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超凡高手 > 第130章 暂时安顿下
    陈鱼跃和察昆再次返回叶家时,从枭正坐在院子里等待。

    现在都是五更天了,过不了一会儿天就亮了。

    当从枭听陈鱼跃把发生的事情告诉从枭之后,从枭有些讽刺道:“这么短的时间里你们做事还真是不少啊,忙坏了吧?”

    “少说风凉话了。”陈鱼跃苦笑道:“想要我命的人一天找不到,这里就一天不能消停。”

    “你别指望我会一直保护你。”从枭认真道:“我有我的任务,如果你觉得我因为你是有用的人就利用我,我是不会答应的。”

    陈鱼跃大手一挥:“别把我们的关系说成相互利用,太俗。我答应你会在特殊情况下帮你照顾赵大小姐可不是利用你现在帮我,我是把你们当朋友。”

    从枭瞪了陈鱼跃一眼:“你说的倒是好听。”

    “大个子,我现在有人帮忙了。”陈鱼跃指了指察昆:“只要他退出了,我就没有危险了,不需要你帮我了。”

    从枭从始至终都没有去看察昆一眼,他觉得察昆不值得相信:“把一个瘾君子当兄弟,我真不知道应该说你够仗义,还是应该说你脑子有问题。”

    察昆虽然不喜欢从枭的话,但他不得不承认从枭这番话虽然粗糙但确实是站在陈鱼跃的角度为陈鱼跃考虑的。

    在这个角度去分析,从枭是把陈鱼跃当朋友看的。

    所以察昆并不会因为从枭这番话而去痛恨他。

    就他这种鬼样子,别人对他没有信心原本就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我脑子的问题就不劳您费心了。”陈鱼跃呵呵一笑:“但这件事情我不得不谢谢你,我们两个都不得不谢谢你。”

    从枭一听陈鱼跃这么客气,反而觉得不习惯了。

    “如果没有你,我们不能认出彼此。”陈鱼跃拍了拍从枭的肩膀:“这个人情我陈鱼跃记在心底了,我向你保证,让我欠一个人情绝对是你这辈子最值的投资。”

    “算了吧。”从枭大手一挥:“我没那么斤斤计较。”

    “但我‘计较’。”陈鱼跃笑着道。

    察昆则对从枭伸出手示好:“你可以看不起我,可以怀疑我,但我察昆发誓,如果你有任何需要,我愿意用我这条命去帮你。”

    从枭怔了一下。

    原本他是没打算理会察昆的示好。

    但人家都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他在端着一副看不起人的样子,就似乎有些过分了。

    最终,从枭不得不伸出右手和从枭握了一下。

    但这并不代表他从此就相信这个人,并且把这个人当做自己人。他会和察昆握手,大部分原因都是碍于陈鱼跃的面子。

    对此察昆完全能够理解,如果是他,他也会这样做。

    “今晚的事情,我们最好都当没发生过。”陈鱼跃微微一笑。

    从枭点了点头。

    察昆看向东方,已经开始微微泛出淡淡的白光,他要尽快离开这里。

    “我先走了,等我找好居住的地方再给你打电话。”察昆淡淡道。

    陈鱼跃看了他一眼:“你现在是个没有任何身份证明的外籍人员,去哪找地方住?找那些什么证件都不需要的小旅馆吗?那可不是个长久的办法。”

    察昆看了看陈鱼跃,他现在没有其他路可以走。

    “这样,你跟我走,听我安排。”陈鱼跃不可能让察昆留宿在叶家,反正现在他和毕颖都住在这边,毕颖的出租房暂时闲置,他就先把察昆安排在那边,然后再从长计议。

    从枭懒得管他们怎么安排,深深的伸了个懒腰:“我该去睡一会儿了。”

