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超凡高手 > 第117章 危在旦夕【爆更2】
    若是平日,陈鱼跃并不怕和他一战,但是今天他为了帮叶筱夭保命而催动原本就不能擅自催动的暗劲,现在本就精力耗尽了。

    如果要和察昆一战,即便是竭尽所能勉强打个平手,事后陈鱼跃也会因内息消耗过度而有可能暴毙猝死。

    陈鱼跃现在的情况已经是非常危险了。

    察昆并没有给陈鱼跃喘息的机会,当陈鱼跃刚刚停下的那刻,察昆就猛然向他后背发动了攻击!刚猛的膝撞直接冲向陈鱼跃后脊!

    好在陈鱼跃也没大意,第一时间闪开了察昆的背袭。

    动手之前的察昆还挺礼貌的,而动手之后的察昆却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一招不中紧跟着第二肘就横扫向陈鱼跃的后颈!

    招招都是致命一击的杀招,陈鱼跃只要一个大意就将会让自己陷入万劫不复之中。

    随后,陈鱼跃不敢再等察昆出手,回击一脚正踹将察昆逼退数米,察昆紧跟着便再次摆开了进攻姿态。

    “古摩易拳……”陈鱼跃皱了皱眉头,现在的暹罗人虽然有很多练习摩易拳,但都是为了比赛赚钱混饭吃,古摩易拳却是纯粹为了杀人的。

    即便是黑拳场上都不会让拳手使用,毕竟老板们也是靠拳手赚钱的,若是一个拳手一场比赛就死了,那老板也会赔死的。

    所以察昆并非是大职业黑拳的拳手,陈鱼跃这时才恍然大悟,暹罗国陆军特种部队有一支小分队里的人就会这种古摩易拳。

    陈鱼跃在一次国际性的军事比赛上碰到过一个暹罗国的兵,两人狭路相逢的时候,对手曾为了赢得胜利而使出过古摩易拳。

    虽然那场对殴陈鱼跃和对方都没赚到便宜,两人都受伤挺重,但最后比赛结束时,两人还是成为了朋友,有句话叫做不打不相识,碰到这种对手陈鱼跃定然会惺惺相惜。

    只可惜陈鱼跃至今都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当初他们相互之间的一切都是保密的。

    而且当初所有人脸上都画着油彩,长相也很难辨别,他们唯一知道的就是对方的代号。

    察昆很诧异的看着陈鱼跃,他不明白陈鱼跃出手的时候为何没有暗劲,如果是一个普通的对手,他可就真的没兴趣陪陈鱼跃玩下去了。

    “你有没有去过温哥华岛。”陈鱼跃突然问道,当初那次国际军事比赛就是在温哥华岛举行的。

    如果察昆去过,就一定听得懂中文。

    有资格去那个地方代表国家参加比赛的,至少也懂得四到六个国家的语言,华语几乎是所有参赛选手都必备的语言。

    察昆仍然满脸迷茫的看着陈鱼跃,他不懂华语,而且是一点都不懂。

    一个精通古摩易拳的暹罗国特战人员竟然一点华语都不懂,陈鱼跃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是否正确,这很不应该。

    现在全球几乎所有国家的特殊战斗人员都会学习华语,这毕竟是全世界使用人数最多也是最复杂的语言,绝对的必修课。

    如果连华语都学不好,还怎么跟华夏争?这也是很多欧美强国内心的一个想法。

    日益强大的华夏已经成为了所有强国眼中的竞争强敌。

    察昆显然不想在和陈鱼跃浪费时间,再次突袭!正面袭来!当他不在把陈鱼跃看做是对手的那刻,也就全身心的投入到攻击中。

    察昆并不畏惧没有暗劲的攻击,所以他不需要防备!

    这种全速的攻击根本不是现在的陈鱼跃能够抵抗的!不敢再次催动暗劲的陈鱼跃只能不断的去躲避,完全不敢迎击!

    只靠着身体的力量去和察昆充满暗劲的招式去抗衡根本不可能赢。

    察昆的招式原本就是古摩易拳里的招式,招招要人性命,另有暗劲相辅,更是触之必亡。

    陈鱼跃在察昆迅猛的攻势下节节败退。

    虽然察昆在陈鱼跃的躲避下也没有找到机会,可若这样消耗下去,陈鱼跃早晚都会撑不住的。

    十几招之后,陈鱼跃已经开始略显气喘,察昆的速度太过迅猛,陈鱼跃的每一次闪避都几乎耗尽全身之力。

    此刻察昆也察觉到了陈鱼跃的不对劲,唧哩哇啦的说了一堆暹罗话。

    虽然他说话有口音,但陈鱼跃还是听得明白,察昆的意思是说,他知道他现在动手有些胜之不武,但是他受人之托就要为人做事,所以只能对不起了。

    陈鱼跃微微一笑,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介意。

    其实他并不讨厌这个暹罗杀手,这家伙跟一般的杀手不一样,很耿直,很憨厚,这种人做杀手就会让他觉得不对劲儿。

    从一开始陈鱼跃就觉得这家伙在本质上就不是个职业杀手。

    察昆再次扬起拳头,他决定全力以赴最后一击必杀对手。

    陈鱼跃也感觉到了察昆身上腾然而起的杀气,他意识到自己若是再不催动暗劲的话,很有可能躲不过对方的击杀。

    当察昆蹬地暴起的那一瞬间,陈鱼跃意识到即便自己催动暗劲,仅凭自己现在所剩无几的精力也根本抵御不住对方的攻击。

    难道要在这里挂掉?

