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东京绅士物语 > 第四百三十七章 其实我的真实身份是传说中的打牌王!
    “千、千佳,你究竟要做什么?”

    被千佳一口气拉到了房间里面的丽华,正躲在墙角,用瑟瑟发抖的声音问着千佳。

    而后者却是一脸得逞的笑容。

    在丽华即将离开的时候,千佳走了上去,然后轻轻在丽华的耳边呢喃了一句:“你现在里面穿的是那套衣服吧?”

    被看穿了!

    虽然丽华当时并没有戴上配套的长手套,但那位美国友人赠送给她衣服,丽华确确实实穿在了里面。

    每当穿上这套衣服的时候,丽华感觉自己的心都似乎变得轻飘飘的起来,那套服装就好像是有魔性一般,让自己割舍不开。

    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似乎是与世间的伦理道德相违背,但这种伪装却又并不会被其他人所察觉,这种感觉着实是令自己感到了十分畅快的高扬感。

    整个人似乎就此便于之前不同了。

    原本,这只是自己的一个小秘密而已,可以领自己感受到愉悦与快乐。

    但是就在一瞬间,自己便被人揭穿了。

    没错,就是被眼前这个名叫千羽千佳的可恶的家伙给拆穿了。

    “……你想做什么……!”丽华再次质问着千佳。

    “啊啦啦,丽华会长,这句话应该是我来问你的吧?”千佳笑眯眯的说道,“你可真是不知廉耻呢……”

    千佳一边说着,还一边逼近了丽华,然后将她衣服的扣子轻轻解开。

    “不……不要!”

    在解开了第一个扣子之后,丽华终于无法忍耐,然后撇过了头去。

    千佳邪邪一笑,左手托着丽华的下巴,然后凑近了她。

    两人面对这面,距离不过二十公分。千佳的气息吐在了丽华的的面前,她的眼睛、鼻子、嘴巴、耳朵,全部被这温暖的气息所的侵染。

    整个人就好像飘起来了一样。整个人就仿佛在温暖的海水之中一样,整个人轻飘飘的、暖洋洋的。但与平静的内心不同,在此时自己的心中,依然有一股奇特的感情在升腾、在变得火热。

    千佳将头凑到了丽华的左耳。两人的脸颊面对面的紧贴在一起,她们的体温在互相之间升腾,然后丽华便听到了对方的呢喃:“你没有办法逃脱的,会长酱~”

    耳边传来的声音,令丽华的身体开始颤抖。就好像是失去了全部的力量一样。她的双腿颤抖着,似乎也无法支持自己身体的重量。

    “你是没有办法逃离的,我可爱的小猫咪。”

    千佳微笑着,失去了反抗之力的丽华,这个时候已经任由千佳出手了。

    扣子一颗颗被解开,然后露出了里面的蕾丝束衣。

    “哼哼,果然呢。”千佳的呼吸也开始变得急促了起来。

    “不行!森、森夏君他们还在楼下……”丽华的眼中已经闪烁起了泪花,她似乎在哀求着千佳放过自己。

    “啊啦啦,我只是想要看看你穿新衣服的模样而已,你没有必要这么害怕吧。”千佳轻轻的放开了丽华。后者也似乎松了口气,但是在反应过来千佳刚刚话中含义之后,丽华又紧张了起来。

    “你、你要我穿什么?”丽华坐在墙角,目光凝视着千佳。

    千佳并没有做什么,而是轻笑了一下,然后从自己的橱柜中拿出了一些黑色的皮带。

    “……皮带?”皮带闪闪发亮,看上去就知道是高档的材质,但与一般的皮带不同,千佳手上的皮带似乎并不是系在腰间的那种。

    一开始丽华看到这些皮带,还以为只是一根根的腰带而已。但是当皮带从千佳手上展开之后,她就立刻发现,这并不是一根根腰带,而是一些连在一起的皮革束带。

    “这是……做什么用的?”丽华颤抖的问道。

    “当然是穿在里面的衣服啦。和你的蕾丝束腰套装是一样的哟~”千佳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了丽华的面前。

    “这个是衣服?但是完全没有起到衣服的作用吧!穿着这个衣服,关键的部分完全没有阻碍了吧!”丽华的脸变得更红了。

    “啊啦啦,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我觉得这套衣服和你身上的没有什么区别吧?而且至少这件皮带衣还能当胖次用,你这身套装的胖次是开裆的。反而不能当成胖次了吧!”千佳的脸色变得邪恶无比。

    “但是那只有一条皮带吧,而且你看这部分,别的地方都十分光滑,为什么只有这里凹凸不平啊!”丽华想要逃走,但是很可惜,现在的她退无可退。

    “不要……不要啊……”

    ……

    “上面的动静好像有些大?”

