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纣临 > 第十四章 破牢
    被关在监狱里的人,作息基本都很有规律……因为他们本人并没有随意变更这种规律的权利。

    也正因如此,囚犯们的生物钟通常都健康得很,个个儿都能做到早睡早起、按时吃饭。

    凌晨两点到四点,可说是犯人们睡得最沉的时候,但这时,狱警们却都是在正常工作的。

    和普通的监狱不同,九狱的四名副监狱长、三十六名狱警长、以及所有的狱警,全部都是二十四小时轮班制;而且夜班的执勤人数、警戒强度,与日班完全一致——即使夜间所有的犯人都已在封闭的牢房里呼呼大睡,狱警们还是会照常巡逻和站岗。

    理由嘛,一句话……这里可是九狱啊。

    鬼知道关在这里的犯人会干出什么来,越是夜晚就越不能松懈;事实上,夜间才是越狱事件的高发时段,理应比白天更加警惕才对。

    不过今夜,此地迎来了一位“无法被警惕”的不速之客。

    凌晨,两点五十分,位于“深渊之壁”南部E段顶部的几个智能探头发现了某种异样。

    虽然电脑立刻给出了“有可疑目标翻越高墙进入了壁内”的反馈信息,但收到提醒的监控人员却对此不以为意,他们在观看了实时录像后表示“并没有看到什么值得注意的东西,可能是有什么小动物窜进来了”。

    异常的事态并没有到此为止,接下来的五分钟,隐藏在围墙内部的那些暗哨探头也纷纷发出了信号,表明追踪到了某个可疑的目标;这些智能探头全都拥有夜视和热感应功能,所运行的程序也有很强的识别能力……一般来说,像松鼠或鸟类这种尺寸的目标,即便触发了探头的追踪机制,也会在几秒内就被自动过滤掉;能让多个探头一同产生警戒的东西,至少也得比狗大。

    然而,监控人员逐一确认了每一个发来信号的探头拍到的影像,却完全没有发现任何“值得注意”的目标……

    无论如何,出于谨慎,他们还是决定派几个人去现场看看。于是,两名身着全覆式机械铠甲的狱警便出发了。

    他们从九狱最接近地面的那层出来,靠着铠甲自带的夜视能力,在黑夜中悄然前进,一路摸到了发出信号的探头所在的区域,再仔细地搜了两圈后,他们才回报没发现任何异常。

    接着,他们就回去了。

    出来的时候,是两个人,回去时,可就是三个人了。

    那多出的一人,自然就是莉莉娅。

    她混进来的这几步,全是子临早就设计好了的……利用莉莉娅异能中的弱点(目前莉莉娅只能在智能生命体的认知中消除事物的存在感,但受程序控制的机械还是会正常观测到其存在并作出反应),反而能制造出这样的机会。

    进了九狱的大门后,莉莉娅就甩开了那两名狱警(那两名都是男狱警,而她去的是女监方向),独自朝着电梯行去。

    这段路她已经走过不止一次了,并不陌生,所以她很快就来到了女监侧的电梯门前。

    前文提过,想使用九狱的电梯,首先需要的就是一组属于监狱工作人员的指纹和虹膜,其次还需要知道按时间变化的电梯按键表。

    此时的莉莉娅,无疑是有备而来;从飞梭上下来的时候,她就已经戴好了一套“虹膜美瞳”和“指纹手套”,而且,为了防止今晚有狱警的班次发生临时变动,也为了防止她在来的路上遇到什么意外导致伪造的虹膜或指纹受损……除了她戴好的这套之外,她携带的手提箱里还有两套备用的。

    这三套虹膜和指纹,分别来自三名不同的狱警,采集的时间嘛……其实好几个月前就已经搞定了。

    虽然这些在九狱里工作的人员在外界轮休期间都享有类似“证人保护计划”的生活,但这对逆十字来说是没有意义的;拥有“心之书”的逆十字,要从这些普通人身上获取情报就如探囊取物……子临可以很轻易地在外界找到正在休假的这些狱警。

