征,但实际上,他这个能力的真正名称是——赫尔墨斯。

    按照eas的标准,这世界上所有能力者和变种人的能力都可以归为七类,分别是:体质变异、精神干涉、能量转化、分子影响、时空引导、秩序破坏和未知领域。

    但像“赫尔墨斯”这种以神祇的名字来命名的能力,通常都是“复合型异能”,即“同时符合多项分类的标准”,遇上这种不好划分的能力时,随手就归为“未知领域”未免有些草率。

    于是,eas就想到了新的划分办法:建立一个高一级的特殊条目,然后把符合条件的几个分类写到这个条目的下面。

    以“赫尔墨斯”为例,要分类的话就是——“神祇体质”类,含“体质变异”、“能量转化”、“未知领域”。

    不过,现在的eas还并不知道燕无伤是这个分类里的,虽然他们早就给这位“邮差”建了档案,但一直以为这货就是个体质变异类的能力者而已,再加上燕无伤只是个拿钱办事的雇佣兵、并不是反抗军之类的人物,所以政府对他也不算很重视。

    只有燕无伤自己知道,除了拥有能在受损后迅速自我修复的细胞(自愈、快速代谢毒素、超强免疫系统)之外,他还有着卓绝的身体柔韧性和脚力(能让他在短时间内发挥出超越自己能力等级的速度)、对其他能力者的探知力(近距离观察时可凭超直觉判断对方是否会对自己造成死亡威胁),以及肌肉不会分泌乳酸(近乎无限的耐力)等异能。

    另外,还有些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超常之处,比如在音乐和文学方面,他都有着过人的天赋,只是在他过去的人生里一直没什么机会去涉足那些领域。

    那么,像他这样的能力者,在“脑部受伤”会怎样呢?

    很简单……只要大脑的缺损率在50%以下,坏掉的部分就会重新长出来,且长出来的那部分大脑是“新的”、有着数十亿个崭新的神经元;理论上来说,复原后的大脑机能反而会有所提升。

    这就是“神祇体质”者,只要他们的生命之火没有完全熄灭,附在他们身上的“神力”就可以将他们重塑,并以更年轻、更强壮的细胞让他们变得更强。

    …………

    十七日,周二。

    事隔三天,燕无伤的身影,出现在了底特律的街头。

    用燕无伤自己的话来说:“哥用了三天时间终于治好了自己的脑残。”

    话是玩笑话,但这三天他的确是不太好过。

    虽然大脑本身是没有痛觉的,但各位可以想象一下……在第一天就已经复原了头骨、头皮和头发的燕无伤,在接下来的两天里,时刻都感受着一部分脑仁儿在自己半个空荡荡的脑壳里慢慢滋长的那种异样感……

    无论如何吧,这感觉到今天早上已经完全消失了。

    伤势复原后的燕无伤立刻就搞了辆车,驶向了星郡。

    从基奇纳到底特律大约有两百公里路程,交通顺畅的话,不用半天就能到。

    燕无伤一刻都没有耽搁,一进城就跑到一个帮会聚集地买了几把黑枪和几梭子弹,然后就步行着前往了“接头地点”。

    这个“接头地点”,就是在原计划中他与“烟土俱乐部”的人碰头的地方。如果抢劫顺利,燕无伤和他的几个同伙们就会赶到这里来“交货”,但眼下……交货什么的肯定是不存在了,火拼一场还差不多。

    燕无伤并不是一个很会记仇的人,在道儿上讨饭吃,黑吃黑这种事很正常,大家都是为了钱嘛,只要别把事情做太绝,日后还是好相见的。

    但是,这次在基奇纳的遭遇,已经触碰了燕无伤的底线,这显然已不是为了钱而做出的事情,就算是私人恩怨也鲜有那么阴险的……这样要是还不报复,那他燕无伤以后还怎么出来混?

    砰——

    怀揣着怒气和杀意,燕无伤一脚踹开了一间地下酒吧的门。

    冲进去时,他二话不说先朝天花板上开了两枪,并大喝一声:“除了烟土俱乐部的杂碎,其他人……”

    他这话才说了一半,就自己停下了。

    因为他赫然发现,眼前的酒吧里,竟是空荡荡的;音乐也没开,灯光也只有吧台边上的那片亮着。

    就一个“专门给各种雇佣兵买卖提供交易场所”的酒吧而言,这无疑很不正常。

    此刻,吧台边上,坐了两个人。

    从他们手边的空酒瓶和烟灰缸里的烟头来看,他们已在此等候多时了。

    “有人托酒保转交一样东西给你。”短暂的沉默后,坐得离燕无伤较近的、一个穿着白西装、壮得跟门神似的男人冲他说道。

    那男人一边说着,一边就从自己的西装口袋里拿出了一张黑色的卡片。

    隔着几米的距离,燕无伤隐约看到,那卡片冲着自己的一面印着一个数字——“1”。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两秒后,坐在白西装男左手边的、背对着燕无伤的那个男人也开口了。

    不知为何,他的声音,让燕无伤感到非常熟悉,就好像……

    “……我们想借用一下。”说话间,那个男人便缓缓转过身来。

    看到对方的那一瞬,燕无伤瞳孔骤聚、心中陡惊,因为……那个男人,长得竟跟他一模一样,就连说话的声音都相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