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纣临 > 第二十七章 捕获,作法
    四点十二分,第一狱,“酆泉号令”。

    一边用物理手段“开路”,一边往底层赶的暗水和凯九……来到这一层时,刚好遇到了撤退中的杰克和薛叔。

    眼下,杰克和薛叔为了摆脱猎霸的追击,正从禁区往上层反向移动。

    而跟着子临从深渊之壁“正门”攻入的凯九和暗水,则是从女监一侧一层层杀到了这里。

    两队人,在这个不分男女监的第一狱里,刚好产生了交集。

    这一刻,不需要言语,双方也都知道,彼此的“任务”已经可以“交接”了。

    杰克和薛叔是来刺杀秋正一的,因为他们的能力比较适合用来对付“人”;而暗水和凯九,就是来收拾猎霸的,因为他们俩更适合跟“怪物”战斗。

    短暂的眼神的交流后,杰克和薛叔头也不回地往男监那侧的通道跑去了,紧随在二人身后杀过来的猎霸,则跟暗水他们撞了个满怀。

    锃——

    照面瞬间,便是浩力相冲。

    凯九,猎霸,错身对拳,铮鏦乍起。

    两具充盈着能量的强悍肉体最直接的交锋,并无拳拳到肉之声,却现金属撞击之鸣。

    紧接着,两人便化为两道虚影,宛如两股有棱有角的旋风,在这个四壁皆是合金的空间里横冲直闯、交缠相斗、肆意毁坏着周遭的一切。

    见凯九已经开始牵制对方,暗水这边也开始行动,他默默地把手伸进了自己的嘴里,就像伸入一个黑色的、深不见底亚空间一般……不多时,他就从体内掏出了整整八支装满了液体的特制合金针管。

    暗水将这八支针剂分别夹在了自己双手的指缝之间,为了方便“同时注射”,他还将自己的两根大拇指都增长变形了。

    准备完了这些后,暗水立即开口,对正在缠斗中的凯九道了一句:“要头。”

    闻声,凯九的嘴角露出一丝狞笑,下一秒,他就突然改变了战斗的节奏,聚力拳上,以陡然爆发的速度欺近到猎霸身前,对准了对方那庞大的躯干就是一拳。

    如果把秋正一的“破坏”攻击比作抗生素杀细菌,那么凯九的这一拳就是钉子扎木板——凯九的攻击并没有那种使事物“瓦解粉碎”的性质,单纯就是“大力出奇迹”。

    但只要力大到一定的程度,结果其实是一样的……

    猎霸在中了这一拳后,身体的本能让他做出了和刚才受到“破坏”直击时类似的“断尾反应”,他的躯干立刻就被“舍弃”了,其胸腔到胯部的部分承受了所有的伤害,眨眼间就被震成了一团肉酱,而其头部则朝上方飞了出去,胯部以下失去控制倒落在地。

    不出意外的话,只要五秒左右,猎霸就可以由头部重新长出一个完整的身体;在这个过程中,他还可以让头部悬浮于半空、并用一些远程手段发动反击来拖延时间。

    可惜……这次,他是一对二。

    暗水的速度更在凯九之上,且他早已看准了这个时机,几乎在猎霸的头刚刚脱离出去的刹那,暗水的身影就已经杀到了猎霸的眼前。

    那一瞬,八支针剂,齐齐插入了猎霸的头皮中,并由暗水那两根变形的大拇指推药入颅。

    也不知暗水注入的是什么东西,但在药物进入猎霸的脑袋两秒后,猎霸的“肢体再生”就停止了。

    此时,猎霸的身体刚刚构建完心脏、左侧的肺叶、和部分的肩膀……在这个状态停下来并失去意识,他很可能会死;好在他这个身体的求生力极强,当发现再生能力被抑制后,立即就做出了相应的自保机制,用“自愈”能力封闭了现有的活体组织,然后在内部进行了紧急的变异调整,形成了一个更微型自循环生理系统,做完这些后……他的大脑才像是“松了口气”一般,停止了工作,陷入了昏迷。

