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纣临 > 第十七章 赴约(上)
    2219年,1月4日。

    龙郡,魔都。

    这里,本是一个东海边的小渔村,有那么一些年,它曾被人称之为东方巴黎;又不知从何时起,这座城市有了一个听上去像是少年漫画中反派大本营的称呼。

    人类所建造的城市,和人类所建立的那些王朝一样,都会在历史的长河中因各种因素而起落浮沉,历经兴衰荣辱。

    不过,最近的两百年里,魔都的变化不大;在联邦治下,它仍是全球最大、最繁华、人口密度最高、城市资源最紧张的城市之一。

    魔都给人的感觉是矛盾的,住在这里的居民们享受着各种大都会的便利以及优惠政策,但也忍受着来自多方面的巨大压力。

    要比喻的话,魔都就像是一个你也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有钱亲戚,他慷慨地资助你上了大学,但同时又老是一有机会就对你动手动脚。

    对于那些真正处于社会上层阶级的人来说,魔都绝不是一个他们愿意久居的地方,水晶郡才是;但魔都……确是有着一种独特的魅力。

    它就像一张属于投机者和冒险家们的巨大赌桌、一片无人可以完全掌控住的灰色地带……金钱、权力、才能、美色……无数的欲望和资本在此交织;人们将自己的人生押在这桌上,然后互相撕扯、倾轧、吞噬、直到燃尽最后的一丝价值。

    委身于这片黑暗世界者,胜,则在高处俯瞰霓虹璀璨;败,则在黄埔江底与泥沙为伴。

    今天,便有一名职业赌徒,来到了魔都这趟浑水中。

    他的名字叫榊无幻,人称——“祸榊”。

    虽然在这个世界、这个时代,人口迁徙已是相当普遍和便利的事,但榊却是一个从小就没有离开过樱之府、甚至很少走出花月町的人,这次他来龙郡,可说是破天荒头一遭出了远门。

    而他此行的目的……却是连他自己都不能确定。

    两天前,榊手头那张印有“逆十字”标志的黑色卡片突然发生了变化,原本印着十字的那一面上,竟浮现出了一幅地图、以及一排细小的数字——“221901050000”。

    数字好理解,一看就明白是指日期和时间;但那地图,就不是看一眼就能知道在哪儿的了。

    好在,这个时代的电子地图功能都很强大,像这种情况,只需要把图片拍下来,随便拿到哪个有卫星定位服务的软件里搜一下,就能在全球范围内检索与之匹配的地点。

    因此,榊很快就查明了这是一张魔都中部加西南部城区的俯视图;由此推测,卡片上浮现的信息应该是在告诉他:2219年1月5日的零点整,在魔都的这片区域里会发生某些事情。

    怀着忐忑和好奇的心情,榊最终还是买了张机票……

    在花了一天的时间打点事务、收拾行李后,他便踏上了这趟前往龙郡的旅途。

    他也不知道此行究竟会遇到什么,更不能确定是否可以找到当初把自己从海里救上来(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的人……但无论如何,走一趟也无妨,即便一无所获,就当是旅游好了。

    …………

    榊抵达的时候是4号的下午,由于魔都的机场非常繁忙,取行李、排队等出租车就花去了榊一个多小时,等他来到酒店、搁下行李,窗外的天色已是薄暮冥冥。

    不料,他刚在床上躺平,准备喘口气儿,床头柜上的电话就响了。

    榊想了两秒,翻身滚到了柜边,因为是酒店的内线电话,他也没看来电显示就直接接了起来:“你好?”

    “您好,这边是前台,请问是1203室的沈先生吗?”电话那头传来了前台小姐甜美又不失礼貌的说话声。

    “是我。”榊本就是个谨慎的人,在跟“胜负师”打过交道后,他变得更加小心了,所以他这次过来无论是买机票还是住酒店用的都是一个叫“沈强”的假身份。

    此处说个题外话,可能有人会奇怪,为什么在这个时代用假证件住酒店乃至乘飞机都好像很容易的样子?似乎本书中已不止一个角色做过类似的事情了。

    其实原因很简单——

    其一,因为在这个宇宙的地球上,乘飞机这件事,跟乘公交车的性质已经差不多了。

    先进的安检和调度系统,让值机时间大幅缩短(当然,在那些客流量大的机场,你还是得排队),航班延误率也已低到可以忽略不计的程度,这使得绝大多数公民都将飞行作为了跨城市出行的首选出行方式。

    在这种前提下,将登机手续变得从轻从简是势在必行的……那怎么从简呢?用三个字来概括就是“自动化”;原本靠人工来完成的证件检查和行李托运工序,现在都是由乘客自己在机器前搞定了,反正整个星球都是联邦的领土,根本没有“签证”一说,也不存在“偷渡”的问题……任何人只要买了票,都是想飞去哪儿就飞去哪儿,所以,这一块的监管,久而久之就自然地松了下来。

    其二,在这科技发达的未来,各种造假的技术也是与时俱进。

    假货和真货一样,也是一个“一分钱一分货”的市场;你若要贪便宜,买来的假证件连机器都骗不过,但你要是肯花钱,就能弄到连人工都很难看出问题来的好货色。

    榊好歹也是在道儿上混了多年的高手,人脉还是有一些的,搞几张优质的假身份证,自是不难。

    “是这样的,沈先生……”在确认了对方的身份后,前台小姐便询问道,“刚才有人送了一个信封到前台,说是给您的,请问您是自己下来取,还是我让服务员给您送到房间来?”

    “信封?”闻言,榊的心中即刻生疑,他微顿一秒,问道,“是什么样的人送来的?”

    “是一名大约十五六岁的男生,瘦瘦的,看长相像是龙郡本地人。”前台小姐回道。

    因为人口流动比较频繁,在这个宇宙,无论你身在哪个洲,跟人描述别人外表时,捎带说一下人种也是常见的做法。

    “嗯……我知道了,我马上下来拿,谢谢你。”榊说完这句,就挂断了电话。

    接着,他默默思索了片刻,并拿出了那张自己随身带着的黑色卡片,望着其念道:“分明已经确认过自己没有被人跟踪了,但还是一住下就被找上了门……嗯……隐隐嗅到了一股子鸿门宴的味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