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超凡高手 > 第150章 暗度陈仓
    几辆警车疯狂的追了出去,丢车的车主也跟着上了刑警队的车。

    上车后他就开始抱怨现在世道不安全,汽车都有人偷,还说一定要拦截的人注意,别伤到了他的车,说他这车虽然已经快开了十年了,但是车况很好,车漆还是原厂漆呢。

    终于,苏晴实在受不了他这唐僧一样的念叨,喝斥他让他闭嘴,他才终于安静了下来。

    这家伙虽然不再大喊大叫,但心里却盘算着小九九呢,自言自语的嘟囔着,等汽车找回来之后就投诉苏晴,看看她的态度还敢不敢这么恶劣。

    因为叶雪芙仍未找到的关系,所有人的情绪都比较紧张,这还真怪不得苏晴。

    交警大队很快做出了部署,也马上对水库驶入市区的汽车进行了监控排查。

    但是他们提供的车牌并没有出现,但一辆09年的无牌照汉兰达仍然没有逃过监控的法眼。

    目标很快被锁定,因为汽车牌照被摘掉了,所以追查和拦截的时间都有一定的影响。

    当交警队的同志在一个小路上找到这辆汽车的时候,车里已经是空无一人。

    车主很快被带来认车,果然是他被偷窃的车辆,汽车失而复得的家伙心情非常激动。

    但他很快就发现自己汽车的后排座椅被人用刀割破了!

    “喂!我的车被损坏了,你们是不是需要负责任?刀子割破的啊!需要整套换皮呀!”车主一脸委屈的样子:“你们多少要给我一些损失吧?”

    苏晴一听到刀子,马上去看了一眼,这车后排座椅果然被刀子刮了很深的一刀。

    一想到叶雪芙在这种穷凶极恶之徒的手里,苏晴的心里就忍不住打冷颤。

    周呈宣的行动力很快,已经把找人的计划部署开了,他看出了苏晴现在情绪上的不稳定,便示意苏晴不要在参与行动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处理,你带车主回去处理一下他的事情。”

    “不,找到雪芙之前我是不会离开的。”苏晴一口拒绝了周呈宣的安排。

    车主见状不乐意了,以为苏晴不想给他办理赔偿的问题:“喂,你这个女警察的态度很差劲啊!我的车被割破了,你们需要负……”

    “滚!”苏晴怒斥一声,转身径直走向另一边,她现在心里很乱,一点就着火,那车主还那么不识趣。

    车主被骂了一句直接傻眼,随即暴跳如雷:“我要投诉她!你们谁是领导?这是什么态度!这是对待人民群众的态度吗!简直就是无法无……”

    轰——!

    陈鱼跃一拳砸在了汉兰达的车头上,整个引擎盖都翘了起来:“你的车被损坏和警方没有任何关系,要找人负责自己去找窃贼。”

    “喂喂喂!你搞什么!”车主心疼的上前哀嚎:“你要赔!”

    哐——!陈鱼跃又一脚跺掉了汽车的前保险杠:“这都是窃贼给你撞坏的。”

    “你们都看不到吗!”车主不爽的指着周呈宣道:“你怎么当领导的?”

    周呈宣也急了,他们现在满脑子都是分析叶雪芙可能会被带去哪里,这家伙竟然还在耳边大吼大叫,实在是让他心烦!

    哗啦一声,周呈宣的铁肘直接撞碎驾驶座的车窗,并狠狠瞪了这家伙一眼:“那些人开车还真不小心。”

    “你们谁都不能走!”车主开始耍横了,结果却被周呈宣命人给塞回车里。

    为了不让他影响他们的分析,周呈宣安排刑警小刘押走他,可这家伙却说什么都不肯走,就是要在现场胡闹撒泼,周呈宣被他搞的心烦意乱,只能安排小刘先控制了这家伙,不然他根本没有心情分析案情。

    此时,陈鱼跃正在环顾四周,犯罪嫌疑人竟然把车停在这种地方。

    这条小路的两侧都是店面较多的地方,人流量也不算少,虽然看起来人走这地方可以更大的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可若是挟持着一个人就不太合适了,反而会引起关注和怀疑。

    一旦叶雪芙有一丁点机会反抗一下,都会让犯罪分子成为众矢之的。

    这些家伙都是亡命之徒,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的,他们为什么会选择这个地方呢?陈鱼跃实在是想不明白,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是他,他肯定不会来这地方。

    这条小路的两端都没有监控,要找监控也要出去一条街。

    虽然不好查,但该查的还是要查。

    然而警方将这个区域周边三条街道的监控都查了,也没有看到可疑人员。

    周呈宣迅速把目标锁定在这三条街的范围内,并且安排人对这三条街范围内的所有有可能藏人的地方一户一户的排查!

    别看只有三条街,可这地方真如此排查起来也无异于大海捞针。

    那车主依然在胡闹,大吼大叫的不肯走,哪怕最后警方答应赔偿他的损失,他还是不肯善罢甘休,一定要周呈宣这个做领导的亲自带着他回去找天海市公安系统最大的领导给他道歉。

    这家伙越来越撒泼的表现搞的现场工作人员都没办法好好做事。

    陈鱼跃突然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他突然转身径直向着那汉兰达的车主走去,二话不说一拳就封在这车主的脸上!

