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超凡高手 > 第126章 鲤鱼跃天门化龙
    察昆果然在这个夜黑风高的夜晚再次出现在房顶之上。

    他总觉得这一幕好熟悉,这个地方他好像来过一样。

    事实上他的确来过,但是从枭昨天的一拳让他彻底忘记了发生的一切。

    神经系统遭遇过巨大创伤的察昆时常会发生失忆的状态,那种情况不止一次了,一旦他的头部受到重击,基本上都会引发一次精神上的问题。

    从枭再一次出现在察昆面前。

    可他在察昆的脸上却看不到任何的表情,一切都好像没有发生过似的,他也似乎从未见过从枭一般。

    “你就是陈鱼跃。”比起昨天,今天的察昆更为冷漠,他只会说暹罗语,但“陈鱼跃”这三个字还是很清楚的。

    从枭有些不解的皱了皱眉头,心道这家伙也太健忘了吧?

    察昆心中升起一股莫名其妙的感觉,他觉得眼前这人根本就不是陈鱼跃。

    可是老板说了,陈鱼跃就是这栋别墅里住着的高手,而眼前这个人浑身上下所散发出来的气息都充满了暗劲,显然就是那个高手。

    “你以为今天还能逃的出去吗。”从枭按捺着自己的冲动,他在等陈鱼跃出来。

    察昆显然没有听懂从枭的话。

    从枭太清楚自己的情况了,他能打得过但却跑不过,万一眼前这混蛋还要逃,他可肯定追不上,他需要陈鱼跃来协助他,别让这家伙逃走。

    可陈鱼跃至今都没有出现!

    从枭忍不住骂了句混蛋,难道这小子仗着自己来了,就什么也不管了,真就那么放心的入睡了吗?

    如果陈鱼跃今天真睡了,从枭保证自己一定会让他也尝尝自己拳头的滋味。

    “不是我要杀你,是有人要你的命。”察昆话音落下,双目闪过一抹青芒,整个人突然腾空而起,铁肘势如惊雷的砸向从枭面门!

    从枭自知速度不如人,一开始就没打算闪躲,迎着铁肘一拳轰去!

    铁拳和铁肘的碰撞几乎让整栋别墅都微微震动了一下,可屋内的几个女孩却在酒精的作用下仍然睡的非常香甜,完全无视外面发生的一切。

    她们没反应从枭能理解,原本他会默认赵大小姐喝那么多红酒,就是为了她能睡的香甜,不会被晚上要发生的事情惊扰。

    但是陈鱼跃至今还没反应,这才是从枭无法理解的。

    察昆并没打算给从枭喘息的机会,今天的他战斗力似乎比昨天更强大,每一次肘击和膝磕都直逼从枭的要害。

    从枭也没含糊,每一次都是硬碰硬的迎击!

    面对一个使用古摩易拳招式家伙也敢迎击,从枭这家伙的抗击打能力还真的是远远超出了陈鱼跃的预计。

    当陈鱼跃终于出现的时候,两个人已经酣战了近百回合!

    察昆的拳速没有了之前的迅猛,从枭的招架也没有了刚才的刚烈。

    两个人在巨大的消耗之下几乎耗尽了所有的体力。

    “你怎么才来……”从枭现在已经无力吐槽了:“我还以为你死在里面了。”

    “刚才我出来岂不是找死。”陈鱼跃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至少现在不用担心被秒了。”

    从枭皱了皱眉头:“你这家伙居然那么废,我现在已经怀疑看错人了。”

    “大个子,我发现你的智商真的是和你的块头成反比。”陈鱼跃无奈的摇了摇头:“如果我是个蠢到明智会死也要送命的家伙,你才是真正看错人了。”

    从枭懒得和他争执,他觉得自己和陈鱼跃的世界观完全不一样。

    察昆的体力消耗巨大,为了让自己的身体得到喘息,他完全没有打断两人讲话的意思,反正他也听不懂。

    但是他感觉很奇怪,他觉得眼前这个气息很弱的家伙才是陈鱼跃。

    不过很快他就提醒自己不要搞错,老板说过陈鱼跃是个高手,高手的气息怎么会那么弱,所以这家伙绝对不可能是他的目标。

    从枭把注意力在陈鱼跃身上转移回察昆:“陈鱼跃,你现在出来应该是怕我把这家伙杀了吧?”

    “我们可是法治国家,别动不动就打打杀杀。”陈鱼跃摇手道:“咱们有话可以好好说。”

    从枭哼了一声,他才不相信陈鱼跃的话,现在他更加确定陈鱼跃认识眼前这个暹罗国的家伙。

    作为从小就在到处是规章制度和纪律法规的地方成长的人,从枭当然不会随便杀人。

    但是对察昆他却绝对不会手软,察昆身上的杀戮之气非常浓郁,从枭很清楚只有在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家伙,身上才会有这种气息。

    就好比……陈鱼跃的身上也有这种气息。

    只不过陈鱼跃似乎可以去刻意的隐瞒这种杀戮之气,像他自己一样,也会去刻意的把身上杀气隐瞒起来。

    但察昆不同,即便他看起来不是那种暴戾的混蛋,可却完全没有掩盖自己身上的杀戮之气。

    对于这种人,从枭是不会将他当做普通人去对待。

    从枭眼里的这种人,死不足惜。

    “你还有什么话就抓紧时间说,我是不会留这种人在天海市的。”从枭警告道,这也是他对察昆的最后通牒。

    陈鱼跃向前一步,拦在了从枭和察昆的中间。

    “你要找的人是我。”陈鱼跃面对察昆指了指自己,用暹罗语道:“他不是你要找的人。”

    察昆皱起眉头,毫不轻敌的摆着防御姿态:“我要找的人是个高手,而你根本不配做我的对手。”

    陈鱼跃微微一笑:“我不配吗?”

