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纣临 > 第二十四章 投降者
    凌晨四点,普里皮亚季河,某渔船上。

    “ok,这样一来深渊之壁的武器系统就完全关闭了。”博士在键盘上敲了最后的几下,然后将他那加高的座椅朝后一转,长舒了一口气。

    “既然你都入侵他们的系统了,为什么不干脆把那些武器控制起来自己用呢?”厉小帆见他好像忙完了,便开口攀谈道。

    “这事儿可没你说的那么简单。”博士回道,“我是科学家,不是职业黑客……能做到现在这步,一是因为兰斯通过监狱内部的系统给我开了‘后门’,二是因为狱警们此刻已经无暇顾及网络攻击这种事了;假如没有这两个先决条件……就算我能攻入对方的系统,也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被发现并遏制。”

    “好吧,无论如何,你辛苦了。”厉小帆将双手枕在脑后,在椅子上翘起了二郎腿,“说起来……这次行动中,我倒是格外轻松啊,基本上无所事事呢。”

    有些事情,就是经不起念叨,他不说也就罢了,一说“事儿”就来了。

    “先生们,早上好啊。”就在厉小帆话音未落之际,一句轻柔的细语,飘飘荡荡地进了船舱。

    一秒后,伴随着这酥软入骨的话语声,一道亭亭玉立的倩影出现在了船舱门口。

    博士和厉小帆几乎是同时转头看向那个女人的。

    只是一眼,他们中的一人便已爱上了她。

    “有道是闻名不如见面……”厉小帆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默默地做好了战斗的准备,“阁下想必就是苏菲·克莱蒙特女士了吧?”

    他和博士都认出了这个女人,因为他们看过她的资料。

    苏菲·克莱蒙特是九狱的四名副监狱长之一,“神祇体质”型能力者,人称“阿芙罗狄忒”;除了神祇体质常见的一些特征外,她的能力还有一个最显著、也最令人棘手的功能——让人爱上她。

    虽然这是一个需要“主动施放”的异能,但几乎不需要任何的消耗,她只要出现在某个人的视线中,就可以让人中招,哪怕她在之后的某个时间点上失去了意识,能力的效果也会一直持续下去;也就是说……只有当她主动解除能力或者死亡时,这个能力的作用才会消失。

    更厉害的是,在到达“凶”级之后,这个“让别人爱上自己”的效果已没有了“人数”的限制,在纸级时苏菲还“只能让一个人爱上自己”,但现在……这个能力似乎(因为无法实验,所以她本人也不确定)已完全不设人数上限了,甚至……连性别和取向的限制都没有了——无论男女、无论取向,都会中招。

    据苏菲自己估计,假如有朝一日她成为狂级能力者,或许她能让动植物都爱上自己;至于“神级”的情况如何,连她也无法想象。

    “不是s(女士),是ss(小姐)哦。”一息之后,苏菲一边回话,一边轻移莲步,以一副毫无戒备的轻松姿态走进了船舱。

    从阴影中行到灯光下,她那绰约的姿容愈发明亮起来。

    看样貌,苏菲应是欧亚混血;她的皮肤有着亚洲女人的细腻和高加索人种的白皙,眉宇间的几分英气为她那甜腻姣好的面容锦上添花;她有着一头褐色的长发,一直垂到腰际,并带着几许自然地卷曲;即使是厚实的军装也难以包裹住她那惊心动魄的身材曲线,她的身高和腿长比例会让人忍不住在看到她时揉揉眼睛确认一下是不是在看某种经过软件修饰的图片。

    这种堪称“祸国殃民”的外表,无疑也与她的异能有关;神祇体质者的生理机能、代谢效率等,都会因能力的某种性质而发生自我微调,比如“阿芙罗狄忒”这种神祇体质,不管拥有者的饮食结构如何、是否锻炼、是否保养……哪怕她在发育期间天天吃甜甜圈、喝巧克力,都一样会长成现在这个样子。

    那么看到这里,各位可以展开联想,如果有一种神祇体质叫“猪八戒”,拥有者会经历怎样的人生……

    言归正传,被对方纠正了之后,厉小帆当即笑道:“哈!我这么瓷实的english,还需要you来correct吗?english_is__thernguage!i_said_the_calction!”

