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东京绅士物语 > 第二百零七章 八卦之火在心中熊熊燃烧
    “森夏君你很在意吗?”礼奈见到森夏的目光有些出神,所以好奇的问了一句。

    “是啊,虽然感情上好像没有什么不能接受的,但是一想到有人要对我的作品进行评价,心中总会有一种的说不出来的奇特感觉呢。”有些不安,也有些兴奋,还有些好奇,在一般人的眼中,自己的这场话剧会是什么模样呢?

    “森夏君你完全不用担心,因为森夏君你创作的剧本是顶级的!”礼奈对森夏加油打气,“请别在乎这种小事!”

    听到礼奈的话,森夏有些哑然,这种安慰的话原本应该是森夏对礼奈说的才对,但礼奈此时已经将这句话说给了森夏,这种感情颇有些奇妙。

    不过在注意到礼奈有些游移的目光之后,森夏明白,礼奈之前说的那句话不仅仅是对着森夏说的,更是对着礼奈自己说的。

    “嗯,你也加油吧!”森夏没说什么,他只是对着对方微笑。

    “我们一起努力吧!”礼奈也同样点头,她握着小拳头,在森夏的面前轻轻的晃动着,“好了,排练就要开始了,我现在也上去吧!”

    说完之后,礼奈就转过头来,上了正在准备布景的剧场。

    ……

    在布景完全搭好之后,整场戏的感觉和之前已经完全不同,这时候森夏明显能够感受到整个话剧的气氛都好像变得有些奇妙,虽然还没有开场,但是却已经有一种能够融入其中的感觉。

    森夏驾好摄像机之后,就坐到了一盘的椅子上。

    这一次的观众好像也比上一次的要靠谱,足球社现在正在后面帮忙,坐在座位上的,都是篮球社的人,此外,这边还站着几个女生,似乎是文学社的人。

    那几个女生在看到了森夏之后,就走了过来:“你就是天海森夏同学吧,你好啊,我是文学社的社长麻生汐里,这边的是我们的副社长。”

    “前辈你好,我就是一年的天海森夏。”森夏点头答应。

    这两位文学社的社长在问完话之后就没有开口,只是有些好奇的看着森夏,她们的这个目光让森夏感觉好像有些不太自在。

    注意到森夏这有些不自在的目光,麻生汐里才反应过来,她赶紧向森夏道歉:“抱歉,我只是发现森夏君你和天海同学……哦,就是天海雪乃同学很像,真是不可思议呢,我们学校竟然有这样厉害的双胞胎。”

    “叫我森夏就好了,这样也好区分。”森夏一直让人叫他的名字,这就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两人都是一年生,所以他和雪乃的名字很容易被人搞混,有人在叫“天海”的时候,天知道他是在喊谁,日本人的姓氏和天朝不同,这里同名的不少,但姓氏却异常丰富,就算汉字的写法一样,有些读音也是不同的,所以日本学校之中完全同名同姓的人是很少的。森夏看着这位文学社的社长麻生汐里,好奇的问道:“前辈认识雪乃吗?”

    “不,只是之前在体育祭的时候看过她的表演,而且最近也听说她好像是剑道社一年生里面的佼佼者呢。”麻生汐里回答了一句,然后赞叹道,“不过你们兄妹还真是厉害呢,森夏君,妹妹能够参加剑道社的大会,哥哥能够写话剧剧本……”

    “没那么了不起啦,我其实也是第一次写话剧剧本呢。说实话,第一次写出来的竟然是这样的长篇剧本,我其实是有些心虚的呢。”森夏谦虚了两句。

    “没那回事,我让其他人都看过剧本了,他们好像都对这个剧本非常感兴趣呢,能够得到我的社员的认同,这一定是一个好剧本吧!”她赞叹道。

    “诶?”其他人?难道麻生汐里她自己没看过?

    见到森夏迷惑的模样,对方才笑道:“如果森夏君你写的是一本小说的话,我恐怕已经欣赏过了,但是森夏君你写的是话剧剧本,我觉得不能提前阅读剧本,以免产生先入为主的印象,所以在看过话剧之前,我是不会阅读剧本的。”

    “原来如此。”森夏点了点头。

    “是啊,对于有期待的作品,我都会提前回避可能被人透露剧情的地方,对于文章、对于戏剧、对于电影,在未知的时候才总是最值得期待的。”

    换句话说,麻生汐里的意思就是说她拒绝剧透?

    对于一个作者而言,这样的读者是多么可爱啊,明明能够立刻就知道后面的发展,但是为了理解作者真正想要表达的东西,她宁可放着手边的剧本不看,而一直忍耐着,而且周围的人还不断的一直在叫好……难怪对方能够成为文学社的社长了,森夏虽然不知道麻生汐里的文学修养,但是就这份忍耐力和自制力,可以说是每一个作者都会泪流满面的、节操满满的读者啊!

