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超凡高手 > 第262章 绝人之路
    赵炜彤看着两人一脸迷茫:“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吗?”

    “你看上的男人?”叶筱夭和林烟白异口同声道。

    赵炜彤瞬间就懵了:“我什么时候说了,你们肯定是听错了。”

    两人迅速摇了摇头。

    “我说过吗?不可能!”赵炜彤一口否认:“就算是我说什么了,那也是口误,你们随便一听就够了。”

    “你不会真的看上陈鱼跃了吧?”叶筱夭对这个答案可是非常想要得到的,她问的很认真,这关系真的很大!姑且抛开她心里对陈鱼跃的那一丝若隐若现,似有似无的情愫,这事情依然和她有关系,她可是很确定姐姐叶雪芙的感情了!

    “叶老师,我拜托你别那么八卦好不好?”赵炜彤转身不想再谈。

    “我这不是八卦好吗,我这是很认真的求知啊。”叶筱夭紧追不舍:“你快点说好不好,别吊着我呀!”

    “我什么时候吊着你了,你自己非要给自己挂一个勾,活该。”赵炜彤摆摆手。

    而这时林烟白竟然也开口了:“炜彤,你就说说吧。”

    “你一向都不喜欢听八卦啊,今天怎么也那么八卦了。”赵炜彤无语:“我才十八岁呢,我还是一个含苞待放的少女好吗?别给我说这些你们少妇之间的话题。“

    “你丫才少妇呢。”叶筱夭伸手装作掐她的样子:“你知道什么叫少妇吗你就胡说八道!”

    “当然知道。”赵炜彤哼了一声:“闺中少妇不知愁,春日凝粧上翠楼。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壻觅封侯。就是结完婚的小媳妇儿呗。”

    叶筱夭这下是真动手了,一把掐在赵炜彤的腰间:“知道还胡说八道!”

    “疼!”赵炜彤赶紧躲开:“别闹了,有工夫还是赶快想办法吧。”

    叶筱夭的心烦再次涌上心头:“想办法,现在还有什么办法,那个大管家连林麒都敢关禁闭,更不会把烟白放在眼里啊,肯定指望不上了。”

    “天无绝人之路。”赵炜彤依然乐观。

    “不行,我还是要去找我姐姐把事情说清楚。”叶筱夭再次起身。

    “电话里说就可以。”赵炜彤道:“虽然陈鱼跃和雪芙姐让你留在学校是对你的要求,却是给我的任务,你如果乱跑他们会怪我的。”

    “没你事儿,是我自己要去。”叶筱夭道:“我不可能让她们和陈鱼跃在外边面对危险麻烦,而自己却像乌龟一样缩在壳里。”

    “但你想过没有,你留在学校就是对陈鱼跃最好的帮助。”赵炜彤非常坚决的拦在门口:“我肯定不会放你走。”

    “你别逼我,我会……”

    叶筱夭一句话没说完,赵炜彤突然出手点在她左颈穴位,叶筱夭两眼一黑就昏睡过去,幸好林烟白的反应足够快才将她拦腰抱住,不然真就直接摔倒在地上了。

    “你这是干嘛?”林烟白吓了一跳。

    “我若不这样,你晚上就要整夜的盯着她。”赵炜彤道:“我可没那么大的精力去熬夜,我还是个孩子,还需要长身体呢。”

    “可是这样不太好吧?”林烟白有些哭笑不得。

    赵炜彤一脸无辜:“挺好的呀,这样你也能好好休息,我也能好好休息,她也能好好休息,一石二鸟……不对,是三鸟,合理而不为?”

    “那明天她若醒来我们怎么跟她解释?”

    “没什么好解释的啊,就说是她自己昏过去了呗。”赵炜彤耸了耸肩膀。

    “啊?”林烟白瞪大眼睛:“可她明明是你动手……”

    “你看见了?还是我看见了?还是其他人看见我动手了?反正她是没看见。”赵炜彤依然无辜道:“如果你冤枉说是我动手把她弄晕的,我肯定是不会承认的,我一定会说是你干的。”

    “哎。”林烟白真的是拿她一点办法也没有:“那你快帮我一下,都抱不动了。”

    赵炜彤也叹了一声:“哎,平时不注意自己的身体,现在昏倒了吧?以后多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体情况吧。”

    ……

    犇羴鱻烧烤店门口,一个贼头贼脑的家伙探头进去。

    大牛刚在店里拿了外卖点送的羊排准备出去,便看到了这贼头贼脑的小子,一把就给他拎了进来。

    “你干什么的?”大牛瞪眼问道。

    “你们这里是饭店,你说我来这里是干什么的!当然是来吃饭的!”这贼头贼脑的小子不是旁人,正是陈冬。

    大牛怎么看怎么不相信,当他无意察觉陈冬无处安放的右手时,察觉到他右手食指和中指竟然一样长,瞬间恍然大悟!

