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超凡高手 > 第240章 有条不紊
    陈鱼跃原本是想正当办理出院手续然后离开,这样对手即便是查到市立医院也不会起疑。

    可现在杜破武和赵逍遥已经动手了,他也只能协助两人偷偷逃离医院,这若是办理出院手续,院方找负责护士询问的话,一看护士被打晕,还有个医生被打晕,他仨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当陈鱼跃掩护杜破武和赵逍遥逃出病房来带停车场的时候,赵逍遥突然紧张的拍了拍陈鱼跃的肩膀。

    陈鱼跃顺着赵逍遥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就在医院门口处,那几个监控画面上出现的可疑人员已经出现了。

    这几个人的目标很明确,最开始排查的就是天海市最有名的几个大医院,所以很快就查到了市立医院的头上。

    陈鱼跃示意让两人尽快上车,他的帕萨特是天亚集团的车,并不在他个人名下,相比起个人名下的汽车应该更安全一些。

    随后,陈鱼跃迅速坐进车内,暗中观察那几个可疑的家伙直奔急诊科的住院楼。

    “哥,我们的怀疑肯定没错,这些人一定是奔着我们来的。”赵逍遥道。

    “幸好我动手了,若不然多被那女医生拖延半分钟,可能就被堵里面了。”杜破武对自己的当机立断表示非常的满意。

    这点陈鱼跃不得不承认,之前他还有些怪杜破武太莽撞,现在还真是要感谢他的莽撞了。

    “这不是长久之计。”赵逍遥道:“现在他们已经查到了医院,发现我们病房后一定会察觉出有问题,我们受伤的事情肯定瞒不住了。”

    杜破武真想把身上的绷带给撕掉:“知道又怎么样,那我也不怕他们。”

    “没人说你怕他们。”赵逍遥继续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怡,如果我们的情况被对方清楚的话,不等开战我们就已经陷入劣势了。”

    “你不用想那么多,只要我多恢复几天就可以从新教训他们了。”杜破武道:“况且三哥上次那些帮手也会帮我们吧?即便是正面迎战,我们也不至于怕他们吧。”

    陈鱼跃摇了摇头:“上次从枭冒死相救也是被我逼的,我不会再逼他了。而张濡是上江林家的人,他可以帮我一次,却不会每一次都帮我们,他会帮我是因为他相信我有价值,如果他觉得帮我的代价要高于我的价值,会毫不犹豫的拒绝伸出援手。”

    杜破武不爽的哼了一声,觉得他们不够意思。

    “这就是塑料兄弟情。”赵逍遥看的很开:“杜破武,你不会以为谁都跟我们兄弟之间的感情似的?”

    杜破武闷闷不乐的看向窗外,他知道赵逍遥说的没错,离开神剑部队之后,他再也没有交到过一个可以生死相依的兄弟。

    这个社会上人与人之间全部都是相互利用,没有利用价值的人是不会有朋友的。

    “我们面对的麻烦是任何人都不希望扯到自己身上的,上江林家绝不会希望引火烧身,张濡基本上是不可能再出手帮我们了。”陈鱼跃淡淡道。

    “那怎么办。”杜破武看了陈鱼跃一眼:“总不能等死吧?”

    “说什么呢。”赵逍遥拍了拍他的肩膀:“你能不能别那么悲观,我们大不了就跑呗。”

    “跑?”杜破武瞪眼道。

    “这有什么的,这半年多的时间你跑的地方还少啊?”赵逍遥道:“你都直接跑去暹罗国了,你还有什么地方不能跑的。”

    杜破武愤愤道:“就是因为这半年多我跑的地方太多了,被他们追的跟个丧家之犬似的,所以我现在才不想再跑了!”

    陈鱼跃轻描淡写的扔出四个字:“我们不跑。”

    杜破武心中马上就燃了:“老七你听到了没有!我们不跑!”

    赵逍遥不解的看了看陈鱼跃:“哥,虽然咱兄弟们是商量好来天海碰面,但现在还没到时间呢,实在不行就出去躲一躲,避开风头再回来。”

    其实这对他们而言是最好的办法。

    虽然这样子的做法有些怂,可就现在他们三个伤员拿什么去跟对方硬拼啊?

    三十六计之中还走为上计呢,所以跑路并不丢人。

    当实力远不如对方的时候就只能跑,这是龙组所有人这半年都面临的状况。

    他们不得不这样做,只有这样才能避免被一网打尽,才能有机会揭穿背后的主谋者!

