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超凡高手 > 第259章 解决贷款
    程腾飞一口血水便喷了出去,对方的力量实在是太大了,让他几乎难以承受。

    “现在可以好好回答我的问题了吗?去哪可以找到陈鱼跃?”

    程腾飞把嘴里的血水连同打掉的牙齿呸的一口吐在地上:“我说过,不知道。”

    “局气!”

    话音刚落,又是一拳头打在了程腾飞脸上同一个位置!程腾飞又吐出了一口血水,脑袋一阵嗡鸣。

    这一拳之后,程腾飞意识到对方的实力很恐怖,甚至是可以控制自己力量程度,这两拳的力量几乎一模一样,都是在他承受的极限点上,再重一点估计就把他脑子打坏了。

    “阮哥,他不知道陈鱼跃在哪,但却知道陈鱼跃的车,他说了是陈鱼跃送他来的!”

    “他说不知道他就不知道吗?他是不想说!你以为他会告诉我们陈鱼跃开了什么车和车牌号吗!”被叫做阮哥的人暴躁道。

    “是!”

    程腾飞哼哼的笑了两声:“你叫‘软哥’啊,怎么不叫软蛋呢?”

    “是阮!建安七子之一阮瑀的阮!竹林七贤之一阮籍的阮!不是软蛋的软!”阮哥恼羞成怒,一脚踹中程腾飞的胸口,程腾飞连同被绑在一起的椅子直接摔倒在地。

    若不是几个手下拉住他,他肯定还会上前动手的。

    “阮哥,这是我们找到的唯一有效线索,你千万别打死他!”

    “是啊阮哥,我们还是通知磊哥吧,让磊哥来处理,这样我们不会再出错啊。”

    阮哥不耐烦的将几个人甩开:“这点小事儿也要让磊哥亲力亲为?你们是不是觉得我还没有被磊哥骂够呢?”

    几个人马上低头再也不做声了。

    “自从烨磊知道那个该死的罗汉也来到了天海市,就跟疯了似的对我们大喊大骂!”阮哥不爽道:“是他妈自己在那个女人面前失宠了,反而把错误怪在我们头上!你们说凭什么啊!

    “阮哥你小点声!”

    “这话可不能乱说,万一被磊哥听到就麻烦了!”

    “是啊阮哥,我们忍一忍吧!”

    在几个人的力劝之下,阮哥终于是平静下了自己的心情,勾勾手示意手下人把程腾飞扶起来。

    程腾飞咬紧牙关一言不发,强忍着胸口的疼痛。

    “狗东西,我告诉你,你最好搞清楚一点,你在我面前把陈鱼跃的事情说清楚,我把陈鱼跃抓到手就放你一条生路。”阮哥让自己的声音尽量平静:“如果让我把你交到磊哥手里,你想走都没机会!”

    “我不管你软不软硬不硬,也不管什么磊哥不磊哥。”程腾飞不屑道:“我只知道这里是华夏,你犯罪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阮哥一听程腾飞这么有骨气就来火,好在这次手下的几个人及时拦住了他,就怕他真动手杀了这个有价值的人。

    等到程腾飞再次安静下来,阮哥做了几个深呼吸,示意手下把他手机拿过来。

    他要尽快通知烨磊,不然他自己也担心会把这茅坑里的臭石头给捏碎!

    “磊哥。”电话打通,这家伙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声音很小心谨慎。

    “阿阮,我昨天告诉过你,没消息就不要给我打电话,你是不是忘记了?还是说你有消息了?”烨磊这段时间很不耐烦,因为每次电话的消息都是坏消息。

    阿阮马上笑道:“磊哥,这次还真的有消息了。”

    “什么?!”烨磊的声音瞬间提高:“快说!”

    “我在高铁站这边抓到一个人,他认识陈鱼跃,而且关系应该不错,是陈鱼跃送他来车站的,他知道陈鱼跃在哪!”阿阮兴奋道。

    “别给我卖关子!说!”烨磊瞪眼道:“在哪!”

    阿阮这才收敛了一下语气:“磊哥,这家伙又硬又臭,怎么都不说,我教训了他一下,他还是不肯说,我怕再动手会把他打死,所以……”

    烨磊心里骂了一句废物:“把他带到我这边!”

    “现在吗?”阿阮怔了一下。

    烨磊理都没理他这不动脑子的废话就挂了电话,不是现在难道还要等罗汉找到陈鱼跃之后吗?

    当然是现在!立刻!马上!

    阿阮一听烨磊挂了电话,迅速示意手下把程腾飞给弄车上去:“动作快点,磊哥要见人!”

    程腾飞被人推搡着站起来时又抓住机会疯狂的挣扎起来,甚至直接甩开了一个控制他的人。

    阿阮抄起一根胳膊粗细的木棍狠狠砸在程腾飞的后颈上,程腾飞眼前一黑,再次昏倒在地。

    昏迷之前,他隐约的听到了几个人的抱怨声音。

    “阮哥!你下手也太重了吧!万一把人打死了怎么办!”