    听着他那微妙的口音和乱七八糟的英语,苏菲也是愣了一秒:“嗯……其实我刚才并不是说你的语法错了……不过你现在这段……”

    她话还没说完,博士就一拍桌子跳了起来,并走过去冲着厉小帆的小腿踢了一脚:“怎么跟人家说话的呢!你算老几啊?给我客气着点儿!”

    “嘿!你这老小子,已经中招了是吧?”厉小帆也不甘示弱,利用体型优势一把就把博士提溜着转了个圈,顺势就上了个裸绞,“你这是色胆包天啊你?还敢踢我?欠削呢?”

    尽管苏菲经常看见男人们在自己的面前扭打,但今天的场面的确是和以前那些性质不太一样。

    “高个子的那位先生,我要是没搞错的话……”数秒后,苏菲望着厉小帆道,“我的能力似乎对你无效?”

    “没错!所以你最好不要乱缩乱动!”厉小帆也是很会虚张声势的,“真打起来你可未必是我对手。”

    苏菲闻言,面沉似水,沉默了片刻,在心里默默算计了一番,接着,她便把施加在博士身上的能力解除了。

    “喂喂!我已经没事了,快放开我!”于是,前一秒还在奋力反抗的博士,下一秒就拍着厉小帆的胳膊喊投降了。

    “滚,谁会信啊?怎么证明?”但厉小帆比较谨慎,他没有轻易放开钳制,只是稍稍松了点胳膊。

    “你骂她两句,随便骂多难听,我保证没意见。”博士回道。

    “好。”厉小帆应了一声,当即转头冲着苏菲道,来了句特别瓷实和标准的……“you!beach!”

    苏菲听罢,低头、扶额:“不是beach……是……”

    她还没把那词儿纠正过来,厉小帆又来了一句:“t_hoar!”

    苏菲本来是有点生气的,但听到这里,也不知道那根弦搭错了,突然就很想笑。

    “行行……你开心就好。”她也不再打算纠正对方了。

    “瞧,是不是没事儿了?”博士说着,把厉小帆已经差不多全松的胳膊推开,“快放手!你真想勒死老子啊。”

    “嗯……”厉小帆也站起身来,冲苏菲道,“看来你真的把能力解开了啊。”

    “本来是想把你们两个都控制住的,那样会比较省事儿。”苏菲正了正神色,接道,“但既然情况有变……我们就聊聊呗。”

    “我们有什么好聊的吗?”厉小帆问道,那态度可是一点都不客气。

    “当然有了。”苏菲道,“若没有的话,你们俩现在早就已经是尸体了。”

    这是实话,即便她是九狱的四个副监狱长中最不擅长战斗的一个,但好歹也是凶级能力者,凶级的底线也是凶级,如果她从一开始就不明着现身、而是对船上的两人展开偷袭,那博士和厉小帆就算不死,也很难全身而退。

    “聊什么嘛?”两秒后,厉小帆和博士交换了一下眼色,再抬头问道。

    “我想向你们投降,寻求你们的庇护。”苏菲说着,干脆就近找了个空位、优雅地坐了下来,坐定后还顺手一撩头发、翘起了一条腿,俨然是一副“不管你们今天答应不答应反正我都不走了”的架势。

    “什么?”博士一脸的不信,“我没听错吧?你……向我们,投降?”

    “准确地说,是向你们所在的组织投降。”苏菲解释道,“我就直说了,我是一个很现实的女人,一切以自身的安全和利益为最优先……眼下,九狱明显已经要完蛋了,我可不想陪着那条船一起沉。”

    “那你自己跑路不就好了?干嘛来自投罗网啊?”厉小帆又问道。

    “呵……说得容易,怎么跑?”苏菲冷笑道,“乘联邦的交通工具跑?那些载具上可都是有实时记录仪的,我只要乘上去,那就是‘有记录可查的临阵脱逃’,事后是要上军事法庭的。”她顿了顿,“用腿跑倒是可以,但我这人最讨厌的就是锻炼之类的事情,对自己的耐力也没什么自信,如果用腿跑……没准连强级能力者都能追上我。

    “现在九狱里那一大堆凶神恶煞随时都可能涌出来,而他们是可以随意使用抢来的交通工具的,且其中有不少比我还强的能力者……

    “我跑在半路被他们追上的概率很高,万一他们之中也有几个跟你一样不受我能力影响的家伙,我岂不是要倒霉?”

