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纣临 > 第十五章 追查
    阿娜耶是个不幸的女人,和世界上大部分不幸的人一样,她的苦难与她出生和成长的环境有很大的关系。

    阿娜耶的家里很穷,穷到有时会挨饿的那种地步,这样的出身自然让她与高等教育无缘,事实上,就连义务教育她也没能坚持完。

    虽然已经是二十三世纪了,但人类有很多陋习丝毫没有改变,在很多贫困地区,“老旧的观念”是凌驾于“婚姻法”之上的;在那些地方,穷人家的女孩往往在法定结婚年龄之前就会被草率地“嫁”出去……嫁给一个陌生人。

    当那些富人家的孩子花着父母的钱在大学里浑浑噩噩时,穷人家的女孩可能已经是一个、乃至多个孩子的母亲了。

    阿娜耶的命运就是这般,十五岁时,为了让哥哥有钱娶媳妇,她像是货物一样被“卖”了出去,嫁给了萨利赫。

    她并没有埋怨什么,她已见过很多自己的同龄人嫁给了残疾、弱智或是糟老头子……

    因此,她不但没有怨恨、反而有些感谢自己的父母,他们宁可少拿一点钱,也要坚持把自己交给一个健康的年轻人。

    人就是如此,当命运向我们展现其残酷的一面时,我们的心理底线自然也会随之降低。

    当你衣食无忧的时候你才会去考虑社会地位这种东西,而若你吃了上顿儿没下顿儿,那一顿饱饭就能让你获得满足;当你身体健康的时候你才会去追求各种感官上的刺激,而当你被疾病击倒插满管子躺在病床上时,仅仅是靠自己的能力呼吸和进食都能让你感到欣慰。

    正因为人类可以从这种“相对的幸福”中获得慰藉,所以我们才能在逆境中活下去,我们心理层面上的适应能力,远比生理层面上的要强得多。

    然而,命运的残酷,有时是会超过人的承受极限的,不……不是有时,应该说是经常……

    嫁给萨利赫之后,阿娜耶的确过了几年的好日子,萨利赫的工作虽然收入不高,但至少不会让老婆挨饿,而且萨利赫对她也还算不错。

    十七岁那年,阿娜耶生下了一个男孩,本以为他们一家三口可以这么安稳地过上幸福的日子,却不料,三年后,他们的孩子患上了重病。

    和大部分当地的普通家庭一样,他们根本就无力承担重大疾病的医疗费用,也没有人愿意借钱给他们,因为谁都知道这种钱借了就收不回来了。

    甚至还有人当面告诉他们,不借钱给他们是为他们好,因为继续花钱给孩子治病,有大概率还是治不好,且会让夫妇二人背上巨债、又让那些好心借钱给他们的人也蒙受损失,还不如就不治,趁早再生一个。

    这话很难听,很残忍,可悲的是……并没说错。

    有句俗语叫“长痛不如短痛”,但短痛也是痛,年幼的孩子被病痛折磨并最终死在父母眼前的那种痛苦,是难以想象的、更是难以承受的。

    孩子刚死那段日子,阿娜耶终日以泪洗面,而萨利赫则变得像是行尸走肉一般。

    终于,一年后,当阿娜耶靠着自己慢慢走出阴影的时候,萨利赫却被引到另一条道路上。

    穆神教编造的谎言让萨利赫相信……只要自己足够虔诚,就可以让自己孩子的灵魂从地狱飞向天堂,并有朝一日与其在那里重逢。

    入教后,萨利赫陆陆续续将家中财务几乎尽数捐献给了组织;频繁地参加穆神教的活动让他在工作时昏昏欲睡并最终被开除,但自认找到了救世主的他不以为意,他还想让妻子也投入穆神教的怀抱,于是恳请纳萨尔大师到自己家来看自己的妻子有没有那个资格。

    本来,纳萨尔对萨利赫这种小角色是不感兴趣的,压根儿也不想为了这种小事跑一趟,但耐不住这个家伙再三说起,这才决定随便过来应付一下,结果他一到萨利赫的家,便发现这个教徒的老婆秀色可餐,当即就动起了歪脑筋。

    那天,萨利赫虽没有当场答应纳萨尔要让出妻子,但阿娜耶心中已经对丈夫失望透顶,她判断丈夫已经没救了,再想到孩子的死,阿娜耶便觉得这可能是天意;因此,当天夜里,她就稍微收拾了一下东西(因为基本已经家徒四壁,也没有太多东西可以收拾),从家里溜了出去。

    阿娜耶知道那个穆神教绝非善类,逃回娘家恐怕也无济于事,还可能给娘家人带去灾祸,因此,她决定远走他乡。

    虽然没上完初中,但阿娜耶的地理常识还行,加上最近联邦政府深入基层的各种宣传,她大体清楚要去反抗军的占领区得往北走,所以她选择了从北面出城。

    当时已是深夜,像耶路撒冷这种十八线城市,晚上几乎是没有公共交通的,就算有,她一个拎着行李的女人在车上也太过显眼了,因此,阿娜耶只能用脚赶路。

    别说是个平时不太出门的女人了,就是男人拎着一个箱子连走几个小时也会累。

    当阿娜耶终于走出城的时候,实在是累得走不动了,刚好,前面不远有个加油站,她便想去那里休息一下。

    她原本是想着等到天蒙蒙亮时,就会有车出城,届时她再看情况搭个顺风车什么的。

    但她并不知道,那个加油站里的店长和店员,都是做“人头”买卖的。

    平日里,即便是男人到了这里,也不是绝对安全,若这两人判断来者是个没什么社会关系的小角色,没准就会把他抓了,然后卖给那些收购器官的团伙;妇女儿童嘛……要看情况,年轻女人以及小孩,只要长得不是太吓人的,基本是卖给人贩子,那些人贩子不收的,再卖给黑市器官商人。

