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超凡高手 > 第18章 烫手的贺礼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他们的生活也慢慢步入正轨,毕颖一扫心头的阴霾重新开始工作,烧烤店也重新收拾好了。

    为了养家糊口,王勇的妻子当天晚上就准备营业,毕竟他们一家老小都靠这个店的收入生活。

    王勇也真不愧是部队出身的硬汉,身上断了那么多条骨头,也坐着轮椅出院了,医院高额的住院费可不是他的家庭能轻松承受的。

    王勇出院刚到饭店就给陈鱼跃打了个电话,让他晚上过来一起吃饭,陈鱼跃一口答应下来。

    陈鱼跃刚挂了王勇的电话,苏晴紧跟着打来电话,说最近工作升迁的事情刚忙完,想约他和毕颖晚上跟叶雪芙姐妹一起吃饭,对硬盘的事情表示感谢。

    陈鱼跃想了想,表示想把吃饭的地点定在犇羴鱻烧烤店,但又担心她们对地摊烧烤吃不习惯。

    苏晴想都没想就同意了,并告诉陈鱼跃不用考虑叶雪芙,她是个能品天价红酒也能吃老街臭豆腐的女孩,叶筱夭就更不挑地方了,只要好吃,环境绝对次要。

    一切确定以后,陈鱼跃去烧烤店说了声,王勇妻子一听,马上准备了最新鲜的鱼,还亲自去市场买了当天海捕的梭子蟹。

    下午六点,陈鱼跃和毕颖就早早的来到了烧烤店,毕颖还帮着王勇妻子穿起了肉串。

    十几分钟之后,苏晴开着刚刚在4s店修好的汽车赶了过来,而叶雪芙和叶筱夭也在六点半时准时开车来到了犇羴鱻门口。

    “到这里就当到自己家。”王勇爽快的招待着客人:“想吃什么就跟你们嫂子说,让她给你们准备!”

    几个女孩很快就在毕颖口中了解了烧烤店的情况,得知陈鱼跃是这店的“股东”,这让苏晴有点没想到,说好的她请客,可却被陈鱼跃安排在了他的地盘。

    “这是犇羴鱻重新开业的第一天,你们若是吃的习惯,那就帮忙宣传一下。”陈鱼跃安排众人入座之后,端起酒杯道:“我先谢谢诸位捧场了。”

    陈鱼跃把杯中啤酒一饮而尽,心情畅快的很。

    因为烧烤店重新开业太着急,也没做什么宣传,所以来的人并不多,只稀稀落落的坐了三桌,所以王勇和妻子也不太忙,几乎把所有精力都放在了照顾陈鱼跃这几个美女朋友身上。

    晚上七点多,天色已经稍暗,几辆汽车突然排队停在了犇羴鱻烧烤外,车里下来的人加一起至少三十个,全都是纹龙画虎的小青年。

    带头的那个人陈鱼跃认识,他们在七彩龙宫洗浴中心见过,就是被陈鱼跃把枪塞进嘴里的那个金项链大哥。

    王勇妻子瞬间紧张起来,自从上次出事儿,她的防备心非常的严重了。

    “你们想干什么!”王勇妻子上前将丈夫拦在身后,饭桌上的陈鱼跃也放下筷子起身走了过来。

    “别误会。”金项链笑了笑:“我是来贺喜的。”

    苏晴刚想起身以警察的身份质问,却被陈鱼跃按了下去,自己起身走到金项链面前。

    金项链满脸堆笑的看着陈鱼跃:“鱼哥,是五哥让我来给你贺喜的。”

    “那你也代我回去谢谢五哥。”陈鱼跃的目光扫过众青年,感觉他们的状态并不是来惹事的。

    金项链嘿嘿一笑:“兄弟们是来捧场的,给咱店增点人气。”

    “随便坐吧。”陈鱼跃随手一挥:“想吃什么随便点,啤酒在那边。”

    “鱼哥果然是敞亮人。”金项链哈哈一笑。

    王勇什么也没说,但以他对陈鱼跃的认识,陈鱼跃可不是那种怂人。

    而王勇妻子虽心里一百个不情愿,也只是敢怒不敢言,她是真怕烧烤店再被这些人砸一次。

    “吃饱喝足再走,免得五哥怪我不好好招待他的兄弟。”陈鱼跃的笑容很诡异。

    金项链头皮莫名一阵发麻,直接对身旁小弟挥手,小弟马上递给他一个手提袋。

    “这是五哥的一点心意。”金项链把手提袋递给陈鱼跃:“希望鱼哥不要拒绝。”

    陈鱼跃接过袋子,直接递给王勇妻子:“嫂子,今晚上这些兄弟想吃什么都管够。”

    王勇妻子拿过手提袋看了一眼,里面一叠一叠全都是钱!

    “五哥的心意我收下,帮我给他带个话,店里的人气以后不用他操心。”陈鱼跃微微一笑。

    金项链干笑了几声,心道这孙子还真他妈敢收!

    陈鱼跃回来刚坐下,叶雪芙就急忙问道:“这些都是什么人?”

