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纣临 > 第九章 被迫转移
    在这个宇宙,所谓的欧米伽级(ega_level)变种人,有一个非常简单的最低评判标准——无限制的异能输出。

    举例而言,如果一个人的能力是“自我分裂从而形成复制人”,且该能力是欧米伽级的,那理论上来说,他就可以以一分二、二分四……这种可怕的指数级速度进行无限地自我复制;仅仅六十四次之后,除去本体之外,他便可以制造出9.22337*0^7个他的复制人,这个数量是一个什么概念呢?假设地球上有00亿人口,那么这些人可以填满九亿两千两百三十三万七千个地球。

    毫无疑问,别说对一个星球而言,就算对整个宇宙而言,“欧米伽级”都是极度危险的。

    好在……古往今来,像这样的存在极为稀少。

    首先,“欧米伽级”是仅存于变种人之中的特例,异能者中是不存在这个概念的;因为异能者的能力都源自“罪”,而不是来自于基因突变,虽然练到“神级”之后,异能者的上限也会变得非常高,但是否能具备“无限”这种特性……就不好说了,得看能力的性质。

    其次,“欧米伽级”无法通过“修炼”来达到,且很难用异能者范用的等级或分类去界定;说白了……这个级别的变种人都是天生的,而决定和限制他们实际表现力的东西……只有他们自己的想象力而已。

    其三,也是欧米伽级变种人永远都那么稀少的最大因素——“他们会受到来自宇宙意志的制裁”。

    这个要解释起来也不难:我们可以将宇宙视为一个生命体,就像我们人一样,而“宇宙意志”就是人体的免疫系统,至于欧米伽级变种人嘛……无疑是类似于“肿瘤细胞”的存在。

    若这个肿瘤细胞足够低调,既不扩散、也不搞破坏,就像一个普通的细胞一样度过自己的一生,那么免疫系统也就不会对他有太多关注,但若是肿瘤细胞要搞事,那么像天老板这种“宇宙意志衍生出的具象化实体之一”,肯定就会有所动作。

    史三问,就是一个欧米伽级变种人。

    子临说他是“目前全宇宙最强的变种人”,绝不是在开玩笑的。

    而他对天一说的,什么毁灭地球、毁灭银河……也的确是在他能力范围之内的事情。

    当然,史三问只是说说而已,真的毁灭了地球,那宇宙也绝不会轻饶了他,再说了……毁灭地球对他也没有什么好处。

    史三问很清楚自己的情况和立场,所以他活得很低调,活得……像个死宅。

    行文至此,想必大家心里都已在急不可耐地念叨着:“行了,别哔哔那些有的没的了,快点说他的能力究竟是什么吧!”

    反正有很多人应该都已经猜到了,那我就不卖关子了。

    史三问的能力,用一个字来总结,就是——“屎”。

    他可以无视热力学第一定律和物质守恒定律地凭空制造出屎来,且不需要做任何的功就能对所处的时空产生原子级的影响。

    他可以操控已存在于当前时空中的屎,在无视宇宙四大基本力的前提下随意活动。

    笼统地说,他能操作的物质是屎,但细致点说……所有生物的肠道排泄物他都可以操控,无论是残渣还是液体,总之只要是经过消化系统出来的玩意儿,不管你消化的程度如何,都会受他操控。

    那么没有消化系统的生物是不是就不怕他了呢?抱歉……我刚才说过了,他凭空制造也行,你有没有真的不重要。

    因此,即使是面对着一名“护卫官”,史三问也是完全不慌。

    毕竟……杀人这种事,宇宙意志是不会来管的,除非你能永久杀死天老板这种级别的存在,否则就算杀掉上亿人,对整个宇宙来说也不算大事。

    “找死……”那名护卫官在听到史三问的问题后,丝毫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而且他也看不出史三问身上有什么强大的能量波动,所以他把这当成了一个将死之人最后的嘲讽。

