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超凡高手 > 第228章 陷入迷茫
    都死了?

    陈鱼跃睁大眼睛瞪着苏晴,不敢相信的追问了一遍。

    苏晴点了点头,非常肯定的告诉陈鱼跃:“你没有听错,都死了,一个也没剩。”

    陈鱼跃根本就无法相信,程布可是暗劲级的高手,手下还有好几个高手,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就死掉呢?

    况且从枭也在场,他肯定不可能痛下杀手啊?难不成是张濡?那个昨天晚上最危急的时候出现,帮他们力挽狂澜的那位上江林家大管家?

    他不至于如此暴戾吧!毕竟是十几条人命呢!

    “你别瞎想,那些人都是中毒而亡。”苏晴似乎看出了陈鱼跃的心思:“没有人伤害他们,是他们自己后牙槽藏有剧毒,当为首者第一个服用了剧毒之后,其余人便都跟着咬破了后牙槽里的剧毒包。”

    陈鱼跃顿时感觉到一阵肉跳,这些人遭遇失败之后居然能对自己那么狠,说明了什么?说明了他们任务失败之后所要面临的惩罚是比死亡还要更加恐怖的,如若不然他们又怎么会那么痛快的选择自尽呢?

    两人面对面沉默了片刻,苏晴这才缓缓开口:“陈鱼跃,我要你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儿,那些究竟是什么人?”

    “苏晴,这件事情不是你应该插手的。”陈鱼跃一口回绝:“从枭还在刑警队吗?”

    苏晴点了点头:“还在。”

    “他都跟你们刑警队说了什么?”

    “如果我知道他说了什么,就不需要来这里问你了。”苏晴无语,因为今天她赶回队里询问周呈宣的时候,周呈宣给了她和刚才陈鱼跃一模一样的话,说这件事情不是她应该插手的。

    苏晴还真的就想不明白了,为什么陈鱼跃能插手这件事情,从枭能插手这件事情,而她作为天海市的一名刑警队的支队长,居然连知情权都没有。

    “你听我的,既然昨晚加班了今天不用去单位,那你就留下来帮我照顾一下他们,或者是回家休息。”陈鱼跃认真道:“即便你现在跟我去刑警队也没意义,周队不会跟你说什么,你也的确不应该多问。”

    苏晴点点头:“不用你说了,周队已经告诉我了,让我老老实实在家待着别掺和。”

    “那我先去了。”

    苏晴皱了皱眉头:“你真的打算什么都不告诉我吗?”

    陈鱼跃点点头便急急忙忙的离开了医院。

    苏晴无奈的叹了口气,不用说,医院里这两个病号也一定会什么也不肯说,她问谁都白问:“好,你们都不告诉我,但别让我找到机会,如果让我找到机会,我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

    陈鱼跃很干脆的便赶往了刑警队,天亚集团那边有叶雪芙给他担着呢,他一天不去也没什么大碍。

    幸好他是在保安部,而且还有一群对他唯首是瞻的兄弟们挺他,若不然陈鱼跃恐怕早就已经被除名,他现在待在公司的时间是越来越少了。

    陈鱼跃赶到刑警队的时候,周呈宣正在大队门口送张濡。

    从枭见陈鱼跃赶了过来,便关心的询问道:“他们两个都抗住了吧?”

    陈鱼跃点了点头,什么都没有多说。

    周呈宣对陈鱼跃打了个招呼,陈鱼跃没等他开口便先说话了:“周队,如果可以的话,尽量不要打扰我那两个兄弟,让他们好好休养。有什么想问的,想知道的,找我就好。”

    一小时之前周呈宣还什么事情都想要问一问呢,但现在他什么都不想问了。

    确切的说,不是他不想问了,而是上面莫名其妙的给了他一个命令,让他别再过多的插手这件事情。

    很快,就来了一辆国字级有关单位的车辆将这次出事死亡的人全部都拉走了。

    这事情其实全都归功于从枭,若不是他尽快把情况给上面说明,恐怕也不会那么快就来人处理这件事情。

    “这事儿超出了我的管辖范围,我也没什么好问的。”周呈宣微微一笑:“不过,你如果有什么想告诉我的,那也可以尽管告诉我,我很愿意听一听。”

    陈鱼跃听了这话,忍不住看了从枭一眼。

    从枭并不想让陈鱼跃知道这件事情是他在背后有所行动,便有意无意的避开了陈鱼跃追问的目光。

    陈鱼跃这就有些不解的,目光缓缓落在了张濡的身上,张濡可不知道背后的实情,对于这样的事情他没有兴趣多问,也很清楚他没资格多问。

    只是现在从枭回避了这个话题,使陈鱼跃对张濡有了一些成见。

    “周队长,既然没什么事情了,我就先回了,如果有需要就给我打电话,我随时配合你们的工作。”张濡笑着告辞道。

    “张先生请慢走。”周呈宣客气的送客。

    “没什么事情的话,我也先走了。”从枭跟着道,周呈宣一样客气的送客离开,从枭拍了拍陈鱼跃的肩膀,然后便迅速上车走人了。

    周呈宣看了看陈鱼跃:“走吧,跟我去办公室喝茶?对了,吃早餐了没有,没吃早餐的话我请你去吃早餐,就对面那条街新开了一家粥铺,不是我们平时喝的那种粥,是那种用小米和豆子做的白粥,跟酸奶似的那么粘稠,切上二两碎羊肉往里面一搅,那可真叫一个香啊!”

