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超凡高手 > 第166章 顽固不化
    在暹罗混乱的凌晨,陈鱼跃他们已经坐上了返回华夏的航班。

    飞机上,陈鱼跃和杜破武四目相对,忍不住的咧嘴笑出声来,叶雪芙在过安检的时候就听两人讲述了之前发生的事情,对此也只能是无奈摇首,恐怕也只有陈鱼跃能做出这种事情来吧?

    走出广深机场的时候是凌晨三点半左右,一天中最安静的时刻恐怕就是这个时候。

    陈鱼跃他们找了一家二十四小时经营的小面馆,点了三碗热腾腾的云吞龙须面。

    虽然这次一切顺利,但却也几乎折腾了整晚,吃一个热腾腾的云吞,喝一口顺滑的龙须面,令三人感觉非常的满足。

    直到这时候,杜破武才终于问起陈鱼跃的现状,陈鱼跃便将他在天海市的情况大致的和他说了一下。

    等杜破武了解了天海的事情和叶雪芙她们的事情之后,趁叶雪芙去洗手间的功夫,压低声音询问道:“哥,这些事情她知道吗?”

    “谁啊?”陈鱼跃怔了一下。

    “还能有谁。”杜破武认真道:“龙玥灵啊。”

    陈鱼跃摇摇头:“她哪知道,自从我到天海之后就没见过她,我现在身份情况特殊,不可能去主动联系她,除非她能有闲暇找我,不然我根本就见不到她,哪有机会和她聊天海的事情。”

    “那你还和这些女孩走那么近,你就不怕……”杜破武说着,看了一眼洗手间的方向,把声音又压低了一些:“不怕她发飙啊?”

    “她发什么飙啊。”陈鱼跃皱了皱眉头。

    “哥,你别逗我们,别跟我说你自己没感觉,我们可都知道她对你什么心思。”杜破武苦笑着摇摇头:“你在天海沾花惹草,后果可不敢设想啊。”

    “什么叫沾花惹草啊,我若真那么风流就好了。”陈鱼跃解释道:“况且你们瞎起什么哄啊,龙玥灵什么性格你们不知道啊?若不是因为她这个人就没有什么儿女情长这些私人感情,上面能让她在天组担任组长吗?还不就是因为她……”

    “可她对你不一样啊。”杜破武打断了陈鱼跃的话。

    陈鱼跃也没有再辩解,杜破武说的也是事实。

    就比如这次他们龙组出事,除了他之外,其余人都被直接踢除了身份。

    虽然这是军师老柴出的主意,他们是故意惹是生非“被”踢除,但陈鱼跃出院之后也没消停,按理说也应该和他们一样被踢除,可他的身份却被龙玥灵硬生生的保了下来。

    即便是陈鱼跃也离开,跑到天海去过普通人的生活,但是身份却被龙玥灵守了下来,和杜破武他们几个可不一样,杜破武他们几个的身份已经彻底被抹掉了。

    “什么不一样啊?”叶雪芙在洗手间回来,听到杜破武的话,好奇追问。

    “没什么。”陈鱼跃微微一笑。

    杜破武却是个直肠子,根本就藏不住话,当场就接过话:“叶小姐,你是不是对我三哥有意思啊?”

    “你三哥?”叶雪芙一脸茫然。

    “你可真行,闭嘴吧你。”陈鱼跃无奈的摇了摇头。

    “他啊。”杜破武指着陈鱼跃道。

    龙组七个人,陈鱼跃按年龄是第三大,比杜破武刚好大半年。

    叶雪芙的脸一下就红了,都怪这家伙问问题也太突然了吧,没头没脑的就整这么一句,搞的叶雪芙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你别理会他,他这个人这里有问题。”陈鱼跃说着指了指脑袋。

    “我才没问题呢。”杜破武当然不承认自己脑子不好:“我现在是在关心你们啊。”

    “你太客气了,你还是关心关心你自己吧,以后出门做事多动动脑子,别什么事情都实话实说,什么事情都那么较真,这次你若是不较真,就不会让那个暹罗人输那么多钱,你想走若不是因为直说也不会让人用*给打了。”陈鱼跃无语的翻了个白眼。

    杜破武却完全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做人必须要有原则。”

    “行行行,千万别把你那一套长篇大论拿出来教育我。”陈鱼跃赶紧摆手道:“你是圣贤行了吧,就你最高尚。”

    杜破武听陈鱼跃这么说也并不生气,就是用一副“我没错”的表情盯着陈鱼跃。

    叶雪芙还真没见过这么“实在”的人呢:“杜破武,你是哪里人?”