    呼——

    拳风未落,杀意已至。

    这名护卫官本就没有留活口的打算,他也没有兴趣确定史三问究竟是不是猎霸的同伙儿;若不是之前的广场上人多眼杂、打起来可能会造成无辜群众和周边财产的损伤,他在博物馆那儿就已经动手了。

    然,就在他这一拳落下的当口,突然……

    呲——

    伴随着一阵他脚上的皮鞋与地面摩擦的动静,他整个人突然往后方平移了两米,导致这拳挥了个空。

    好在他没把史三问当回事儿,拳头上只施加了可以把装甲板打碎的那点力量、且拳速也不快,要不然……这一记空拳造成的风压说不定会把地面和两边的建筑都给摧垮。

    “嗯?”一秒后,这名护卫官的脸上就露出了狐疑之色,他不禁在心中念道,“怎么回事?这个s男也是能力者吗?但这能力究竟是……”

    身为狂级能力者的他,经历过的大小战斗无数;基本上……除了一些“概念化”的异能之外,只要通过观察对方施术时的能量流动,他就能大致猜到这是什么能力。

    但,刚才史三问的身上,没有那种流动……

    因为对史三问来说,这种程度的操作,就跟呼吸一样,不需要特意去注意什么,动个念头就完成了。

    “我明白了。”护卫官琢磨了几秒,煞有介事地言道,“你的能力是‘让某个人或者物体强制退回到几秒前的状态和位置’对吧?”

    方才那一下……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被一股仿佛是来自于内部的力量朝后方拖了出去,而不是那种被“外力”推动的感觉,所以他才做出了这个颇有把握的判断。

    “不对。”而史三问那边,却斩钉截铁地给了个否定的回答,并接道,“以及……我的能力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不是我的对手。”他微顿半秒,再道,“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第一,转头离开,并把今天见到我们的事情全部忘记;第二,继续尝试来杀我,然后被我杀掉。”

    “哼……可笑……”护卫官老哥这是怒极反笑,“你知道自己在跟谁说话吗?我,江赢……”他用很自豪的口吻报出了自己的名字,“……可是人称‘地上最强肉体’的男人;自从我升到狂级之后,除了九狱监狱长秋正一那手‘破坏’之外,我还没见过任何物理或能量攻击能突破我体表的能量力场……”

    话至此处,江赢干脆上前几步,走到史三问近前,昂然一立,摆出一副任打的姿态,笑道:“呵……你算是个什么东西?竟扬言要杀我?我告诉你……就算我站这里不动,让你打上一天一夜,打到你自己累吐了血……我也不会有半分损伤。”

    见状,史三问沉默了几秒,然后,默默地转过头,朝着猎霸那边走去。

    边走他还边道:“走吧。”

    “啊?”猎霸被他说得一愣,心想着,“地上最强肉体还在呢,走得了吗?”

    另一边,江赢也在嘲讽着:“走?哼……能力被我看穿,虚张声势又失败,于是准备故作镇定地逃跑吗?你觉得我会让你如愿吗?”

    说罢,他已暗提一口气,准备冲上来了。

    这一次,江赢欲用上八成左右的身体能力,让对方见识一下什么叫“连反应都来不及做出就已被一拳穿心”的感觉。

    不料……

    呲——

    就在他将动未动之际,他的身体又一次开始后退。

    这回他的感觉清晰一些了,他有点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好像是自己的肠子那块有股力量在牵拉着自己。

    短短几秒,江赢就被向后拉出了十几米的距离,而且这几秒间,有一种极度可怕的感觉突然袭来……他惊愕地发现,自己的肠子里的东西好像正在急剧地变多,导致他那有着完美腹肌的腹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满涨了起来。

    嘭——

    他的痛苦和恐惧,没有持续太久,又过了一秒,他就原地爆炸了。

    爆炸发生的刹那,可以看到他的眼睛、耳朵、鼻子、嘴、乃至每一个毛孔……都有屎喷出来,就好似一个被过度注入豆沙馅儿而崩坏的面团。

    由身体内部产生的压力让他的体表防御力场变得毫无意义,急剧增加的物质本就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身体在短时间内能排出量,即使是单纯的加量他也死定了,更何况史三问还操控着这些物质直接往外“爆”。