    像阿娜耶这种三更半夜独自提着行李的年轻女人,想从这里过去……那是不可能的。

    还没走到店门口呢,她就已经被从黑暗中靠近的店员从背后击晕,扛进了加油站内的地下室。

    那是一个他们专门用来关押“货物”的秘密地下室,入口的门藏在收银柜台的后面,大部分时间就在店长的脚底下踩着。..

    阿娜耶被关进去时,除了她以外,里面已经关着另外一男两女了;这里没有什么隔间,被关押的人都被铁项圈锁住、用一根很短的铁链拴在墙上,他们彼此间隔着两米左右距离,各自的脚边都放着一个装排泄物的铁桶。

    店长和店员并不担心有人因发脾气或挣扎而把这铁桶踢倒,因为他们一旦遇到这种情况,就会强迫踢到桶的人用舌头和消化系统把弄脏的地面重新收拾干净,并且在旁饶有兴致地观看全过程……

    有书则长,无书则短。

    就这样,阿娜耶在那儿被关了一天一夜,至第二天凌晨,她和另外两名女性一起被人贩子买走了;而那名男性比她们多关了一会儿,因为器官商人比人贩子来得要晚些。

    那之后,又过了半天,到了中午时分,一辆载着四个人的小拖车来到了加油站……

    …………

    “呕——”

    萨利赫没有跟着史三问他们一起进加油站,因为他在看到那名店员变成“鱼丸”之后就开始狂吐不止。

    改造人也好,并级战力也罢……在史三问的面前,都是一样的。

    史三问只是心念一动,便有数百个小圆勺状的屎瓣儿分别从那个店员的身体各处冒了出来,从里到外非常均匀地将其整个人都剐成了同等大小的“小丸子”;他的内脏、骨头、血肉、皮肤等等,都像是豆腐一样被轻易地“挖下”并顺势裹在了圆形的屎壳内。

    短短几秒过后,原本的大活人已变成了一堆落在地上的屎丸,要形容的话,就像上百个大号儿的、除去了金色包装纸的费列罗巧克力。

    搞定了这家伙之后,史三问就在张三和猎霸的陪同下径直闯进了店里。

    因为一切都发生的太快,身在柜台后面的店长还没反应过来店门外发生了什么,三道身影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挡住了他的视线。

    “你们有什么事儿吗?”店长仅凭感觉也知道这三人来者不善了,所以他问问题的语气并不怎么客气,其本人也已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听说……”这回,是张三负责上前交涉,“……耶路撒冷这框子,所有吃长路的,都要到你们这俩水滚子这儿来碰码,有这么回事儿吗?”

    关于这家店的情报,张三自然已经做过一定的调查了,至于他那口黑话,属于基本业务,见了适当的人,他自会切换着使用。

    “怎么?里码人啊?”店长一边用话语拖延时间,一边用眼神扫视着三人,并略微退后半步,想越过他们、透过橱窗去看店外的情况,“混哪儿的啊?”

    可惜那三人像是人墙一样,站得又很近,店长就算后退到背靠墙壁的程度也看不见外面。

    “好说。”两秒后,张三便接道,“门朝大海,地振高冈,桥下行过,刀下难亡,一手白扇一束香,双花红棍腰间藏。”

    “呃……”这店长虽也是老江湖了,但张三这口黑话段位太高他愣是接不住,“兄弟……是想打听事儿呢?还是想跟我们拉个对马呀?”他只能假装听懂,然后问问对方是要情报还是谈合作。

    “也没什么大事儿。”张三也不再言其他,直接拿出了萨利赫的妻子……也就是阿娜耶的照片,拍到了柜台上,“前天夜里的这张红票,你们应该还记得吧?”

    店长架势未动,低头扫了一眼照片,然后冷冷道:“记得又如何?不记得又如何?”

    “记得,咱们就聊聊,不记得……咱们也得聊聊。”张三回道。

    “哼……”店长已听出了这话里的恐吓意味,冷哼一声,回道,“兄弟,我看你也不像是不懂规矩的人,你最好想清楚点儿……”他说到这儿,满脸的横肉中挤出一抹狞色,“……老哥我这点子,扎手!”

    “这样啊……”张三闻言、耸肩,突然就把黑话收了,用平常的语气道,“那没办法了,换我朋友跟你谈吧。”

    他话音未落,一旁的史三问就将身体前倾,手肘压在柜台上,用一个十分骚气的站姿望着店长道:“胖砸!认识大爷我么?”

    “不认识咋地?”店长在气势上自是不能输,当即也是挺直了腰板儿,瞪眼回道。

    “不认识?”史三问笑了,“呵呵……那我今天就让你认屎认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