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超凡高手 > 第7章 铁证如山
    从出医院门陈鱼跃就基本没松过油门,叶雪芙也坐在副驾上一直和苏晴保持着联系,苏晴实时汇报着自己跟踪的位置。

    “他们把车开进了一个废弃工厂。”苏晴最终锁定了目标点:“我现在跟进去,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毕颖有危险。”

    “马上掉头离开!”陈鱼跃突然下令。

    苏晴愣了一下,她已经跟进来了,她觉得自己是警察,这样做没什么不妥的。

    但就在苏晴将车驶入这处废弃工厂院门的瞬间,一辆皮卡就从左侧疯狂的冲了过来!皮卡来势凶猛,苏晴根本来不及反应,只听轰的一声,皮卡重重的撞在上了苏晴汽车左侧,巨大的冲击力生生将汽车掀翻了!

    苏晴整个人被翻滚晃得头昏脑胀,手机也脱手不知道丢哪了,电话另一端的两人听到了巨大的撞击声就意识到出事儿了!

    叶雪芙很理智的将通话录音打开,陈鱼跃则深踩一脚油门,按照叶雪芙的指出的道路尽快向南郊废弃工厂驶去!

    当撞翻的汽车中,倒坐的苏晴用力解开安全带,小心的翻过身试着踹开车门,但车门因撞击变形根本无法打开。

    这时,一个人缓缓走到车前,叼着烟便低下头来,苏晴一眼就认出了他是李诚!

    李诚抬起头,他知道苏晴一定认出了他,恼怒的将烟摔在地上,转身便对那两人骂道:“废物!你们的脑子里装的都是屎吗!这他妈是警察!警察!”

    两个穿着白大褂的家伙瞬间就惊呆了,可这真不怪他们瞎,因为苏晴今天轮休,所以没穿制服,而且她开的是自己的高尔夫,并非警车。

    “诚哥,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啊?”

    “是啊哥,警察都卷进来了,我们这下麻烦大了!”

    李诚狠狠的瞪了两人一眼,两人马上闭嘴了。其实李诚自己心里更清楚,这何止是麻烦,简直就是死定了!事情一旦败露,那去年女大学生的事情也会被翻出来,至少也判他个死缓!

    苏晴感觉到了外面的沉默,适时的切入话题:“不要在执迷不悟了!现在自首还来得及,只有自首才有宽大处理的机会!”

    “你闭嘴。”李诚用打了石膏的手臂重重砸在苏晴的车上,他不是菜鸡,当然不会相信苏晴的话。

    那句“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的戏言对他而言就是真理,他有经验,若是没有实证就要硬扛,肯定没事儿,一旦被威逼利诱的坦白了,绝对是要坐牢的!

    李诚再次蹲下来,看着被困在车内的苏晴,他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一个可怕的想法!

    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来个绝的,直接灭口!

    这时候李诚已经没有其他路了,他若不把苏晴灭口,法律把他的新账旧账一加肯定判死,那他不如将自己的命运把握在自己手里,只有灭口他才有一线生机!

    “我本来不想杀人,我只想和毕颖聊一聊,只要她答应我不会乱说,一切都能和平解决!”李诚的确有过这个念头,他相信只需要几万块钱就能让毕颖闭嘴,对毕颖而言肯定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李诚做了个深呼吸,继续道:“但现在一切都被你毁了,你为什么要跟来?为什么要把我逼到绝路?”

    “你现在还有回头的机会。”苏晴试着用自学的罪犯心理学来说服李诚。

    然而李诚却冷笑一声:“你当老子傻吗?只要我现在认了,你们不但会把昨天的罪归在我的头上,还会把去年那个倒霉学生的死也翻出来!到时候我就万劫不复了!”

    “这么说,你承认去年因氯硝安定导致心力衰竭而死的女大学生和你有关?”苏晴冷冷的盯着李诚。

    “都现在了,我还有什么不敢承认的?!”李诚提高声音瞪着苏晴:“我承认你能把我怎么样?”

    苏晴相信以叶雪芙的睿智,肯定会把通话录音,所以继续试图拖延李诚:“你不止毁了一个女孩,也毁了一个家庭!”

    “那又怎么样?”李诚毫无人性道:“我从十五岁混到今天有二十年了,我见过的女人多了,会跟男人出来喝酒的都他妈是贱货!”

    苏晴皱了皱眉头,这家伙根本就是个变态!

    李诚突然站起身,对几个手下道:“把她给我弄出来!今天老子一不做二不休,先奸了再杀!我倒要看看这个小女警能他妈把我怎么样!”

    两个混混不敢忤逆李诚,赶紧想办法试图将苏晴弄出来,苏晴为拖延时间当然不会让他们那么快就得手。

    就在这两个家伙终于找到机会能把苏晴从车内拽出来的时候,一辆疯狂的*art径直冲进了水泥厂!

    没等他们回过神儿,陈鱼跃已经停车冲了出来!

    李诚一见到陈鱼跃拔腿就跑,昨晚的噩梦他还记得清清楚楚!

