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纣临 > 第二十二章 抑制解除
    三点四十五分,第七狱——“下泉长夜”。

    薛叔来到这层时,方相奇已经站在天花板的洞口下等着他了。

    看着附近的狱警尸体和正在暴动的人群,薛叔开口问道:“现在是什么情况?”

    “这层的控制室被几个负隅顽抗的家伙给炸了,所以我只能用手动的方式进去把囚犯们放了出来。”方相奇回道。

    “这儿的牢门还有手动开关的?”薛叔疑道。

    “我指的的‘手动’,也可以说是‘动手’。”方相奇一边说着,一边抬起了自己的右手;接着,在一个极短的瞬间,他的手掌周围浮现出了一个巨型兽爪的虚影,继而又恢复如常。

    “原来你不变身也有这种能耐啊……”薛叔看到这一幕,立刻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是啊,我就像是小说里的妖怪,就算不现原形也能施展些神通的。”方相奇耸耸肩,用玩笑般的语气接了一句,随即又转移话题道,“对了,上面的情况如何了?”

    “大门那边遇到点阻止,不过不是什么大问题;兰斯和索利德也已把‘凕泉考焚’和‘苦泉屠戮’两狱的男监侧压制住了。”薛叔回道。

    “嗯……而你出现在这里,就说明‘巢魔’也已经被搞定了对吧?”方相奇接道。

    “对。”薛叔点头应道,“虽然只是暂时的,但行动结束前他是肯定不会来打扰我们了。”说到这儿,他顿了顿,又朝四周扫视了一圈,“那么……杰克已经下去了吗?”

    “走了有几分钟了。”方相奇回道,“跟我来吧,我带你到下一层的‘入口’去。”

    薛叔闻言,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默默跟了上去。

    和最上面那三狱不同,九狱的第六狱“幽泉煞伐”、第五狱“阴泉寒夜”、以及第四狱“寒泉毒害”,并不是各占一整个楼层的,而是三狱合用同一个楼层;因为从第六狱开始,犯人的数量有明显的减少,所以没必要每狱占一整层的空间。

    当然了,虽然是在同一层里,但这三狱之间还是分隔开的,且每一狱的狱警配置依然是满编,也就是说……第七狱下面的那一层,有着三倍于上面狱级的警备力量。

    “就是这儿了。”

    不多时,方相奇就领着薛叔穿过了第七狱的关押区,来到了一个如断崖般的建筑缺口处。

    这一路上,只要是他们所过之处,犯人们都纷纷退开给他们让道;即便是那种正在殴打狱警、大闹特闹的凶恶囚犯,一看见方相奇,下一秒也会立即换上一副和颜悦色的嘴脸。

    薛叔也不傻,他看到墙上和地上留下的巨大爪印,还有那些切口整齐、像是豆腐一样被撕开的合金牢门,再结合这群犯人对方相奇点头哈腰的表现,不难猜出此前发生过什么……

    “这入口是你弄的?”来到缺口边站定后,薛叔先是朝“断崖”下望了一眼,再对方相奇说道。

    “啊,我用爪子刨的。”方相奇应道,“因为下一层的结构和上面这几层不同,为了方便进一步的入侵,才走到这块区域挖路。”

    “那……我也下去咯。”薛叔又道。

    “赶紧去吧,去晚了估计就没你什么事儿了。”方相奇说着,已转身往回走,“我会在这层等你们的。”

    …………

    同一时刻,第一狱——“酆泉号令”,关押区外的走廊中。

    一个西装革履、发型一丝不苟的男人,挡在了囚犯们的前方。

    他的脚边,还躺着一个正在抽搐的、长得颇像铁血战士的人型生物。

    “统统回到自己的牢房里去,否则……”他说到这儿时,瞥了眼地上的尼尼,“……这就是你们的下场。”