    作为目击者的猎霸很快就明白了为什么史三问在引爆对方之前要先将对方拖到远处——怕溅着一身屎。

    而史三问,还是那副淡定的模样;从头至尾,他的双手都没从口袋里拿出来过,就已经将战斗结束了。

    甚至在江赢爆炸的瞬间,史三问都没有回头看上一眼。

    “走啊。”经过猎霸身边时,史三问又叫了对方一声。

    这会儿猎霸才回过味儿来,刚才史老师那句“走吧”,背后的意思大概就是:“这个护卫官已经死了,咱们继续赶路吧。”..

    “呃……那个……尸体你就不处理一下吗?”猎霸一边快步跟上已经走出好几米的史三问,一边问道。

    “已经没有意义了。”史三问回道,“就算我将其毁尸灭迹,并找到刚才那个给他开车的那个司机一并灭口,对于联邦来说,这依然是一个‘护卫官神秘失踪’的状况,跟‘护卫官横死街头’也没什么区别,都是会往死里调查的那种事件。”他顿了顿,“依靠着街面摄像头,他们很快就能确定江赢在失踪前是在跟踪我们,随后只要找到那个赶驴车的,就能立刻问到我们原本的目的地,即我的地址所在;再退一步讲,就算他们找不到按个赶驴车的,在这种级别的事件里,直接展开地毯式搜查也很正常……他们只要掌握一个大概的方向和区域,我们就早晚会被搜出来。”

    “嗯……”猎霸听到这儿,点点头,“也对,只要走访一下周边群众,问他们‘附近有没有喜欢出门穿sy装的变态’,估计半天不到就能找到你。”

    “你是不是想屎啊?”史三问被吐槽后,转头就是一句带口音和双关的恐吓。

    “行行……我错了,您接着说,我们接下来该咋办呢?”猎霸也是该怂就怂;事到如今,他已经丝毫不再怀疑这位史老师的实力了,只是对其品行和癖好还保留意见。

    “没办法,只能搬家了。”史三问道,“反正开罗现在也不太平,干脆……你帮我收拾一下细软,咱们天黑以前就出城。”

    “换地方没关系吗?要不要通知子临他们一声?”猎霸又问道。

    “不需要,他们自己会知道的。”史三问回道,“再说了,我的工作是教你能力的用法,在哪儿教本来就是随便的……让你来开罗也不过是因为我最近这些年住在开罗罢了。”

    他说完这句,好似是忽然想到了什么,沉默了两秒,然后说道:“嗯……我得打个电话,你先别打岔。”

    史三问脚下不停,继续带路,右手则终于从口袋里伸出来一回,举起手机拨了个号。

    “喂?诶,对,是我。”史三问的话,猎霸听得很清楚。

    “真是难得啊,你居然会主动找我,上次你打过来是几年前来着?”而电话对面那个男人的声音,猎霸凭着自己从大蜡螟身上获取的dna,也能听清。

    “行了别废话了,要套近乎见了面再说。”史三问跟谁说话都是这么不客气,“我们最迟四个小时后从开罗东面出来,你来接我们一下,顺便给安排个新的地方嘛。”

    “呵呵……行,那你们沿着公路主干道走,开车步行都可以,我会来找你们的,见了面再说。”对面那位也是没什么废话,听其说话的语气也相当靠谱。

    双方交代完了各自要说的,便同时挂断了电话,也没道个再见啥的。

    猎霸见他电话打完了,便问道:“这又是谁啊?”

    “张三。”史三问想都没想就答道。

    “那这位张三又是干嘛的呢?”猎霸又问道。

    “不干嘛。”史三问的回答也是微妙,“反正有问题就找张三,他基本啥都能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