    “任务完成,准备返回。”一息之后,暗水抓起了猎霸的“剩余部分”,道了这么一句。

    刚说完,他就把自己的嘴张得跟一个麻袋那么大,并把猎霸“塞”了进去。

    “哼……麻烦的家伙。”凯九对暗水的行为见怪不怪,他只是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拳头,冲着那已经血肉模糊的五指念叨了一句。

    原来,根据上一次被秋正一攻击时的经验,这次猎霸在受击的瞬间还做出了一定的应变:他将躯干外层的皮肤软化,将内部的结构变形,形成了一个类似“皮球包铁海胆”的状态,这样一来,当凯九的拳头打上去时,猎霸腹中的硬刺便会穿过柔软的皮肤扎到凯九的拳上。

    虽然这种接触也只发生在零点几秒之内,一旦力量的转移完成,猎霸的躯干还是会碎掉,但这方法的确也让凯九受了伤。

    更关键的是……猎霸的这种“应变”,都是由身体的“战斗本能”在驱使的,并不是他本人“思考”的成果。

    这种可怕的“成长性”,无疑正是子临“造就他”和“活捉他”的原因。

    …………

    另一方面,女监侧,第六狱,“幽泉煞伐”。

    榊无幻和孟夆寒两人也已在这层兜兜转转了好一会儿了。

    一路上孟夆寒一直在碎碎念着什么,一下说是遇到了“鬼打墙”,一下又说停下算一卦该怎么走,榊被他烦得不行,但因为自己也没什么办法,只能任由这道士去瞎折腾。

    幸好这状况没有一直持续下去,又走了一段之后,两人眼前的道路忽然就不再重复,并且,他们遇上了方才与他们走散的车戊辰。

    “诶?车探员,你刚才去哪儿了啊?”孟夆寒见到同伴跟见到亲人似的,就差来一句“可想死我了”。

    “处理了一下这位副监狱长呗。”车戊辰边回话,边侧过身,歪头示意了一下倒在自己身后墙角处的萨拉。

    毫无疑问,此时萨拉已经死去了,所以榊孟二人才能从“梦境”中走出来。

    “嚯?”孟夆寒抬首一望,随即就看向车戊辰,脱口而出,“先奸后杀?”

    就连车戊辰这极擅控制表情的人,被他突然这么来一句,嘴角也抽了一下:“你是从哪儿看出‘先奸后杀’来的啊?”

    “大概是从死者那一脸被玩坏的表情吧……”孟夆寒还没接话,榊就在旁扶额吐了个槽,而且他也不知道自己这话到底是在吐槽哪一位。

    “死于精神攻击的人不就这样儿嘛。”车戊辰回道,“再说了,她身上的衣服都还穿得好好儿的呢。”

    “不不不……”不料,一秒后,孟夆寒上前拍了拍车探员的肩膀,又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根抽了一半的雪茄、深吸一口,用一脸“老哥我都懂”的神色接道,“你……不用跟我们解释。呋——我们都知道,你是掩盖犯罪现场的专家。”

    说罢,他也不给别人辩解的机会,就走开了……

    车探员凝视了这货的背影很久,期间数次强压下了在背后打黑枪的念头,最终,在与榊那“过来人”的眼神交汇之后,两人一言不发地达成了某种共识,没有再去跟孟夆寒争辩什么,只是拉上这道士,继续往下层去了。

    一路无话,三人继续进发,并在女监侧的第二层“重泉斩馘”遇上了折回的暗水跟凯九,但双方也只是简单交流了几句就分头行事了。

    不多时,车、榊、孟三人,也来到了“禁区”。

    和今天所有参与行动的成员一样,他们……也有他们的任务。

    四点二十五分,孟夆寒,来到了“冥界大门”前。

    此时的他,已默默收起了那江湖骗子的嘴脸……负手而立、肃然凝望。

    若是不了解他的人,看到这一幕,还真有可能觉得他是个世外高人。

    “嗯……”片刻后,孟夆寒好像是看出了什么门道,当即回头对车戊辰和榊道,“二位……布阵吧。”

