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超凡高手 > 第62章 周队的提醒
    来到新房间后,陈鱼跃帮何冰收拾了一下东西。

    因为何冰来一次至少要待三天时间,所以不仅会带一些工作需要的东西,还会带两套换洗的衣服,东西并不算少。

    陈鱼跃正帮何冰收拾着呢,许哲就已经接到了提前十分钟赶到酒店的叶雪芙,直接把叶雪芙领了过来。

    叶雪芙一进门就看到陈鱼跃,当即便愣住了。

    陈鱼跃也见叶雪芙来了,便放下了手里的东西走了过去。

    “你怎么会在何总房间?”叶雪芙略带惊异的问了一句。

    “中午何总约我一起吃饭,然后我……”

    “吃饭怎么会吃到房间。”叶雪芙这话脱口而出的时候并非多想,当她说出之后才意识到自己应该略微控制一下。

    陈鱼跃一时语塞不知如何开口。

    而在何冰的耳中,这句话并不像上司对下属的询问,更像是一个小女友对男友行为的怀疑和质问。

    “临时出现一些麻烦,是我让他来帮忙的。”何冰微微一笑上前握手:“叶总来的挺早呢。”

    叶雪芙这才意识到自己来到还没跟何冰打招呼,便迎上前去:“何总,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助的尽管开口。”

    “有劳叶总费心。”何冰淡淡道:“只是有些事情还是我自己来处理更合适。”

    叶雪芙看了陈鱼跃一眼,陈鱼跃便将情况告知:“有人干扰了酒店监控,进入何总客房留下一颗子弹和一张纸条,威胁何总带诚杰集团马上退出天海市。”

    叶雪芙大吃一惊,她真的没想到一个科研室的项目居然会引发这么多的意外。

    “这未免也太猖狂了!”叶雪芙很愤怒:“简直不把法律放在眼里,难道又是那个腾龙建筑公司的人做的?”

    陈鱼跃摇了摇头:“现在腾龙建筑公司一直被警方盯着,所以没有证据之前,我们没有理由去怀疑他们。”

    “可是他们的动机最明显。”叶雪芙道。

    “的确是。不过警方要的是证据。”陈鱼跃无奈道:“所以还是等警方的人来调查之后再做判断吧。”

    “陈鱼跃说的没错,我们还是先处理我们的事情,那些情况先交给警察。”何冰示意叶雪芙请坐。

    陈鱼跃怕打扰两人谈事情便起身准备出去。

    在何冰开口安排司机送他回去之前,叶雪芙先开口了:“等我谈完了事情,我们一起回去。”

    “好。”陈鱼跃点点头便走出房间。

    这时警方的人已经来到了酒店,因为子弹牵扯到了死亡威胁,所以天海市警方非常重视,刑警队大队长周呈宣亲自带队出面,誓言要用最短的时间将嫌疑人缉拿归案。

    无奈嫌疑人留下的线索实在是太少了,现场连一个指纹一个脚印都没有找到。

    这种情况下还想找到线索,至少是福尔摩斯级的人物才行,刑警队的同事明显还是造诣不够深,对如此干净的现场都是表示毫无头绪。

    陈鱼跃也在警戒线外观察着,的确是找不到任何的破绽。

    终于,两个小刑警在不远处跑来,手里的证物袋里装了一个监控专用*:“周队!找到*了!”

    这是周呈宣来到之后听到的唯一好消息:“马上给我排查全市出售这种东西的商家!”

    “没有商家会正大光明出售这种东西,而且对方既然做了如此完全的准备,就不可能蠢到在天海市买这种干扰设备。”陈鱼跃忍不住说了一句。

    周呈宣并没回头,直接暴怒:“那你说不追查这个去追查什么!”

    刑警队的人都知道周队脾气暴躁,所以周呈宣一发火,现场马上就变得鸦雀无声。

    “*被带进来之前,只会影响到酒店院落外部的监控,而*带进酒店内之后,院落外的设备就会因为墙面的格挡而不再受到影响。”陈鱼跃分析道:“所以可以根据酒店院落外部监控来入手。”

    周呈宣这才意识到说话的不是他们刑警队的人,回头看向陈鱼跃。

    陈鱼跃则继续道:“酒店院落外部监控设备受到干扰的前后,查看酒店所有停车处增加出现的车辆,这样可以缩小范围。如果我是嫌疑人,我肯定不会把车停去地下车库,停在地上更容易逃离。”

    刑警队的人纷纷将目光落在陈鱼跃身上,他这番话不无道理。

    查案子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把自己放在犯罪嫌疑人的位置上出发考虑,这样才能更接近真相。

    “还愣着干什么呢!快点去查!”周呈宣吼了一声,几个刑警赶紧行动起来。

    随后,周呈宣走到陈鱼跃面前:“犯罪经验很丰富啊?”