    “洗浴中心那个老大的人。”陈鱼跃道:“估计这几天把我的底都摸清了。”

    “他们来这里是什么意思?”苏晴不解道:“需不需要我帮你处理?”

    “不用。”陈鱼跃摇摇头:“人家拿钱来吃饭,又没违法犯纪。”

    “哥,你千万不要和这些人走太近。”毕颖也担心道:“他们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我还不至于和小混混们搅合在一起。”陈鱼跃咧嘴一笑:“来,咱们再喝一杯!”

    众人共同举杯,啤酒和饮料碰撞在一起,陈鱼跃一饮而尽,回头看了眼王勇:“是不是很想来一杯?”

    “要不是你嫂子盯得紧,我还真想来一杯。”王勇大笑着。

    欢声笑语的时光总是过得特别快,晚上十点多了,陈鱼跃考虑到叶雪芙和苏晴明天还要上班,提出改天再聚,大家这才纷纷起身,陈鱼跃和毕颖把她们相继送走。

    金项链带来的人也酒足饭饱了,这群孙子喝了三十箱啤酒,几乎吃光了所有烧烤。

    陈鱼跃见他们还没有要走的意思,就直接说要关门了,硬下逐客令,金项链他们也都纷纷鸟兽散去。

    虽然这群孙子没少吃,但八万块的“贺礼”留下倒也不亏。

    “你是怎么和老五搅和上的?”王勇目送最后一辆车离开后才问。

    陈鱼跃就把那天晚上ktv的事情大致说了一下,王勇听完提醒他:“老五这个人阴险狡诈,比张宽和李诚这些人更会玩儿,尽量别招他。”

    “我是懒得招他,就怕他招我。”陈鱼跃有些无奈道:“他可不会无缘无故拿八万块请小弟来吃顿烧烤的。”

    “那这钱就不该要。”王勇道。

    “怎么不要。”陈鱼跃却否认道:“总不能让他们白吃白喝吧,单说这上百串大腰子就多少钱了,让他们白吃白喝就亏死了。”

    王勇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

    “放心吧勇哥。”陈鱼跃拍了拍王勇的肩膀:“他们不敢怎么样。再说了,苏晴现在是我们区派出所副所长了,有她罩着我们呢,谁敢怎么样?”

    王勇想了想,的确是自己多虑了。

    ……

    回家的路上,叶筱夭突然问了一个问题:“姐,你说陈鱼跃究竟是什么人?”

    “什么意思?”叶雪芙看了妖精一眼。

    “我总觉得他肯定不是普通人。”叶筱夭认真道。

    “那你觉得他是什么人?”叶雪芙其实也很好奇,但是他们对陈鱼跃又没有特别的熟悉,也不好意思直接去问。

    叶筱夭大眼睛狡黠的转了转:“那天你问毕颖的哥哥是做什么的,陈鱼跃故意咳嗽打断,明显是不想让我们知道。”

    “那我们就不要随便猜测了。”叶雪芙微微一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都有不希望别人知道的隐私。”

    “姐,你有什么隐私是不想让我知道的?”叶筱夭突然质问:“咱妈催你相亲的事情你去了没?”

    “你别哪壶不开提哪壶。”叶雪芙无奈道:“妖精,你帮我去见面行不行?我实在是抵触……”

    “拜托,我也抵触好不好。”叶筱夭赶紧拒绝:“姐,坚持住,你可一定要坚持住,不然我就没有挡箭牌了。”

    叶雪芙真是快被气死了:“你究竟是不是我亲妹妹?”

    “当然啦。”叶筱夭吐了吐舌头:“嘿嘿……”

    就在这时,两辆汽车突然分别驶在了叶雪芙她们汽车的左右两侧。

    叶雪芙马上意识到事情不对劲,她想加速,但一辆车突然绕到了她车前面,她想减速,但后面又紧跟上了一辆汽车。

    三辆车以c形的包围状将叶雪芙姐妹两人彻底控制住。

    “姐!别怕他们!撞他们!”叶筱夭说着,检查了一下自己的安全带,她提车的时候直接在4s店加装了横行者前杠以及粗大的后拖车钩,路上怼谁也不怕!

    叶雪芙哪做过这种事情,一时间也不敢乱来,很快就在三辆车的挟持下缓缓停了下来。

    叶筱夭拍了拍额头,一脸无语,感叹姐姐也太怂了。

    三辆车里下来几个人,但却无法打开锁好的门窗。

    叶雪芙已经掏出手机准备报警,而外面的人却大喊道:“我不会伤害你们,绝对没恶意!”

    “没恶意会这样做?”叶雪芙把车窗开了一个小小的缝隙:“我给你们十秒钟的时间离开,不然我就马上报警。”

    “你若是报警,只会把事情搞复杂,我们只想请你帮点小忙。”走到窗边的光头掏出一把黑漆漆的手枪晃了晃:“千万别给自己找麻烦。”

    牧马人虽结实,却防不住子弹,为了妹妹的安全,叶雪芙不得不将手机放下:“你们想让我做什么?”

    “联系陈鱼跃,告诉他五哥在北胛区祁红茶楼等他。”光头把枪顶在车窗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