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纣临 > 第十三章 被忽略的文档(三)
    12月4日,上午。

    在狱警的陪同下,斯里科娃中校与自己的两名部下一同走出了九狱的大门。

    她的押解任务就到此为止了。

    当时的她并不知道,其实有一位不速之客,已跟着她们一块儿从监狱里走了出来,并登上了返程的飞梭……

    这之后的行程,可说是非常顺利。

    在与深渊之壁外的另外两架飞梭会合后,中校她们先是沿着普里皮亚季河朝东南方行驶,迅速驶入了第聂伯河流域;到了这更为宽阔的河面上,她们便开启了飞梭的“水上冲刺”模式全速前进,不到半小时,就来到了基辅北岸的维什戈罗德市。

    在当地的补给点中,她们给飞梭补充了一次燃料,并将水陆两用模组换装成了飞行模组,接着,就直接升空飞行,继续朝南航行而去。

    至中午十二点,飞梭已来到了塞瓦斯托波尔(位于克里米亚半岛西南岸的港湾都市)的上空。

    必须吐槽的是,在这个平行宇宙的二十三世纪,像这种全程近八百公里(只算直线距离是七百八十公里,但实际行驶时走过水路所以更远)的旅程,军方只要用三架小型的常规交通工具,花两小时左右就能跑完了;然而,民用交通的情况,却还是停留在二十一世纪初的水平……

    由于种种原因(主要是人口密度、交通压力和地质问题),这个时代的地球上,依然有很多地区连地铁都没建;那些科幻电影或小说中描绘的立体式城市交通网络……压根儿就没戏;什么悬浮汽车、阶梯式立交、胶囊舱、真空传输管道、传送门……这些科技就连军方都不是全有,因为其中有一些的实用性真心差得一逼,在研发阶段就给毙了。

    言归正传……

    午后,当莉莉娅走下飞梭时,她已置身于一个建于水下的军事设施之中。

    此地,名为“黑海之心”,是联邦军所设立的最大的内海海底基地之一。

    子临从一开始就跟莉莉娅明说了,潜入这个基地并盗走一样东西,就是子临协助其越狱的主要条件;而以莉莉娅的性格,自然是没怎么考虑就一口答应了——比起在监狱里慢慢腐朽,她宁可赌上性命出来搏一搏。

    再者,莉莉娅也觉得这很公平、很正常……把一个人从九狱这种地方捞出来、还指导她异能的用法,那肯定是得提点条件的,没条件才奇怪呢。

    “首先,我得感谢你没有在飞梭抵达之前试图逃跑。”还没等莉莉娅观察完四周的情况,子临的一条消息就已浮现在了纸上。

    “废话,只要在心里自言自语就会被你听到,我逃得了吗?”莉莉娅也很现实,不跟对方说虚的,“再说了……逃出来的过程中我就发现,你可以用某种方法去引导狱警们的行动,这就意味着……一旦你跟我翻脸,分分钟就能把我给卖了……我除了遵守承诺之外,根本毫无选择。”

    “你能理解真是太好了。”子临也没有拐弯抹角,直接回复道,“那就请你不要浪费时间,继续下一步吧。”

    回完这句,他就连续发来了数条十分确切的指令,指挥着莉莉娅在“黑海之心”里的潜入行动。

    莉莉娅没有选择,只能照着子临的指示一路前行,在绕了很大一圈、经过了一系列连锁事件的引导后,她终于成功地来到了这个基地中一个安全级极高的房间内。

    “你要我偷的到底是什么?核武器的发射密钥吗?”回想起一路走来所见的各种警备,莉莉娅不由得心生疑虑。

    “差不多吧。”不料,子临竟回道,“我的确是要你去找一把‘钥匙’,那把‘钥匙’也的确是用来解锁某种危险之物的。”