    “领导开玩笑了,我只是按照常理推算。”陈鱼跃道。

    “你怎么知道干扰设备会受到墙面阻隔的影响?”周呈宣追问道。

    “这种干扰设备我见过。”陈鱼跃之前用过这种*,相当专业,而唯一的缺点就是对建筑外墙的穿透性不足。

    周呈宣上下打量着陈鱼跃,似乎是对他很有兴趣:“可以啊年轻人,懂得挺多呢。”

    “谢领导夸奖。”陈鱼跃淡淡道。

    “你做什么的?”周呈宣继续追问:“为什么对警察办案那么感兴趣。”

    “我是天亚生物集团的保安,犯罪嫌疑人的目标是我们天亚生物集团的合作伙伴,诚杰集团的何总。”陈鱼跃道:“我有义务保证我们合作伙伴的安全,所以也想多知道一些。”

    周呈宣点了点头:“何总现在在哪?我有问题要问他。”

    许哲不失时机的走了出来:“您好,我是何总的助理,您有任何情况都可以找我询问,我是现场的第一发现人。”

    “走。”周呈宣一挥手,示意许哲跟他过去。

    陈鱼跃也跟在后面走了出去,周呈宣直接上了电梯去了酒店大堂,许哲一脸茫然的跟着他,一直跟到了酒店外。

    周呈宣这才停下来,在口袋里掏出烟,递给两人。

    “谢谢,我不抽烟。”许哲客气的拒绝。

    陈鱼跃直接伸手接过来便点上:“你就算在里边抽烟也没有人敢管你吧?”

    “我们刑警可都是有素质的。”周呈宣点上烟,现在公共场所都禁烟,他穿着刑警队的衣服,就不能给刑警队丢脸:“我作为刑警队的领导,就更应该以身作则。”

    陈鱼跃笑了笑,这队长挺有意思的,脾气大的时候跟狼似的,守起规矩来又跟绵羊一样。

    “说说吧,对方为什么要威胁你们何总。”周呈宣一边抽烟一边问许哲。

    许哲马上把事情前前后后都告诉了周呈宣。

    周呈宣心里很明白,那天天亚生物集团内的施工现场发生打砸事件他也听说了,市领导也给他们整个公安系统施压了。

    “这不是明摆着的吗。”不等许哲开口解释,陈鱼跃就把话接过来:“你是刑警队的领导,不可能没听说关于天亚集团科研室项目发生的争执吧?”

    周呈宣看了看陈鱼跃:“当然听说了。”

    “那这事的调查方向就很清楚了。”陈鱼跃很直接。

    周呈宣却摇了摇头:“调查方向一直都在腾龙建筑公司,这几天天海市的警力对腾龙建筑公司也盯的很紧。结果这个时候又出事儿了,那还怎么往腾龙建筑公司身上安?”

    “你们觉得腾龙建筑公司不可能在警方的眼皮下还耍花样。”陈鱼跃抽了口烟。

    周呈宣点点头:“没错,不可能,不然你以为天海市警方都是吃白饭的吗?”

    “但如果对方就是利用你们警方不愿承认自己是吃白饭的,就在你们眼皮底下动了手脚呢?”陈鱼跃继续道。

    周呈宣这就不高兴了,把抽了一半的烟就在垃圾桶上掐灭了:“少在这跟我玩那套理所当然的道理,我告诉你,从天亚生物集团出事儿的那天起,腾龙建筑公司的段腾就被警方二十四小时锁定调查了,他的一举一动都逃不出警方视线,他的电话也被监听了,根本没有任何雇佣杀人的意图,所以你小子也清醒点,别把自己当上帝!还有,这是警方的事情,你小子也别插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小子打人的事情,警方没有追究你的责任,并不代表不知道。”

    陈鱼跃听了淡淡一笑:“领导,这才说明你们明智,如果连我这么见义勇为的良好市民都要追责,以后这社会上谁还学习雷锋啊?”

    周呈宣还真被陈鱼跃给说愣了。

    前阵子刚好出了一件事情,一流氓猥亵女子,路人见义勇为出手相助,结果流氓反咬见义勇为者故意伤人,最后实施猥亵的流氓被拘了五天,见义勇为者却因此被冤枉拘了十五天。

    虽然涉嫌故意伤害被刑拘说得过去,但这位“雷锋”的出发点是见义勇为,有关部门从审查和量刑上竟然没有去考虑这一重要因素,没有给予减免刑罚,简直就是脑子进屎了。

    这事儿在社会上的舆论也挺大的,也是因为这事情,陈鱼跃这几次见义勇为前提下动手的事情才没被追究。

    其实这种情况归根结底有没有意义,那真的是智者见智仁者见仁,惩恶扬善虽然值得歌颂,但也没办法避免有人借惩恶的理由去实施暴力,这也不是不存在的,所以不好做判别。

    但在这事情上,陈鱼跃从来都不吝啬自己的拳头,就算拘他,他该出手的时候仍然不会犹豫。

    这是骨子里的东西,没那么容易改变。

    “行了,我只是警告你,这事儿你少插手,警方自会解决。”周呈宣的出发点其实是善意的:“别让自己惹上没必要的麻烦,法律就是法律,很多事情一码归一码。别让有心人利用了你这点,给你下个套,真把你陷进去,没人能救得了你。”

    陈鱼跃微微一笑,也把烟掐灭:“谢谢领导提醒。”

    “记住了,别冲动。”周呈宣一边强调一边走回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