    他毕竟也混了这么多年,也认识一些小偷,有些从小就干这一行的小偷都练过手指头。

    小偷组织的头目会让他们从小就戳墙阻止中指的生长,然后练习在热水里夹东西,由于食指和中指一样长就更容易抓住,他们每次练习的时候都会拼命伸食指。

    人类身体的进化和退化都是有自我意识的存在,所以从小就练的小偷,食指会拼命长个儿,而中指会因为戳墙的练习而停止生长,久而久之便养成了偷东西最方便的“筷子手”!

    “小子,我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都多,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是个‘三只手’!”大牛察觉到他的手指以后,便面色不善的警告道。

    陈冬一听这话,脸色瞬间就难看了!

    “赶紧从店里给我滚出去,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大牛再次警告。

    “狗眼看人低。”陈冬呸了一声:“说我是偷儿?你证据呢?我偷你什么了?我偷谁了?店里谁丢东西了你问问?看看我身上有没有!没有证据就别他妈含血喷人!”

    “你再骂一句试试!”大牛瞪眼道。

    “我骂你怎么了?我还要告你诽谤呢!”陈冬年纪虽然不大,但社会经验可真不少,很老道,不怕事儿:“你有种打我,动我一下试试!看我敢不敢报警抓你!”

    王勇听到争执迅速上前示意大牛离开。

    大牛还想说什么,却被王勇推出店里让他抓紧时间去送外卖。

    等大牛走了,王勇才安抚陈冬找地方坐:“小伙子,想吃什么就点什么,算我的,我请你。”

    “看不起谁呢?”陈冬在口袋掏出一叠钱,至少也有三、四千,他直接拍在桌子上:“以为我吃不起是吗?不就是个破烧烤吗,不用你请我!我吃得起!”

    王勇无奈的笑了笑,就他这拍钱的举动,已经暴露了他的“职业”,王勇相信大牛说的不错。

    这年头不出远门,身上还会带这么多现金的人没多少了,一类是土豪人群,他们就喜欢拿现金的感觉,一类是有点小权利的贪官污吏人群,能收一些现金,不敢往卡里存怕留证据,所以只能花现金,甚至买车买房子都拿现金,再一类就是小偷,心思都放在偷上了,哪有什么时间存钱去啊,而且现在偷也偷不多,三千五千的根本不值得去存,又没多少利息。

    “烤羊排来两斤!”陈冬大大方方点菜:“肉串二十,板筋二十,再来两个大腰子,烤的越骚越好!还有一扎原浆,快点上吧!”

    “我们店里实惠,你一个人点这么多吃不了。”王勇道:“再说了,你才多大啊,吃腰子干什么?补肾啊?还用不着补呢吧?至于啤酒,不好意思,不对未成年人销售。”

    陈冬一瞪眼:“谁说我未成年,我十八了,早就成年了!别废话,赶紧上啤酒,不然我不在你们家消费了。”

    “慢走,不送。”王勇直接就收回了菜单。

    陈冬气的吹胡子瞪眼,可却一点招儿都没有,人家压根就不吃他这一套!

    王勇转身就走,陈冬不得已,只能开口道:“是鱼哥让我来这里的。”

    王勇回身看了他一眼,心道陈鱼跃没给他说过这事儿啊,后来一想陈鱼跃肯定是疲于应对自己的麻烦,忘记和他说或者是没时间和他说。

    “他怎么说的。”王勇问。

    “他说让我来这里就当自己家,想吃什么吃什么,想喝什么喝什么,千万别客气,还说了,有任何要求就直接给老板说。”陈冬还真敢满嘴跑火车:“以后我就在这包吃包住,吃饱喝足想干嘛干嘛。”

    王勇呵呵的笑了笑:“是吗?”

    “当然啊。”陈冬一拍桌子:“赶紧的,给我上羊排!上啤酒!别那么磨磨唧唧的,我真的很饿了,而且也快渴死了!”

    “渴死了就去喝水。”王勇一瞪眼:“你觉得他会让你来这里,我能不了解他吗?少给我扯淡!你鱼哥让你来不是让你享福的!是让你来改造的!马上去后边把那二十斤大蒜给剥好,一会儿烤‘肉包蒜’的时候要用!”

    陈冬一听瞬间傻眼:“你当我是苦力呢!我告诉你,就算我给你干活,那你也是雇佣童工!你是犯法的!信不信我告你,让你蹲监狱呢!”

    “你自己刚说你十八了已经成年了。”王勇不屑道:“怎么?难道是要把自己说过的话当做是放屁一样?那你这嘴可就真够不值钱了。”

    王勇确定了这小子是个小偷,但相信他没说谎,的确是陈鱼跃让他来的。

    这样他就非常肯定一点,陈鱼跃让他来就是为了磨练磨练这个走向歪路的失足少年,只有磨一磨他的性子,才能让他真正的做到浪子回头呢。

    “抓紧时间去剥蒜!剥好了蒜就有羊排,不然就滚蛋。”王勇给了他两个选择。

    陈冬再次拍了拍手里的钱:“羊排我花钱买!”

    王勇想都没想就摇了摇头:“不卖给你!想吃就干活去!”

    陈冬在心里把陈鱼跃骂了一百遍,这混蛋竟然把他带进了一个坑里!

    最终陈冬选择了乖乖去剥蒜,没办法,谁让这烤羊排那么香呢,他实在是想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