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纣临 > 尾声 Intersection
    干我们这行的人,有很多都是由于被行家给收拾了……觉得不服气,这才下水的。

    我很幸运,并没有过那种经历。

    有些老赌棍跟我说,像我这种没有当过“水鱼”的赌徒,是很难得的。

    他们说,从未失过态、露出过败相的人……才具备成为“传说”的资质。

    我对这种说法不以为然,因为我知道,只要能一直赢下去,无论有没有污点,你都会成为“传说”的;等你成为了“传说”之后,即便有什么黑历史,也会被那些膜拜你的人所抹去。

    不过,我现在也算是有黑历史的人。

    成为职业赌徒这么多年来,我上过最大的一次当,就是着了月下部光秀的道儿。

    好在那次也不算太惨,我最后终究是活下来了;一没有断手断脚、二没有倾家荡产,对一名败阵的赌徒来说,这简直就是奇迹。

    然而,眼前这一遭,总感觉……比那次更加凶险。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跟谁打交道,也不知道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如果单纯是要钱、或者要我的命,应该不会这么玩儿。

    刚才那个自称道士的家伙到底是对方的同伙,还是和我一样在进门以后遭遇了这番变故……我也不得而知。

    此刻我能做的,就只有沿着眼前突然出现的这条走廊前进。

    不管前面有什么在等着我,我都得去面对。

    …………

    我的记忆一定是被调整了。

    这里是哪儿,我是怎么来到这里的……我完全想不起来了。

    我甚至不知道现在是何年何月。

    最后的记忆片段还停留在南美的雨林里、在我试图攻击那个尖顶的瞬间。

    莫非我是死了吗?这些走廊是通往地狱的通道?还是说……我已经身在地狱?

    谁知道呢……

    我能确定的是,自己还在呼吸,还有心跳,身体状况甚至可以说还不错。

    我身上穿的衣裤显然不是在雨林的那一套,它们都是新的,而且很合身;上衣口袋里放着一张黑色的卡片,一面印着逆十字标记,另一面则写着个数字“12”……意味不明。

    总之,待在原地是无法找寻到答案的,既然眼前有路,那就走一步看一步吧。

    …………

    我该不会又穿越了吧?

    这种有很多事记不起来的感觉真是讨厌呐。

    我现在到底是厉小帆、还是“祭者”、亦或是别的什么人?

    呵……不对,不能这么想。

    不管穿越多少次,我都是厉小帆。

    要是连这点都动摇了,可能会发疯的。

    身体的感觉没变,姑且还是先排除“穿越”这种小概率的可能性,考虑一下……是不是兰斯这货对我做了什么呢?

    诶?这是什么?为什么我口袋里会有这个?

    “11”吗……

    好像被拉进了某种奇怪的游戏里呢……

    兰斯这人渣该不会是想“审判”我吧?

    …………

    哼!愚蠢的相位技术和记忆调整。

    还往我身上塞了张莫名其妙的卡片。

    凭我的大脑能力在二十四小时内必然能修复缺失的记忆链。

    等我查明了是谁把我扔进这破地方的,我一定要让你们好看!

    …………

    让我在九点二十分这种微妙的时间准时到……是什么意思呢?

    话说九点的时候走进去的那家伙是个侏儒吗,但看体型不像啊……脸是中年人的样子,但身材和我差不多,莫非是个能力者?

    算了,来都来了,姑且进去看看吧,这么小的书店,还能藏下一支军队不成?

    再说,对方真要害我的话,在休伦湖边就下手了,没必要等到现在。

    …………

    【已抹除】

    …………

    那之后到底过了多久呢?

    有十几年了吧,或者……只是几年而已?

    还是老样子啊……这书店。

    只是我上次光顾时,它可不是在这条街上的,甚至不是在这座城市里的。

    但毫无疑问,这就是我第一次遇见“天老板”的那家书店;这独一无二的气场、仿佛游离于整个世界之外的怪诞感……确是当年的我所无法洞悉的。

    那么……为什么,又要邀请我回到这个即便是回溯时间也无法再度找回的地方来呢……

    …………

    十点二十分。

    命令执行。

    化身……“影织”——伊如梦。

    dna校准、记忆校准、肉体生成、拟态服装生成……

    命令执行。

    加入“审判”。

    …………

    一直等到指定的时间差不多到了才把坐标交给我,一定是有原因的。

    虽然想在外面多观察一会儿,但进去晚了可能又会节外生枝……

    听保安说,来给我送信的人是个十五六岁的女孩子,那想必就是网戒中心事件后失踪的众多青少年之一了……

    他是想用这种方式告诉我……“人质这玩意儿要多少有多少”吗?

