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超凡高手 > 第5章 狼狈为奸
    牢门一关,十几个暴力犯全部翻身跃起,将陈鱼跃团团包围。

    睡在门口的粗壮汉子缓缓坐起身来,见陈鱼跃还站着直接瞪眼了:“不懂规矩?”

    “草拟吗!狗哥让你蹲下!”

    陈鱼跃没理会,反问一句:“我睡哪?”

    “睡你麻痹!你他妈当这里是宾馆?”大狗瞪眼叫骂道。

    “狗哥,这小子一点规矩都不懂啊,看来是个雏儿。”几个暴力犯面色不善道。

    大狗肆无忌惮的笑了笑:“那兄弟们就辛苦点,好好教教他什么叫规……”

    话没说完,陈鱼跃突然出手,一把薅住大狗脑袋拽下床,提起膝盖照脸就磕!大狗声都没吭飞出去数米,栽在地上瞬间没了动静。

    众人目瞪口呆,谁都没想到这新来的竟然敢动手,而且还他妈是主动出击!

    暴力监里的人肯定都不怕打架,陈鱼跃这种不怕虎的初生牛犊他们见多了,但再生猛也只有一双拳头,肯定能被制服的,众人纷纷摩拳擦掌,甚至有人掏出了私藏的磨尖牙刷把,决定给这新来的身上捅几个窟窿!

    陈鱼跃冷笑一声,正好一肚子邪火没地方发泄呢!

    他们要怪就怪自己命衰吧!

    ……

    苏晴答应过陈鱼跃要照顾好毕颖,所以直接把毕颖带回了家。

    到家后毕颖不但没有苏醒的迹象,反而开始出现心律缓慢,呼吸困难的现象,这可把苏晴吓坏了,她也只能将毕颖送去了医院急诊部。

    毕颖的检查结果出来后,苏晴的心一下就悬到了嗓子眼——急性心力衰竭!

    好在市立医院全国有名,急诊部医生经验丰富,这才保住了毕颖一条命。

    当毕颖急诊结束安顿到病房之后,苏晴才心有余悸的找到急诊科的杜主任询问:“杜医生,她这病是先天遗传,还是其他原因引起的?”

    “她的心脏先天就有一些小问题,而引发急性心力衰竭的原因是氯硝安定和酒精结合而导致的。”杜医生的脸色很难看,无奈的摇了摇头:“如今这世道,人心不古了,女孩可千万不要在外边喝酒。”

    “氯硝安定?”苏晴脸上写满了疑惑。

    “没错。”杜医生淡淡道:“去年一个天海大学的女学生就是这么死的。”

    苏晴瞬间想起了那事件,一个女大学生见网友,酒里被下了氯硝安定,被带去宾馆遭人侵犯,第二天中午宾馆服务员整理房间发现女孩已经死亡。经过法医鉴定,她是在原有心脏疾患的基础上,被氯硝安定和酒精产生的物质刺激导致急性心力衰竭,因没能及时抢救而亡。

    当时苏晴还在警校没毕业呢,但这事情在警校里也是传得沸沸扬扬。

    苏晴倒抽一口寒气,跑出医生办公室就给吴厉打电话,打了好几个也没有人接。

    她哪知道此刻吴厉正在夜宴ktv左拥右抱的喝酒呢,根本就听不到手机声!

    苏晴皱了皱眉头,今天的事情远比想象中复杂,毕颖被人在酒里下了氯硝安定,此人很可能是一年前就漏网的那个混蛋!

    她必须要把事情搞清楚,而最清楚这件事情的肯定是陈鱼跃,她需要吴厉批准她去看守所找陈鱼跃配合调查。

    ……

    看守所的早饭很简单,稀饭、馒头还有咸菜,但大狗面前的早餐却不一样,一碗顶着两个荷包蛋的肉丝面,还有一兜生煎包,有钱就能吃好的,看守所里也一样。

    陈鱼跃一个眼神看过去,大狗就双手颤抖的把肉丝面和生煎包全都送到了陈鱼跃的面前。

    当然,陈鱼跃是个礼尚往来的人,也把自己的硬馒头和稀饭都给了大狗。

    大狗感恩戴德的接过来,和其他鼻青脸肿,体无完肤的犯人一样,乖乖蜷缩到墙根去吃。

    昨天晚上他们经历了一场永生难忘的噩梦,整个看守所都是他们囚室风声鹤唳鬼哭狼嚎的惨叫声!

    鬼知道他们究竟经历了什么!才会对陈鱼跃如此唯命是从,百依百顺!

    劳动改造的时候,平日从不干活的大狗也不敢偷闲,领导有定的任务,每个囚室都必须完成定额任务!全号只有陈鱼跃一个人翘着二郎腿闲着,享受着大狗进贡的中华烟。

    就在陈鱼跃在看守所作威作福的时候,苏晴却在外面因为毕颖的事情急坏了!

    今天一早苏晴直奔所长办公室,结果一直到九点才等到吴厉。

    吴厉昨天晚上喝了太多酒,这时脑袋还沉着呢,推门看到苏晴便问:“有事儿?”

    “吴所长,昨天晚上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苏晴直接把医院给的检查报告递给吴厉:“那女孩酒里被放了氯硝安定。”

    吴厉当场僵住。

    “吴所长,去年这个时候发生的那件案子你还记得吧?”苏晴毫无顾忌直言道:“我们绝对不能让悲剧再次发生,绝对不能让犯罪分子逍遥法外!”

