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纣临 > 第十六章 安排
    2218年,12月2日。

    雄鹰郡,维也纳。

    橘色的阳光从窗帘的缝隙中透入,慢慢攀上床沿。

    直到那光线一路摸到了脸上,影织才从一阵呢喃中打着哈欠醒来。

    她的样子,和在网戒中心时大不相同,当时的她为了潜伏,长期戴着一张半植入型的纤维面具,那张脸看起来大约十六七岁、稚气未脱、相貌平平,结合一头油腻的马尾发型,任谁都不会多看她一眼;但这会儿,摘去面具的她,看起来二十出头,有着一张轮廓鲜明的、姣好的面容,那娇小却凹凸有致的身材,以及一头精心打理过的秀发,让她走到哪里都有很高的回头率。

    影织起床的姿势有点像是在做仰卧起坐,不同点在于她的手是自然地垂在身体两侧的;她仅靠着自己那纤细、柔韧的腰肢便轻松撑起了轻盈的身体,而其胸前那一抹高耸的弧线,则撑起了盖在她身上的丝绒床单。

    坐起来的影织,刚想舒坦地伸一个懒腰,她那还未完全清晰的视线中就出现了一些本不该出现的东西。

    瞬间,她就惊得睡意全无,并本能地用手摁住了正从胸前滑落的床单。

    “你是怎么进来的?”她的声音和表情几乎都在刹那间变得杀气腾腾。

    “这很重要吗?”子临回应时的语气却显得很悠然。

    此刻,他正坐在一张距离影织的床尾不足两米远的沙发上,手里拿着这间酒店房间里自带的平板,浏览着网页。

    “哼……”影织也觉得自己的第一个问题并不重要,所以她冷哼一声,换了个问题,“那好……你来干什么的?”

    “反正不是来看你裸睡的。”子临回道。

    某种角度来说,他这也是实话,从影织起身到现在,子临还未曾正眼瞧过对方。

    “所以……”一秒后,还没等影织回应,子临就接着说道,“我建议你先把衣服穿上、收拾收拾,我们再聊。”

    “你就不怕我把你的建议当作放屁,现在立刻冲过去把你给宰了?”影织这会儿显然是非常得不爽。

    “杀我的理由呢?”子临问道。

    “就凭你‘溜进我的房间’这一条……就已足够了。”影织回道。

    “哦。”子临随口应了一声,接道,“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情景吗?”

    影织闻言,愣了一秒,然后就想起……那回是自己先溜进了子临的房间。

    “两码事!”影织即刻高声嗔道。

    “是吗?我怎么觉得是一回事呢。”子临道,“你是不是觉得脱光了就能玩双标啊?那我也脱了好了。”

    话到此处,他居然真的开始解衬衣的扣子。

    “你给我停下!”影织真是气得想跳起来,但跳起来就便宜对方了,因此她只能忍着,“你先转过身去!”

    “好啊。”子临说着,就站起身来,原地转了一百八十度。

    按理说,影织完全可以趁着这个时机直接从其背后发动攻击的,但她并没有那么做。

    其一,她的确没有充分的理由非杀子临不可。

    其二,她知道对方找她必有原因,想先了解一下情况。

    其三,作为当事人之一,她自然是看过几天前临沂那边的新闻报道的,虽然官方公布的消息水分较大,但她依然能从各种蛛丝马迹中推测出子临是一名相当强的能力者,真打起来……她并没有十足的把握能赢。

    综上所述,还是穿上衣服再说吧。

    “不许偷看,我不叫你转身不许转!”在穿衣服的同时,影织还一刻不停地瞪着子临,用忿然的语气提醒和警告着对方。

    “睡得又死、睡相又难看,现在又说这种话。”子临耸肩,面壁应道。

    “这和我睡得怎样有关系吗?”影织又问道。

    “那我换种说法吧……”子临接道,“我进来的时候,你的被子没有盖好,是我帮你盖好的。”

    呼——

    他话音未落,一条雪白的大腿便擦着他的脸颊掠了过去。

    此刻的影织,已穿好了贴身的衣物,并披上了一件白色的丝质浴衣,实在是气不打一处来的她终于忍无可忍,突然从背后给了子临一记飞踹。

    而子临却似是早已猜到了会有这么一出,他只是稍一歪头,便轻巧地避了过去。

    影织不依不饶,插眼锁喉撩阴腿,一套连打就跟了上去。

    但子临招架得十分轻松,在有限的空间内,他仅是微移寸步,连消带闪,就将影织的攻击统统化解,那举重若轻、游刃有余之感,让影织很快就意识到了两人间差距,停止了进一步攻势。

    “我警告你……”影织收手后,整了整衣衫,冷冷道,“别以为之前帮过我一次,就能在我面前得寸进尺。”

    “我也已经说过了,那次不算是我‘帮你’,而是大家各取所需。”子临回道,“另外,我也从来不会‘得了寸’才‘进尺’,我这个人一向是有多少尺就进多少尺,一分一毫都没打算留给别人……因为我全都要。”

    “切……”影织双手相错、环抱胸前,撇嘴道,“听你这意思,就是讹上我了对吧?”