    两个混混也顾不上苏晴了,连滚带爬的跟着李诚就跑,陈鱼跃三五步就冲到了翻车的高尔夫前附身询问车内苏晴:“你没事儿吧?”

    “我没事儿!”苏晴见到陈鱼跃也总算松了口气,指着那辆银色的东风面包车道:“毕颖就在那辆车里!你别让他们跑了!”

    “当然不会。”陈鱼跃缓缓站起身,他可是把“刀片”吞在喉咙处才有机会出来的,要做的事情当然要对得起自己受的罪!

    这时叶雪芙也跑了过来,陈鱼跃示意她帮苏晴出来,自己径直走向了那辆银色东风面包车。

    李诚很快就跑回到了面包车旁,用打着石膏的手臂猛敲驾驶座车门!

    车门打开,一个矮粗的汉子抽着烟瞅了他一眼,矮粗的汉子叫安子,是个来自西南地区的亡命徒,自从捅了给他戴绿帽的村支书逃出来以后,他身上已经多背了两条命案了,所以他早就不在乎杀人了。这也是李诚找到他的原因,李诚虽变态却不想自己动手杀人,就花钱雇安子动手!

    李诚狂吼一声:“安子!我要你帮我杀了那小子!”

    安子瞥了李诚一眼,不紧不慢的抽了口烟:“诚哥,谈价的时候只说了这个妞儿……”

    “我给你翻倍!”李诚回头看了一眼,陈鱼跃距他已不足三十米:“三倍!”

    “成。”安子把烟头一扔便跳下车,顺手抽出车座下一直藏着的军刺。

    亡命徒和混混显然不是一个级别,气场也更加是凶神恶煞,一下车就彪悍的迎着陈鱼跃走去,三两步后便开始疾步狂奔,待至陈鱼跃面前的一刻,突然扬起手中军刺狠狠的刺向陈鱼跃!

    军刺一旦刺入人体,血槽将迅速将空气导入阻塞血管,所以一旦刺入人体任何部位过深都可致人于死地!所以说敢拿军刺下死手的家伙十有八、九都杀过人!

    陈鱼跃在对方军刺刺出的刹那侧身一闪,随即一把扣住对方手腕,不等对方来得及反应便将军刺夺到手中!

    安子吃惊的瞬间,陈鱼跃起脚猛踹安子腹部,安子整个人横飞出去,后背重重拍在地上,当他痛苦的挣扎坐起时,紧跟而来的陈鱼跃一记鞭腿就抽在了脸上,一声闷响,安子栽在地上再也没有了声息。

    陈鱼跃拎着军刺逼进李诚,那两个小混混早就吓得屁滚尿流的躲进了废弃的厂房内!

    李诚惊慌失措的钻进车里迅速锁门,他想开车逃走,却发现车钥匙并没在车上插着,他手忙脚乱的在扶手箱里翻找车钥匙时,陈鱼跃的拳头哗一声击穿了车门的玻璃,一把薅住李诚的后领子,生生将他从车窗里拽出重重摔到地上!

    李诚被摔的眼冒金星,手臂上的石膏都被摔碎了。

    陈鱼跃缓缓扬起手中军刺,军刺在阳光下反射出着丝丝寒芒!

    “陈鱼跃!别冲动!”刚被叶雪芙脱出车里的苏晴大声喊道。

    陈鱼跃的手停在了半空中,李诚则因恐惧完全失声,他相信若不是因为苏晴的喊声自己早被这军刺刺穿了脑袋!

    叶雪芙迅速报警,通话录音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李诚的罪恶,法律是可以帮陈鱼跃制裁这个混蛋的!

    陈鱼跃恼怒的将军刺狠狠插在李诚脑袋的一旁!李诚终于忍不住,裤裆传来一阵热流,这一刻他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么怕死!

    平日里再牛逼的人,真正面对死亡的时候仍然会感觉到害怕,那种发自心底的恐惧是没有人能抵抗的。

    警车赶来之前,叶雪芙把今天早上如何碰到毕颖的事情告诉了陈鱼跃,陈鱼跃也把自己如何被送进看守所,又如何想办法保外就医的事情告诉了叶雪芙,苏晴也简单的说了下自己昨晚及时把毕颖送到医院的事情,三人这才把所有发生的一切串联起来。

    苏晴没想到陈鱼跃和叶雪芙认识,叶雪芙也没想到苏晴昨天抓了陈鱼跃,陈鱼跃更没想到叶雪芙和苏晴竟然是闺蜜。

    终于,警车终于呼啸而至,犯罪证据铁如山的李诚终于被绳之以法,而陈鱼跃也再次被带回看守所。

    陈鱼跃被押上车时,叶雪芙告诉他,她会帮他找最好的律师洗脱冤屈,还给他一个公平和清白!

    苏晴也告诉陈鱼跃,她愿意给他作证。

    当押送陈鱼跃的警车驶离之后,叶雪芙马上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胡律师,现在有时间吗?我想找你帮个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