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纣临 > 第十章 三个男人的公路旅行
    过人之处谓之“奇”。

    所以,张三应当是个奇人了。

    他的身上有着太多的过人之处,多到你难以想象的程度。

    你家里要装修,他可以帮你把设计图纸外加预算都给做了;你想吃顿好的酒席,他可以亲自下厨给你整出来;你想学一门乐器,只要是你说得出来的玩意儿,他都能教你……

    而这些,还只是常规操作。

    张三真正厉害的地方在于,即使对于一些奇葩的、繁琐的、独特的要求,他也能满足。

    比如你现在跟他说,你想用两万块钱环游世界,且至少要去游览二十个国家,怎么办?

    换了别人可能会回你一句“先整容吧”了事,但张三不会用这种抖机灵的方式来解决问题,他会先帮你调查一下这个假设的可行性,如果真的可行,他就会给你一个计划——一个你自己怎么也不可能想得到的计划,来完成这件事。

    具体来说就是……他可能会让你先乘上某个航空公司多少周年纪念的限时超优惠航班,抵达欧洲,然后参加一个只需要付一点自行车租金就可以加入的环法骑游团,当你这个团到了敦刻尔克附近时,又刚好能加入一个纪念敦刻尔克大逃亡多少周年的渡海体验活动,越过英吉利海峡后,你又赶上了一次泰晤士河上空的滑索火炬传递,之后又是限时折扣的航班、轮渡或列车……和一些十分优惠的当地活动混合着推动你的行程。

    最后这一圈下来,你不但只用两万块钱就去够了二十个国家,还会感到旅途很充实。

    当然了,如果这件事儿“不可行”,张三就会直接告诉你不可行,并跟你讲一下大概要多少钱才行。

    张三,大致就是这样一个人,一个让你感觉“什么事都能办”、“就算不能办也会给你最合理的建议”的、极为靠谱的人。

    因此,当史三问临时决定要离开开罗时,他首先想到的就是联系张三。

    像“搬家”、“寻找合适的住所”、“快速且不引起周边邻里注意就安顿下来”这些事,让张三来办,自是手到擒来。

    …………

    下午五点,史三问和猎霸已经开着一辆破旧的小拖车,行驶在了开罗城外的公路上。

    出城时的检查比进城时要宽松得多,再加上史三问连衣服都没换,所以过关卡的时候根本没人把他当回事儿。

    其实,史三问这辆车上的东西非常多,除了猎霸的行李之外,还有他自己90的家当;这么多的杂物,无疑是值得去搜一搜、查一查的……

    但检察人员一看到那些昂贵的动漫抱枕、游戏手办……跟廉价到扔了都没人愿意捡的破碗烂勺堆砌在一起时,就莫名产生了一种嫌弃之感。

    再结合史三问这人的造型,检查人员不禁想到“我要是检查时弄脏了这货的抱枕,他八成会说我玷污了他老婆,然后跟我这儿撒泼打滚乃至找我拼命吧……”

    就这样,靠着别人对自己的刻板偏见,史三问甚至都没有接受什么盘问,就从城里出来了。

    “当你说要我帮你‘收拾细软’的时候,我以为只要整理一下银行存折、现金和玉石之类的东西,装在一个小箱子里拎着就可以走了。”随着离城的距离越来越远,猎霸也渐渐安心了下来,开口跟史三问攀谈道,“……结果,你这等于是让我帮你搬家啊。”

    “废话,你知道什么叫‘细软’吗?”史三问却是理直气壮地反驳道,“所谓‘细软’,就是指‘精细而易于携带的贵重物品’……”他顿了顿,视线朝车后方瞥了瞥,“我这一车东西,每一样都很贵重,而且每一样都很便于携带啊,所以全部都是细软。”

    “你那些抱枕手办之类的我就不说了……即使撇去个人爱好的因素,客观上的确也挺值钱的,问题是……”猎霸说着,也朝后放看了看,“你连缺了口的牙刷杯、油腻到变色的纸巾盒、还有锈了好几块的搪瓷洗脸盆儿都要带上……”

    “要你管?这些我使起来习惯不行吗?”史三问还没等对方说完,就打断道,“新买的我用得不顺手,千金难买爷舒坦懂不?”