    “呵……来找你谈合作嘛。”子临又走到了另一张沙发那儿坐下,“干嘛说得好像我一定会坑你似的?”

    “我不相信你。”

    “哦?为什么?”

    “女人的直觉。”

    “这个理由……呵,我确实无法反驳呢。”子临笑了笑,又道,“那就当我是来讹你的吧,要不要听听任务和条件?”

    “听到了我还能拒绝吗?”影织很敏锐,她知道道儿上的规矩。

    “怎么……你觉得不听就能拒绝了吗?”子临这句反问却是蛮不讲理。

    “看来你这任务的人选非我不可咯?”影织道。

    “也不是。”子临否定了对方的推测,“选你,是因为你的能力比较合适,比起让别人去,可以事半功倍,其次呢……我也想借此测试你一下,看看以后是否能跟你长期合作。”

    “我可不想跟你这种人扯上关系,更别说什么长期的关系了。”影织没好气地接道。

    “和我扯上关系怎么了?我又不是要跟你结婚。”子临靠在沙发上,用调侃的口吻接道,“再说了,要不是跟我扯上了关系,你现在还住在网戒中心的破屋里、睡着硬铺、啃着窝头呢……什么豪华酒店、高级西餐、各种音乐会……梦里都没有啊。”

    “少废话了,说吧,要我做什么?”影织不耐烦地打断了他。

    “在说任务之前,我想先说条件。”子临接道,“这样你可能会更好接受一点。”

    “哼,既然你这么说,那我还非要先听任务了。”影织这就开始抬杠了。

    子临微笑着回道:“我要你在24小时内赶往‘克里斯托城’,潜入一个联邦高层的会议,并代表‘我’,跟他们谈一笔交易。”

    “哦。”影织的反应倒是出奇得镇定,“就是要我死呗?”

    不知道为什么,她说这句话时,一种十分扎实的乡土口音冒了出来。

    “这件事办完以后……”而子临的话还没完,“你应该会被逮捕,并被送往一个联邦政府专门关押能力者罪犯的监狱;但你不用慌,两个月之内,我就会亲自率领一帮凶神恶煞攻进来救你,到时候我们会设法与你取得联系,你跟我们里应外合……”

    “好了你不用说了。”影织道,“你的鬼话我半句都不想再听了,这种形同自杀的买卖我是绝不会接的,你开什么价我也……”

    “等你从监狱出来后,我就安排你和姐姐见面。”子临用这突兀的一句话又反过来打断了影织。

    “你说什么?”那两秒间,影织的神情有了明显的变化。

    “人活一世,总会有一些想做的事、一些放不下的人、或一些难以割舍的东西……”子临淡然接道,“你的情况我本就调查过,结合冼小小的能力,我很快就推理出了你带走她的目的……最后,一个显而易见的结论呈现在我面前。”他顿了顿,“所以,我在此跟你明说,比起把期望寄托在一个极不稳定的新手能力者身上,找我……成功率要高得多;我绝对有能力和资源帮你找到姐姐,但前提是……你得先满足我的要求。”

    影织望着子临,蹙眉沉思片刻。

    期间,她的眼中闪过了犹豫、怀疑、退缩、冲动、以及……一丝希冀。

    “就两个月?”她妥协了,相信了,即使这是一次豪赌,她也愿意冒险,因为……正如子临所说,人活在这世上,总会有什么眷恋的东西的,也许对别人来说是无足轻重的事物,但对当事人来说……付出再多也值得。

    “放心吧,顺利的话,用不了两个月。”子临道,“你也不用担心自己被捕后会吃什么苦头,联邦那边……我也都安排好了。”

    说着,他就从自己上衣口袋里掏出了一支i-pen,准备将一些资料交给对方。

    影织则是走到吧台旁,给自己倒了杯加冰威士忌,喝了一口,定了定神。

    “对了……”冷静下来后,她好像忽然想到了什么,开口问道,“任务的时间那么紧,你为什么不早点叫醒我呢?”

    闻言,子临莫名流露出些许怅然之色,轻叹道:“不忍心啊……”他的眉宇间若有所思,“能睡着……多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