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超凡高手 > 第54章 深夜的交易
    虽然过了晚上十二点仍然有不少出现的客人,但烧烤店的食材却已经销售一空,所以犇羴鱻基本都会在零点之前关门打烊。

    陈鱼跃和毕颖帮忙关门后才开车回家。

    回家后,陈鱼跃就让毕颖先去洗澡,陈鱼跃则在排队等浴室的时间里做了几组俯卧撑,基本每天都是如此。

    为此毕颖还默默下了个决定,等这房子到期就租个有双卫的房子,省的鱼跃哥每天都要因为要先等她洗澡而晚睡半小时。

    毕颖很快洗完便出来,陈鱼跃也没耽误时间,迅速起身进去洗澡,老房子的太阳能是存不下多少热水的,所以要抓紧时间。

    然而陈鱼跃才刚湿身,肥皂都没打呢,放客厅的手机就响了。

    毕颖一看是苏晴打来的,就帮陈鱼跃接了起来:“苏晴姐。”

    “陈鱼跃呢?”苏晴的声音听起来很着急。

    “我哥洗澡呢,你找他有什么事儿吗?我帮你转达。”毕颖道。

    “我把地址发到他微信,你让他马上赶过来。”苏晴十万火急道:“刻不容缓!”

    毕颖一听苏晴那么着急也不敢耽误,马上去敲门,陈鱼跃关了水问:“怎么了?”

    “苏晴姐找你有急事儿,非常着急。”毕颖忙道,当她再想问苏晴什么事情的时候,苏晴已经挂了电话。

    陈鱼跃身上的肥皂都没冲干净就穿上裤子走了出来:“她怎么说?”

    “地址发你微信了。”毕颖把手机递给陈鱼跃,陈鱼跃一边将t恤套在身上一边接过手机打开微信。

    毕颖发来的是北胛区一个偏僻的位置,陈鱼跃脑子里第一时间就冒出了赵仰五的名字。

    “你早点休息,我先出去。”陈鱼跃没时间给毕颖解释,抓起车钥匙就冲了出去,湿漉漉的头发很快就把衣服都弄湿了。

    “路上小心点!”毕颖担心道,可她知道自己帮不了什么忙儿,唯一能做的也只有祈福。

    一路上,陈鱼跃几乎把五菱之光开成了飞机。

    北胛区是赵仰五的地盘,苏晴这个时间给他发一个地址让他过去,不是为了赵仰五的事情还能为了谁?

    陈鱼跃知道苏晴做事稍微有些冲动,怕她距离对方目标太近,也不敢给她打电话询问,只能先用最快的速度赶去现场会合。

    苏晴给他的地址是北胛区最初搞开发时建设的一处商贸中心,但是等商贸中心建设好之后,政府有关部门又把开发区的建设转移到了碧岚区。

    也不知道是不是建设这片商贸中心的人究竟是得罪了什么人。

    最终导致的结果也很明显,商贸中心直接被废弃,而开发这片商贸中心的人也因为资金周转的问题而垮掉了。

    等这开发商一垮掉,这片地方就成了荒废之处。

    后来这里也来过一些年轻人,在没有手续的违规状态下搞了些“乌托邦”之类的情怀场所。

    结果自然是遭到了严查,一个个全部都被查封了。

    所以导致这里彻底沦为了犯罪者的天堂,天海市里很多乱七八糟的黑市交易都会在这个地方完成,久而久之对天海市很多人而言也不是什么秘密了。

    如果你找一个天海人询问哪里可以买到枪或者是粉儿,肯定都会被推荐到北胛区这处荒废的商贸中心。

    当这个地方真的变成了“乌烟瘴气”之处以后,竟然还真就没有什么部门再插手这地方了。

    华夏有很多这种奇怪的事情,老百姓是怎么想也想不透的,为什么要荒废一个建设好的商贸城?为什么要去严查那些小打小闹违规但不违法的经营场所?

    而一个地方真的变成违法犯纪严重的乌烟瘴气之处时,却没有了任何严查的力度?

    其实没什么难以理解的,但凡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东西,都肯定是对某些人有利益的。

    或许只是因为一个卑鄙恶劣有权力的人想在这地方拿到利益,这地方就会存在下去,就那么简单。

    陈鱼跃来到距离商贸中心还有两公里的时候就关掉了车灯。

    这地方很黑,这个时间又完全没有车流,他一辆车开着灯实在是太明显了。

    放慢速度的陈鱼跃终于将汽车安全开到了商贸中心的南大门处,找了个隐蔽的角落停车熄火,迅速打开微信联系苏晴打开“位置共享”,手机显示两人距离一千多米。

    陈鱼跃位于南大门处,而苏晴已经在商贸中心靠里的位置了。

    商贸中心很大,但夜里去没有任何的灯光,陈鱼跃一路抹黑按照共享位置第一时间找到了苏晴。

    苏晴能耐心等陈鱼跃来到,这让陈鱼跃心里很欣慰,他最怕的就是苏晴会冲动。

    “你终于来了。”苏晴压低声音。

    陈鱼跃藏身在苏晴旁边,向不远处有灯光的位置偷偷看起:“你自己跟过来的?”