    听她这么一说,博士和厉小帆觉得还真是那么回事儿。

    看着那两位脸上的表情变化,苏菲便知道他们已经理解了,于是又接道:“而我来这儿向你们投降呢,情况就不一样了……你们的组织既然有能力把九狱都给端了,那自然也有能力保护我;再退一步讲,就算将来我又落到了联邦手里,我也完全可以说自己是在战斗中被俘虏的……那样一来,我非但无过,也许还有功。”

    “你这小算盘打得倒是又快又响啊。”厉小帆说着,挑起眉来,撩胳膊挽袖子道,“那我们要是虐待俘虏呢?”

    “呵呵……”苏菲露出了一个迷人的笑容,她将双手交叉在胸前,改翘起另一条腿,“你来啊。”

    这句话,可把厉小帆停在杠头上了。

    就连博士也是恶意满满地看着小帆,抬手朝苏菲做了个“请”的手势,猥琐笑道:“你去啊。”

    厉小帆站在那儿,犹豫了一会儿,然后……忽然就叹了口气:“唉,今天又上了一课……”说话间,他已不紧不慢地回到了刚才的座位上坐下,摇头晃脑地念道,“男人相信道理,女人相信现实。”

    他说完这句后,尴尬的沉默立即降临在了船舱内。

    整整十秒后,博士和苏菲对视了一眼,用吐槽的语气异口同声道:“扯开话题。”

    …………

    四点零五分,第九狱,“凕泉考焚”,男监一侧。

    随着一块天花板化为液体落下,子临的身影出现在了这块天花板缺口的上方。

    此刻他所在之处,并非是出口层的走廊,而是一条竖着的、类似天井的通道;因为出口层和第九狱之间隔着较大的落差,所以除了电梯之外,要找到一条将二者相连的通路,就只能从建筑内部做文章了……即使是在充分了解建筑结构的前提下,子临开出这条路也是花费了些许时间的。

    “来得可真慢呐。”当子临从通道中跃下之时,监控室里的兰斯当即就通过广播跟他打了声招呼。

    子临知道站在目前的位置就算扯着嗓子喊对方也听不到,所以他迅速确认了监控室的位置,并朝着那边的窗玻璃竖了个中指。

    兰斯见了,开怀大笑,过了几秒,他才收敛了笑意,重新拿起话筒,用广播对那些被困在这一层的犯人们道:“还愣着干什么?出口已经打通了,难道还要别人背着你们上去吗?”

    听他这么一说,那些囚犯便蜂拥而上,争先恐后地朝着子临打开的通道涌去。

    事实上,这些囚犯早就已经等不及了,若不是兰斯用广播告诉他们之前那个索利德打出的口子并不能通往出口层、顺带还用“巢魔就在那口子上面的隔离层埋伏着”这种话来吓他们,囚犯们早就已经从那边跑路了。

    在这个时间点上,除了第九狱本来的囚犯之外,从第二到第八狱的囚犯们也有很多已经沿着逆十字成员们的入侵路线一路上到了这一层来;对于这些人来说,但凡是个能力者,要爬上子临打出的通道都不算难事,即便是非能力者,只要体力还过得去,也能爬上这四壁遍布钢筋支点的墙壁。

    可以说,进行到这一步,九狱的男监部分基本已被逆十字解放,剩下的就是等待犯人们陆续回到地面了。

    而另一边,女监侧……

    从出口层跟着子临一同进来的车戊辰、榊无幻、孟夆寒、凯九、以及后来居上的暗水,也已朝着那边的第九狱开始了进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