    “改天吧。”陈鱼跃三个字回绝了周呈宣的热情,转身就追向了张濡。

    张濡带的人多,所以车都停在了刑警队外边,他可没从枭那么潇洒,能说走就走,他还要去外面安排完手下的人,自己才能离开呢。

    陈鱼跃三步并作两步的追上前来:“张先生,能聊几句吗?”

    张濡听是陈鱼跃,便马上停下脚步转过身:“当然可以。”

    “我现在不会太打扰了吧?”陈鱼跃说完,看了看那些等着张濡下达命令的手下人道。

    张濡一摆手,对手下的人说:“这样,你们现在都回去,从哪来的回哪去,等一会儿我如果有事情安排的话会给你们打电话通知的。”

    “是。”

    众人在张濡下令之后迅速的离开了。

    陈鱼跃抱歉的躬了下身:“实在是不好意思,耽误了你的时间。”

    “没关系。”张濡微微一笑:“不知道你有什么想说的,是需要跟我聊,还是跟我们家林小姐聊?”

    “是跟你。”陈鱼跃开门见山:“我离开之后那些人就全部都服毒死亡,我想知道究竟是谁给了他们服毒的信号。”

    张濡闻言,脸上马上就变得难看了许多,这也不怪他,怪就怪陈鱼跃这话说的有些太直接了。

    “你什么意思?”张濡冷冷道:“你的意思是说,他们服毒是我给了他们命令?呵呵呵……你的这个玩笑开的有点过分了吧?”

    “不好意思,我知道我有些话或许比较难听,但有些事情我的确不能理解。”陈鱼跃认真道。

    张濡也很认真的告诉陈鱼跃:“请你听清楚,我会在昨天的那个时间去东林山,完全是因为我们家小姐林烟白给我打电话,说她的朋友需要帮助,然后给了我一个小区的地址,我赶过去发现没有人,才追着线索找了过去。如果你连这一点都怀疑,那我对我们家小姐交朋友的眼观也只能表示怀疑了。”

    “事关重大,如果我错怪了张先生,希望张先生能够理解。”陈鱼跃淡淡道:“至于林烟白那边,我会亲自找她道谢和道歉。可那些人死的太蹊跷了,我不得不怀疑每一个人。”

    张濡点点头:“没错,你可以怀疑每一个人,你走之后,现场不只是有我一个人,你为什么不怀疑另外一个?”

    “抱歉。”陈鱼跃依然保持着冷静:“那我想知道,有什么人才能压住周队不继续调查?”

    张濡一怔:“你不会连这个都要怀疑我吧?我恐怕是没有这么大的能力可以命令周队不去调查。”

    “你当然没有这个能力,但只要省里的领导说一句话,周队就要服从命令。”陈鱼跃道:“以林家在上江的地位,这种事情姑且不说找林老爷子,就算张先生这个大管家,只要开口有绝对有足够的面子。”

    “你太高看我了,我只是一个做事的下人。”张濡对陈鱼跃的怀疑表示非常不满意:“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我觉得我应该走了。”

    “张先生……”

    “不好意思。”张濡这次没有让陈鱼跃继续说下去:“看在我们家林小姐的份儿上,我已经在人力和面子上都给足了,希望你能知足。”

    陈鱼跃有些尴尬的点了点头:“打扰了。”

    在他和张濡的谈话中,他能感觉到张濡心里的不舒服,那不是伪装出来的,那是发自肺腑的。

    在这一点上,陈鱼跃觉得张濡的确和程布的事情是没有关系的。

    谁都没有关系!那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幕后黑手,才让程布连失败的勇气都没有。

    一旦失败就只能死,十几个人,几乎同时就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死亡!陈鱼跃实在无法相信这不是人为操控的。

    一定有人从中作梗!

    陈鱼跃坚信,一定是这样的,如果没有人从中作梗,程布怎么会死的那么坚决呢!

    程布背后究竟是一股什么样子的势力,陈鱼跃只是想想都觉得后脊生寒,一个暗劲级高手说自杀就自杀,竟没有丝毫犹豫……

    此刻的陈鱼跃并不知道,程布的死已经让远在千里之外的一些人把目光全部都投到了天海这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