    此刻,由于莉莉娅进入了“冥界”,所以她与这个世界的联系被阻断了,她对电梯使用的异能自然也已解除。

    在尼尼的带领下,逃出牢房的犯人们势如破竹地消灭了这一层所有的狱警和狱警长,并抢夺了这些狱警身上的铠甲和武器,一路杀到了电梯附近的走廊中。

    然,就在此地,他们遇到了可能是整个越狱计划中最大的挑战——九狱最高指挥官,监狱长,秋正一。

    秋正一没有什么“绰号”,他也不需要什么绰号。

    在联邦,只要达到一定级别的人都知道,“秋正一”这三个字,就代表了“九狱的boss”;他是整个联邦政权的最高战力之一,即使与“护卫官”们相比……也是毫不逊色、乃至更胜一筹的人物。

    虽然处于“类暴走状态”的尼尼已经很强,但在秋正一的面前,俨然是毫无还手之力;一招之下,尼尼便已倒地不起、奄奄一息。

    “别让我重复同样的话……”数秒后,见人群未动,秋正一用他那低沉的嗓音再度开口道,“立刻卸除从我部下们身上抢来的武装,滚回自己的牢房去,十秒之内……若谁还没有照办,格杀勿论!”

    这一次,他加重了语气,并给出了更具体的、包含时间限制的指示。

    能关在这一层的犯人断然不是等闲之辈,他们也都明白……眼下,情势已完全掌控在了秋正一的手中;这位监狱长所说的话,绝不只是在施加压力而已,面对“正在越狱中”的犯人,他是有权将目标就地正法、先斩后奏的。

    这一刻,绝望的空气开始蔓延,好不容易才看到一丝自由之光的囚犯们,再度被推向了深渊。

    有些人退缩了,或是因为畏惧,或是因为理智。

    但更多的人反而握紧了手中的武器,因为比起再次回到地狱之中,他们宁可在这里赌上性命。

    十秒,既短暂,又漫长。

    短暂到让你来不及思考,又漫长到能让你想得太多。

    就在一根无形的弦已被绷紧到某种临界点时……

    铛啷——

    一声金属落地的声音,打破了那令人窒息的静谧。

    紧接着,是第二声、第三声……只见囚犯们纷纷脱下了铠甲,扔掉了武器。

    不消片刻,所有囚犯都解除了武装。

    然而,此情此景之下,秋正一脸上的表情,却变得比刚才更加严峻了。

    的确,囚犯是把武器和铠甲都丢了,但是……卸下武装的他们,没有一个转身返回牢房的,非但如此,他们的眼神中还都燃起了强烈的斗志。

    “该死……”秋正一很快就意识到在那十秒间发生了什么。

    像他这个级别的人,对于能量的观察早已到了入微之境,因此,他通过肉眼就能确定……眼前这帮囚犯的异能正在迅速恢复中。

    这“酆泉号令”中的犯人本就不多,除了那些因出身、政见或知识而被关进来的人之外,但凡能力者,最次也是强级顶峰的实力,其他则都是凶级以上。

    当然了,秋正一并不担心自己的性命会受到什么威胁,他甚至有自信可以凭一己之力摆平这里所有人;可是,这么多凶级能力者,如果各展所能、各自全力逃跑的话……他一个人怕是抓不过来。

    再者,这么多人的能力同时开始恢复,绝不会是偶然现象;不管是空气、水源、还是别的什么因素造成的,总之肯定有人动了某种手脚,导致这里的抑制剂正在失效。假设九狱里的所有狱级都在发生相同的状况,那除了副监狱长之外的战力怕是在五分钟内就会全军覆没。

    短短一息之间,秋正一的脑中已闪过了这种种念头,并且……果断地做出了一个十分正确的决定——杀!

    趁着这些人的能力还没完全恢复,趁着他们现在还都集中在这里……杀!杀光了这些强者,上面那些狱级的囚犯便不足为惧,毕竟还有深渊之壁的防御系统在,那也不是一般的能力者可以突破的。

    念及此处,秋正一周身能量爆绽,异能急催,当即就要大开杀戒。

    不料!

