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超凡高手 > 第118章 是敌?是友?【爆更3】
    十分钟后,从枭自己一个人回到了陈鱼跃身旁。

    他见陈鱼跃的情况很糟糕,关心道:“你没事儿吧?”

    “还好。”陈鱼跃点点头:“他人呢?”

    “跑了。”从枭挺无奈的,他最大的缺点恐怕就是自己的速度,这也怪不得他,他的块头比常人大那么多,即便是和别人同样的速度,风阻也会更大,让他慢一些。

    至少在陈鱼跃认识的大块头里,从枭的速度不算慢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陈鱼跃淡淡的笑了笑:“调查我呢?”

    从枭怔了一下,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试图转移话题:“刚才那个暹罗人你认识?”

    “我可没主动接近你家大小姐。”陈鱼跃没有跟着从枭的话题走,继续自己的话:“赵大小姐是什么身份我不想去猜,你是什么身份我也不想去猜,但你相信,如果我想猜的话,一定可以猜的中。”

    从枭没有说话。

    陈鱼跃则继续道:“如果你觉得我危险,就直接和你家赵大小姐说明白,不要让她接近我,也不要让她接近我家烧烤店就好了。”

    “你觉得我们会带给你麻烦。”从枭的话很直接,也很锋利。

    陈鱼跃点点头:“我很开心交你们两个朋友,但如果你不能把我当朋友,那就没必要假惺惺了。如果是朋友,我不在乎是否有什么麻烦,但如果不是,我肯定不希望我身边的人受到连累。”

    “那你能告诉我,‘逆鳞’是什么意思?”从枭认真的看着陈鱼跃。

    “你知道。”陈鱼跃直接道:“不需要我多言。”

    “以代号示人的有两类。”从枭依然盯着陈鱼跃:“在我眼里,这两类人,一类是自己人,而另一类……”

    说到这里,从枭没有继续说下去。

    陈鱼跃帮他补充:“另一类是你会干掉的人。”

    “那你究竟是哪一类?”从枭虽然有了自己的判断,但他却不敢肯定,其实他现在问陈鱼跃也不会直接相信,可他就是想问一问,听听陈鱼跃嘴里会说出什么。

    “你没打算相信我的话,所以我没必要回答你。”陈鱼跃淡淡道:“今天的事情谢谢你,这个人情我一定还。”

    从枭依然是那副严肃的扑克脸:“你怎么还?”

    “现在我还不知道。”陈鱼跃摇摇头:“但我知道,赵炜彤来天海市上学,你会一直贴身保护,就说明她身边一定会发生危险,不然不值得你这样的高手把时间都浪费在保护她的上面。”

    从枭皱了皱眉头,陈鱼跃很聪明,比他想象中更聪明。

    “我相信我有机会还你这个人情,而且机会恐怕还不止一次。”陈鱼跃笑了笑:“除非我们都那么倒霉,第一次惹上麻烦就挂掉了。”

    “不是没有这种可能。”从枭的声音很平静:“陈鱼跃,虽然我不知道你究竟是什么人,但是我希望我和赵炜彤都没有看错你的人品,我不需要你还我今天的人情,我只希望你能答应我一件事情。”

    “你说。”陈鱼跃缓缓的从口袋掏出烟点燃,然后把烟和火机都递给从枭。

    从枭摆手表示不用:“我只希望你能答应我,如果我在天海出了什么事,你能暂时帮我照顾她。”

    “你不说我也会。”陈鱼跃回答的相当干脆:“虽然你不把我当朋友,但我看得出来,赵大小姐是诚心交我这个朋友的。”

    从枭低头不语。

    “这也是你为什么要跟踪调查我的原因。”陈鱼跃笑了笑,继续道:“因为你要确定,赵大小姐想要交的朋友究竟是不是可交之人。”

    “是。没错。”从枭不再否认。

    陈鱼跃看着从枭,发出一声略带不屑的轻哼:“她可比你聪明多了,就算你会看错人,她也不会看错人。”

    “你这是在给你自己脸上贴金吗?”从枭也不屑的看了陈鱼跃一眼。

    陈鱼跃哈哈大笑几声:“我就说你不够聪明,听话都听不到重点。”

    “那你最好能听懂我要说的重点,是不是需要我把你送回去。”从枭已经不想再和陈鱼跃聊下去,他有些咽炎,闻到烟味会让他感觉很不舒服。

    陈鱼跃大手一挥:“那你就去开车啊,总不能跟我玩儿公主抱吧?”

    从枭不爽的摇摇头:“那你就自己想办法回去。”

    “你不会连车都没开吧?”陈鱼跃无语了,拿出手机叫了辆滴滴:“求人不如求自己。”

    从枭见他还能叫车,嘴也挺硬,觉得他没什么问题,也懒得再操心:“陈鱼跃,我知道你和那个逃走的人肯定有关系,但我会查他,等我查出他,就能猜出你的身份了。”

    “那你干脆直接查我。”陈鱼跃道:“如果你执意要查他,我也拦不住,不过我提醒你,我并不确定自己是否认识他。”

    “那你为什么叫他‘那伽’?”从枭见滴滴快车还没来,又追问一句。

    陈鱼跃装傻道:“我叫过他吗?我只是问他是不是知道‘那伽’,我没这么叫他啊。”

    “你为什么这么问?”