    拿女狱警举例,最简单的采集方法就是设法偷走目标的粉饼盒,然后换成一个外表看起来一样、实际上藏有采集装置的改装粉饼盒;当目标用那个替代品补妆时,指纹会被留在粉饼和盒身上,虹膜则会被藏在小镜子后面的镜头扫描记录……采集完成后,再把东西调换回来即可。

    当然了,也有别的采集方法,概括起来就是——任何目标可能去照的镜面只要事先做过手脚都能用来盗取虹膜,任何目标可能去摸的物体也都能成为盗取指纹的媒介。

    至于电梯按钮功能变更的时间对照表……直接翻翻“心之书”就知道了。

    综上所述,莉莉娅的潜入并不存在技术层面的困难;她等来电梯后,先用异能消除了这部电梯的“存在感”,然后拿出那张可以与子临实时交流的“信纸”,按照对方的提示启动了电梯并按下了前往“酆泉号令”的按钮。

    因为整部电梯的“存在感”也已从人们的认知中消失了,所以即使这部“无人乘坐的电梯”一路来到了监狱的最底层,也没有引起狱警们的注意。

    更关键的是……在莉莉娅解除能力之前,其他人都无法再去用那部电梯了,因为他们已完全忽略了这项事物的存在。

    不多时,莉莉娅便来到了九狱的最底层,她从电梯中走出,沿着一条金属走廊继续前进。

    又行了五分多钟,她来到了一个丁字路口;这里和最上面那一层一样,路口对面的那条走廊可以通往男监那一侧的电梯,

    莉莉娅没有去那边,而是走向了中间的通道。走出十几米后,她的面前就出现了一堵颜色和周围的走廊截然不同的金属墙壁,墙的中间是一扇看着就很厚实的安全门。

    同样是靠着虹膜和指纹,莉莉娅轻松通过了这里,随即就进入了“酆泉号令”的关押区。

    走在这段走廊里时,虽然两侧的牢门都紧闭着、而且身在走廊中的人基本也看不到牢房内的景象,但莉莉娅依然能清晰地感受到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仅凭直觉她也能明白……关押在这里的那些人、以及不是人的东西……是一群多麽恐怖的存在。

    “别害怕。”数秒后,信纸上浮现了子临的话语,“现在他们还出不来,就算出来了也察觉不到你的存在。”

    莉莉娅并没有否认自己的恐惧,因为她明白否认也没用,她只是在心中问道:“你确定把这些家伙放出来是个好主意吗?”

    “我们做的事,与所谓的‘好’或‘不好’无关。”子临回道,“比起在这种主观且肤浅的问题上纠结和犹豫,不如把你的精力集中到任务上。”

    “切……你就说是‘好主意’不就完了,教训我干嘛?”莉莉娅不爽地应道。

    “怎么?原来你是那种想听‘简单的答案’的女人吗?”子临接道,“我的确也可以用一些你爱听的、可以让你直接闭嘴的话来回应你的大部分问题,并同样达到我的目的……但那样真的好吗?”

    “行,你给我等着……”莉莉娅深深体会到了和子临做口舌之争并不明智,她强压住心里的一股子邪火,扯开了话题,“就先说任务吧,哪一间?”

    “就是你前面右手边那间。”子临回道。

    莉莉娅看到指示,便停在了那间牢房门口,然后她就蹲下身子,打开了手提箱,拿出了里面的针剂。

    “现在怎么办?我需要解除施加在自己身上的能力吗?”莉莉娅问道。

    “是的。”子临的回答言简意赅。

    “我得先声明,此刻我头顶就有个探头,我一解除能力警报就会响哦。”莉莉娅又提醒道。

    不料,她的心声刚传达出去……突然!

