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纣临 > 第六章 茶宴
    2219年,2月15日。

    持续了三天三夜的“三明治行动”宣告失败。

    铁血联盟的加入,犹如为哥萨克游骑兵的同志们打了一针强心剂。

    在两股势力的反夹击之下,联邦军节节败退,最终无奈地开始西撤。

    而在观望、见证了这场反抗军同盟的胜利之后,盘踞于北非的反抗组织——“柏柏尔之魂”也有所行动了。

    2月20日,经过了数天的准备,柏柏尔之魂的海陆混合作战部队由月星郡北部的图卜鲁格出发,向北横渡地中海,沿途拿下了克里特岛,并在之后的数小时内于雅典登陆,突袭了橄榄枝郡。

    这一步棋,显然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表面上看,以柏柏尔之魂的军力,向南往非洲腹地进军会容易得多,但他们却舍近求远、舍易求难……选择渡海、直接扑向欧洲东南部,并且,还有继续北进之势。

    即便是再糟糕的军事家也该看出来了,他们这是打算跟刚刚拿下蓝盾郡的另外两支反抗军队伍会师;比起在非洲孤立无援地拓展领地,迅速打通一条和其他组织可以互相支援的走廊无疑是更加高明的战略。

    联邦对他们的这种行动自然也不会无动于衷,经过了几天休整的联邦军也再度出发,对他们展开了镇压。

    但事情的进展……并不顺利。

    哥萨克游骑兵和铁血联盟自不会看着已经渡海的非洲兄弟们就这么被联邦军“吃掉”。

    由于蓝盾、麦秸、双鹰这三郡的大部分城市都已被反抗军占领,反抗军因此得到了巨大的战略空间和充足的后勤支点,如今他们也可以随时出兵,用以逸待劳的姿态去跟联邦军周旋了。

