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超凡高手 > 第261章 情不及恩
    坐在她们三人对面的张濡刚刚把事情陈述完。

    他们这才知道林麒半路上被劫回了张濡那边,根本就没去成天亚集团,更别提和陈鱼跃碰面帮忙了。

    赵炜彤挺讶异,张濡居然做出这种事情也再次反映了他在林家的权利究竟有多大。

    “赵同学,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在怂恿林麒去做那些危险而无意义的事情了。”张濡微笑着对赵炜彤道,他很礼貌,很谦卑。

    “不好意思了大管家,可能是我高估了你的这个。”赵炜彤说着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罢了,这是你们家的事情,你们自己说了算。”

    张濡并没有因为赵炜彤怀疑他的头脑而生气:“我的确不够聪明,所以才不会傲睨一世,刚愎自用……”

    “张叔。”林烟白听到张濡用这么重的词语形容赵炜彤,马上出言打断了他的:“事情是小麒自己做出的选择,和炜彤没关系。”

    “他少不更事。”张濡非常坚定。

    林烟白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已经不是孩子了,有些事情他有自己的考虑和选择,张叔,我知道你的顾虑,之前我也有过。”

    张濡看了眼林烟白:“老爷子让我留在天海,就是为了及时的控制你们有可能犯下的错误。”

    “但你们那么多人,帮帮忙又能怎么样?”一直沉默的叶筱夭终于忍不住爆发了:“举手之劳的事情而已!”

    张濡面如平湖看了看叶筱夭:“若有你说的那么简单,恐怕也根本不需要我的帮助吧?”

    “筱夭姐,吃饭。”赵炜彤很平静的把筷子递给叶筱夭。

    叶筱夭虽然拿起了筷子,可最终还是啪的一声拍在了桌子上,突然起身:“看见他我就没心情,你们吃吧,我要去找我姐。”

    “你忘了雪芙姐提醒过你,不要贸然离开学校。”赵炜彤拉住叶筱夭的手腕:“冷静一点。至少冷静下来再走。”

    叶筱夭仍然没有坐下的意思。

    赵炜彤则跟着她站起来:“那我陪你回宿舍。”

    叶筱夭这才点点头。

    赵炜彤回头给林烟白示意了一下,表示先陪叶筱夭回去冷静一下。

    林烟白很是自责的点了点头,虽然这件事情一点都怪不得她,可她心里就是觉得怪怪的。

    等赵炜彤和叶筱夭离开之后,张濡才再次开口:“我们没有义务帮他们,小姐你不必自责,如果她因为我们不帮忙就怪我们,那也没有必要和她交朋友了。”

    林烟白摇摇头:“她只是一时之气。”

    “怕是未必。”张濡淡淡道:“这件事情我自有分寸,小姐,你就别再为这件事情操心了。”

    “可是张叔,难道真的不能再帮他一下吗?”林烟白道:“如果你担心小麒的安全,现在已经把他控制了,那你就帮帮陈鱼跃吧,如果陈鱼跃的事情不解决,难道你会一直控制小麒吗?”

    张濡对此也的确是有些头疼。

    如果陈鱼跃的事情一直拖着,他还真的是一点招儿都没有。

    “况且,以我对小麒的了解,这次陈鱼跃如果出什么意外,小麒或许真的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林烟白道。

    张濡怔了一下:“林少和陈鱼跃只不过才一面之缘,又并非什么八拜之交,他们之间的感情不可能那么深厚。”

    “但小麒对那个女孩却真的是动心了。”林烟白道:“张叔,你要知道,他动心的女孩可是陈鱼跃的妹妹,你拦他,他不可能不恨你。”

    张濡内心突然动摇了。

    如果林麒恨他,就算他在老爷子百年之后扶持林麒在林家的夺权之争里胜出又能如何?

    “总之,我还是希望你能多考虑一下。”林烟白道。

    张濡不是没有考虑过,但他每一次都会否定自己的怀疑,坚持自己的选择:“是你们考虑的太简单了。”

    “简单?”

    张濡点点头:“其实我们都希望能拉拢一个陈鱼跃这样的人才为己所用,都希望他能在未来帮助到林少。但是你们没有考虑过陈鱼跃身上的风险,如果我们要得其所用,就要承担他身上的风险,这生意可就不值了。”

    林烟白沉默了,她知道自己无法说服张濡,她原本也担心这个问题,就更没有说服张濡的底气了。

    “如果陈鱼跃能自己解决这次的问题,才能向我们证明他身上的风险在他自己可控的范围内。”张濡继续道:“如果以后有需要,我肯定不会再犹豫。”

    林烟白明白张濡的心思,这时一个餐厅勤工俭学的同学路过,她示意对方把这些没有碰过的饭菜拿去吃。

    对方一开始愣了一下,但随后就说了声谢谢就端走了。

    林烟白也缓缓起身准备回寝室了:“锦上添花之情,远不及雪中送炭之恩。”