    吴厉接过医检报告的手指有些稍稍颤抖,他看了眼医检报告,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我当然记得,案子就发生在我们中浦区的管辖范围……”

    苏晴非常认真的看着吴厉的眼睛:“吴所长,我认为昨天晚上的事情绝对不是寻衅滋事那么简单,陈鱼跃肯定有线索!”

    “啪——!”

    吴厉突然将医检报告重重的拍在桌子上:“昨天不就是那个陈鱼跃把女孩塞进车里的吗?你们几个不是都看到了吗?这小子肯定就是凶手!他已经因涉嫌故意伤人收押到看守所了,跑不了了!”

    “不可能,那女孩是他妹妹。”苏晴坚定的摇摇头。

    “他妹妹?那个女孩现在呢?没事儿了吗?出院了吗?”吴厉皱了皱眉头,接连问道。

    “还在市立医院。”苏晴道。

    “几号病房?”吴厉继续追问。

    苏晴没多想:“5015号病房。”

    吴厉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吴所长,陈鱼跃和毕颖都是查出真相的关键,我们需要他们的配合!”苏晴有些着急道:“我希望你能批准我去看守所见一见陈鱼跃!”

    吴厉沉默了片刻,点点头道:“好,你去吧,我会给看守所那边打电话沟通好的。但你要记住,没有证据之前千万不要乱来。”

    “好,我知道了!”苏晴转身走出吴厉的办公室。

    当苏晴离开之后,吴厉的脸上布满阴霾,他起身把办公室门反锁,随后便拨通李诚的电话。

    此刻李诚还在床上呢,他昨天安排了几个公主陪吴厉嗨皮之后,才去医院做接骨绑石膏,又疼又怒的一夜没睡,现在还迷迷糊糊的呢,摸过床头柜上的手机不耐烦的接通:“谁啊……”

    “你他妈找死没人管!但别连累了老子!”吴厉咬牙切齿的压低声音:“去年为了给你平事儿,我差点不能自保!今年你又他妈搞这套!荤场里的女人不够你玩的吗!”

    李诚当场就被骂清醒了,一脸诚恐坐起来:“吴哥,什么情况?”

    “什么情况?你他妈还好意思问我什么情况?”吴厉被气的脏话不断:“昨晚上那女孩的医检报告都出来了!氯硝安定!别他妈告诉我你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去年那女学生不就因为这个死的吗,今年你他妈还敢这么玩儿?!”

    李诚顿时后脊生寒:“吴哥,这……这事儿你一定要帮我啊!我保证我以后再也不敢做这种事了!”

    吴厉头都快炸了,若不是去年收了李诚那张银行卡,他绝对不会再保他了,继续保这孙子早晚会把自己拖下水!

    可卡已经收了,钱也已经花了,如果李诚保不住,那就意味着他吴厉也极有可能被供出来!所以他不得不保这个该死的王八蛋!

    吴厉做了两次深呼吸,尽可能让自己冷静下来:“我不管你有什么方式,搞定那个女孩,她在市立医院5015,若搞不定谁都保不住你!”

    ……

    看守所的会客室里。

    苏晴把外面情况以及她自己的怀疑全部告诉了陈鱼跃,当她把毕颖的医检情况和去年的那起事件联系到一起分析后,陈鱼跃额头上青筋瞬间暴起!

    “这件事情你还跟谁说过?”陈鱼跃马上问道。

    “来之前我向吴所长汇报过,只有说明了利害关系他才会批准我来见你。”苏晴对陈鱼跃道:“在这件事情上你和毕颖是关键。”

    陈鱼跃横眉怒目,咆哮如雷:“他让你来见我是有意调虎离山!我被送到刑警队扣上故意伤人的帽子刑拘,就是他为了保李诚而设!你把这事情告诉他,苏晴就有危险了!”

    苏晴怔住了,昨天她只顾着照顾毕颖了,并没注意到吴所长和李诚之间的亲密关系。

    现在听陈鱼跃一说,她才意识到今天早上吴厉的反应的确有些异常。

    “你马上回医院带毕颖找个安全的地方!绝对不能让任何人接近毕颖!”陈鱼跃迅速做出安排:“我会尽快想办法出去。”

    “你可千万别乱来!看守所可不是你能随便出入的地方。”苏晴有些担心的看着陈鱼跃。

    “马上回医院!”陈鱼跃再次瞪眼。

    苏晴没在犹豫,迅速离开看守所,用最快的速度奔向医院!

    陈鱼跃脸色阴沉的返回囚室,所有犯人都噤若寒蝉的低着头,生怕会被陈鱼跃看不顺眼。陈鱼跃径直走到大狗面前,大狗一脸茫然的看着陈鱼跃。

    “帮我搞点东西,剃须刀片,透明胶带。我现在就要。”陈鱼跃压低声音道,他知道大狗这种老油条肯定有办法。

    大狗一脸震惊,随后又喜出望外:“跃……跃哥,你想保外就医?”

    “知道弄不到的结果吧?”陈鱼跃那饿狼饥鹰般的眼神和大狗瞬间对视。

    只见他狗躯一震,频频点头!只要陈鱼跃离开,大狗就能重新坐回老大的位置了!

    =======

    ps:看爽了就点下收藏哈哈,笔仙不会让诸位失望的~ 看燃了给点支持~笔仙嘱各位兄弟姐妹衣食父母万事如意,排位早登王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