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超凡高手 > 第131章 现身烧烤店的草蛊婆
    陈鱼跃回到犇羴鱻的时候已经晚上八点了,老宋和保安部的兄弟们正喝的痛快呢。

    “忙完了?”王勇见陈鱼跃回来呵呵一笑。

    陈鱼跃随即便走到王勇身旁:“勇哥,店里还需要人手吗,我打算让一个朋友来店里帮忙。”

    “需要,随时欢迎。”王勇道:“现在很多客人都怪我们中午只做外卖,堂食却不营业,勤工俭学的学生中午可没时间,我正打算要找几个帮手呢。”

    陈鱼跃点点头:“那就谢了勇哥。”

    “这是跟我客气什么呢。”王勇咧嘴笑道。

    “只不过我那朋友有些特殊情况。”陈鱼跃继续道:“他不是华夏人,暹罗人。”

    “那也没关系啊。”王勇道:“只要他会华语就好,我可不懂那些萨瓦迪卡卡蹦卡的暹罗语。”

    陈鱼跃也笑了笑:“这点没问题,他中文水平还是不错的,虽然还是会有些口音,但是正常的沟通和交流是完全没问题的。”

    “那今天就让他过来吧。”王勇爽朗道。

    “今天就算了。”陈鱼跃摆摆手。

    王勇这时掏出烟,递给陈鱼跃一支,自己也点了一支,好奇道:“先来适应适应,吃顿饭大家认识一下。”

    “他有些特殊情况。”陈鱼跃的脸色开始变得难看。

    很快,他就把察昆有毒瘾的事情告诉了王勇,因为有很多关于自己身上的秘密是不能说的,所以陈鱼跃没办法给王勇将察昆的身份解释清楚。

    这种时候他唯一能说的,就是用自己的人格来保证察昆不是个坏人,都是被迫无奈。

    王勇是否接受察昆,也完全出于他对陈鱼跃的信任程度。

    “你敢介绍,我就一定敢用。”王勇非常确定:“但以我这种情况,如果他犯瘾了,我恐怕是有心无力……大牛中午还要跑外卖上的工作,也没办法帮我,有什么办法能让我控制他?”

    “他可以自己控制自己的。”陈鱼跃道:“我会在里屋准备好足够控制他的锁链。”

    王勇点点头:“好,你觉得什么时候合适,就什么时候让他过来。”

    陈鱼跃恩了一声。

    “鱼哥!你回来了!快来来来,罚酒罚酒!”

    有眼尖的兄弟看见陈鱼跃了。

    老宋也马上招呼到:“鱼跃,快过来,你再不来帮帮我,我就被他们给灌趴下了!”

    “我马上过去。”陈鱼跃咧嘴一笑挥手道。

    “你这些兄弟是真挺你。”王勇呵呵一笑:“你快过去吧。”

    陈鱼跃离开之前又告诉王勇:“我估计,从枭过不了几天就要来店里帮忙了,到时候可别答应他包吃,不然能被他吃垮。”

    “从枭?那个赵大小姐的保镖?”王勇愣了一下:“他会来这里做事是开玩笑吧,就那大块头的能耐,我们可雇不起。”

    “是有点雇不起。”陈鱼跃苦笑道:“但他十有九八会来,而且会说不要工资,管吃就行。到时候你可不能答应他的条件,就给他按照正常服务员的工资给钱就行。”

    王勇实在是想不明白怎么一回事儿,但陈鱼跃安排了,他就只好照做便是。

    “哥几个,我来晚了,自罚三杯!”陈鱼跃这才笑呵呵的走向宋亮他们。

    “三杯哪够啊!至少罚一扎!”

    “对!一扎!”

    ……

    令人愉悦的饭局仍然暗藏着危机和隐患。

    陈鱼跃完全没有察觉自己所陷入的危机之中。

    一直想要给他下蛊都没能成功的叶隐几乎每天都会来一趟。

    由于他的一拖再拖,罗南云和华天一甚至已经失去了耐心,开始怀疑他是个骗子了。

    今天叶隐必须解决陈鱼跃!

    而且今天也是个绝佳的机会,陈鱼跃的身边没有其他高手,而他的精气状况似乎也有些问题,加上他身边人多,完全陷入了欢声笑语里,这种机会简直是绝佳。

    多次找地痞流氓来闹事吸引注意力的招儿已经不能用了,叶隐需要的就是这种自然的现状。

    很快,草蛊婆就在他的示意下悄无声息的出现在犇羴鱻烧烤店里。

    王勇看到了她,却并没有在意,此刻店里已经是高朋满座,单独前往的人一般都是来找朋友的。

    草蛊婆带着口罩和帽子,但这在如今的空气环境下是很正常的,不会有人过多的在意。

    烧烤店里的人很多,这让草蛊婆未免有些紧张,毕竟长久以来她所生存的环境和这里相差甚远。

    砰——!

    一个歪歪扭扭的大汉起身碰到了草蛊婆,脸上不爽道:“你是不是瞎啊。”

    不善言语的草蛊婆被惊扰,下意识的就要下蛊,而这时候毕颖正巧经过,赶紧一把将她搀扶住,有些生气的瞪了那大汉一眼。

    那大汗仗着自己是客人,加上喝酒有点多,便有些得理不饶人的叫嚣起来:“你他妈什么意思!瞪谁呢!老子是来消费的,不是来这里看他妈你们的脸色!”

    “你怎么一点公德心都没有,这婆婆年纪那么大了,撞了人能不能有点礼貌。”毕颖很愤怒。

    即便对方是顾客,顾客就是上帝,可是她仍然无法去忍受。

    虽然毕颖已经没有了对自己母亲的记忆,但小时候哥哥给她讲起过,因为家里穷,母亲经常会受到那些蛮横人的辱骂。

    所以她会有一些和别人不同的感触。

    “你他妈再说一句试试!”大汉指着毕颖叫骂道:“是不是没有老板教你怎么跟客人说话啊!”