    可是现在陈鱼跃绝对不能跑,他很清楚的意识到,他已经把身边的人牵扯进来了,不只是叶雪芙和叶筱夭,还有毕颖和苏晴,以及犇羴鱻和外卖店的所有人,都已经被他牵扯了。

    这次对手的追查太细了,不可能放过这些人的。

    如果陈鱼跃选择一走了之,麻烦和危险就会扔到其他人的身上,陈鱼跃可不希望别人帮他承担这一切。

    这次无论是什么样的麻烦,无论有多危险,陈鱼跃都会留在天海面对,绝不会把这些麻烦扔给别人。

    尤其是扔给这些在他身边真心关心他的人。

    “不能走。”陈鱼跃铁了心道:“就算栽在这里,我也不能走,已经没有办法走了……”

    杜破武闻言愣住了。

    “是因为她们……”赵逍遥话刚开口就停了下来:“我们听你的。”

    杜破武也使劲点了点头:“没错,哥,我们什么都听你的,你让我们留下我们就留下。”

    “我没让你们留下。”陈鱼跃看了两人一眼:“我是说我不能走,没说过你们不能走。”

    “哥,你什么意思?”杜破武和赵逍遥异口同声道。

    陈鱼跃盯着两人,很认真:“难道你们忘了军师给你们说过的话吗?这种情况下选择被一网打尽可不是聪明的选择。”

    “老子现在才不管那一套呢,当初是特殊情况我才跑路。”杜破武当场就不干了:“我早就受够了!现在我已经碰上你了,要死就一起死,要走就一起走,反正我是不可能再单飞了!”

    赵逍遥虽没有杜破武那么冲动,但对陈鱼跃这话也绝对不认可:“我们不可能把你留在天海而自己离开,绝无可能。”

    陈鱼跃也懒得多说,迅速发动汽车:“行了,先跟我回去把雪芙和毕颖接出来再说。”

    汽车发动之后,陈鱼跃马上拨通了苏晴的电话。

    苏晴刚上车准备下班,接了陈鱼跃的电话变问他有什么事情,陈鱼跃得知她还在单位,就让她回她自己的公寓准备一下,说晚上会把叶雪芙和毕颖都送过去。

    苏晴一听就知道出事儿了,但在电话里并没多问,答应了陈鱼跃便马上回自己的公寓了。

    自从上次苏和伟知道了她住的公寓所在地之后,她还没回去住过呢。

    陈鱼跃刚给苏晴打过电话又马上拨通了叶雪芙的手机,让她和毕颖都简单收拾一下日常用品,收拾几件衣服,把家里不常用的电器都关掉,等他回去接她们。

    叶雪芙知道出事儿了,迅速照做。

    现在她们每一个人都已经是越来越了解陈鱼跃了。

    陈鱼跃回来之后将车停放在小区门口,并且让杜破武和赵逍遥留在车内观察小区周边动向确保安全。

    赵逍遥打开电脑链接上手机的热点便调取了小区周边所有的监控。

    让他庆幸的是,对方对这些地方的摸查也是模糊的,并没有进行定点的追踪监控,所以现在这里是安全的。

    赵逍遥迅速把情况汇报给陈鱼跃,陈鱼跃马上让杜破武在外面做好准备,一会儿开车跟上毕颖的五菱面包车,然后让赵逍遥多关注一下犇羴鱻和天海大学周边的情况。

    杜破武迅速换到驾驶座将汽车发动,虽然伤势过重让他浑身疼痛,几处缝合的伤口也有裂开的迹象,但他却仍然觉得这样比待在医院里面痛快多了。

    赵逍遥也马上调出监控画面观察犇羴鱻和天海大学周边的情况,他也知道这两个地方是陈鱼跃最放心不下的地方。

    没多久,陈鱼跃就开着毕颖的那辆五菱面包驶出了小区,杜破武马上加油跟上。

    两辆汽车一前一后赶往苏晴家中,一路上赵逍遥一边观察犇羴鱻和天海大学的情况,一边调取他们行进路线上的路况,提前判断是否有危险的迹象。

    这对陈鱼跃来说相当重要,身边有自己的兄弟会让任何困难都变得简单很多,即便是杜破武和赵逍遥现在都有伤在身,他们能够提供给陈鱼跃的帮助也是巨大的。

    倘若今天只有陈鱼跃自己一个人孤身奋战,恐怕一切就没现在如此顺利了。

    此时此刻,还在天海大学主持迎新晚会的叶筱夭对外面发生的事情尚且一无所知。

    叶雪芙已经按照陈鱼跃的意思给叶筱夭发了微信,让她最近几天都留在学校,不要回家,也不要去动那辆汽车,让她尽可能的和赵炜彤以及林烟白在一起,绝对不要自己一个人离开校园。

    叶筱夭手机调成了静音,一直都没来得及看,所以倒也没有因为任何场外的事情影响她的主持工作。

    几乎所有的新生都对这个年轻漂亮大方得体的音乐老师有了极大的好感,甚至是在她上台主持时候的掌声比正常节目表演时的掌声还要大呢。

    这都让更年期的李副校长充满了嫉妒,她从事教育工作二十五年了,从来没有得到过那么多学生的爱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