    还是因为他手上掌握着我杀死汤教授的铁证,所以就认定我不敢叫增援、只能孤身前来?

    不……他不是那么肤浅的人。

    他只是对自己的实力和智略都有绝对的自信,故而根本不在乎我会玩什么花招。

    有意思……

    能在这种人的布局中担当重要的角色,哪怕是被算计的一方……也很有意思。

    …………

    这个地方很危险。

    比我曾到过的任何一个地方都危险。

    我已跟“死亡”打了无数次交道。

    但这扇门后的世界,就连“死亡”都要对其望而却步。

    想要退缩,想要逃走。

    就好像自己的灵魂在扯着自己远离这里。

    身为“人类”的某个部分正在嘶吼着告诉我,一旦踏入了那扇门,就迈出了永远无法折回的一步。

    但正因为如此,我相信了。

    一切的“答案”,或许真的就在那里,在与我一门之隔的那个地方。

    …………

    道法自然,符箓参玄。

    诛邪伐伪,正一为真。

    大音希声,大象无形。

    见者不明,是者不彰。

    开!

    嗯……又是这种乱七八糟的卦象……

    这地方无论怎么占都看不出吉凶和路数,卦象诡异失常,无可取、无可信、无可定。

    这是要死啊……

    “不见鬼神见天祇,十字门下罪归一。”

    听师父说最后一代得道的嫡传掌门关于道法方面的经典啥都没留,但却留下了这两句话。

    之前拿到卡片的时候也没往那处想,现在想来……今儿该不会是被我给撞上了吧?

    嗯……

    佛祖、稣哥、穆爷、飞天意面大佬……以前多有得罪,哥儿几个多担待,要是老君他们这次帮不了我,小弟还得仰仗各位……

    望各位看在我这些年来锄强扶弱、劫富济贫的份儿上,给条活路,小道我感激不尽。

    …………

    人都来得差不多了,看来我也该去准备准备,然后像个无辜的笨蛋那样登场了。

    虽然一直以来我都活在谎言里,但这次的这出戏,还真是让我有点儿紧张。

    所有喜剧的内核都是悲剧,当有人快乐的时候,就会有另一些人受到冒犯、受到伤害、经历痛苦……

    而悲剧则是一个更为纯粹的“破坏者”,它将一组“毁灭人生中有价值的东西的过程”直接展现在人们的眼前。

    我无法定义自己马上要去出席的这次审判到底是一出喜剧还是悲剧。

    在我看来它更像是一段冗长的序幕,通篇都充斥着让人不快但又意犹未尽的bathos时刻,并最终也将在这样一种氛围中结束。

    不过仔细想想……好像也没什么关系。

    呵……反正演砸了也不是我的责任,而是子临这个导演的问题。

    …………

    午夜,我按照提示来到了目标地点。

    从外面看,这里只是一家普通的书店,但我知道,一旦踏进去,任何超乎常识的事都有可能发生。

    来到店门口时,通过门旁的橱窗,我又一次照了照自己的样子。

    模仿燕无伤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

    他是强级能力者,我也是;他有自愈能力,我也有。

    除了外表上的复制之外,他的举止、神态、包括一些细小的习惯……我都通过前段日子对他的观察学到了八九不离十。

    再者,根据珷尊大人所说,我这次任务会遇上的人,大部分都是第一次和燕无伤见面,想来他们也看不出什么端倪。

    将情绪调整一番后,我走进了那家书店。

    异常果然发生了,迈入大门的刹那,周围瞬间变得漆黑一片,我的五感开始渐渐被抽离。

    但因为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所以我并没有慌乱。

    不知过了多久,我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站在了一条无人的走廊中。

    恢复知觉的那几秒,一股剧痛突然涌了上来,就好像有人把我的身体撕成了碎片一般,惊得我立即跪倒在地上,捂住了胸腹。

    但当我低头看时,那感觉已然烟消云散,我的身体和衣物也都完好无损。

    是错觉吗?

    不,由我嘴角渗出的那一缕鲜血,告诉我不是这样的……

    但眼下,我没有时间去思考那些。

    因为当我再度抬头时,一扇门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就在两秒前,那里明明还没有门的……

    我明白,这是有人在催我快点儿进去了。

    于是,我抹掉了嘴角的血渍,转动门把,推开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