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超凡高手 > 第156章 切肤之痛
    陈鱼跃用足够的时间消化了察昆的噩耗,随后苏晴开车载他一起去了医院停尸间。

    对于其他人而言,察昆是一个查不到任何身份信息的外国人,即便是陈鱼跃也不知道他在暹罗国的所有一切,以至于察昆即便是死了,也没有任何亲人和组织可以通知。

    陈鱼跃不可能有机会带着察昆的尸体去找暹罗国的国王,告诉暹罗国王察昆是他们空降游骑兵的战士。

    且不说他见不到暹罗国王,就算见到了,暹罗国王也不会承认察昆的,这是丢国家面子的事情,没有人会帮他查察昆的背景。

    如果察昆只是一个普通人,陈鱼跃或许还有信心自己去追查他的亲人。

    可察昆不是普通人,察昆和他一样,早就已经被抹掉了所有背景,想查他的根基根本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除非有很高的权限,属于很机密的单位领导。

    而这种机密机关全都属于国家级别的安全机关。

    陈鱼跃对于暹罗国而言可是个外国人,不会有人让他一个外国人去查机密的。

    他没有办法帮察昆找到亲人,现在能做的或许只剩下把他送回故里……

    在征求陈鱼跃的同意之后,医院才将察昆送去了火化场。

    天色已黑,苏晴开着车带着手捧察昆骨灰坛的陈鱼跃回到了犇羴鱻。

    昨天一天到现在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陈鱼跃一直都处于紧张的状态下,原本他是要继续留在医院病房住院的。

    但苏晴觉得这种时候需要陈鱼跃换个环境,那才有助于他不会因察昆的事情而沉痛。

    所以苏晴才开车带了陈鱼跃回到犇羴鱻,为的就是大家一起吃个饭,庆祝一下叶雪芙有惊无险脱离危险,或许这样才能让陈鱼跃开心一些。

    陈鱼跃刚下车,叶筱夭就冲了上来,兴奋的对他喊道:“你最厉害了!最爱你了!”

    “你小心点!”陈鱼跃被叶筱夭碰了下,手里的骨灰坛差点脱手,态度自然有些冲。

    叶筱夭当时就愣了,她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阅历较多的王勇一眼就看出了那是骨灰坛,脸色迅速沉落:“这……这是察昆的……?”

    叶雪芙闻言也傻眼了,她虽然知道察昆中枪,可是察昆第一时间就被送去抢救了啊!

    “这是察昆的骨灰。”苏晴向大家解释道:“察昆肺部中枪,抢救无效……所以……”

    说到这里,苏晴也不知道如何继续开口了。

    叶筱夭这才知道自己为何会惹得陈鱼跃不开心了:“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手里抱着的是骨灰。”

    其实她对骨灰还是有所顾忌的,如果她知道,肯定不会那么靠近了。

    陈鱼跃没有心情理会妖精,脸色阴沉的走向屋内。

    因为今天的事情比较特殊,犇羴鱻也暂停营业了,所以饭店里面很安静。

    陈鱼跃默默的走到桌子旁把察昆的骨灰放下。

    王勇不想让别人打扰到陈鱼跃,没有营业,只是让自己的妻子给他们自己准备了一些酒菜,一起庆祝叶雪芙的安全归来。

    但现在庆祝的气氛已经完全没有了,陈鱼跃一直沉浸在察昆的死亡里,真的没有心情和他们庆祝。

    虽然他可以为了救叶雪芙连命都不要,可现在却真的是一点心情都没有。

    “陈鱼跃,你不要伤心了,事情已经发生了,你伤心也无法让人死而复生。”苏晴淡淡道:“至少他没有白白牺牲……”

    “你不用说了,我都明白。”陈鱼跃打断了苏晴的话:“我不是小孩。不需要别人帮我调整情绪,我自己会解决的。”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叶雪芙对此真的很抱歉,察昆的死是为了救她。

    “与你无关,他选择死亡只是因为不希望我为难。”陈鱼跃毫不犹豫的否认道。

    “那你都这样说了,就不要再板着脸了。”叶筱夭试探性的问道。

    陈鱼跃只是看了她一眼,他也不想板着脸对谁,只是现在他真的没有心情。

    “我知道我之前态度不好,我现在给你道歉,这样行了吧?”叶筱夭又道。

    “与你无关。”陈鱼跃只扔给他四个字。

    叶筱夭有些不理解了:“大家已经很迁就你了,你没必要这样把,还把骨灰放在桌上?我们不需要看着它也很难过。但现在不是搞追悼会,我们大家是怕你心情不好,想给你带来一点欢快,你不至于这么不领情吧?难道要我们都陪你看着这坛骨灰痛哭流泪你才能开心一点?”

