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超凡高手 > 第8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整个下午,叶雪芙都在为陈鱼跃的事情前后奔波,然而陈鱼跃的事情却比想象中复杂。

    胡律师打了很多电话之后,有些无奈的询问叶雪芙:“你这个朋友究竟得罪了什么人?政法口明显是要拿他开刀,宣传部那边也要拿他当严打期查处的典型宣传。”

    叶雪芙明白胡律师的意思,忍不住皱起眉头:“为什么会这样?那您有几层把握?”

    “保守的说,只有一两成的把握。”胡律师很清楚事情的难度。

    “只有一两成?”叶雪芙有些着急了,一旦胡律师都搞不定,陈鱼跃的罪很容易被坐实:“那我现在还有什么办法?”

    “办法倒也有,据我了解,咱们省政法委的苏和伟书记是我们天海人,如果你能找人联系一下他,只需他给我们天海这边一个电话……”

    叶雪芙点点头,马上向胡律师道谢,匆忙离开后便联络人脉试图找到苏书记,然而她找了很多人都没有得到结果,据说苏和伟是个铁面无私的人,要想找他办事儿那是难于上青天。

    当叶雪芙一筹莫展的时候,苏晴打来电话询问她情况,两人便随便约了个地方见面。

    苏晴很快来到,表情带着一丝怨怒,拿起面前的柠檬水一饮而尽。

    “你这是怎么了?”叶雪芙看出了苏晴的心思。

    “李诚这个混蛋,咬定电话录音里是胡言乱语,还出示了一个急性短暂性精神病障碍的患者证!”苏晴深恶痛疾道:“现在确凿的证据只能证明他从医院把毕颖强行带走,而且情节并不严重,即便是正常人也最多判五年。”

    “那医院查出氯硝安定的事情呢?”叶雪芙愣了一下。

    苏晴突然攥紧拳头:“我把医检报告给了吴厉,可他却说根本没见过什么医检报告!一开始陈鱼跃说他想保李诚我还不信……”

    叶雪芙秀眉微蹙:“你们所长有意保他?”

    “没错。”苏晴点点头说:“李诚现在的供词全都是对他自身很有利的,说什么他因阻拦陈鱼跃给女孩灌酒才发生了斗殴事件。”

    “那就查一下ktv的监控记录!”

    “监控早被做了手脚。”苏晴摇摇头:“对了,胡律师那边怎么说?”

    “胡律师说整个司法口都很明确的在针对他。”叶雪芙有些失落:“除非我们找到上江方面的关系。”

    苏晴怔了一下,她万万没想到事情竟然变得如此复杂。

    “胡律师说省政法委的苏和伟书记是我们天海人,我找了几个能搭上话的人,但都没什么力度。”叶雪芙现在已经在想其他的办法了。

    “苏和伟能解决这件事情?”苏晴低声确认道。

    叶雪芙点点头:“胡律师说,他一个电话就能解决。”

    “这事情交给我做。”苏晴突然站起身。

    叶雪芙错愕的看着苏晴:“你能联系上省政法委书记?”

    “等我消息。”苏晴没有多说,直接转身匆匆离开。

    叶雪芙也只能先回家一边等她消息,一边再想其他办法,况且现在毕颖还在自己家里,妖精可不是一个会照顾人的家伙。

    ……

    苏晴回到家中,翻了很久才找了一个印着警校标志的笔记本。

    她默默掀开封皮,一串数字显得格外刺眼。

    那年母亲因病去世,而她刚刚考入警校,一个阴雨连绵的下午,苏和伟来到学校找到她,告诉了她当年发生的一切,虽然他发誓自己离开天海市的时候并不知道她母亲怀孕了,但苏晴仍然无法原谅他。

    苏和伟离开时在笔记本上留下了电话,告诉她需要帮助时一定打给他。

    可苏晴面对任何困难的时候都没想过找他帮忙。

    那这一次呢?这次如果不找他帮忙,陈鱼跃就会蒙冤,不法之徒反而会逃之夭夭,苏晴没有足够的能力来解决这件事情,她虽然犹豫不定踌躇万分,最后还是拨通了这个号码。

    ……

    就在检察机关即将对陈鱼跃提起公诉的时候,一个省政法委的电话下来,整个天海市都风平浪静了。

    下午六点,狱警告知陈鱼跃因犯罪证据不足而无罪释放了,号里的犯人一个个比自己释放了都高兴,大狗差点就痛哭流涕了,短短的时间里,陈鱼跃两进两出,搞得他都有心脏病了。

    很快,陈鱼跃就拿着自己的东西走出了看守所。岗楼上的武警非常好奇的看着门口,往日里这个级别的狱中龙释放至少也有七、八辆豪车迎接,而今天接陈鱼跃的却只有一辆,而且还是警车。

    警车里的苏晴一看到陈鱼跃便落下车窗招了招手:“上车。”

    “速度也太快了吧?”陈鱼跃开门上车,特别震惊这种办事效率:“什么级别的律师,竟然有这么大的能量?”