    张濡愣住了,目送林烟白离开了食堂。

    林烟白的话让他想了很久很久,她说的没错,一点都没错,锦上添花之情的的确确远远的无法和雪中送炭之恩相提并论。

    救命的事情是任何事情都无法相提并论的。

    可即便如此,张濡依然不会轻举妄动,依然不会让林麒去做愚蠢的事情,他宁愿放弃陈鱼跃未来可能带来的帮助,也不会拿现在去冒险。

    ……

    林烟白回到寝室的时候叶筱夭已经冷静了很多。

    “烟白,刚才的事情对不起。”叶筱夭见到林烟白的第一句话便是道歉:“我不应该那样,你们原本就没有义务一定帮他,对不起,是我太自私了。”

    “你千万别这样说,你心里着急我能理解,我也一样想帮陈鱼跃,我也很着急。”林烟白道:“但张濡有他自己的难处,希望你们能够理解他。”

    叶筱夭点点头:“我懂。这原本就不是他的事情,他有他的立场。”

    赵炜彤还是那个心大的赵炜彤,一边倒了杯水递给叶筱夭,一边叹息道:“我估计小虫等不到‘援兵’也该质疑我了。”

    她这话音刚落,手机就突然响了起来。

    “看吧,说曹操曹操就到。”赵炜彤说完便接起电话。

    “林家的人呢?”

    果不其然,从枭拨通电话的第一句话就是询问这件事情。

    “林家的人撤了。”赵炜彤道:“张大管家不会出手了。”

    “我的赵大小姐,你究竟是搞的什么鬼主意?是不是又用一些鬼点子和小办法了?”从枭无奈道:“既然张濡彻底放手,那我也告诉你,这事情你也别插手了。”

    赵炜彤瘪嘴道:“你管得了我吗?”

    “管不了也要管。”从枭认真道:“我现在就把事情汇报给首长,并且让他把霍青也调过来替我,我不管你了,以后让霍青看着你!”

    赵炜彤一听霍青的名字,脑袋瞬间就要爆炸了:“好好好!我听你的!你千万别告诉我爸!还有,我求求你留下来,说什么都不能换霍青,我可真的受不了他啊!”

    “不行,我也受不了你了,只能让霍青来管着你。”

    赵炜彤都要急了:“从枭!我都答应你了,你若还敢把霍青换来我就和你势不两立!”

    从枭见赵炜彤不会再以身涉险,才没有在逼她:“你答应我不会去惹麻烦,这可是你说的,你若违反,我一定向首长申请。”

    “行行行!”赵炜彤一点都没犹豫:“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只要别给我提霍青。”

    赵炜彤知道,万一父亲真用霍青把从枭换回去,她以后肯定没有一天好日子过。

    霍青的嘴是真碎,比说相声的那些人还碎,几句话来来回回唠唠叨叨没完没了!

    吃个宫保鸡丁都能唠叨半个小时“宫保鸡丁真好吃,这鸡肉一过油,吃起来津津有味一点都不油腻,宫保鸡丁真好吃,这花生米一过油,吃起来嘎嘣嘎嘣真脆,宫保鸡丁真好吃,这胡萝卜一过油……”反正他能把里面材料说一遍!

    更别说赵炜彤若是违反点什么老爸交代的事情了,真能被霍青唠叨死。

    若他只是能唠叨,赵炜彤堵住耳朵也就忍了,但却不止如此。

    霍青可没从枭那么好说话,也没有从枭那么惯着她,如果是霍青来了,他会一板一眼按照首长的安排,只要赵炜彤一点没有规规矩矩,他就会非常坚决强行的给她扭过来。

    到时候赵炜彤恐怕连出个学校门都要给父亲打电话请示,让父亲给霍青下命令,自己才走的出去。

    这真的一点都不夸张。

    “不过你也放心,我会关注陈鱼跃的。”从枭淡淡开口,这就是他和霍青的不同,他虽然也会制止赵炜彤做某些事情,但对于赵炜彤想做又不能做的事情,他会想一些办法帮她分担。

    赵炜彤也冷静了下来:“谢了。”

    “这次我不会贸然出手了,昨天晚上他们惹的事情把百达广场的一栋公寓都烧了。”从枭低声道:“那些人真的是胆大包天,我会暗中调查,如果有必要,我会救陈鱼跃,但若没机会,你也别怪我。”

    “我懂。”赵炜彤点点头:“有你这话,我就放心了。”

    “你还是别放心的好。”从枭无奈的叹息一声:“你越放心我心里的压力就越大。”

    赵炜彤微微一笑:“行了,别有什么压力了,这原本就不是你分内的事情。况且我相信我看中的男人肯定不会那么废,就算没有人帮他,也一样会扛得住。”

    从枭愣了,刚想再开口,赵炜彤却挂掉了电话。

    赵炜彤挂了电话才发现,叶筱夭和林烟白都用一种非常奇怪的眼神盯着她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