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东京绅士物语 > 第八百二十四章 大家都来抽C狐……
    至于巫女不巫女什么的,森夏和千佳都没有继续讨论。

    这个话题是很有趣,但现在森夏他们这边要去祭典了。

    雪乃那边大概已经要换好衣服了,所以这个时候,森夏这边就应该回去看看雪乃了。

    毕竟,现在距离雪乃这边去跳舞的时间已经近了。

    当森夏这边回到后台的时候,雪乃已经换好了一身祭祀的服装。

    这件服装就是盛装的玉藻前的服装改版。

    虽然在森夏眼中,这套服装非常接近未来的cos服装改版。

    但是在鸟羽神社之中,巫女们普遍都认为这是一件非常漂亮的祭器服装。

    虽然和森夏想象中的有些不太一样,但是……好歹也是实现了自己一部分的目标吧……嗯,萌化全世界的小目标。

    “哥哥,我漂亮吗?”

    在看到了森夏过来之后,雪乃便立刻微笑着走到了森夏的身边。

    在雪乃身上的这身衣服,以蓝色的色调为主,辅以黑色的缎带和金色的条纹为主。

    衣服很大,在胸前还有一个黑丝带的金边蝴蝶结,在蝴蝶结的正中间,则是一块金色的金属的装饰。

    虽然衣服很大,但却出奇的并不算保守,整个衣服的衣领很大,是采用了露肩的样式,雪乃的整个肩膀和上半球都展露在了外面。当然,这毕竟是礼服,而并非是什么奇怪的衣服,所以虽然展露出了风采,但是却并不会给人很工口的感觉。

    在整体风格上,有些类似和服的模样,但实际上却有很大的不同,这件衣服看着很大,但是因为材质的关系,却并不是很重,而且很方便行动——毕竟,雪乃是要穿着这身衣服去跳舞的。

    手上拿着神乐铃的雪乃,在森夏的面前转了一圈,她手上的铃铛发出了铃铃的声音。

    虽然和真正的巫女不同,但是穿着这身衣服的雪乃,身上却有着一种“神女”的感觉,配合巫女用的神乐铃,的确是有一种很棒的感觉。

    “嗯,雪乃你很棒哟!”

    森夏朝着自己的妹妹举起了大拇指。

    无论雪乃穿着什么样的服装,那都是极美的。

    如果有谁说雪乃不漂亮,那一定是那个人个人的问题。

    “太好了~”得到了哥哥的夸奖之后,雪乃显然是很高兴的模样。

    “……”旁边的千佳看到了森夏的模样,然后摇了摇头。

    “哟,森夏君!”

    就在这个时候,绘里香又来到了这边,而跟在绘里香身边的,则是和千佳一样,同样穿着巫女服的丽华。

    两个人的手上,则带着一个箱子。

    此时的绘里香,也和旁边的丽华一样,换上了一身巫女服,正在这边帮闲。

    在看到了森夏之后,绘里香又和森夏这边打了声招呼。

    “哟,绘里香。”森夏打了一声招呼,然后笑道,“这个世界可真小啊,明明只是一个这么小的祭典,真没想到我们竟然能够在这里相遇。”

    的确,鸟羽神社本身就不是什么大型祭典,所以能够在这个祭典上面相遇,这完全可以说是一件小概率的事情。毕竟,武藏野可不是什么有钱人居住的地方,相反,这边无论是房租还是什么,都和东京都那些繁华地带没有办法相比。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所以很多东京都这边很多的动画公司,都把自己的公司放在了武藏野或者这周围的地方——只是这和森夏这边暂时没有关系,毕竟,无论是礼奈还是绘里香,好像都和动画什么的,没有太大的关系。

    说起来,奈须和蘑菇,还有老虚应该也都在这边,不过这些森夏知道一定在现场的人,这时候的森夏反而没有看到。

    这倒是奇了怪了。

    “啊啦,我是专程来给丽华前辈送东西的哟,嘛,其实换个时间也可以,但是这么有趣的祭典,我怎么可能错过哟~”绘里香微笑着,“话说回来,鸟羽神社的巫女服真的好厉害啊,竟然这么漂亮。”