    ……

    等陈鱼跃安顿好察昆回来的时候,把所有人的早餐都捎回来了。

    虽然一夜未眠,但他的精神状态还算不错,叶雪芙她们起床之后并没有看出他一夜未眠。

    大家匆匆吃过早餐便各自去做各自的事情了。

    陈鱼跃和叶雪芙去上班之前,把毕颖拉倒一旁,告诉她家里安排了一个朋友,让她暂时先不要回去。

    毕颖追问陈鱼跃是什么朋友,陈鱼跃摇摇头没有再做过多的解释,只是强调毕颖不要回去。

    未来的一段时间里,察昆肯定要面临毒瘾的煎熬,如果毕颖回家碰到毒瘾发作的察昆会让自己陷入麻烦和危险。

    而现在陈鱼跃也不太方便解释察昆的事情。

    毕颖见陈鱼跃不说,也就没有再多问,反正陈鱼跃做任何事情都是有理由的。

    ……

    今天天亚集团对宋亮做了正式的提拔,宋亮升职为保安部的副部长,年薪涨了不少呢。

    一群大小伙子都嚷嚷着要老宋请客,宋亮也很大方,中午就叫了一堆好吃的,什么香辣蟹,小龙虾,还有犇羴鱻的烤羊排和牛肉串,买了一大堆好吃的才算打发了那些小子们。

    陈鱼跃是打心眼里替老宋觉得开心。

    老宋和夏柯卢原他们这些小子不一样,人到中年,家里真的是上有老下有小,父母老婆孩子的顶梁柱是他。

    这下老宋在天亚集团这种大公司里升职加薪了,全家人的幸福感当然也突飞猛进。

    为此老宋想对陈鱼跃表示一下感激,但他了解陈鱼跃的为人,所以送礼之类的俗套事情是陈鱼跃不会接受的。

    所以老宋觉得特别为难,一时之间不知道应该怎么表示。

    他找夏柯和卢原两个小子商量,但这俩小子却都是出的歪主意。

    就在老宋犯愁的时候,夏柯就把这情况汇报给陈鱼跃了,陈鱼跃也挺无奈的,为了不让老宋被这“烦心事儿”影响了工作,陈鱼跃干脆主动找他谈。

    “老宋,打算怎么谢谢我?”陈鱼跃半开玩笑半认真道。

    宋亮一听就愣住了,若是换做别人,他肯定相信是来找他要好处了,可这是陈鱼跃啊,宋亮迅速就意识到了陈鱼跃的意思:“鱼跃,我……唉,我这也是……”

    “你这也是不把我当自己人?”陈鱼跃接过他的话道:“怎么,是准备给我送点超市购物卡,还是送点加油卡啊?”

    宋亮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我真没有见外的意思。”

    “你有没有这个意思我不知道,但是在我陈鱼跃的眼里,谁给我来这一套,就是再跟我见外。”陈鱼跃突然收起了笑容:“你真想给我送点什么,好,直接放我办工桌抽屉里,我肯定收。”

    宋亮怔住了。

    “但是,我只要收下了,那就说明我不把送东西的人当自家兄弟了。”陈鱼跃继续道。

    这下可把宋亮给搞的一点招儿都没有了。

    “总而言之,我陈鱼跃就一句话,别人若不把我当自己人,我肯定不会把他当自己人。”陈鱼跃说完,又在刚才的严肃中露出了笑脸:“老宋,别怪我没提醒你。”

    宋亮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陈鱼跃,你这个兄弟我宋亮是认定了。”

    “那我这办工桌里可就收不到‘礼’咯。”陈鱼跃咧嘴哈哈大笑道:“别怪我没给你机会,真想谢我就递支烟啊,你不能一点表示也没有啊,那我也不愿意。”

    “你是真难伺候。”宋亮无奈的笑着掏出烟要拆,为了表示庆祝,他今天特意准备了一盒软中华,还没拆封呢。

    陈鱼跃一把就在老宋手里把烟夺了下来:“你还真就给一支啊,那么多兄弟都等着抽你一支喜烟呢。”

    老宋被陈鱼跃弄得一点脾气都没有了:“明天一人一盒,一人一盒!”