    阻击战、精英部队的潜入偷袭、围点打援等等,这些曾经只有联邦军能用在反抗军身上的招儿,反抗军现在也能“还施彼身”了。

    就这样……一场漫长的“骚扰拉锯”,拉开了序幕。

    来自东线的、不间断的各种干扰,严重影响了联邦军攻击柏柏尔之魂的步伐;在游击战领域,联邦军和反抗军的经验有着天壤之别,前者几乎是被后者牵着鼻子在走。

    这场由四方参与的进军、干扰、迂回、反打的好戏,上演了整整两周。

    终于,在3月5日,三大反抗组织顺利在欧洲东南部会师,高调地结成了以推翻联邦的统治为基础纲领的“起义联盟”。

    这个时候,联邦军才回过神来,位于蓝盾郡和橄榄枝郡之间的、黑海沿岸的区域,俨然已被打通,成了一条连通反抗军部队的走廊。

    如此下去,一旦中东和龙郡的反抗组织也跟着举起义旗,整个欧亚大陆的右半恐怕都会落入义军之手。

    可以说,这一天,真正意义上的“战争”,开始了。

    …………

    3月5日,下午。

    水晶郡,克里斯托城某处。

    明亮的会议室中,摆着一张圆形的、石制的会议桌。

    眼下,除了中间的那个主座还空着,桌边其他的位置,都已有人落座。

    而且,每一个坐着的人面前,都摆着一壶茶、和一个茶杯。

    有些茶具是中式的、有些是西式的、当然也有些是和式的;茶具的风格,自然和里面装的茶有关。

    有的人喝祁门红茶,有的人喝英式花茶,也有人喝和风玉露;有的人爱喝雁荡毛峰、有的人喜欢凤凰水仙、也有人对白毫银针情有独钟……

    而与这房间里飘荡的茶香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一种凝重、压抑的气氛。

    没有人说话,也没有喝自己面前那杯已经倒出来的茶。

    直到……一个手里提着一小壶泡好的龙井的男人,走了进来。

    “龙井”来晚了,而且是故意的。

    纵然是晚了,他也照样是不慌不忙、不紧不慢地走到了属于自己的主座那儿,四平八稳地坐定。

    开口说话前,他先是提起茶壶,直接用壶嘴儿往自己嘴里灌了口茶水,润了润喉咙。

    “好久没有‘开宴’了,诸位……别来无恙?”龙井的声音很沙哑,听起来像是声带有什么问题。

    若只听声音,别人或许会把他误认为是个老人,但实际上,他的容貌看起来很年轻,最多也不超过三十岁,且生得仪表堂堂、器宇不凡。

    “有空关心我们,不如关心一下联邦的现状吧。”桌边,第一个接他话的人,是一名满头白发的老者。

    虽是老者,但看起来身子骨还很硬朗、甚至比一些年轻人更加健壮,其说话声也是中气十足。

    而这位的面前,摆的是一杯白毫银针。

    “呵……耶夫格尼老弟,稍安勿躁嘛。”龙井并没有因对方那不怎么客气的语气而动怒,反而和颜悦色地笑着应道,“今天的时间很充分,我们可以慢慢讨论。”

    “欧亚大陆都快被占去一半了,你是怎么觉出时间充分来的?”耶夫格尼接道。

    “哼……”龙井的神色中当即透出了一丝不屑,“说起来……你们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他忽然就扯开了话题,而且也没等有人接话,就在两秒后自己接道,“在二十世纪中叶……准确地说,1946年的3月5日,曾有一位杰出的政治家在密苏里州的威斯敏斯特学院发表了一篇著名的演说,其中最广为人知的一句就是——‘从波罗的海的什切青到亚得里亚海边的里雅斯特,一幅横贯欧洲大陆的铁幕已经降落下来’……”他顿了顿,笑了一声,再道,“……不觉得,和我们现在面临的状况惊人得相似吗?”

    “根本不一样好吗?”这时,一名面前放着“玉露”的、透着一股子阴柔气质的亚裔男子开口接道,“我们现在面对的可不是什么‘冷战’,而是一场已经实际展开的正面战争啊,穆罕穆德亲~”

    “穆罕穆德”自然就是龙井的名字,作为阿拉伯裔,有这样一个名字并不奇怪;事实上,根据现有的统计资料,这个人名相当于就是世界范围内的“王勇”。

    至于在其名字后面加上一个“亲”字,那就是“玉露”兄个人的口癖了。

    “正因为是正面战争,所以才没什么好担心的。”龙井回道,“政治、经济、乃至文化上的博弈,才是困难的……这就是为什么‘冷战’打了足足四十多年。”他微顿半秒,接道,“但你看两次世界大战总共打了几年?二十一世纪初的‘帝国统一战’和二十二世纪初的‘联邦革命’又花了多久?用武力能解决的问题,都不算什么难题……科技的发展让现代战争的节奏快已到可以用‘天数’来计算总进程,你别看那几个反抗组织现在攻城略地、风光无限,也许在下一个二十小时内,他们就会瞬间崩盘、全军覆灭……”

    闻言,一位面前摆着祁门红茶的冷艳美人即刻接道:“那你又怎么保证……相同的假设不会应验在联邦这边呢?”

    她话音落后,龙井还没回应,坐在会议桌另一边的毛峰便抢道:“哼……卡门,以你目前的立场,还是不要说话比较好吧。”

    “哦?我的立场有什么问题吗?”卡门侧目冷视着毛峰,并在问下这句之后淡定地喝了口茶。

    “装什么蒜呢……”毛峰接道,“在九狱事件中活跃的兰斯和车戊辰,都跟你有关吧?”他的声音逐渐提高,并用上了质问的语气,“根据你给的情报,被你放走的那个‘判官’现在应该是在使用一个叫赫尔·施耐德的身份、生活在南美地区……但实际情况呢?你那老情人根本没有换身体,而且在越狱事件中玩儿得可欢了。”

    “说到南美……”卡门面对质疑,非但面不改色,还反唇相讥道,“你这个没能完成任务,还被敌人给‘放回来带话’的家伙……好像比我要可疑吧。”她往椅背上靠了靠,“逻辑上来说,你‘已经叛变并成为反间谍’的概率超级高呢。”