    就在他这行字显现之际,莉莉娅已走到了那个房间的中心;这里,立着一个金属支架,支架上方是一个正方形的玻璃罩子,罩子里面摆着一样东西——一个已经停止走动的怀表。

    “你说的‘钥匙’,就是这个怀表?”莉莉娅端详了那表几秒,在心中问道。

    “它的名字是‘冥界之刻’。”子临回道,“现在,请你仔细阅读接下来的内容——

    “你所在的这个房间,之所以只在外面部署了大量的警戒力量,而内部却连一个人、一个监控探头都不设,无疑是有原因的。

    “‘冥界之刻’并不是一件单纯的‘物品’,它是有感知能力的;它会对‘观察它’的人施加某种影响……无论这个人是通过肉眼还是监控探头在看它。

    “不过,你是个例外,只要你让自己处于‘无’的状态,就可以免疫这种影响。”

    他的文字到这儿,莉莉娅忽在心中发言打断道:“姓子的,你说实话……我被关进九狱的前因后果……该不会也都是你设计的吧?”

    子临沉默了数秒,回复道:“既然你已看穿了,那我也就不再隐瞒。没错,那天晚上,从你被人搭讪的那一刻开始,整件事的走向就都是我在幕后操控着了,之后所发生了种种,也都是为了将你推入九狱而做的铺垫。”

    “所以说……”莉莉娅在心中接过对方的话头,念道,“我忙了半天,原来就是为了夺回那本就是因你而失去的自由。”

    “给我们之间的交易提供‘筹码’,只是我送你进九狱的目的其一。”子临又接道,“其二,是为了让你熟悉出入九狱的路线,以及狱中的一些情况;还有其三……”

    “你不用说了,我已经猜到了……”莉莉娅心道,“让我‘在此时此刻来到此地’的一切‘因素’,都不是巧合——今早被送进监狱的犯人、押解她的时间点、押解人员的编制、飞梭返程后的目的地……所有这些将事件之‘绳’编织起来的‘线’,也都在你的掌控之下。”

    “你……比我预估的要聪明许多呢。”子临这回答,相当于默认了对方的说法。

    “哼,过奖了。”莉莉娅冷笑着心道,“只是因为在这半天的时间里,我亲眼见证了你那‘操纵人’、继而‘操纵事’的手法,所以才想通了很多事……”

    她顿了顿,再道:“比如,我刚把异能练到可以稳定地消除自身存在感的水平,才三天不到,就有了这个‘机不可失、时不再来’的越狱行动,现在看来……这绝对是你算着日子给安排上的。

    “又比如,眼前这个叫‘冥界之刻’的东西,偏偏只有我才能偷取,这能是巧合吗?你到底是怎么找上我的?怎么会知道九狱里有我这样一个能力者?又是怎么知道连我自己都不知道的异能的?

    “稍加推敲,就能得出一个显而易见的结论——我从一开始就被你给算计了。”

    子临看罢莉莉娅心中所言,轻笑出声,并接着自己的上一句话,心道:“可是,像你这么聪明的人,为什么在遇到突发的事件时就那么冲动呢?那晚,你要是能用更为冷静的方式来处理,我把你陷害入狱的过程可能也不会如此顺利。”

    “哦,让你失望了还真是抱歉呢。”莉莉娅面带冷漠地回道,“不过你放心,等我们见面的时候,我一定会努力控制好自己的情绪的。”

    说是这么说,但她的真实想法显然是……只要见了面,就把子临大卸千块,拿去糊墙。

    “你也放心,我一定会让你见到我的,所以你不用那么着急。”子临回道,“咱们还是来说说眼前的状况……”他将话题带回了正事儿上,“虽然这个房间里没有人也没有探头,但这个架子是带压力感应装置的……”

    “是我一把东西拿起来警铃就会响的那种吗?”莉莉娅接道,“那正好啊,警铃一响,我就趁乱开溜,然后随便去机库弄一个可以回到海面上的小型设备,我就可以成功逃脱了。”

    她的设想也没有什么不对,因为这里并不是迷宫一般的九狱(军事基地虽然也很大,但到处都有指示牌和地图),也不像九狱那样会伴随着警报而启动一堆“对内”的防卫武器,并根据警报级别自动封锁几乎所有的安全出入口……所以,靠着“无”的能力,从黑海之心里趁乱溜走,并不是很难的事。

    只是……

    “很可惜。”子临的回复,立刻给莉莉娅浇上了一盆凉水,“这个压力感应装置不仅会触发警报,还会启动一组隐藏在墙壁中的特殊气泵,这些泵可以在十二秒内抽光这个房间里的空气,然后你的血管和眼珠子就会……”

    “……会爆出来嘛,好的好的,我知道了,说说你有什么主意呗。”莉莉娅接完了子临还没念写出的部分,并问道。

    “你先把衣服脱了。”子临回道。

    “哈?”莉莉娅“哈”这一声的时候,还本能地朝周围看了看,“干什么?你能看见我?”