    “别说了!”叶雪芙瞪眼迅速制止妖精继续说下去。

    其实叶筱夭没有恶意,她也是不希望陈鱼跃一直沉浸在痛苦里,只不过她说话太直接了,一点都不知道拐个弯。

    “陈鱼跃,妖精不是那个意思。”苏晴也上前帮忙解释道。

    陈鱼跃轻哼一声:“我知道她不是那个意思,无非察昆和她没有任何关系,她不会对一个陌生人有什么难过的情感也是正常的。”

    “喂,我没你说的那么没有人情!”叶筱夭还想解释。

    “你给我闭嘴!”叶雪芙当时就翻脸了:“你马上给我滚回家,这里不欢迎你。”

    “姐?你什么意思?”叶筱夭都懵了。

    毕颖马上安抚叶雪芙:“雪芙姐,你有危险的时候最担心你的就是妖精了,你别怪她,她只是不会说话,没有其他意思的。”

    “你不用帮我解释。”叶筱夭今天经历了大悲大喜,情绪原本也处于一个不稳定的状态下,现在被姐姐刺激了,有情绪也是很正常的:“滚就滚!反正你现在也没事了!不需要我担心了。”

    叶筱夭说完转身就走。

    叶雪芙丝毫没有阻拦的意思。

    “不用这样吧,原本是开开心心的一件事情,何必要搞成这样呢?”毕颖迅速拦下叶筱夭。

    叶筱夭沉着脸:“现在开心吗?没有人开心,因为我在这里,所以没有人开心,我走,我走了你们自然会开心了。”

    “鱼跃,今天大家的精神都很紧张,有些情绪也是不可避免的。”王勇道:“你就说句话,让大家都冷静一下吧。”

    这个时候,或许只有陈鱼跃的话才有作用。

    陈鱼跃沉默了片刻才终于开口。

    “妖精,对不起,是我情绪的问题。”

    叶筱夭虽然依然耍着小脾气,但却也不在闹着离开了。

    众人终于纷纷落座,王勇的妻子表现的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笑着给众人上菜。

    虽然大家都表现出“开心”的一面,但却又都明显没有什么胃口的样子。

    当叶雪芙得知察昆的身份可能是陈鱼跃永远无法查出的秘密,他没有办法把察昆的骨灰送回他亲人手里时也很难过。

    “如果你要把察昆埋去他的家乡,我想和你一起去。”叶雪芙开口道,她觉得自己有必要那么做。

    陈鱼跃怔了一下,他没想到叶雪芙会这样说。

    “我希望你可以答应我的请求。”叶雪芙很认真的看着陈鱼跃。

    陈鱼跃已经想好了,等他的伤口再恢复几天就坐飞机去暹罗国,他要把察昆的骨灰送回去。

    即便是不能找到察昆的亲人,也要让察昆回到自己的祖国。

    他相信察昆的灵魂也会这样希望,即便是他已经死了,他仍然会希望保卫自己的家乡。

    “好。”陈鱼跃点了点头,他的心情也在这一刻终于有了一些好转。

    ……

    五天之后,陈鱼跃的伤势已经彻底痊愈了。

    办理出院手续的时候,医院的工作人员都称奇,说他这枪伤恢复简直比其他人快十几倍!

    其实陈鱼跃早就等不及了,若不是昨天被院长给拦下了,他现在恐怕已经在前往暹罗国的飞机上了。

    不过现在也不晚,叶雪芙已经买好了机票,他出院就直奔机场,所有的行李毕颖都准备好了,叶筱夭也亲自把察昆的骨灰给他抱来了。

    原本叶雪芙是要请假去暹罗国,但恰好暹罗国生物科学中心和朱拉隆功大学生物化学系召开了一个全球性的公开讲座。

    近年来暹罗国为适应国际市场的竞争,也把生物技术列入优先发展的领域,不但制定了全面的计划,还投入了巨大的资金,对生物技术进行全面的研究与开发,无非是为了让暹罗国的产品跻占国际市场。

    所以这次的公开讲座也是宣布一下暹罗国生物科技现在的实力,作为同行的确有必要去了解一下。

    参加讲座的事情自然而然就落在了叶雪芙的身上。

    叶雪芙对暹罗国的生物技术也有一定的了解,暹罗国的生物技术研究的现状她也大致清楚。

    在过去的这么多年里,暹罗国在发展生物技术方面一直强调重视经济效益。

    虽说暹罗国在发展生物技术方面实力不能和欧美、东瀛等这个领域先进的国家相提并论,但也已经表现出促进经济增长和利用新技术的能力。

    这次叶雪芙去,主要是想了解一下暹罗国在生物基因的研究上是否也有了更多的进步和突破,这是她参加讲座的主要目的。

    至于陈鱼跃的同行,不但没有算他的假期,还算了他出公差。

    叶雪芙带一个陈鱼跃去暹罗国就等于带了一个助理兼职保镖,两全其美。

    原本叶筱夭也想和他们一起同行去玩几天,无奈的是三天后天海大学就开学了,她若同行根本回不来,不得已只能放弃了出去玩儿几天的机会。

    飞机腾空之后,陈鱼跃的心情才终于缓缓平复,因为他相信察昆肯定能感觉到,自己已经踏上了回家的路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