    陈鱼跃忍不住皱起眉头,他来天海市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

    他还要帮兄弟保护毕颖,他还要帮叶雪芙查出身边的那些东瀛间谍,他还要保证叶筱夭不会被别有用心的混蛋骚扰,他还要跟苏晴一起毁掉赵仰五的犯罪团伙……另外还有犇羴鱻的那么多事情,还有保安部的那么多事情都等着他呢!

    陈鱼跃不甘心,若是死在这里,他肯定不可能瞑目。

    轰——!

    一声对拳的巨响,察昆后退了数米之远!

    陈鱼跃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身旁的从枭,这个魁梧健壮的男人面无表情的站在他身前。

    察昆面露震惊的看着从枭,这个暗劲惊人的莽汉只用了一招就将他给击退了。

    “你不至于这么不经打吧?”从枭用余光看了眼陈鱼跃道:“这可不是你的真实水平。”

    陈鱼跃苦笑一声:“但现在这就是我的真实水平,你若不来,我已经被秒了。”

    “你受伤了?”从枭又道,但察昆突然换了个预备式,从枭的注意力马上在陈鱼跃身上转移到从枭的身上,厉声喝道:“你究竟是什么人,敢在华夏惹事。”

    察昆哪管他从枭是什么人,二话不说猛扑上前!

    两人是一言不合就开战!

    察昆的拳脚异常迅猛,但从枭的抗击打能力绝非常人,任凭那凶狠的招式招呼在自己身上,仍然能够面不改色!

    而从枭的重拳也绝非好惹的,虽然他出拳的速度远不及察昆迅猛,但是力度要碾压察昆!

    察昆一点都不敢大意,他很清楚这种重拳一旦击中自己的下场是什么样子的。

    两个人一阵对拼,互不相让!

    察昆多次击中从枭却没有对从枭造成致命的伤害,而从枭又两次差点便一拳废了察昆!

    几十个回合下去,两人突然停手了。察昆的喘息终于变重了,从枭的额头上也冒出了汗珠,他也没想到对手竟然这么棘手。

    两个高手之间的对决让陈鱼跃热血澎湃,无奈他现在的状态根本不可能加入。

    “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来到华夏。”从枭冷声问道。

    察昆听不懂国语,默默的看了陈鱼跃一眼,对陈鱼跃竖起拇指,然后向下反转,不屑的指了指地面。

    陈鱼跃怔住了,这个动作好面熟!

    从枭突然暴怒,一个箭步上前挥拳迎上,察昆双手招架住从枭的第一记重拳,但却没有挡住接下来的一记摆拳!

    从枭的拳头重重的摆在了察昆的耳根下巴之间!

    察昆腾空而起重重摔落,再次爬起后也忍不住吐了一嘴的鲜血。

    从枭还想再上,却被陈鱼跃厉声阻拦:“等一下!别再打了!”

    察昆痛苦的捂着受创的左颈,面孔变得狰狞而不安,刚才还一直完全听不懂华语的他,嘴里突然冒出一句生硬的华语:“我……不会输!”

    从枭不解的看着陈鱼跃,不明白他为何不让自己动手解决这个危险的家伙。

    陈鱼跃的目光中闪烁着异样的神采:“是我——逆鳞!”

    “逆鳞……”察昆的身体突然僵硬了。

    陈鱼跃的声音变得愈发坚定:“你是不是‘那伽’?”

    察昆突然惊恐万分,好像看到了什么神鬼一般,突然狂笑着疾行而逃!

    从枭二话不说起身就追!

    陈鱼跃也想追上去,可惜精力耗尽的他根本就没有力气跟上两人的脚步,只跑出去不足百米,就再也看不到那两个人的身影了。

    这一刻陈鱼跃已经确定了,刚才来暗杀他的那个察昆,就是他几年前在温哥华岛参加国际比赛时碰到的那个暹罗国的家伙!

    当初那家伙也是用拇指向下的方式挑衅过陈鱼跃,也是在最后时刻不放弃的对陈鱼跃说出过“我不会输”这几个华语。

    比赛结束之后,他们甚至都没有看到过对方干净的颜面,也不知道对方的姓名,只是相互知道对方的代号。

    可陈鱼跃实在想不明白,这家伙为什么会突然不懂华语了,那种不懂不是伪装的。

    而他在遭遇重击之后又为何会说出一句华语?

    陈鱼跃很想追上去问个明白,但随之而来的眩晕却让他头重脚轻的栽倒在地,他知道自己此刻已经完全没有精力可以拿出来消耗了。

    如果不是从枭的突然出现,此刻陈鱼跃怕是早已经去西天见佛主了。

    他只能强撑着坐起身,等待从枭把察昆带回来,这样他才有机会向察昆问问清楚,在他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