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纣临 > 第三章 镜先生
    就在书店的门口那几位激斗正酣时,另一方面,距离书店一公里外的某栋建筑天台上。

    “真慢啊……”一名黑人女子正端着望远镜,嚼着口香糖,一边观战一边吐槽道,“撇开保罗那货不提,本以为花冢君还算是个可靠的男人……结果也被人给压制住了吗。”

    话音落时,靠在她附近的护栏上、正抽着烟的一名中年男子接道:“别着急嘛……呋——”他轻吐了一口烟,“别忘了,他们的首要任务是‘引出’书店周围的所有守卫,而‘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消灭对手’只是一条次要的命令。”

    “你的意思是……花冢他们是在故意放水,以此来试探暗处还有没有人?”黑人女子问道。

    “我觉得是有这个可能的。”中年男子应道,“你想想,假设对方现在还有其他的暗哨没有暴露,那他们会在什么样的情况下现身呢?”他自问自答道,“至少……换作是我的话,我会选择在战局呈均势乃至胶着时再出手,务求给敌人来个‘突然袭击’,一锤定音。而如果花冢他们表现得过于强大或者过于弱小,那我八成就不会现身了。”

    “嗯……”黑人女子想了想,“那你又有没有想过……万一花冢他们并不是在放水,单纯就是被压制住了呢?”

    “那我们就等到他们快撑不住时再出去支援咯。”中年男子回道,“虽然那样可能会让我们陷入被动,但若是敌人的实力真有那么强,也只能这样处置了。”

    他们说到这里,忽然,第三个声音加入了他们的谈话。

    “可如果……连你们也被逼入了绝境,谁又能来支援你们呢?”

    突如其来的这句话语,让这两位的头皮像是炸了一样……

    他俩从头顶一路麻到脚底,浑身过电般的一阵激灵。

    那一瞬,他们的嘴里并没有蹦出“谁”或者“什么人”这种台词,比起说话,他们的行动更快一步。

    黑人女子在听到说话声的下一秒就直接“隐形”了;而那中年男子则是立即转身,召出了数道血色的浮空铭文……那些铭文如雪花般绽列着,停留在比他头部略高的半空中,发出阵阵血色的光芒,一看就是十分高位的能力。

    “别那么紧张嘛。”而突然插话的那位,却是用十分淡定的语气接道,“既然我主动跟你们搭话,就表明我并没有要动手的意思……至少,现在还没有。”

    待他把这第二句话讲完,黑人女子和中年男子才从最初的惊愕中冷静下来,并将眼前的来者打量了一番……那是一个全身都覆盖在黑袍中的人,从声音判断,应该是一名颇为年轻的男性;由于其身上的黑袍非常宽大、还附带了罩帽,所以他的头发、手、乃至鞋也全都被遮了起来。

    非但如此,这个男人的脸上,还戴了一张面具——一张镜子面具。

    “不知阁下是何方神圣,找我们有何贵干?”中年男子并没有放下戒备,不过他也并不介意先用语言去试探一下这个“镜脸之人”。

    “你们可以称呼我为‘镜先生’。”镜先生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回答。

    这显然不是真名,也不是道儿上的“名号”,一般来说,对方给出这么一个好像是现编的答案来,基本就等同于在对你说:“身份方面我无可奉告,给你个称呼意思意思,你就别多问了。”

    “至于我找你们的目的嘛……就是想劝你们一句。”镜先生道,“趁现在还有机会,赶紧冲出去,带上喧哗师和辛迪加一起撤退;凭你们二位的能力,在尚未受伤的情况下突入战局,应该可以救出同伴、并全身而退的。”

    “哦?”中年男子闻言,思索了几秒,不紧不慢地应道,“你好像很了解我们嘛。”

    他仍在试探……

    “你是‘鲜血魔术师’,休·j·欧文……”镜先生说着,忽地抬起一手,将戴着黑手套的手指向了自己侧方的一块空地,“她是‘幽鬼’,阿什·拉缇法……”他顿了顿,再道,“你们今天的任务是,趁着花冢和保罗将书店周围的守卫全部吸引过去时,悄悄潜入书店,与已经提前混入其中的‘模仿者’隋变会和,随后设法营救出被逆十字俘虏的‘朱里奥·吉梅内斯’。”

    这番话,让休陷入了混乱。

    关于身份被人认出一事,他倒也没怎么惊讶,但他和阿什今天的任务内容,是珷尊亲自下达的,按理说不可能被外人知道才对。

    可是……眼前这个“镜先生”,却将他们的任务内容、参与者、以及每个人的职责都说得分毫不差,这就有些不可思议了。

    “别被他骗了,休。”两秒后,阿什的声音忽然响起,虽然她的身形还是无法被肉眼所见,但她的声音却如鬼魅的低语般传入了同伴的耳朵,“这人多半是个‘读心’能力者,他只是读取了我们的记忆,借此故弄玄虚罢了。”

    经她这么一分析,休也觉得有道理,当即就冷笑一声,应道:“呵……原来如此。”他吐掉了嘴里那已经快要燃尽的烟头,冲着镜先生道,“这位兄弟,别再装神弄鬼了,你也是逆十字安插在书店周围的守卫之一吧?因为判断靠武力无法战胜我们两人,所以就计划用心理战术骗我们撤退是吗?”

    休以为,自己已识破了对方。

    然而……

    “用武力让你们撤退也可以哟。”镜先生却是从容依旧,“你们若执意认定我是逆十字的人……”他抬起右手,做了个“请”的手势,“……那就朝我攻过来好了。”他微顿半秒,再补充道,“放心,我不会杀你们的,我得留下你们去给珷尊报信;但花冢和保罗……我可就管不了了。”

    他的这种反应,让休和阿什再度紧张起来。

    这位来路不明的“镜先生”,到底是个虚张声势的暗哨,还是某个强大的、他们并不知道的第三方势力?

    他们必须在短时间内将真相判断出来,因为……另一边的花冢和辛迪加,在这几分钟之间,已然陷入了苦战。

    此刻,即便是不用望远镜也能看出,在狙击手的掩护下,凯九一个人就快要把花冢和辛迪加击败了。

    对方的实力俨然已超出了他们事前的预估,尤其是凯九这个“打杂的”家伙……看那架势,就算暗处没有狙击手帮忙,他也能以一敌二把战斗搞定;若无意外,这凯九至少也是“凶级”的实力,甚至可能更高。

    “我明白了……”片刻后,休终于下了判断,“我们撤退就是。”

    “什么?”阿什的说话声飘然而至,“你确定吗?”

    “他已经把账算清楚了。”休还没回答,镜先生就先道,“但你……脑筋转得就有点慢了。”他说话的同时,已是转过身、准备离去。

    “慢着!”下一秒,阿什一个箭步就冲到了镜先生的身后,一手抓向了对方的肩膀。

    当手抓住对方的瞬间,阿什那隐遁多时的身形也出现了。

    她自己也很讶异,为什么在没有解除能力的情况下,自己的隐形状态会被解除。

    但这……很快就不再是问题了。

    “唔……”一息过后,阿什闷哼了一声。

    惊恐的表情还未来得及爬上她的脸,其大脑也还没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仅仅就是这一息的间隔,阿什的身体和衣物便一同化成了砂砾,随风散去。

    “你是个聪明人,休。”镜先生不用回头也知道,此时的休肯定已是面如死灰,“为什么我让她死、让你活……你应该能想明白。”他扬起一手,对休示意了一下,并留下一句,“后会有期。”这才缓步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