    这个话题,可说是毛峰的痛点,他永远也忘不了那天在遗迹里被子临仅凭气势就震慑得动弹不得的经历,同样的噩梦他还经常会在睡眠期间重温。

    再加上……毛峰本就是茶宴的专属战斗人员,以“战斗”为本职工作的他,不但没能完成任务,回来的时候身上还无伤,且让本应被灭口的罗德里戈教授落到了敌人手中,最后自己还要很屈辱地将敌人那句莫名其妙的“让龙井在茶宴上给我们备好咖啡”捎回来。

    可以说,任何时候,但凡有人提起这事儿,毛峰绝对都会恼羞成怒。

    “哼……对,我是实力不济。”毛峰也不否认自己的失败,不过他也不会让卡门好过,“但你是其心可诛!”

    “行啦行啦,两个人都越说越离谱了……”话到这儿时,龙井不得不出来控制一下局面了,“都喝杯茶,冷静冷静,想想自己是为什么才坐在这里的……”

    他的劝说还是很管用的,卡门本就冷静、并未动怒,而毛峰素来很听龙井的话,只要宴主开口,不管有理没理,他都会乖乖闭嘴。

    “卡门提出的问题,确有道理。”片刻后,待毛峰安静下来,龙井便重新开口,把话题带了回去,“这也是我今天召集各位到此……想要讨论的议题之一。”他又喝了口茶,润了润嗓子,“这些年,联邦高层里能堪大用的人的确是越来越少了……从双鹰郡的失守就能看出,最高决策层的愚蠢和无能,完全可能引发正常情况下不应发生的失败,甚至会导致比正常战败更糟糕的状况……”

    “那为什么你还特意让我们都不要出手呢?”两秒后,一名面前放着英式花茶的白人男子接过话头,若有所思地问道,“莫非……你是有‘那个打算’?”

    “呵呵……没错。”龙井笑道,“在我看来,这反倒可以成为一次机会。”说着,他咳嗽了两声,清了清嗓子,然后用清和没清基本没区别的嘶哑声音言道,“既然逆十字要‘放火’,那我们就将计就计,干脆等这把火烧得更旺一些……等到那火苗多引燃几片蛰伏在暗处的火种,我们再一口气将这些火焰扑灭。”

    他这言下之意,大部分人瞬间就懂了。

    没懂的,想一下也能明白个大概……

    其实,以龙井的智略,如果将联邦手中的牌统统交给他来打,十五个小时内他就能解决这次的危机。

    但是,考虑到如今的时局背后有“逆十字”的存在,这种治标不治本的“平乱”,就显得有些短视了。

    龙井眼中看到的,是大局,是更加深远的东西……

    就像下棋,有时候,为了要赢,就得先退、先舍;因一时一地的损失而乱了方寸,焦躁急进,这反而会导致更大的失败。

    …………

    另一方面,就在“茶宴”开宴的同时。

    橡之郡西北的普卢盖尔诺,又发生了一件大事。

    这天午后,在沿海一带的雷达根本没有扫描到东西的情况下,一艘游轮出现在了海岸线上。

    最先观测到这艘船的人是普卢盖尔诺外海处灯塔上面的一个摄像头。

    根据传回的画面显示,这艘船正是数月前在东京湾外失踪的四叶草号。

    也就是……载着大量联邦高层的子女失踪的那艘豪华游轮。

    这个消息给聚集在水晶郡的那帮官僚带去的震动是可想而知的,别人不说,内阁十辅里也有一位的儿子也在那艘船上呢。

    当情报被证实后,军力“捉襟见肘”的水晶郡防卫部队愣是分出了一批直系精英部队在数个小时内直奔普卢盖尔诺,准备展开“营救行动”。

    在这支队伍赶赴现场之前,橡之郡本地的驻军、警察、fcps等等部队也是倾巢而出,把能用的交通工具、甚至民用船只都征用了起来,将沿海那一块团团包围了起来,生怕目标跑了。

    但谁也没料到,当营救部队登上船时,看到的景象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