    “只是想确定一下他是不是暹罗人咯。”陈鱼跃这话说的差点把从枭噎死,傻子都看得出来他是暹罗人!还需要问吗?

    “我没时间和你耍嘴皮子。”从枭摇了摇头:“我一定会查清楚的。”

    暹罗人用“那伽”做代号的一定不是一般人,要知道“那伽”可是暹罗国的守护神,就像是华夏的神龙一样。

    而且从枭和对方交过手,知道他的身手有多么的不凡,即便这家伙在神智方面似乎有些不对劲,但是其出手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是很恐怖的。

    这种暹罗高手绝非是普通人,对于现在看到什么都敏感的从枭而言,这绝对是一个危险人物。

    这时候滴滴快车终于来了,陈鱼跃道了声回见直接上车。

    从枭目送汽车离开,随后身影也消失在黑暗之中。

    ……

    陈鱼跃再次回到家中,几个女孩都睡的很安静。

    但他躺在床上之后却怎么也睡不着了,如果今天出现的那个察昆真的是自己曾经在温哥华岛上相识的那伽,那他为什么会变成如今这个样子?

    以那伽当时在暹罗国队伍里的地位,还有他的身手实力来说,绝对是暹罗国的国之利刃,怎么会沦落到来华夏做杀手?

    这是陈鱼跃无法想明白的。

    难道他想多了?察昆根本就不可能是他认识的那伽?

    这个问题让陈鱼跃翻来覆去的无法入睡,而且他也担心从枭查到察昆之后会对他下手。

    现在陈鱼跃已经能基本确定赵大小姐不凡的身份,也就能确定从枭是什么样的身份。

    所以从枭如果认为察昆已经威胁到赵大小姐安全,或者是威胁到华夏国土安全的人,他是有权利去做他认为正确的事情的。

    为了确定察昆究竟是否是那伽,陈鱼跃拼命的去回忆当初在温哥华岛上发生的那些事情。

    那个沟谷纵横,森林茂密的岛屿上发生了太多的回忆。

    当然,他们去的可不是岛上卑诗省的维多利亚城,他们去的是西海岸的无人区,到处都是深山老林,各种黑熊,灰狼随处可见。

    面对黑熊还好说,毕竟不是群居动物,人多了还是很容易对付的,黑熊也会更容易吓走。

    但那岛上的灰狼可真不是好惹的群居掠食者。

    陈鱼跃记得很清楚,他们碰到的最大的一个狼群有三十多头灰狼!

    想了好久,陈鱼跃也没能把察昆的脸和当初那伽的脸联系在一起。

    其实他既希望察昆是那伽,又不希望察昆是那伽,这很纠结。

    或许陈鱼跃实在是太累了,才在纠结中入睡。

    ……

    陈鱼跃是入睡了,但在从枭手里逃走的察昆却依然在街边游荡。

    从枭的重拳让察昆整个人至今还在耳鸣,他原本空空荡荡的脑海里不断闪过很多他似乎记得又似乎完全没有印象的画面!

    某些时刻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谁,某些时刻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哪里!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到华夏,为什么会站在天海市的街头,更不知道自己刚才为何要去袭击那个叫陈鱼跃的华夏男子。

    察昆想知道这一切,但是却不知道找谁去询问。

    不知不觉中,他走回到一个民居,他对这里毫无印象,但是却有这里的钥匙,他可以开门进去。

    屋里全都是察昆熟悉的东西,可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这些熟悉的东西又很陌生。

    他不清楚他为什么会知道自己是住在这里的,他的头很痛,每当他想要想起什么,脑子里就会变得一片空白!

    就这样,察昆挣扎到近乎天明才终于入睡。

    他甚至已经忘记了和自己的老板约好了,事情做完之后马上汇报,然后老板会安排他离开这里。

    然而这一觉睡过去之后,察昆就什么也不记得了。

    直到第二天一早,老板谷城找上门来,察昆也是一脸茫然,昨天的事情他居然忘的一干二净。

    谷城皱了皱眉头,他心里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虽然察昆让他很失望,但他在知道缘由的情况下还是可以理解的,况且察昆若真的是一个没有问题的高手,他又怎么可能用那么低的价格得到他呢?

    最终,谷城示意察昆去吃点早餐好好休息,今天晚上再做事。

    随后他自己开车赶去医院给宋天明解释,宋天明可一直都在等消息,谷城今天早上会起这么早就赶过来,也是被宋天明的电话叫醒的。

    此刻宋天明是一刻都等不及,只希望陈鱼跃能早一分钟死掉!他迫切的想要得到这个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