    就在这一瞬,只听得“砰”的一声,一条粗壮的胳膊破开了地面的装甲板,准确地攫住了秋正一的脚踝,并以一股巨力将其往地下的“禁区”拽去……

    …………

    另一方面,深渊之壁,南部正门。

    此时,“屠夫”,亨利·霍华德,已然倒在了血泊之中。

    他败得是如此之快,以至于那些通过监控画面看到这一幕的狱卒们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

    暗水攻击亨利时,并没有用什么技巧;无论力量、速度还是能量层面,暗水都是碾压凶级能力者的存在,秒杀是理所当然的结果。

    再者,暗水杀人,不试探、不犹豫、不玩弄、不保留……他要的只是一个结果,而这结果本身,也并不是他自己的意愿。

    他只是一个不带感情、也没有感情的执行者,一个比任何人类都更出色的执行人。

    “咳……呃……”严寒的气温和凶级能力者的体质让亨利保留了最后一口气,但这也只是拖延了一点儿死亡降临的时间而已。

    一轮交锋过后,亨利的半边躯干就不翼而飞,其内脏混在血污之中流了一地;他侧卧在冰冷的地上,眼睁睁地看着子临一行人从自己面前经过,连看都不曾看自己一眼。

    亨利的心中悲怒交加,他很想冲这群人大喝些什么,但他发不出声,而且仔细想想……就算能出声,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想宣称自己站在正义的大旗下,但他自己都不相信这点。

    他想让对方考虑放出那些囚犯的后果,但他很快意识到自己也曾是一名联邦的阶下囚。

    视线变得模糊时,他开始思考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才做着这份工作。

    他开始回顾自己的一生,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活,又活得是否有意义……

    而这一切的答案,无疑是让他失望和悲伤的。

    “我懂。”

    就在亨利即将失去意识之前,他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并看到了一张脸——他自己的脸。

    从亨利身上获取了一部分dna的暗水,将自己的脸变成了亨利的模样,并用亨利的声音对其本人道:“我都懂……”

    暗水通过dna获得的,不仅是拟态能力,就连目标的记忆也能一并取得,所以他才会说这话。

    “但很遗憾,放弃了抗争的妥协者,便无法再选择自己的活法……而没有信念的战士,则连选择死法的权利都没有。”

    这是亨利听到的最后一句话,似乎……也是一个彻底自省后的他,站在“超我”的立场上对他自己的人生的一次总结。

    …………

    三点五十三分,第五狱——“阴泉寒夜”。

    因为四、五、六狱在同一层,所以方相奇开的入口直接通到了中间的这一狱;从这里往东就是第六狱、往西就是第四狱。

    薛叔下到这一层来,本是想跟杰克会合的,但他探索了半天,看到的却只有尸体;狱警的、犯人的都有,就是一个活人也没见着。

    “你要是来找‘他’的话,已经晚了哟。”

    正当薛叔在思索杰克是不是遇到了什么状况时,忽然,一个宛若喉癌晚期般的沙哑声音从他身后响起。

    薛叔循声回头,但见……在十米开外的一个走廊转角处,出现了一道藏在拐角阴影里的人影。

    那人影伸出了一条胳膊,悬在半空,其手上,还提着一个血淋淋的人头。

    薛叔自然认得出来,那头……是杰克的。

    “我猜……你是这儿的犯人?”沉默了两秒后,薛叔用平静的语气开口试探道。

    “呵呵呵……这不明摆着吗?”那躲在拐角的人阴笑着回道。

    “那么能不能劳驾你告诉我,你手上提着的那位,现在去哪儿了?”薛叔又问道。

    “你是想问他的身体在哪儿吗?”对方笑道,“呵……如果你是想帮朋友收尸的话,我觉得没有那个必要了……反正你马上也会死在这儿的。”

    他话音落时,薛叔却是一脸的不屑,转身欲走:“无聊透顶……不说就算了。”

    “想跑?”那人见薛叔要走,沙哑的嗓音竟立刻变得尖锐起来,他的身影也从拐角处消失了。

    下一秒,一个足有卡车头那么大的脑袋从薛叔前方的天花板内冒了出来,“它”满面狰狞地凑到了薛叔的眼前,张开血盆大口,朝着薛叔“冲吞”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