    “毕颖在雪芙家呢,我们现在就过去。”苏晴似乎并不想提这个话题,她开车非常娴熟,二档起步也毫无顿挫:“在里面没受委屈吧?”

    “还行。”陈鱼跃嘿嘿一笑,那里面只有他委屈别人的份儿,谁能委屈了他。

    两人马不停蹄的赶回叶雪芙家,陈鱼跃在路上了解到了外面的详细情况,得知李诚的罪证尚未坐实,吴厉正在全力的保他,这使陈鱼跃的心情非常不爽。

    当他看到还在卧床昏睡的毕颖的时候,拳头便忍不住死死攥紧。

    “现在整个天海市政法口都在针对你,苏晴能把你弄出来已经很不容易了。”叶雪芙看得出他心里的愤怒。

    虽然苏晴并没告诉叶雪芙事情是如何解决的,但她心里却已经猜出了七、八分。

    陈鱼跃点点头,大恩不言谢,但这份人情他是一定要还的。

    “我先回去值班,”苏晴起身告辞:“对了,陈鱼跃,记得来派出所把车开回去。”

    “好。”陈鱼跃点点头,随后和叶雪芙两人出门送走了苏晴。

    苏晴刚刚开车离开,叶筱夭便在客房着急的跑了出来:“姐,她醒了!”

    叶雪芙看了陈鱼跃一眼,陈鱼跃感谢的对姐妹两人点点头,然后便快步跑进客房。

    一直处于迷茫状态的毕颖终于在陈鱼跃口中得知了事情的一切,她也把自己联系李诚帮忙沟通张宽的事情通通说了出来。

    毕颖有个朋友是李诚的干妹妹,帮她联系了李诚,让李诚帮忙给张宽牵线,张宽要两万作为他母亲的精神损失费,毕颖为了杜绝后患决定破财免灾。

    事后张宽拿钱走了,毕颖便请李诚吃饭表示感谢,吃过晚饭之后,李诚提出去他的ktv唱歌,毕颖欠了人情不好拒绝,便答应了李诚的邀请。

    她怎么样都没想到李诚的初心根本不是帮她平事,而是垂涎于她本人。

    若不是陈鱼跃及时找到王勇问出些信息,毕颖这辈子就完了。

    想到这里毕颖就感到一阵后怕。

    “谢谢你们照顾我妹。”陈鱼跃的感激是发自肺腑的:“你们也辛苦一天了,我们就不打扰了。”

    “时间不早了,吃完饭再走吧。”叶雪芙道。

    “不了,我们还要回店里看看。”陈鱼跃和毕颖婉拒了叶雪芙的好意:“明天我们请你们。”

    叶筱夭很兴奋的帮姐姐答应下来。

    两人先打车去了派出所,找到值班的苏晴将车开出来,当陈鱼跃开着五菱之光离开派出所的时候,一双充满怨恨的眼睛正在所长办公室里阴沉的盯着他们!

    陈鱼跃开车返回店里已经晚上八点了,车还没停就看到犇羴鱻烧烤店门口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好多人。

    “你回店里,我过去看看。”陈鱼跃对毕颖道,随后便下车径直走向烧烤店,他还没走到就听到了众人议论纷纷。

    “这下手也太黑了吧!”

    “是啊,浑身都是血,真的是吓死人了。”

    “那么规规矩矩做生意的人,怎么就惹上那种人了。”

    陈鱼跃拨开人群走进去时,脸上已经凛冽如冰,那种不怒而威的气势令周围的人都陷入了一片死寂。

    此刻,每天晚上都热热闹闹的烧烤店已是一片狼藉,没有一张座椅是完好的,满地都是浸泡在血泊里的碎酒瓶和烤串,让人看了触目惊心。

    “赵姐,发生了什么?”陈鱼跃一眼便在人群看到了隔壁开小超市的一个小少妇。

    “七点多来了一辆金杯,下来五、六个人就开始砸,砸完店就打人,这王勇也太怂了,被打粘了都没还手,现在已经送市立医院抢救了。”赵姐一边嗑着瓜子一边道,完全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神态。

    陈鱼跃一言不发,转身便走,他还想着回来谢谢王勇呢,却没想到出了这种事情。

    毕颖见他刚回来,好奇道:“怎么了?”

    “回家。”陈鱼跃迅速关了店门示意毕颖上车。

    “勇哥的店里出事儿了?”毕颖上车后仍追问着。

    陈鱼跃点点头:“我先送你回去休息,然后去医院看看情况。”

    “我和你一起去。”毕颖道。

    “先照顾好你自己。”陈鱼跃一口回绝:“你现在的情况只适合静养,这几天最好不要乱跑。”

    毕颖见陈鱼跃的态度如此坚决,也就没再坚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