    “等等,我录音,你从新说一遍。”陈鱼跃一本正经的拿出手机。

    宋亮拍了拍额头:“得得得,我现在就出去买!”

    “这还差不多。”陈鱼跃拿了烟就笑着出去给保安部的兄弟们散发去了,一边发还一边提醒他们一会儿去找老宋要烟,一人一盒软中华。

    众兄弟对于陈部长给他们“谋求”的福利是相当的满意啊。

    宋亮知道陈鱼跃这么做可不是耍他玩儿,也不是故意想让他破财,陈鱼跃是帮他在这个时候收拢人心。

    任何一个部门做领导和副职都不容易,想要把工作做好,自己手底下的人就要有凝聚力。

    这种时候是提高凝聚力的最好时候,陈鱼跃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帮宋亮呢。

    宋亮把烟买回来,挨个给保安部的兄弟们发烟去,一边发烟一边下通知:晚上,犇羴鱻不见不散!

    这顿饭他可不会让陈鱼跃给他免单,陈鱼跃也不会给他免单的。

    下午下班之后叶雪芙有应酬,陈鱼跃则让宋亮和兄弟们先去犇羴鱻开吃,说有事儿晚点回去。

    随后他就开车去见察昆了。

    当陈鱼跃开门进屋之后,真被眼前的一幕给惊住了。

    房间里乱七八糟一片狼藉。

    很快,他就在厨房的暖气片旁看到了气息薄弱的察昆。

    察昆的右手和暖气管被一团乱糟糟的绳子捆在一起,全部是死结,绝对没有可能打开的那种死结。

    而察昆的手已经勒的紫青,显然是血液不流通造成的,这样时间若是太久,很可能会让整条手臂都废掉的。

    眼前的画面触目惊心,但陈鱼跃的表现却非常的冷静。

    他很清楚自己眼前看到的一切是如何发生的。

    察昆听到了脚步声,缓缓睁开虚弱的双眼,见到是陈鱼跃,他的嘴角露出了一抹淡淡的微笑。

    “怎么样,还撑的住吗?”陈鱼跃一边说,一边找到剪刀把察昆手上的绳索剪断。

    察昆在陈鱼跃的搀扶下站起身:“撑得住……就是把你这弄的那么乱,真的是抱歉了。”

    “收拾下就好了。”陈鱼跃可不会介意这些的:“你的气色看起来可真不好。”

    “染上这东西的家伙没几个气色好的。”察昆自嘲的笑了笑:“我现在这情况还需要麻烦你分心挂念,真够废的。”

    “你也别多想,我可没那么多心思操心你。”陈鱼跃淡淡道:“只要能挺过去第一次,就一定能挺过去第二次,你能忍得住。”

    察昆点点头:“说实话,这感觉比脱一层皮还难受,我还真怕自己忍不住下一次。”

    “这事情你只能靠自己。”陈鱼跃很坚定,他不是不相信戒毒所,但他更相信察昆的毅力和他强大的精神力。

    察昆做了几个深呼吸,让自己的情绪平稳下来:“帮我买点东西。”

    陈鱼跃点点头:“我知道,明天给你带来,能坚持住吗?”

    “我还没说买什么……”察昆笑了笑:“你就已经猜出来了?”

    陈鱼跃点点头。

    察昆苦笑着摇摇头:“既然你都猜出来了,那就别等明天了,今天晚上就帮我送过来吧,不然我怕你明天再来的时候就见不到我了。”

    陈鱼跃沉默了片刻,点点头,他没有选择盲目的自信。

    察昆已经开口了,就说明这一次他熬的很痛苦,而下一次只会更痛苦,他需要能控制住自己的铁链和枷锁。

    “我现在就去。”陈鱼跃站起身:“想吃什么,我带给你。”

    “冬阴功汤,咖喱鸡肉饭……”察昆微微一笑。

    陈鱼跃点点头转身就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