    这时候王勇的妻子马上走过来保护毕颖,对大汉连连道歉:“不好意思,孩子小不懂事。”

    “少他妈给老子解释,老子……”大汉说着就挥起硕大的巴掌想要抽人!

    然而他的手腕却在半空中被钳住!一阵撕心裂肺的刺痛直接就通过骨头传入他的大脑神经,一声惨叫在口中吼出:“啊——!疼——!”

    陈鱼跃一手钳住大汉手腕,一脚正踹大汉腿窝,接近一米九的大个头扑通一下跪在了毕颖和草蛊婆的面前。

    大汉那桌的朋友纷纷站起,一个个喝的满脸通红,圆眼怒瞪,气势汹汹。

    而陈鱼跃身后的天亚保安团也不是吃素的,哗啦一声,两桌人全部站起!都是身形彪悍的年轻人,体格一个比一个健壮。

    前一秒还气势汹汹的一桌人瞬间就软了。

    “我是这的老板,我会教我的人怎么跟客人说话。”陈鱼跃笑眯眯道:“但是,你爸妈是不是没教你怎么和别人说话?这么大的人了,连点家教都没有,回炉重造也来不及了,还是回家劝你爸妈生个二胎吧。”

    大汉因为手腕被制,痛彻心扉,哪还敢反抗啊,只能是哆哆嗦嗦的闭着眼睛强忍疼痛。

    “我们是顾客,你这样对我们,我们以后不来的!我们会告诉身边朋友都不来了!”

    “开门做生意还打人!你们这种生意早晚关门!”

    对方的人试图用这种方式来威胁。

    “你们以后若不来,我谢天谢地,多少客人来这里因为没座吃不上,你们不来我太感谢了。”陈鱼跃说完还高声对外面的王勇道:“勇哥,这桌的人以后都不来了,今天一点零都不能抹。”

    一群人恨得牙痒痒,却碍于陈鱼跃与身后那么一群大小伙子而不敢造次。

    “今天我就把话撂下,好好吃饭,吃完饭滚蛋一点事儿没有,敢闹事,一个都别想走。”陈鱼跃说完才松开那大汉。

    这群人哪还有吃饭的心情,当时就嚷嚷了要走:“没烤的那些都不要了,桌子上的打包,我们要回去喂狗!”

    毕颖没好气的扔给他们一把塑料袋:“自己打包!打干净点!说好了喂狗就喂狗,别拿回家‘孝敬’爸妈!”

    小插曲很快就过去了,可草蛊婆却被弄懵了。

    自从她开始养蛊之后,再也没有人敢如此的接近她,所有人都害怕她,没有人会帮她出头,大家只会厌恶她。

    虽然她不需要别人帮忙,得罪她的人她会下蛊去报复,但是这种被人帮助的感觉真好。

    “婆婆,你是来找人的吗?”毕颖又关心道,但草蛊婆却一言不发,转身就离开了。

    这让他们都很纳闷究竟是为什么。

    草蛊婆脸色很差的离开了,她今天做了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但是一切都已经发生了。

    当草蛊婆匆忙离开之后,陈鱼跃纳闷了半天,他总觉得那个阿婆的身上有些不对劲儿,但是又说不出来究竟是什么地方不对劲儿的。

    总而言之,这种感觉让陈鱼跃觉得挺不舒服的。

    “毕颖,你没事儿吧?”陈鱼跃又看了看毕颖。

    毕颖摇摇头:“没事儿啊,怎么了?”

    “没什么……”陈鱼跃淡淡道:“那就去忙你的吧,对了,一会儿给这边再烤几斤羊排。”

    “好。”毕颖点点头:“哥你快去吃吧。”

    晚上的时间总是过的很快。

    陈鱼跃和毕颖回到叶家的时候已经晚上十点多了,叶雪芙也刚刚忙完了应酬回来,苏晴同样拖着疲倦的身体下车。

    叶筱夭去冰箱拿了酸奶,每个人手里塞了一瓶,自言自语的说他们这些工作狂不懂得爱惜自己,对工作的态度不应该是拼命,这样的状态有些过火了。

    但一行有一行的难处,没有人想那么拼命,可有些事情却不得不做。

    叶筱夭现在做大学老师肯定清闲一些,如果她真的要做歌手,要走娱乐圈,那她很快就会不适应,因为那个时候,她会变得一点私人空间都没有。

    到时候最奢侈的东西,或许就是和家人单独相处的几分钟时间。

    肯定比起他们几个人现在还惨,他们至少每天还能回家,做明星或许很久都回不了家。

    时间过的很快,大家坐在一起聊了会儿天便纷纷起身回屋准备休息。

    这时毕颖的神情有些恍惚,陈鱼跃叫了她两次让她明天早上帮他给大牛带句话,她都没有往心里去。

    陈鱼跃觉得她有些不对劲,可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

    所以就以为她是今天太累了,或许早点休息一下就好了,便没有再多想。

    =======

    ps:写了这么多年书,也在网上认识了不少朋友,总结出一个经验,网络上越是嘴脏嘴贱心理阴暗的,越是现实里的废物垃圾。

    反而成功者或者正在通往成功道路上的人,心胸都很敞亮,没什么抱怨,也愿意在朋友需要帮助的时候帮一把。

    大家对待身边的人也要擦亮眼,那些整天说这个垃圾那个不行的,往往是自己没什么本事,说这些都是嫉妒心理在作怪,越是这些小心眼的人,越是自以为是盲目自大的人,越是一辈子成不了什么事儿,只能生活在自己那所谓的自尊心里而厌世自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