    “就是啊,你已经给磊哥说了,如果再把他脑子打坏了,磊哥肯定会怪在我们身上的!”

    阿阮不耐烦的一挥手:“少他妈废话!把人给我弄车里去,有什么事情我自己一个人担着!”

    ……

    陈鱼跃一直都在车旁等待陈冬。

    中途那三个地痞各自清醒了一次,但都被陈鱼跃一脚踩在脸上再次干昏。

    半个多小时之后,陈冬就溜达着走了回来,对陈鱼跃摆摆手道:“今天车站特别‘和谐’,没什么不速之客,就连我这行的自己人都少。”

    说完了陈冬还掰着手指头有模有样的算了算日子。

    “哎呀卧槽,怪不得我会被抓呢,出门不算算黄历还真不行,今天不适出门‘做生意’!”陈冬说着幽怨的看了陈鱼跃一眼。

    陈鱼跃给了他一个鄙视的目光:“你这叫‘做生意’吗?你这叫卑鄙无耻下流肮脏。”

    陈冬切了一声:“你让我做的事情我已经做了,你是不是应该带我去吃点东西?还有,我晚上究竟住哪啊?既然你有车,你就开车跟我去一个兄弟租的地下室里拿我的东西吧。”

    “你这脸皮还真够厚的。”陈鱼跃压根没打算让他上车:“我还有事儿,你若是要拿东西就自己打车去拿。”

    “喂,你是不是耍我啊?”陈冬一瞪眼。

    “我可没那闲功夫耍你。”陈鱼跃说完开门上车,随后落下车窗。

    陈冬眼神充满了质疑的看着他:“我拿了东西我去哪?你这还不是耍我?”

    “借用你一句话,中浦商贩一条街,打听打听谁是爹。”陈鱼跃呵呵一笑:“去犇羴鱻找勇哥,告诉他是我让你去的,他会安排你的。”

    陈冬半信半疑道:“真的假的?我怎么感觉你是再玩儿我呢。”

    “信不信由你!”陈鱼跃说完便发动了汽车径直离开高铁站。

    ……

    陈鱼跃回到天亚集团之后,老宋马上就在办公室里迎了出来。

    “叶总刚才来找你了,见你不在很着急。”老宋道:“她让我等你回来马上告诉你,让你去办公室找她。”

    “行,我知道了。”陈鱼跃让老宋回办公室,然后自己便直接去了叶雪芙的办公室。

    助理含笑见陈鱼跃来了也没去通报,让陈鱼跃直接进去,说叶总等他好久了。

    陈鱼跃敲门进来,一眼就看出了叶雪芙心情很好的样子。

    “你去哪了?”叶雪芙看到陈鱼跃终于放心下来。

    “诚杰的老程回家有事儿,我送他去高铁站。”陈鱼跃道。

    叶雪芙一怔:“老程?”

    “程腾飞,诚杰集团保安组那个负责人。”陈鱼跃解释道。

    叶雪芙这才把人和名字对接起来,诚杰集团保安组的组长她见过很多次,但是却一直都没有记住名字。

    “对了,你这是怎么回事儿啊,怎么看起来那么高兴?”陈鱼跃坐下之后问道:“碰上什么好事儿了。”

    “是贷款的事情。”叶雪芙喜上眉梢,掩盖不住心里的激动:“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今天四大银行里两家的信贷部经理都主动联系了我,说经过研究决定可以给我们的研究项目贷款。”

    陈鱼跃也咧嘴笑了:“这是好事儿啊!只不过他们之前拒绝了,可这次为什么又要主动提出合作呢?”

    “这我就不知道了。”叶雪芙道:“我相信仔细看过这项目,对生物学有一定了解的话,一定知道这个研究的重要性,这些贷款是值得的,一定不会白白的打水漂。”

    “那我就放心了,这下你终于不需要为了这件事情东奔西跑了。”陈鱼跃真心替叶雪芙感到轻松了许多。

    “是呀。”叶雪芙也一身轻松的点了点头:“我是真没想到这件事情竟然会这么意外的解决了。”

    陈鱼跃微微一笑:“等我这边的事情过去了,再好好给你庆祝,这几天我们也都没办法去犇羴鱻。”

    关于这事情陈鱼跃也在电话里大致的给王勇解释了一下,他们现在不过去是出于对犇羴鱻和他们个人的保护。

    陈鱼跃还特别嘱咐过,如果有人问他一定要否认。

    王勇虽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但他是聪明人,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也知道什么时候应该做什么事情。

    “妖精说他们都会帮你的,你们怎么样,都联系上了吧?”叶雪芙又问。

    陈鱼跃却转移了话题:“你在天海市有熟悉的中学吗?辍学好几年的大龄儿童还能去上初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