    这家伙活了大半辈子也没尝到这么重的拳头,整个脑袋都成浆糊了。

    周呈宣见状大吃一惊,苏晴虽然也不希望陈鱼跃冲动,可是那家伙一直在大吵大闹的实在是令人心烦,她也很想教训教训他,所以见到陈鱼跃出手,她完全没有阻拦的意思。

    刑警小刘也懵了,他想劝住陈鱼跃也来不及了,陈鱼跃已经起脚踹在了这家伙的肚子上。

    这家伙被踹的重重撞在自己车身上,疼的口水都流出来了,但嘴上却依然念叨着:“警察打人了……警……警察打人了……”

    “老子可不是警察。”陈鱼跃上前一把抓起他的衣领将他的脸按在车上。

    “快别打了,这样影响不好!”刑警小刘这才回过神儿来上前阻拦。

    然而陈鱼跃要做的事情他哪能拦得住,他只能把请求的目光投向周队。

    周呈宣也担心陈鱼跃会把人打坏,这家伙虽然很闹,但毕竟也是受害者,他们不能那么没耐心,这样打人是万万不行的。

    “陈鱼跃,算了吧……别跟他计较了。”周呈宣知道陈鱼跃现在情绪肯定容易失控,也不敢过激的去阻止他。

    他只是开口,却并未出手去阻拦,只希望能够用语言让陈鱼跃冷静下来。

    可陈鱼跃却没有停手的意思,膝盖直接猛起,直接顶在这家伙的胃窝!

    这家伙差点把隔夜饭都吐出来,疼的满头大汗赶紧求饶:“别打了……别……我不闹了……别打了……”

    “放了他吧。”周呈宣觉得有效果了就好,但陈鱼跃打人这事儿也够他头疼的,这家伙若是要告他们,只能他想办法兜着。

    可陈鱼跃却仍然没有绕过他的意思,一只手依然抓着他的衣领。

    “还不打算承认?”如果目光能杀人,陈鱼跃早就把这家伙身上戳一万个窟窿了。

    这车主的眼神突然恍惚了一下,一脸紧张的看着陈鱼跃:“你……快放了我,我保证什么都不追究了,车……车我自己修……我赶时间,我现在就要走!我有权力走吧?那个领导……你说,我现在要离开!让他放了我!”

    周呈宣很诧异,这家伙怎么会突然就变卦了,这可不是一个难缠货色的作风。

    按理说陈鱼跃打了他,他应该从无理纠缠变成有理的纠缠,胡闹应该变本加厉才对啊,怎么突然就要走。

    “勾结罪犯,帮罪犯做事欺骗警察,你做的事情已经足够判刑了,你还想走?”陈鱼跃几乎咬碎了牙齿,又是一拳掏在了这混蛋的肚子上!

    这一拳下去直接打断了对方两根肋骨,如果这里没有警察,陈鱼跃还真有可能控制不住自己把这混蛋打死呢!

    周呈宣和苏晴都惊讶的围上前不解的看着陈鱼跃。

    陈鱼跃再次把这家伙拖起来:“好一出暗度陈仓……那几个人到底给了你多少钱?”

    这家伙被打的哀嚎连天,一时之间也说不出话。

    “我现在就告诉你,你帮助的人是杀人犯,是什么罪你自己心里好好想想!”陈鱼跃怒道:“别以为我在跟你开玩笑,他是天海市刑警大队的周队,你可以问问他,这种罪够不够判你多少年。”

    周呈宣黑起脸:“帮助杀人犯逃匿至少也要判十年!”

    “我错了……我……我不敢了……我说,我什么都说……求求你们,我也是被逼的……”这家伙突然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开始了忏悔,他是真怕了,连刑警队领导都说那是杀人犯了,他能不怕吗:“我真不知道他们是杀人犯啊……我真的不知道!”

    身体的疼痛人们往往可以忍耐,但精神上的恐惧却无法忍耐。

    十年的徒刑,任何人听到都会崩溃。

    苏晴意识到陈鱼跃揭穿了这家伙帮罪犯玩了一出暗度陈仓,当场就上火了,叶雪芙生命还有威胁呢,这家伙竟然敢耍警察!

    就在苏晴怒发冲冠的上前要教训这家伙的时候,周呈宣迅速给小刘一个眼神让他们拦住了她。

    “放开我!”苏晴怒道,但没有人敢放开她,都怕她冲动,她挣扎了几下无法挣脱,恼怒的对那混蛋嘶吼道:“你给我听着,如果叶雪芙有什么不幸,我就亲手宰了你!!”

    “够了!你是个警察!”周呈宣瞪了苏晴一眼,示意小刘他们把她拉去车里冷静。

    那混蛋现在身体疼痛精神被威胁,哪还敢和警察玩虚的,哆哆嗦嗦的自言自语着:“我说,我全都交代……求求你们宽大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