    你可以说他强词夺理,但换个角度来看他那套歪理好像也没什么不对;决定物品价值的最重要因素其实是人的感受和认知,你花几万块买下的钻石在日常生活中对你的帮助可能远不及一卷几块钱的卫生纸;你花高昂的价格吃到的海鲜和土特产,在渔民和当地人眼里可能是吃得想吐或者在地上随便捡捡就有的玩意儿。

    也许,史三问才是真正“活得明白”的人,至少他知道自己需要的是什么,而不是像大部分人一样在一个由资本家控制的世界中不断地被别人告知你需要什么,然后为了这份被他人定下标准的物欲而随波逐流。

    “那啥……你之前说,我得跟你学四个月是不是?”聊天进行得越久,猎霸越发觉得这场师徒关系将是一次对他精神的肉体的双重考验。

    “呵……”史三问笑着回道,“那得看你学得怎么样了,你要是足够聪明,四天就学成了滚蛋,那我第一个拍手叫好啊,但据我观察……你应该是个坑。”

    “我还什么能力都没用呢,你怎么看出坑来的?”猎霸疑道。

    “和能力无关,学习主要是看悟性和智力。”史三问道,“你看你……见面半天不到,就把我坑得搬家了,智力肯定不高啊。”

    “这跟我有毛关系啊?”猎霸不服道,“接头地点、交通工具、行进路线……全都不是我定的,鬼知道会正巧撞上一个护卫官啊?”

    “呵……”史三问闻言,干笑一声,摇了摇头,“算了,以后有机会再跟你解释这事儿吧。”

    他俩说到这儿时,车已行到了相对荒凉的一个路段,也正在此时,路边出现了一个男人的身影。

    那人看起来四十岁左右,亚裔、微胖、相貌平平,穿着一套既不很贵也不便宜的衬衣和牛仔裤;其整个人的样貌和气质都给你一种“随处可见的路人”的感觉。

    他,就是张三。

    史三问一眼就认出了对方,故而将车减速、靠到了路旁。

    张三也没多话,待车停稳后,他便面带笑容地拉开后面的车门坐上来了。

    “你怎么到这儿的?”对方一上来,史三问就开口问道。

    “跳伞。”张三的回答十分猎奇,但他说出这两个字时的语气却很随意。

    “哦……难怪附近也没车。”史三问念叨着,“诶?那你的降落伞呢?”

    “稍微改了改,当成帐篷卖给几个路过的野营爱好者了。”张三道。

    听到这句,副驾驶座儿上的猎霸不由得回头看向了对方“兄弟……你到底在那儿站了多久啊?”

    “二十分钟。”张三回道。

    “喂喂……我看你就是直接背着个帐篷跳的吧?”猎霸玩笑道。

    “呵……”张三知道对方的意思,他笑着应道,“降落伞改帐篷哪儿用得了二十分钟啊,我还能在十分钟内把自行车改成轮椅呢。”

    “再花十分钟他还能把你忽悠瘸了然后把轮椅卖给你呢。”史三问也适时地插了句嘴,随即就重新发动了车子,对张三道,“嘿,接下来去哪儿啊?”

    “先往前开,到第一个加油站再停。”张三回道。

    他的话还没说完,史三问已经开始驱车前行了。

    “我有两套方案给你们,在前往加油站的途中你们可以听一听,再考虑一下哪套比较好。”张三继续说道,“第一套比较稳妥,你们直接往东南拐,去枣椰郡,随便找个像利雅得这样的绿洲城市住下……”

    “不去。”谁知,史三问还没听到第二套方案呢,就先把第一套给否了,“热带沙漠气候,夏天太热。”

    “哈?”猎霸闻言,疑道,“开罗的气候不也差不多吗?再说你好像也不是常出门的那种人吧?待在空调房间里,外面热不热跟你有什么关系吗?”