    那两位本来就是来配合孟的,故而也没说什么,毕竟在“道术”这块他俩是外行,只能听眼前这个专业道士的指挥。

    于是,在孟夆寒事无巨细的指点下,三人利用地上那几个肉茧里残留的大量鲜血,开始在“冥界大门”的周围画“阵”。

    由于阵图里的细致之处都只能由孟夆寒来完成,车和榊自然就得多干些粗重活儿了,比如清理地上的尸体和秽物、取血、画基本轮廓、给孟夆寒举灯照明等等。

    三人的配合也算默契,十分钟不到就搞定了一个“血印大阵”。

    别看孟夆寒这人平时吊儿郎当、油嘴滑舌、没个正型,他画出来的阵图还真像那么回事儿;若从空中俯瞰,这个整体呈圆形的阵图画得极为工整,且其中没有任何一块含混不清之处,即便是外行人也能在阵中看出些许阴阳、八卦、五行之象。

    只是……此阵中的阴阳八卦五行,皆是“逆形”,非但如此,阵象“周天”遍布的神佛星宿,都被画得有些古怪,似是带着戾气。

    画完阵图之后,孟夆寒又把自己随身携带的那个罗盘拿了出来,放到了阵眼之上,作为压阵的法器。

    准备工作全部完成后,他抹了把额头上的汗,开口道:“事不宜迟,我这就作法……你们俩来当我的护法。我开始后,你们就站到两翼,防止有人来打搅我……此阵最为忌讳的是作法期间有人触碰到我的法身或有‘异物’入阵,所以这两点你们得加倍留意,一旦发生类似的状况……后果不堪设想。”

    “那我们俩要是无聊,聊聊天行不行啊?”虽然榊在问这话时,语气是一种拉长了嗓门儿不耐烦的感觉,但说话之间,他还是乖乖站到了自己应站的位置上。

    “其实是可以的,只要你们小声点别吵到我就行。”孟夆寒回道。

    “这样啊……”榊闻言,即刻看向站在七八米外,与自己对称位置的车戊辰道,“那车探员,咱们来聊聊信仰吧……我先说,我相信科学。”

    “行了,别贫了。”车戊辰其实并不爱搭理这两人中的任何一个,“比起相信科学或鬼神,我更愿意相信子临分配这些任务都是有原因的……”

    既然他都这么说了,榊也知道玩笑该到此为止了,所以就耸耸肩,不再言语。

    当周围环境安静下来之后,孟夆寒便闭上了双眼,深吸了一口气,朝前走了几步,开始作法。

    此刻,因为莉莉娅已将“冥界之刻”带离了这个空间,所以“冥界大门”……或者说“这个被限制装置定在此地的次元黑洞”又重新回到了稳定状态;在这种状况下,孟夆寒就算站得离门较近,也是不用担心会被吸进去的。

    但见,这道士闭目数秒,酝酿一番,随即就怒目圆睁、双臂一展、掐诀念咒起来。

    “神异之物,灵而有性,虚而无象,虽迎不测,影响莫求……

    “神性虚无,体无变灭,形与道同,故无生死……

    “存亡在己,出入无间,身为渣质,犹至虚妙……”

    伴随着他的口诀,地上那些组成阵图的血竟开始发出幽幽的光芒,冥界之门也有了微妙的反应,但这次并没有出现“次元通道开启”时那种将外物“吸引进去”的效应,反而是有一股“斥力”在将周遭的事物向外“推”。

    见此情景,榊和车探员的表情也变得凝重起来,虽然他们也都知道孟夆寒应该是真有些本事的,但当这种玄学场面实际在眼前上演时,这两个并不信鬼神的人在三观上肯定还是会受到些许的冲击。

    而就在这个两人双双走神的当口,更加玄幻的场面……上演了。

    却见……在那远处的阴影中,一个半透明的人形实体,从秋正一的尸体内飘了出来,并缓缓朝阵法这边靠近而来。

    “师侄,多年不见,你似是已经得了你师父的真传呢。”秋正一的“鬼魂”一边靠近,竟还一边开口说话了。

    他话音未落,孟夆寒那边忽地停止了念诀,缓缓转身,露出一个榊车二人从未见过的冷厉神色:“秋青平……你这个被逐出师门的败类,有什么资格自称是我师叔?”

    “资格?呵呵……”秋正一继续逼近着,“笑话!”他突然暴怒着喝道,“你的师父……又有什么资格来继承正一道统?就凭他比我早入门几年?哼……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我的天资与他有云泥之别,就说这一手‘借尸还魂’之法,你师父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