    “我爸是鲁中晋南人,我妈是鲁中曲阜人,我出生在燕京。”杜破武笑了笑。

    陈鱼跃又笑言道:“你现在知道他为什么那么墨守成规顽固不化了吧?曲阜的外甥,圣人之地的外甥。”

    叶雪芙忍不住被陈鱼跃的语气逗笑了。

    “曲阜可不是开玩笑的,东方的耶路撒冷!”陈鱼跃又道:“我认识他没几天的时候他就跟我讲曲阜是东方圣城,还告诉我,鲁城中有阜,委曲长七、八里,故名曲阜,哎……”

    “那说明人家家庭教育好,有文化。”叶雪芙倒是帮杜破武说话。

    陈鱼跃一听这更翻白眼了:“是啊,人家是文化人,给我说什么曲阜,还要我给他解释‘阜’在古代指的是不属于山陵的土山……对了,还给我讲了个神话故事呢,快,快给叶总讲一讲,叶总肯定感兴趣。”

    叶雪芙还真的挺感兴趣呢,她一直觉得曲阜就是个圣人之地,最牛圣贤者孔子,建安七子的让梨孔融,儒学五圣的颜回,坐怀不乱的柳下惠,五帝之一的少昊,还有“王者农药”的射手鲁班……那可都是这个地方了不起的大人物。

    “什么神话,快说说,我特别喜欢听这类故事。”叶雪芙笑着道。

    杜破武是实在人,叶雪芙既然开口了,他就摆出了认真的态度:“远古时,天地不分,昼夜不明,一片混沌……”

    叶雪芙听了个开头就冷了,这也太正式吧?

    陈鱼跃忍不住偷笑还把自己给笑呛了。

    杜破武却丝毫不受影响,继续认真道:“盘古氏巨龙在这混混沌沌中已经修行了数万年。在它觉得力气充盈时,便竭尽全力翻了个身。这一翻身不要紧,只听一声巨响,居然天地分开,而精疲力尽的盘龙却被一座大山压在下面!”

    叶雪芙用奇异的目光看了陈鱼跃一眼。

    陈鱼跃则用眼神回应她:好好听这玄幻故事……

    “山顶上有若干巨石,有的闪蓝光,有的闪红光,有的似一团火。在数万年后,这些巨石变成了日月和星辰,称为三光。从此,天地间黑白交替,昼夜分明。”

    杜破武讲到这里,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水,然后继续道。

    “山顶上有棵参天大树,天上的神灵可沿树身来往于天地之间。这棵大树枝繁叶茂,叶子落地若干年后,演变成人,叶的脉络变成了人的骨骼,叶片儿化成了人的血肉。从此,大树枯亡,而人类却繁衍生息,代代相传。再说这座大山历经数载变成了委曲长七八里、高数丈的龙形阜地,被人们称为曲阜。”

    到这里,神话传说就讲完了,虽然吹的特别大,但杜破武却讲的很认真。

    “你现在知道他有多轴了吧?”陈鱼跃都懒得吐槽了:“人家一讲这个就骄傲。”

    杜破武一本正经的看着陈鱼跃:“的确有这个传说。”

    “好好,你说有就有。”陈鱼跃赶紧把这话题打住:“但是你记住,你马上要跟我回天海了,千万别把你这一套上纲上线的东西拿出来。”

    杜破武并不明白陈鱼跃的意思。

    “你怎么样我不管,但别人怎么样,你也别管。”陈鱼跃提醒他:“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

    杜破武点点头:“但我要先给你报仇,把伤你的人都废了。”

    “我已经解决了。”陈鱼跃可不敢让他去报仇,这武痴若真发了狂肯定会闹出大事情,太实在的人真转牛角尖是很可怕的一件事情。

    杜破武有些不相信的摇摇头:“反正只要我去了,谁敢惹你,我就废了他。”

    叶雪芙有些惊讶的看着这个“圣贤之地的外甥”,心道他这种暴脾气肯定没有遗传他妈。

    陈鱼跃也挺哭笑不得的,真不知道杜破武跟着自己究竟能否适应天海的生活。

    “哥,那你到天海之后就没有什么特殊的人找过你的麻烦?”杜破武又问道,他当初可是没少碰上麻烦。

    陈鱼跃摇了摇头,他还真没碰上要命的麻烦。

    当初离开时去天海市的路上却是碰到过一些麻烦,但是那些人似乎并没有取他性命的意思,这跟杜破武他们当初离开那里碰到的对手显然不一样。

    在杜破武他们按照军师的安排搞事情而被赶出去的时候,遭遇的都是杀身之祸。

    那绝对是杜破武不想去回忆的一段日子,每天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着见到第二天的太阳。

    陈鱼跃通过杜破武口中的一些了解,也能想象到其他兄弟当年所遇到的麻烦,他不由对他们多了一些担忧。

    “你和他们失联之后就再也没有取得上联系吗?”陈鱼跃转移了话题。

    杜破武点点头,他一个人都没联系上:“你呢哥?”

    “我联系上了逍遥。”陈鱼跃道:“在网络上用特殊手段联系到的,我让他来天海找我,但他说还有事情没有解决,还有人没有摆脱,等摆脱了再去找我。”

    “这么说他还被人盯着呢?”杜破武马上紧张了,当初他若不是跑去暹罗,肯定也一直被盯着到现在,他可没赵逍遥那小子那么多心眼儿,硬碰硬的周旋肯定早就让他精疲力尽了。

    陈鱼跃也很无奈的点点头:“或许吧,好在逍遥聪明,早晚都能想到脱身之计,不至于像你,跑到暹罗打黑拳。”

    杜破武对此可不以为然,他觉得自己特聪明:“至少我每天都能睡的安稳,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