    灯光骤变,警铃大作。

    顷刻间,整条走廊就被暗红色的光线所笼罩,不知从哪里传来的警报声呜呜长鸣。

    “放心吧,博士他们那边已经开始行动了。”子临即刻应道,“我们这边也朝正门进发了,趁着守备的力量正在朝外部移动,你也抓紧吧。”

    莉莉娅一目两行地扫完了这句话,当即就解除了自己的能力,那一刻……这“酆泉号令”之中,有数人瞬间就发现了她的存在,而尼尼……正是这数人之一。

    “你不是狱警……你是谁?”尼尼问这句话时,已然从床榻上爬起,箭步来到了门后。

    虽然事先已有心理准备,但隔着小窗口的铁栅栏看到尼尼的脸时,莉莉娅还是略有些吃惊。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是来救你们的。”莉莉娅说着,就从外部打开了牢门下方的送饭口,把手中的针剂丢了进去,“你赶紧把这针东西打进血管先。”

    “这是什么?”尼尼也不是傻瓜,他不可能将一个突然出现的陌生人给出的不明针剂打进自己的身体,他至少得问一问。

    “可以让你以极快的速度分泌硬化口水的东西。”莉莉娅回道,“其他的你别问我,我也不清楚,你要是有智力的话也该注意到了……现在时间紧迫,你跟我扯淡的这段时候狱警们正在……”

    她还没把“赶来”这俩字儿说完,通道尽头的门已经开了,三道身着机械铠甲的身影已然进入了她的视线。

    “嘿!”这时,又有另一个声音响起,吸引了莉莉娅的注意,“你是子临的人吗?”问这个问题的,无疑就是身在莉莉娅左手边牢房的影织。

    “你这问法有问题吧?”莉莉娅一边回答,一边又去伸手拍了拍尼尼的牢门,并催促道,“快点儿混蛋!给你十秒钟!”

    眼下的情势非常不妙,莉莉娅并没有想到狱警会来得这么快,这电光石火之间,她已心中算清了一笔账:假如她被这三名狱警拖住,便无暇去帮尼尼逃脱了,而尼尼出不来的话,凭她的战力……最多撑到某一名副监狱长到来,就会被制伏,届时整个劫狱计划都会出问题。

    另一边,尼尼,也不愧是一名超级英雄,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他也是当断则断,拿起针剂就往自己的胳膊上扎去。

    与此同时,莉莉娅手中的信纸上,忽然又浮现了一句话。

    “对了,有件事,我骗了你……”子临如是说道。

    “你他爹的……”莉莉娅还没看接下来的内容,就已经在内心爆粗骂人了。

    子临的后半段话是:“……单从质量守恒的角度出发,那支针剂也是不可能让尼尼在短时间内分泌出巨量的口内分泌物的,所以你也不需要用他的分泌物制造出的工具来拆除牢门。

    “其实你仔细想想就该明白的……如果真要用工具拆门的话,我直接给你一个硬度足够的非金属制品就行了,没必要非得用尼尼的分泌物生成的东西。”

    “那这针剂到底是干嘛用的?”莉莉娅很想就地发飙,但她知道现在不是发怒的时候,故而赶紧问了更有建设性的问题。

    “你先退后个几米再说。”子临答非所谓。

    莉莉娅也是不及多想,因为冲在最前的那名狱警就快冲到她面前了,她本来也是得后退的。

    说时迟,那时快,但见莉莉娅足下轻点,身形一跃,轻描淡写便向后闪出了两米有余;同一瞬,尼尼那间牢房的牢门猛然发出“砰”的一声,整扇门竟从从门框上被生生轰离,正好砸在了那名前冲的狱警身上。

    那狱警着实是惨,他就像是夹心饼干里的馅儿一样被横飞而来的牢门和影织那间牢房的门给夹在了中间,连人带铠甲被压成了肉酱。

    一息过后,在后方那两名狱警惊恐的目光中,一只非人类生物的手……扒在了那已然失去门板的、变形的门框上。

    “嘶——呼——”伴随着一轮粗重的喘息声,长得跟铁血战士有八分相似的尼尼从牢房中缓缓探出了身子。

    他此刻的样子,可一点儿都不像什么超级英雄,那狰狞的面目和充盈的杀意……说是恐怖片里的怪物也毫无违和感。

    “剂量算得还真准啊……”尼尼走出来后,首先转头看向了莉莉娅,“呼……再多那么一丁点儿……我可能就无法保持理智了啊……”

    “别动!”他话音未落,旁边那两名狱警已双双举起右腕,对准了他的脑袋。

    “好啊,我不动。”一贯冷静的尼尼,此时竟是露出了几许好斗的神色,望着那两名狱警道,“来,开炮吧,照着脸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