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纣临 > 第二十一章 “屠夫”
    在九狱的四名副监狱长中,亨利·霍华德无疑是战功最显赫的一个。

    比起“梦师”、“巢魔”以及“阿佛洛狄忒”这样的称号来,他的绰号“屠夫”显然已说明了很多事。

    亨利的能力是在他十六岁那年觉醒的,当时的他本是一个被周围的人视为有严重暴力倾向的问题少年;但成为能力者后,他反而是收敛了很多。

    这并不是因为他对暴力失去了兴趣,恰恰相反,是因为他对暴力的追求升级了。

    在没有异能的时候,亨利经常跟人打架,他会受伤、会流血、有时也会输……但对他来说,正因为伴随着“被打败的风险”,所以打架才令人兴奋。

    然而,能力觉醒之后,这种风险消失了。

    虽然这个世界上不乏那种可以从欺凌弱小中获得快乐的人,但对亨利来说,打赢实力悬殊、毫无还手之力的对手……根本没有什么乐趣可言。

    即便亨利的能力在纸级时对于打斗没有任何帮助,但因为身体素质已超越了常人的范畴,他从此就没再跟“普通人”打过架了。

    一年后,亨利放弃了本就不怎么擅长的学业,选择了参军。

    他在训练时期就表现出了极佳的战斗天赋,加上又是能力者,故而很快就被编入了联邦军的能力者作战部队,并参加了实战。

    踏上战场的那一天,亨利不但没有像大部分新兵那样感到紧张和害怕,还产生了一种如鱼得水的感觉。

    与军队、能力者之间……赌上性命、你死我活的战斗,就是他能玩到的最棒的暴力游戏。

    一个人能将自己的兴趣作为职业,这是很幸运的。

    这之后的十多年里,亨利凭借着自己在战场上不断积累的战功步步高升,当然了……由于出身的阶级原因,他无法升到真正的高层去……不过他也并不介意这些,他热爱在第一线工作。

    可惜,到三十四岁那年,他的好日子到头了。

    由于在某次行动期间,无意中得罪了一名高层的指挥官,对方决定整整他,于是就找人去查他的黑料;这不查不知道,一查还真是吓一跳……

    在过去的十几年间,亨利经常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因杀得兴起把原本该留活口的目标打死,甚至有过“因某个颇为强大的敌人还没跟他打就直接投降了,所以一时冲动就把对方给杀了”的黑历史。

    这些事儿,通常都是可以在基层被压下去的;毕竟战场上情况复杂,就算有相关的视频或音频资料留证,只要在事后写报告时行动的负责人帮你兜着点儿写,也就揭过去了……反正批阅的人也就看个结果,只要整体结果过得去,报告里的内容没人会仔仔细细全部看完的。

    可是,等到要细抠条例的时候,任何士兵或军官的档案里都能找到点问题,更何况亨利的问题本来就挺严重。

    他也没想到,从没在战场上栽过的自己,最后是栽在了自己人的手里……

    亨利上了军事法庭,被判了五年;好在他进的是军队管辖的监狱,里面都是自己人,没让他吃什么苦头,但出来之后,他在联邦军内自是没法儿混下去了。

    还好,他有几个同期的兄弟混得还不错,在这些人的运作下,“对监狱管理很有经验”的亨利来到了“九狱”,当上了这里的副监狱长。

    这一当,又是五年……

    其实这里也挺好,大部分时候,亨利只需要翘着二郎腿、在办公室里抽抽雪茄、看看屏幕、打打瞌睡,值勤时间就过去了;只要他身体健康,干到退休都没问题。

    至于他的“暴力倾向”嘛,在蹲大牢那几年早就已经磨平了……

    今年四十四岁的亨利,已有将近十年没尝过真正意义上的“战斗”是什么滋味了。

    直到……今天。

    1月15日,亨利的值班时间是到早上六点为止,凌晨三点多,正是他最困的时候。

    警报声响起那会儿,他并没有太当回事儿,因为过去那几年里,前来进攻九狱的人也是有的,绝大多数从正面进攻的家伙都死在了深渊之壁的外面,少许能攻入内部的也都会在极短的时间内被消灭。