    森夏君瞬间就对麻生汐里产生了好感,用galga里面的话来说,就是选对了选项,好感度蹭蹭的往上涨啊!

    “放心好了,森夏君,虽然我没有看过剧本,但是在看完了话剧之后,我会再把剧本从头到尾的看一遍的,到时候我会写一个有关于观看的反响给你的。”麻生汐里笑着回答道。

    “哦,那可真是帮大忙了呢!”虽然森夏对于所谓的艺术性什么的根本就没有兴趣,但面对这么好的读者和观众的时候,森夏在心中还是充满期待的。

    如果能够从这方面进行考虑的话,好像也是一件挺不错的事情来着。

    正说话间,那边篮球社的一位青年也走了上来:“森夏君,你好啊,我是篮球社的副社长,光木一诚,也是麻生的同学。”

    这人应该也是听到了之前的话,然后走了上来。

    “啊,你好啊!”森夏微笑着朝着他点点头。

    “说起来,我们篮球社有能够帮的上忙的地方吗?虽然已经和我们说了要听我们的感想,但是这方面是不是有什么特别需要注意的事情呢?”他在征求森夏这边的意见。

    而森夏在听到这话之后,立刻就否定了:“不,这完全不需要。我需要的是各位最真实的反馈,这样的话,就可以了。”

    如果现在说了过多的要求,这反而不美,听不到他们最真实的声音。反倒是先听听他们的感想之后,然后让他们再注意,那就正好。

    “嗯,吉祥院会长和千羽同学以前都帮过我们很多地方,如果可以的话,能够报答他们也不错呢。”这个名叫光木一诚的人好像还认识千佳学姐的样子。

    “以前篮球社差点就闹了分裂呢,”旁边的麻生汐里是过来人,“吉祥院会长为了防止当年裁缝社的旧事重演,一直都在尽心尽力的为这件事情进行调解。怎么说呢,那个时候大家的气氛很僵硬呢……”

    因为光木一诚也是麻生汐里的同学和朋友的关系,所以这个事情她也知道。

    “还好这个时候千羽同学出现了,”光木一诚接过了话头,“虽然有些波折,但篮球社总算是保存了下来。我们现在能够在这里,也是多亏了她的帮助呢。”

    “原来是这样。”森夏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心中的八卦心大起,千佳学姐虽然对于吉祥院学姐有一种偏见,虽然千佳口中似乎很关心吉祥院,但森夏基本就是看到千佳在欺负对方而已。但是在听到了这两位的话之后,森夏才知道,学姐在关键的时候,竟然真的那么可靠。

    说起来,那两个人当时是怎么拯救篮球社的?在篮球社面临废社危机的时候,两位少女站了起来,然后成为了校园偶像……?

    一想到两人,森夏就将目光放在了舞台上,千佳学姐这个时候正在与吉祥院对话,两人之间依然有着那种散不开的奇怪气氛。

    说起来,这种感觉应该叫做什么?

    森夏想了半天,忽然想到了一个很高大上的词,这个词正好可以用来对眼前的景象进行形容,那就是“相爱相杀”。

    嗯,没错,虽然这两人都是女性,但是这个词用在这里,好像真的好合适的样子。

    千佳学姐很担心吉祥院会长,然后天天与她斗嘴,吉祥院会长虽然也曾经叫嚣要取消现视研,但其实也一直都很在乎千佳学姐。现在这么看,这种情况好像还真的很奇妙啊。

    好有趣,这种展开好有趣!

    只可惜森夏并不知道这两个人之间究竟有什么具体的关系,也不知道这两个人究竟有怎么样的过往,若是能够知晓这些的话,说不定能够有更加有意思的推断。

    “真是期待啊,看到吉祥院和千羽同学的话剧表演,这一定很有趣吧!”光木一诚赞叹道,“话剧就要开始了,我先回去了。”

    此时,舞台上的幕布已经拉上,这是按照正常的流程进行的排练,所以是完全按照规矩来的。

    “那我也先回去了。”麻生汐里和一旁的文学社副社长这时候也走回了自己的座位。

    森夏看了两人一眼,紧接着也回到了自己的位置,和上次一样,森夏的目光并不仅仅只是放在舞台上,也同样放在台下。

    观众们的反应,才是森夏最在乎的东西……

    ……

    躺在椅子上睡了两个小时,醒来后大脑浑浑噩噩好难受……

    姑且算是搞定了,明天去买一箱咖啡,提神写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