    察昆警惕的看着陈鱼跃,没有做出回答。

    陈鱼跃突然在他面前脱掉了上衣!

    在他的后背,赫然有一副殷红的纹身图腾!

    从枭一眼就认出了这种色彩的纹身不是普通的刺青,这是用一种特殊手法和物质刻画在身上的纹身图腾,华夏有几个神秘的家族会在族人的身上留下这种纹身。

    这种纹身的神奇之处在于平日根本看不到,就像是普通人的皮肤一样,只有在血液受到刺激的时候,这种纹身才会显出这种殷红之色。

    陈鱼跃晚上喝了很多酒,过量的酒精使血液循环速度加快,所以才会显出这殷红的刺青。平日里根本看不到。

    这是一幅“鲤鱼跃天门化龙”的图案。

    鲤鱼活灵活现,栩栩如生,巨龙惟妙惟肖,呼之欲出!

    天门更是气势磅礴,跃然背上,令人忍不住称奇!

    陈鱼跃毫不犹豫的将后背露给察昆,这可是兵家大忌!从枭瞬间紧张起来,如果这时候察昆出手,陈鱼跃可就真的很危险了。

    从枭真的搞不懂陈鱼跃,刚才还因为“怕死”不敢提前出来的家伙,现在居然那么信任他,甚至也那么信任察昆,完全是判若两人啊!

    这种情况下,陈鱼跃若不信任察昆是不会把后背露给他的,若不信任从枭能在关键时刻救他,他也不会把后背露给对手的。

    察昆也很不解对手为何做出这种行为举动。

    可在他的内心深处,偷袭和乘人之危的行为是及其可耻的!所以他不会在这种时候动手,那样他会看不起他自己。

    就在陈鱼跃整个后背亮在察昆面前的那一刻,察昆突然怔住了。

    这幅鱼跃龙门真的好熟悉,在他内心灵魂的深处,突然闪过一个遥远的画面!

    在那个每天都阴雨不断的该死丛林里。

    在那个时不时就有黑熊出现的丛林里。

    在那个让他几乎一周没闭眼的丛林里。

    逆鳞——!

    这两个字突然闪入察昆的脑海深处!他只觉得头顶一阵刺痛,瞬间双腿失去力量扑通跪倒在地上。

    随后察昆就双手紧抱着头埋进双膝,用双膝死死的加紧自己的头部,似乎这样才能缓解那种让他难以忍受的剧痛。

    察昆翻滚着,喉咙里发出沉闷的呜咽。

    从枭张着大嘴看着陈鱼跃,这他妈是什么招数?只是给对方看了看后背就让一个实力强劲的高手自己跪了?

    这画面从枭只在电视里见过一次,就是西游记里齐天大圣找昴日星官帮忙干掉蜈蚣精的那集,那蜈蚣精脱了衣服满身是眼能让齐天大圣不战而退。

    而陈鱼跃更牛,脱了衣服直接让察昆不战而跪了。

    “如果你记得这个,你就一定记得我。”陈鱼跃转过身,缓缓走向察昆,这次他没有说暹罗语,而是用华语道,因为“那伽”是懂华语的:“我坚信自己没有猜错,你一定是‘那伽’,告诉我,在你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陈鱼跃毫不设防的走向察昆,从枭不敢大意,紧跟在后也走向前去。

    察昆精神上的剧痛让他迟迟无法恢复正常,伴随剧痛的是一幅又一幅的熟悉记忆!

    有很多是他早就已经忘记的,一时之间他根本无法接受这么多的记忆袭向脑海之中!

    剧痛之下,察昆的身体突然僵硬,随后便昏厥不醒了。

    陈鱼跃快步走到察昆身旁试图将他叫醒,可察昆却完全没有反应。

    万般无奈之下,陈鱼跃只能把目光投向了从枭。

    从枭很坚定的给了他回复:“我绝对不会在他身上浪费任何一点精力,如果他清醒了还是我们的敌人,那我就是作茧自缚的蠢货了。”

    “那你帮我把他弄进屋!”陈鱼跃没有强求。

    从枭现在仍然自信自己可以控制住对手,这才帮陈鱼跃一起把昏死的察昆弄进屋中。

    陈鱼跃现在虽然没有足够的精力去催动暗劲,但他仍然能靠着对穴位静脉的精准认识帮察昆疏通静脉和气血。

    经过一番及时的控制和抢救,察昆终于睁开了虚弱的双眼,嘴里含糊的说出一句华语:“真的是你吗……逆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