    可今天,这事情的进展好像有点妖……南部大门那边竟然传来了求援的通讯,这便说明有人从正面突破了那片被高强度的火力网所覆盖的平原,且已经开始攻门了。

    亨利看了眼监控,感觉事情有点不对劲儿,这才从“出口层”那边的值班室里走了出来。

    在九狱,监狱长和副监狱长们,是可以选择不穿战斗铠甲的:其一,穿那个反而会限制他们的战力;其二,他们五人,可以定期得到联邦提供的“中和剂”,只要按时服用,就不会受到九狱中抑制气体的影响。

    所以,亨利此时便随手拿了件联邦军的军大衣,从九狱里跑了出来。

    在这凌晨三点半的黑暗中,他如一道掠过黑夜的劲风,迅速穿过了切尔诺贝利的废墟,逼近了围墙的南部大门。

    就在他来到门后之时,异变……发生了。

    巨大的门扉,在金属变形的“吱呀”声中,竟是被掰开了一条缝隙,且越来越宽……

    亨利见状,当即顿足而立,举目凝视。

    透过渐渐开启的门缝,他看到了一个正在用双臂撑开巨门的黑色人型生物。

    如今的暗水,为了方便日常活动,已将自己的人形态维持在了身高一米八、体重八十公斤的状态;其身材健硕、通体无毛发、无性征;它体表的皮肤像是吸光的黑色皮革,在黑夜中几乎像是隐身了一般,唯有……他那对无眸的双眼,在阴影中散发着青芒。

    “这是……”亨利望着暗水,心中念道,“生物装甲?异能突变?还是变种人?”

    亨利会好奇,是因为他觉得就算是自己也不可能靠纯粹的蛮力打开这巨大的合金门,依他推测,假如眼前这个黑色生物是个能力者的话,那一定是某种专攻力量领域的极端例子。

    吱——呜——

    另一边,在最初的那道缝隙被掰开后,暗水便将整个身体慢慢挤到了门缝中,然后用一个更好发力的姿势往两边推掌,待开启的缝隙达到其臂展极限时,他又将手臂向外“延长”,像一个横着的人形千斤顶似的,把门朝两边继续推……

    站在亨利的角度来看,这无疑是一个攻击的大好时机,他不可能错过。

    已有十年没有在他体内奔流过的、那充满暴力因子的血液,此刻又再度奔流起来,那恍如隔世的、只有在战斗时才能体会到的刺激,让他全身都兴奋得发抖。

    “我是副监狱长霍华德,不管是谁,听到这段话后,劳驾把南门内侧的武器系统关了,顺便给我点光。”亨利一边拿着通讯器说话,一边已迈开步子,朝前跑去……

    话音落地,其身形已化为一道虚影,绽裂的能量让周围的气温为之一升,转眼之间,他已冲到暗水面前,双手并出,一套干净利落的连击,以远超常人动态视力和反应力的速度在瞬间打完。

    两秒过后,毫不设防的暗水动作一滞,紧接着,他的身体就像是一堆叠在一起的碎肉般分崩离析、塌散落地。

    这损伤……并非源自异能的效果,只是一般的徒手攻击所致;当然,也不能说和异能没关系,因为一般人用手可打不出这种宛如庖丁解牛般的伤害。

    亨利的能力,叫做“通幽洞微”;别说跟那些概念化的、复合式的能力比了,就算和一般的外放式能力比比,他这个能力也是弱到不行。

    具体来说,纸级的时候,这个能力的效果就是让他看破一些人造物件的拆解方法,比如一个闹钟、一部手机,诸如此类的小东西,当然了……只是“拆解方法”,怎么装回去他是看不出来的;而到了并级时,他就能看破精密机械和大型物件(比如载人客机、驱逐舰)的拆解法了;等到强级,他开始能看到部分“一体成形物”的拆解方法,这其中,就包括“生物”。

    虽然生物并不像机械那样有许多明显的、开放的“接合处”,但在亨利眼里,人的关节、器官,都是有非常容易的方式可以随意拧断或拆碎的——这就好比常做菜的人知道一块肉该怎么切才更容易切开,以及怎么才能快速有效地分解一只鸡、一条鱼等。