    “那你考虑过那些送外卖和送快递的人的感受吗?”史三问反问道,“你知道我曾见过多少快递小哥在风雨和酷暑中奔波,忙得连屎都没时间拉……你在那种四十几度的地方叫个外卖,万一送餐的人一个不爽,往你的披萨里射一滩……”

    “行行行行……可以了,可以了!”猎霸不想再听下去了,“您有生活,您说了算……”

    “那我就说一下第二套方案吧。”坐在后面的张三倒是对这番谈话不以为意,还是用十分淡定的语气接道,“这套就比较复杂一点了,可以的话,希望你们对照着地图来听我说。”

    哐叽——

    他话音未落,史三问抬手就是一记摆拳,当即“打”开了自己头顶上方的一个储物空间。

    下一秒,一张卷起来的纸质世界地图顺势就从那儿掉了下来。

    猎霸本来想吐槽这年头居然还有人会用纸质地图,但转念一想,他要是把这话说出来,对方八成就会用“手机会没电或者没网但纸不会”之类的理由再次教育自己,所以这回他压根儿就不说话,只是默默地捡起了地图,在手中缓缓展开。

    接着,张三也从后座那儿凑了上来,指着猎霸手中的地图接道“我们现在位于地中海东岸的最南边;这一侧,目前来说……‘基本上’还是处于联邦的势力范围,但由于爱琴海上面那一块和黑海的西岸已经反抗军的了……所以,以冠之郡为界,右边所有的海域现在都是战争状态,民用船只根本出不了海。”

    “海路走不了,那空路呢?”史三问迅速抓到了对话中的要点,提问道。

    “呵……这附近要是有可以合法起落的机场,我还用跳伞?”张三笑道,“既然联邦政府已经宣告进入战争状态了,航运必然会受到极大的影响;现在除了西欧、北美、南非和北极圈之外,其他地方的领空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空运监管……有些地区是限制起落,还有些干脆就在天上派无人机巡逻攻击,总之,欧亚非大陆交界的这块地方,还有整个双鹰郡的领土,所有民用的飞行器几乎都已停运……只要你敢上天,就要做好被莫名其妙打下来的觉悟。”

    “所以就只剩陆路了咯?”史三问接道。

    “是的。”张三道,“所以……既然你不想去枣椰郡,那么龙郡和西欧,你挑一个吧。”

    “别的地方都不行吗?”史三问又问道。

    “美洲也可以,但你们也得先抵达龙郡沿海地区或者欧洲中部才能乘到前往美洲大陆的航班。”张三回道。

    史三问想了想“那还是奔欧洲吧,去龙郡要经过中东地区,太多沙漠了,风景不好看。”

    “重点是沿途的风景吗……”猎霸侧目看向史三问,槽点脱口而出。

    “不,重点是跟谁一起去。”史三问想都没想就接道,“虽说我个人倾向于和肤白貌美的美女一同进行这种长途旅行,可惜我身边只有两个糙汉,没办法……只能寄情于景、聊以。”

    “哈哈哈……”张三被他逗笑了,“你还是老样子呢,看来这次的旅途中我至少不会感到无聊。”

    “嗯?”猎霸从他这话里听出了什么,“张先生……你也要跟我们同行吗?”

    “是啊。”张三回道,“到了地方我还得给你们安排住所、身份等一系列琐事呢,再说……我现在也没办法回去啊。”

    “逆十字不是有潜艇和自己的飞吗,我今天来开罗时就是先乘了飞梭再换了车的。”猎霸道,“让他们过来接一下,我们不就能立刻抵达世界上任何地方了吗?”

    “哈!想什么呢?”没想到,这回连张三都开始嘲讽他了,“你又不是逆十字的正式成员,不过是个学徒而已……人家每天都有忙不完的事,能送你过来就不错了,谁知道你才来半天又要换地方?你还指望他们开着那种暗合金交通工具来给你当司机?”

    “唉……”两秒后,猎霸还没回话,史三问就在旁边补了一刀,“……四个月真的未必够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