    绘里香之前也来过鸟羽神社,但是那个时候的巫女服,还是很普通的巫女服,但是在这个时候,鸟羽神社的巫女服却进行了修正,是改良版的,裙摆缩短,衣服简化,可以说,是变得十分干练了。

    传说中,巫女服与和服一样,在衣服里面是不穿的,但实际上,这种说法是错误的,真正的全套巫女装束非常之多,而且穿起来还很不舒服,夏天的时候热,冬天的时候冷。

    之所以很多人觉得巫女服很有趣,一个是二次元美化,而另外一个则是“全套”是很难见到的。

    绘里香现在换上了巫女服之后,她感觉很方便行动,也感觉非常顺畅,这其实是因为她穿的并不是“全套”,而且还是被改良之后的版本。

    “这可是哥哥和我一起设计的哟!”雪乃非常自豪的走了出来。

    “嘛,还好吧……”森夏挠了挠头。

    “诶?竟然是森夏君你设计的啊,森夏君你可真厉害呢。如果你成为专业的服装设计师,这都可以吧!”绘里香的白熊咖啡厅的服装,也是森夏这边给出概念的,在之前榊野学院的学园祭用的服装也是同理,在听到森夏这么说之后,绘里香一下便惊叹了起来。

    “啊,还好吧。”

    森夏看了一眼绘里香的胸口。

    嗯,绘里香在穿上了巫女服之后,在巫女服的印衬下,绘里香竟然非常的好看——嗯,因为衣服足够宽松,胸口部分的小小缺点,已经被完全掩盖了。

    这时候,森夏很庆幸雪乃这边当初没有采用自己另外的那个设计。

    嗯,那件巫女服的设计,森夏借鉴了“零·濡鸦之巫女”里面的设定。

    如果是那样的话,这里肯定会更加的“绝望”吧……

    “而且,改版之后还很轻松哟,哥哥真是天才呢!”雪乃这个时候走了过来,“之前的话,每到夏季,我们都非常的热呢,这样的话,现在夏季穿着这套,然后到了冬季换上另外一套,夏季清凉、冬季保暖,这真的很棒哟。”

    巫女服的上半身叫“白衣”,“白衣”里面还要穿两层——这不热才怪了。

    顺带一提,之所以巫女服的主要颜色要用白色,是因为侍奉神的女性需要无垢纯洁,而白色恰恰好代表着这样美好的意向。

    而在日本的婚礼中,女性的婚纱也是白色的,被称之为“白无垢”。

    而在巫女服之中,下半部分则是朱红色的“绯袴”,而作为鞋子的“草履”的拐带也是朱红色的,有时候,在“白衣”上面也会有红色的镶边。

    正因为有白衣和红裤,所以巫女服又叫“白衣绯袴”。

    但若是正式穿着的话,事实上,在巫女服的外面,还有一件薄衫,这件薄衫叫做“千草”,是在特殊仪式的时候使用的。

    千草的有无,同样也是区别于本职巫女和助勤巫女的一个标准——顺带一提,雪乃是有这件衣服的。

    除此之外,巫女绝对不可以染头发,带耳环等饰品。黑色头发先用黑色橡皮筋扎成一个低马尾,上面包上白色的“和纸”,还要系上白色和红色的线。这个发带名叫“白毛”,但散发也是没有问题的,这种状态叫做“付け毛”。

    “嗯,森夏君,你觉得这边是不是能够再修改一下,让大家更加可爱一些?我觉得巫女们都会很喜欢穿得更可爱的吧?”

    巫女都是十几二十岁的年轻女孩,自然是处于一个女生最富有魅力的时候,如果能够变得更加可爱一些的话,那是理所当然的吧。

    现实世界之中的巫女,是没有动漫作品中里那么萌的,真实的巫女之中,好看的也没有那么多,丑的也不少。

    只是,鸟羽神社本身体量就小,所以巫女数量也不算很多,虽然森夏很少看到能够与雪乃匹敌的巫女,但要说不好看的巫女,大概也没有几个。

    或许是因为这边的平均颜值比较高,所以对自己相貌没有信心的少女,都不会来这边吧……

    “不过我感觉这个祭典的名字好像有些微妙的对不上呢,如果叫做玉藻祭的话,那该多好啊!”