    “我都盯了好几天了。”苏晴道:“跟踪肯定不行,他们警惕很高,我是根据前几天的盯梢分析之后做了推算,今天跑这里来蹲点的。”

    陈鱼跃惊讶的看着苏晴:“你来多久了?”

    “十点就来了。”苏晴道:“就在我要离开的时候来了车。”

    “你要不要这么拼?给你开多少工资呀啊?”陈鱼跃玩笑道:“你可真是那种赚着卖菜的钱,拼着卖粉的命啊。”

    苏晴等了陈鱼跃一眼:“少贫嘴。”

    “你不会只联系了我吧?没通知你其他同事?”陈鱼跃哭笑不得道。

    “我怕会暴露,所以没敢跟任何人说。”苏晴道,这里毕竟是北胛区,她担心自己一旦汇报就会被北胛区警方知道,那样赵仰五就很可能会得到消息的。

    而且苏晴甚至不敢私下通知自己所里的同事,她也担心消息会传出去。

    “你现在是完全不信任你们自己体系的人了?”陈鱼跃无奈道。

    “原本我没想那么多,但我刚才无意认出了一个人,所以我真不敢轻易相信任何人了。”苏晴摇了摇头。

    陈鱼跃以为她发现了警界败类,好奇道:“谁啊?”

    “你们的外卖员,小六。”苏晴道。

    陈鱼跃怔了一下,随后诧异道:“你见过小六?”

    “你昏迷入院的第一天,他和毕颖一起来过医院。”苏晴道:“一开始我还以为认错了,但刚才他们来了一辆车,灯光正巧照在他脸上,我才敢确定。”

    陈鱼跃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赵仰五那天去医院一下就找到了他,如此的轻车熟路,原来是因为小六啊。

    而且陈鱼跃再仔细一想,大牛挨揍的那次小六居然一点伤都没受,这也显然不是流氓混混的作风。

    “你是不是也没想到,这么短时间内,赵仰五就能在你身边安插眼线?”苏晴道。

    陈鱼跃点点头,他的确没有想到小六居然藏的那么深。

    但与其说小六藏得深,不如说他们根本就没去怀疑过。

    陈鱼跃刚到天海的时候,毕颖就给他介绍过,说小六是她刚开这外卖配送之后就来工作的,一开始很难,小六帮了她不少。

    所以陈鱼跃一直以为小六会是那种心底偷偷喜欢毕颖的,所以他不会做出出卖他们的事情。

    但现在看来,没有一定经济基础的人是很难拒绝金钱的诱惑吧。

    “他们现在是做什么呢?”陈鱼跃没有再多深究这个问题,对于小六的背叛,他似乎也没有太多的在乎和不舒服。

    苏晴摇了摇头:“我也不确定,应该是在进行某种交易呢。”

    “你让我过来,是想咱们俩给他们来个突然袭击,一网打尽?”陈鱼跃愕然。

    苏晴看了陈鱼跃一眼:“你觉得有这个可能吗?”

    “微乎及微。”陈鱼跃摇摇头。

    “恩,你明白就好,我也不是那么傻的人。”苏晴翻了个白眼:“我也知道这是微乎及微好不好,我把你喊来只是想以防万一,万一有机会能把赵仰五抓个人赃俱获你就出手,如果没机会,就别贸然行动。”

    陈鱼跃苦笑一声,对方人不少,而且他至今没有看到赵仰五的身影。

    “赵仰五在车里一直不出来。”苏晴有些失落道:“不管怎么样,等他们交易结束,我也能去现场做一些简单的取证。”

    “不抓现行是没什么意义的。”陈鱼跃一语道破。

    苏晴有些不甘:“抓现行哪有那么容易,赵仰五太精明了。”

    “现在他餐饮上收敛了吧?”陈鱼跃觉得,自从上次扣下赵仰五那么多配餐浓汤后,赵仰五应该也不敢继续铤而走险了。

    虽然那次并没有拿到证据,但也足以给赵仰五一个震慑了。

    可苏晴却摇摇头:“虽然中浦区没有出现致幻人员惹出麻烦的事情,但其他地方却出了这种情况。”

    陈鱼跃闻言皱起眉头。

    “你昏迷那天,东弯曲地铁线上就出了一件事情,一个女孩突然觉得身边其他乘客都是魔鬼,抓伤了好几个人。”苏晴道:“这事情东弯曲派出所也没调查出原因,只是让女孩赔钱就放人了。”

    “这么说,那汤还是有问题?”陈鱼跃摸了摸下巴,随即,他便恍然大悟,是不是他太自信了,一开始就确定是浓汤的问题,所以放松了对那健康配餐的检查:“我们会不会太大意……那配餐就真的没问题吗?”

    “都是蔬菜,蛋白,鸡胸肉,完全没有可疑的食材啊。”苏晴摇摇头。

    这时,交易处传来了汽车发动机启动的声音。

    陈鱼跃和苏晴的目光瞬间集中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