    “我能看见你……你才脱?”子临调侃(戏)道。

    “那得看情况了……你手边的纸币要是够多,我给你来段膝盖舞都行啊。”莉莉娅这黄腔也是张口就来,毕竟是硬核女权的先驱,脱衣舞俱乐部她也不是没去过,而且还是去消费的……

    子临倒是有点招架不住了:“okok,这个可以等我们见了面再聊。”他又一次努力地将话题拽了回去,“咱还是说衣服的事儿……之前我让你尽可能多地拿几件衣服,除了在雪地里防寒之外,另一个用途就是要用在这儿的。”

    “我就知道你小子没这么好心来关心我的冷暖。”莉莉娅一边应着话,一边已把外套脱了下来。

    “是的,我没那么好心。”子临可没打算跟她继续抬杠,以免陷入没完没了的节奏,“现在,请你脱四件衣服下来。”

    由于莉莉娅拿光了那名狱警所有的便服,所以她出来的时候,已在自己的监狱制服外面套了好几件羊毛衫、三条裤子、和一薄一厚两件外套……这让她整个人被裹得像个球一样;这会儿别说脱四件了,算上裤子的话,八件她都脱得下来。

    “好了。”莉莉娅脱下两件外套和两件羊毛衫后,在心中汇报道。

    “嗯。”子临沉吟一声,又道,“身为女人,你应该也早就注意到了,那名狱警的所有衣服、无论里外,全都是同一个品牌的。”

    “几个意思?什么叫‘身为女人我早就该注意到了’?女人就不能不知道自己身上穿的衣服是什么牌子的吗?”莉莉娅本来就已经相当火大了,子临的上一句话更是触到了她的逆鳞。

    “那你注意到了没有嘛?”子临问道。

    “切……跟性别无关,是我作为一个观察力敏锐的人……注意到的。”莉莉娅回道。

    “行~那么……身为一个观察力很敏锐的人,你应该也发现了,这个牌子的衣服,每一件上都有一个椭圆形的、略微凸出的logo;那logo的表面是塑胶制造的、内部还混了金属物来增加重量和质感……”子临说到一半。

    莉莉娅又明白了:“四个logo的重量和眼前这个怀表的重量相等?”

    子临知其会意,便直接道:“请用你刚才从士兵身上顺来的小刀,沿着那些logo牌的边缘,将它们从衣服上割下……做的时候尽量精确一点,虽然那个感应装置也允许误差,但残留的布料太多还是会……”

    “知道了,你先等等。”莉莉娅不耐烦地应了一句,便开始了操作。

    十分钟不到,她就顺利取下了四个logo,拿在了手里。

    “别忘了先把logo上的指纹抹掉,以及……交换完成之后,你还得把那四件衣服穿回去,不能将它们留在现场。”在实施那最后一步之前,子临还不忘提醒她这些细枝末节。

    “我在想啊……”莉莉娅却道,“比起这种玩儿命的操作,是不是‘无视你的指令、扭头逃跑’来得更明智一些?”

    “你不用想,我可以明确告诉你,后者的成功率更高。”子临回道,“反正我们现在也已经把话挑明了,我不妨直说……你要是放弃行动,转身逃走,我是一定会让你走的;因为在这种地方暴露你的行踪,你八成会被当场击毙,而我……需要你活着。”

    “然后,等我逃出去了,你就再设计我一次,兜个圈子、威逼利诱……再把我弄回这里,重新进行这番操作……对吧?”莉莉娅问道。

    “对。”子临也不含糊,当即就承认了。

    下一秒,莉莉娅就在心里骂了句“法克”,然后,还是乖乖打开了面前的玻璃罩子,用右手抓起那四个从衣服上割下的logo,左手则用二指轻轻夹住那个怀表。

    一抽、一放……她这交换的动作仅用了0.5秒不到,其结果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