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超凡高手 > 第222章 连夜追踪
    赵炜彤听到从枭答应,才对叶筱夭示意:“你给陈鱼跃打电话,问他让从枭去哪找他碰面。”

    叶筱夭马上拨通了陈鱼跃的电话,陈鱼跃得知从枭答应,心里总算是重重的松了一口气,让赵炜彤转告从枭去毕颖租的那处房子碰面。

    赵炜彤无语,反问他们哪知道毕颖租的房子在哪,可陈鱼跃却告诉她从枭知道。

    当初从枭可是去那边看过察昆的,显然这些事情赵炜彤并不知情。

    赵炜彤若有所悟的点点头,马上转达从枭,让他去毕颖租的那处房子,从枭挂了电话就直接奔目的地赶过去。

    而陈鱼跃也在电话里告诉叶筱夭,让她晚上在赵炜彤她们寝室凑合一晚,他没时间送她回去,更不可能带着她去那么危险的地方,所以她只能留在学校。

    陈鱼跃说完也直接开车走了,叶筱夭想回去也回不去了,凌晨一两点打车可不好打,她那么漂亮是非常害怕碰到坏人的。

    “真是过河拆桥啊,带我去说不定还能帮上他!”叶筱夭气呼呼道。

    赵炜彤苦笑一声:“他会这样不顾一切的想办法让从枭出手相助,肯定是碰到了棘手的麻烦……今天晚上他们自己都凶多吉少,又怎么可能会带你去呢。”

    叶筱夭的脸色有些不好:“什么叫凶多吉少?”

    “很危险。”赵炜彤道。

    “那你还……”叶筱夭愣了一下,她以为只要赵炜彤会让从枭去帮忙,那就说明这事儿好解决呢。

    “那我还让从枭去?”赵炜彤接过叶筱夭的话答道:“不然呢?难道要拒绝?然后眼睁睁的看着陈鱼跃去送死?”

    叶筱夭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口才好。

    赵炜彤则继续分析:“陈鱼跃自己去,有百分之十的生还可能,从枭去帮他,那就有百分之三十,既然可以多出百分之二十的几率,我为什么不要从枭去,为什么要眼睁睁看着陈鱼跃送死。

    “可是……这事情原本和从枭没有关系啊。”叶筱夭不解道:“他原本不需要去冒险。”

    赵炜彤微微一笑,这是她没有办法解释的,她太了解从枭了,所以从枭对陈鱼跃的那种惺惺相惜的感情她比谁都清楚。

    今天如果陈鱼跃真的因为没有从枭的帮助而挂了,从枭这辈子都会活的内疚。

    但从枭因为自己肩膀上的责任没有办法去帮陈鱼跃,从枭自己内心深处的真实感受其实是非常矛盾的!他不是不想去帮陈鱼跃,而是不能去帮!

    他可不是一个怕死的人,这点赵炜彤太清楚了。

    所以赵炜彤才会毫不犹豫的以自己的安危相逼,这才给了从枭一个不得不去做他心中也希望去做的事情的借口!

    这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清楚的,这里面所包涵的责任也不是叶筱夭这种没有经历过军旅生活的人所能理解的。

    “这你就不用多想了。”赵炜彤淡淡道:“如果你还有多余的精力,那就帮他们祈祷吧,我也不希望他们今天有去无回……”

    只要是危机的事件,总会有失败的几率,这点赵炜彤也比任何人清楚。

    但她却没有因为那种失败几率而畏惧,这也是她和其他女孩的不同之处。她能做的只有信任和祈祷,如果事与愿违,她其实也无能为力。

    “我觉得我能帮到他们。”一直没有说话的林烟白突然开口了:“能告诉我他们的集合地点吗?”

    叶筱夭和赵炜彤瞬间便将半信半疑的目光落在了林烟白的身上。

    ……

    陈鱼跃带着赵逍遥急速赶到现场的时候,现场已经是一片狼藉,但却一个人影都找不到了。

    很快,从枭就出现在了两人的面前,瓮声瓮气的问道:“陈鱼跃,你们究竟惹了些什么人?”

    “我也想知道那都是些什么人。”陈鱼跃的声音充满了愤怒,他的底线彻底被触怒了:“从枭,这次不管成败,都是我欠你的,我一定会还这个人情。”

    “不用了,这话我不想再听了。”从枭摇了摇头:“我来的早,已经查过了,看印记应该是刚离开不久,往东边去了。现在追还来得及。”

    陈鱼跃二话不说直接上车,从枭也转身大步跨到车旁一个跃步转入车内,一马当先的开车在前面追了出去。

    陈鱼跃也没含糊紧跟在后,对从枭的判断他没有半点的怀疑,他相信以从枭的能力是绝对不可能搞错的。

    两辆汽车一前一后如同电影里的飞车追逐一般向东驶去,很快陈鱼跃也发现了从枭是通过地面急刹车留下的新鲜胎痕以及一些深入地面的殷红血液做出的判断。

    虽然夜深光线昏暗,但是因为路上车少,所以还是给了从枭很快的判断速度。

    从枭没有让陈鱼跃在前面追是有原因的,他担心那些若隐若现的血迹会让陈鱼跃分心。

    陈鱼跃无意发现了血迹之后的确有些分心,他不知道杜破武究竟被伤成了什么样子,或者是他是不是已经被害了……

    就这一路的血迹,就算杜破武还活着,那他又能坚持多久?那些混蛋究竟把他带去了什么地方!