    简而言之,亨利的能力就是让他在面对任何活物或死物时,只看一眼就能瞬间了解怎么高效地将其拆掉,但实际拆解时,还是得靠他的双手。

    虽然“通幽洞微”的效果贫弱,且乍看之下好像只有拆迁队和厨师能用到,但“弱”,有时也是一种优势——和那些效果复杂而显著的能力不同,简单贫弱的能力非常容易提升。

    亨利从纸级升到强级仅仅花了几年而已,而在战场上征战那十几年,他更是将这个能力运用到实战之中,结合他不断修炼的身体强度和能量运用力,他成功将异能突破了到了凶级。

    早在十年前,亨利在肉搏中便已罕逢敌手。他只要一出手,往往就会导致对手多处骨折、断肢,严重得直接碎成肉块,或者外表完好、但内部粉身碎骨、内脏俱碎。

    眼下,对于暗水这种敌人,亨利当然不会手下留情,从一开始就没打算留活口。

    可惜……这种攻击,对暗水来说是毫无意义的。

    嗡——嗡——

    就在亨利将暗水“撕碎”之际,远处传来了几声大型电机启动的轰鸣。

    接着,数道探照灯的光柱从附近的几个高点射出,齐齐照到了南大门这边。

    亨利并不知道……这灯,是兰斯给他开的。

    此时,在九狱内部,兰斯已经完全压制了“凕泉考焚”的男监一侧;他占领了监控室,放出了这层所有的犯人,而那些还没来得及撤出这个区域的狱警们都已经被犯人们搞定了。

    方才亨利拿着通讯器下命令时,刚好被监控室里的兰斯听到,兰斯通过夜视探头看了看大门那儿的情况,笑着将亨利那句“不管是谁”给重复了一遍,然后自言自语道:“那我就如你所愿吧。”随即就照着亨利的指令操作了。

    亨利下这命令的本意,首先为了防止武器系统对自己造成误伤,其次就是为了让自己看东西更方便……虽然凶级能力者的夜视能力肯定不差,但毕竟没有在光线下看得清楚。

    没想到,这会儿倒是帮逆十字这几位铺路了。

    “这么亮,那照明胸针可以关了吧。”灯光射来之际,正巧走下飞梭的榊无幻被照了个措手不及,还用手遮了下眼。

    “不行不行,这是光煞!我们这一拨人现在是阳气大盛,被这么一照,轻则爆血管,重则有火光之灾,我看咱们还是留在梭上……哎哎哎……”站在舱门口的孟夆寒话还没说完,就被凯九一脚踹了出去。

    凯九踹他的时候还一脸的不耐烦:“少废话,你个装神弄鬼的,别堵着门!”

    孟夆寒也是不服,顺势回头言道:“嘿!你这躴躿蠢大之人,贫道好言相劝,你却不识好意,算了算了,你们要去就去,我一个人回飞梭上……”

    他这句话又是说到一半,就被走下飞梭的子临打断了,“你想得美,还有事儿要你办呢,”

    说话间,子临已勾住了孟夆寒的肩膀,将他往大门方向拽了过去。

    而最后一个走下飞梭的,是一言不发的车戊辰。

    这一行人,唯有“枪鬼”k留在了飞梭上……按照计划,等众人都进去之后,k会把飞梭停到开启的大门中间,这样就能防止门被重新关上了。

    “这帮家伙……轻松过头了吧,以为这是郊游吗?”亨利看到从十米开外朝门缝这儿走来的几人,心中隐隐升腾起一股怒火。

    念叨之际,他的视线又移到了侧前方的地面上。

    刚才,暗水被撕成黑色的碎块并落地后,立刻就化成了一滩黑色的液体,眼下,经过这十几秒的间隙,这滩液体又重新汇聚、隆起、迅速重塑成了完好无损的人形态。

    这场面,就像某经典影片中怎么打都不死的液体机器人重组,亨利看了也不由得心中一惊:“还有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既有巨大的力量、又可以重生……莫非是凶级以上的神祇体质?”

    就在他犹豫之际,复原后的暗水突然转头,将视线锁定在了他的脸上。

    沉默之中,暗水……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