    如果是平时的话,森夏说不定会觉得这个说法很奇怪,但是在发现这个鸟羽神社大概真的与二次元有“缘分”之后,森夏觉得,这么来好像还真的很不错。

    森夏甚至在脑内构想了一下,在未来的时候,玉藻祭一旦开始,就会有无数的人汹涌的前往玉藻祭,然后拿出手机开始抽卡,目的就是为了抽出玉藻前,然后将其抱回家……

    嗯,森夏这个时候已经在考虑了,自己是不是要在这个地方弄个小玉玩偶和手办什么的,若是十单不出小玉的话,就送一个小玉的手办……

    森夏在脑中构想了一下那个场景,他觉得……好像还真很可以啊!

    抽出小玉说明神社很灵验,抽不出小玉,还能够得到非卖品的非洲酋长安慰奖,这好像也不错。

    嗯,当然,若是有人十单氪金最后一发出了,那就没办法了……

    所谓的一单,就是在手机游戏中充值的最高额度,例如ll手游,或者fate手游里面。

    一单的价格,一般在五百到六百软妹币左右,十单的话,就是五千到六千,这么多的软妹币,也没有办法出的话,送个“非洲之证”也不错。

    嗯,未来很多手机游戏对于运气不好的脸黑玩家,可以说是非常的不友好,充了很多的钱,氪了很多的金,但是却依然能够留在非洲当酋长。

    但是,若是说在游戏里面,有钱人能够有特权的话,那对于其他人来说,这似乎又有些不那么公平了。

    所以,森夏这个时候觉得自己的想法还是挺不错的。非洲黑人虽然在游戏里面抽不到卡,但是能够拿个实物奖励,这既不是对游戏内容的部分特权,但也能够照顾到玩家们的情感。

    森夏觉得自己的这个想法简直就是太聪明了!

    “简直太棒了!”

    森夏在心中赞美了一下自己。

    话说回来,这种事情,算不算是“非洲の怜悯”?

    顺带一提,“非洲”这个称呼,并不是指真正的非洲人。

    有些人运气不好,脸黑,所以就有“非洲人”的称呼。

    而与之相对,有些人运气好,脸白,所以叫做“欧洲人”。

    然后还有人想要从非洲“偷渡”,这就是抽出了五星金卡,然后逆天改命。而所谓偷渡失败,就是当你抽出金卡saber,并以为是吾王的时候,你却发现这个金卡是齐格飞……

    “嘛,虽然我也很赞同什么玉藻祭之类的,但是这好像不太可能吧。”森夏在一个瞬间,就已经将非洲人的一生感叹了一番。

    “——如果哥哥想要的话,这也不是不可以哟!”

    这时候,雪乃忽然开口了。

    “哈?”

    森夏一脸懵逼的看着这边的雪乃,而雪乃则是微笑着看着森夏:“正如哥哥所说,其实如果可以的话,我是能够吧这里改名变成‘玉藻祭’的哟,这样的话,或许会很不错呢~”

    雪乃微笑着看着森夏。

    “这是什么情况?这种事情绝对是不被允许的吧!”

    森夏瞪大了眼睛。

    但是雪乃却微笑着:“别忘了,我现在可是神社的主人哟~”

    嗯,雪乃的意思很明显。

    那就是“我的地盘我做主”……

    ……

    顺带一提,“非洲”这个称呼,并不是指真正的非洲人。

    有些人运气不好,脸黑,所以就有“非洲人”的称呼。

    而与之相对,有些人运气好,脸白,所以叫做“欧洲人”。

    然后还有人想要从非洲“偷渡”,这就是抽出了五星金卡,然后逆天改命。而所谓偷渡失败,就是当你抽出金卡saber,并以为是吾王的时候,你却发现这个金卡是齐格飞……

    因为有些资料是查的日语资料,然后强行翻译的,所以作者君的理解可能不是很正确。

    二合一章节,非洲酋长在大草原哀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