    这些都是让陈鱼跃分心的问题,以至于陈鱼跃一路上都觉得浑浑噩噩的。

    幸好赵逍遥看出了陈鱼跃的不对劲儿,一直在出声提醒他别想太多,陈鱼跃这才卯足了精神紧紧跟上从枭的车。

    很快,两辆汽车就一前一后开往了东郊的东林山,东林山是一处尚未开发的荒山,之前这里有建材集团的水泥厂旗下的一个石子厂,但是因为开山粉尘太重,天海市的地理环境又容易刮东风,所以城市的粉尘污染太厉害,好多年前就被勒令关闭了。

    自从石场关闭之后,东林山就变成了荒无人烟的地方了,石场还在的时候这里也有过村子,但都被石场毁的没办法居住了,都搬走了。

    现在石场没有了,但却也没有人会再迁回来了,谁都不希望在这个随时还有可能遭到污染的地方生活。

    这里也不是一个有度假休闲潜力的地方,所以一直也没有什么大集团来开发,就这么荒着。

    而且东林山还因为前些年的开山而路况异常难走,那种越野爱好者聚集地才会有的“炮弹坑”在这里比比皆是,所以东林山白天偶尔也会有人,但都是一些搞汽车评论的人,来这里试驾硬汉越野车越野能力拍视频。

    从枭驾驶的那硬汉派的三菱越野可是有“大山猫”之称的帕杰罗,配合从枭的技术,应对这种路况倒也算不上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当然,陈鱼跃的技术也不含糊,他很庆幸出门是开的叶雪芙的牧马人,如果把公司那辆帕萨特开来,早在刚进山没多久的地方就“下课”了!

    从枭通过后视镜看了陈鱼跃的车一眼,见他驾驶着牧马人能轻松应对这种路况也就放心大胆的继续往前追击。

    他们走的这条上山的路是一条“捷径”,当然,只是对于越野能力强大的硬派越野的捷径,正常底盘的轿车还是老老实实走另外一条一样不好走,但至少可以慢慢通过的路上山吧,就算是所谓的城市suv也都要老老实实规规矩矩的。

    从枭和陈鱼跃会走这条不平凡的路,完全是因为他们已经看到了接近山腰三分之二高的地方出现了几辆汽车的灯光。

    这个时间不会有人来这种鬼地方的,他们可以百分之百的确定那几辆车就是对方的车。

    他们来这里的最大的可能就是解决杜破武,让杜破武彻底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这种荒山野岭的地方埋个人,恐怕是要等到腐烂才能被人发现。

    时间不等人,现在真的是争分夺秒,或许晚一秒钟就意味着失去最后救出杜破武的希望,如果绕那条比较容易一点的山路根本追不上对方,只有走这条“捷径”才有机会。

    山猫和牧马人两款硬派越野一前一后的穿行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虽然都是硬派越野车,却也要小心翼翼的,一个失误都有可能再也动弹不了。

    就这样,从枭的车灯照亮远方的路况,而陈鱼跃则负责用车灯照亮从枭汽车轮下的路况,让从枭可以安全通过,陈鱼跃则是凭借自己超凡的记忆力记住从枭所压过的地方,保证了自己的通过。

    终于,两辆车在对方几辆车刚刚到达山顶之后也达到了山顶!

    而这时候他们两辆车早就已经被对方的人给察觉了。

    陈鱼跃和从枭刚到,就被对方的几辆车给团团包围了!

    对方有十多人,其中有五、六个人的手中都端着枪,瞄准了他们两辆汽车的挡风玻璃。

    陈鱼跃冷静的坐在车内,淡淡对赵逍遥道:“你身上有伤,暂时不要下车,找到最好的机会出手救人。”

    “是。”赵逍遥知道,这是命令,也是最合理的安排。

    从枭和陈鱼跃一样淡定的坐在车内,等待着对方的下一步行动,他心里很清楚,除非带头的人是傻子,不然绝对不会让自己的手下开枪的。

    这么空旷的地方,只要开一枪,整个东林山都会震的鸟飞兽走。

    虽然这里偏僻,但却也有派出所,一旦枪声惊动了派出所的人,事情可就大了。

    俗话说得好,上山容易下山难,他们开车下山逃走的速度绝对不会太快的,所以他们不可能开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