    森夏此时正和雪乃在厨房洗完,雪乃就站在森夏的旁边。

    “嘛,大概是千佳前辈正在让丽华会长试穿新衣服吧,她昨天晚上问我要的呢。”雪乃回答道。

    “衣服?”森夏有些奇怪。

    “是女孩子的衣服啦,哥哥你为什么要问那么多奇怪的东西啊!”雪乃不满中。

    “嘛嘛,我只是好奇而已,既然是女孩子的东西,那我就不问了。”森夏摆了摆手。

    这个话题结束之后,两人重归平静。

    “雪还在下呢。”雪乃张望了一下外面,这个时候天上依然飘着雪花。

    “是啊,可惜现在已经不是深冬了,就算现在这些雪很大,但也留不住。”

    如果是冬雪的话,有些地方可以维持几天,那样的景色很不错,但这样的雪,虽然很大,但是却留不住,最多一天的功夫,恐怕就什么都不剩了。

    正说话间,另一边又传来了一阵吵闹的声音。

    “啊拉,看来她们两个已经搞定了哦。”雪乃的注意力似乎被那边吸引过去了,她的话语之中,似乎带着莫名的笑意。

    “呼,我们这边也差不多了。”那边两人换好了衣服,这边森夏和雪乃也差不多将碗筷都洗完了。

    两人从厨房里面出去,便就回到了客厅之中。

    “哟,今天辛苦你啦,森夏君!”刚刚看到森夏过来,千佳就精神满满的朝着森夏打招呼。

    “哦……”森夏应了一声,然后转头看向了旁边的丽华。

    此时的丽华正穿着学校的那套校服,只是她的脸色十分的红润,她脖子上似乎有些……黑色的东西?

    果然是里面的衣服……

    在被雪乃教训的时候,森夏就已经知道千佳让丽华换的应该是里面的衣服了。

    森夏看着丽华,他有些奇怪对方的衣服里面都穿着怎么样的东西。

    “……别,别这样看着我啦。”注意到森夏的目光之后,丽华的脸色似乎变得更加的红润了起来。

    “呃、抱歉。”不知道为什么,在见到丽华这表情之后,他心中没由来的产生了一种羞愧的感情,总感觉这么看着丽华,好像是在犯错误一样。

    虽然森夏觉得这种犯错误的感觉并不讨厌,但是在看到了丽华那我见犹怜的表情之后,森夏嘴中选择了移开目光。

    “——我们来打麻将吧!”然后千佳这时候忽然出了一个提议。

    “打麻将?”森夏挑了挑眉头。

    “当然,我们现在是四个人,晚上还很长,这个时候来打麻将的话,不是正好么?”千佳微笑着,“别忘了,今天是我的生日,你们都要听我的哦!”

    “嘛,一个晚上的话,倒是没有问题。”森夏对麻将什么的,并不是很感兴趣,偶尔玩玩还可以,不过像富坚义博那些打牌王一样沉迷,那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麻将啊,好像挺有趣的呢,”雪乃对麻将似乎很感兴趣的模样,“我记得家里就有一副麻将,你们稍等。”

    雪乃说完之后,就去找麻将去了,而森夏则与千佳一起把被炉上的东西整理了一下。

    虽然在帮忙做事,但森夏的目光还是不时瞥向了丽华那边。

    不知道是不是森夏的错觉,丽华这个时候似乎有些局促不安的模样,她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那边,双手抱着胸,脸色通红,目光游移。

    怎么说呢……就好像是憋着想要上厕所小便的模样。

    请原谅森夏的形容,但这个时候,森夏确确实实就是这样一种感觉。

    肯定是千佳在后面捣鬼了。

    森夏的注意力并不仅仅只是在丽华身上而已,他还不是的将目光放在了千佳的身上,千佳虽然在和自己整理着桌子,但是千佳的注意力却在丽华的身上,她不时朝着那边瞥过去,对于丽华的娇羞,她似乎有一种乐在其中的感觉。

    难道是千佳在捉弄丽华?

    森夏心中默默嘀咕着。

    “麻将找到了哦!”正在这个时候,雪乃拿着一盒装好的麻将从楼上走了下来。

    “哟西,终于到了这个时候了,让我们来一起打麻将吧,我可是最擅长逆风局恶听了,地狱单骑一向听什么的,我最擅长了!”千佳十分振奋的模样。

    “嘁,我还最擅长海底捞月呢。”森夏翻了个白眼,还“擅长”地狱单骑一向听,你以为你是被牌所爱的孩子?

    “是吗?那我最擅长的就是岭上开花好了!”雪乃也凑了过来。

    “我……我是新手……”丽华怯生生的说道,她似乎真的在忍耐什么……

    ……

    森夏他们说的都是日式麻将的胡牌方法。

    “被牌所爱的孩子”来自天才麻将少女。

    虽然全程都在码字,但我还是要说,这是我见过唯一一届歌舞比语言类节目好看的春晚……

    大年初一码字ing。(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