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超凡高手 > 第308章 咎由自取
    陈鱼跃将车停在网咖门口,抬头看了看这装修豪华的网咖,感慨社会发展进步的真快啊。

    十几年前哪有什么网咖啊,还都是网吧呢。

    现在生活水平搞了,直接奔着欧美的模式去搞起了cafe inter cafe。

    但是人家外国网咖的角色与功能是为商务人士提供一个舒适又快速的上网环境,但是来到华夏却变成了学生和青少年的天下。

    哪会有商务人士去网咖谈事情或者上网啊,整个网咖里基本上都是热衷网游的青少年,一类是在校的学生,一类是社会上的无业游民。

    有工作的人可没时间去玩儿。

    陈鱼跃走近网咖,便看到了一排排的网游玩儿家,屏幕上基本就是绝地求生和英雄联盟这类热门的游戏。

    当然也有一些人再看直播,吃着泡面,看着自己喜欢的女主播对着屏幕做几个飞吻说几句么么哒,然后就毫不犹豫的将自己没买泡面伴侣火腿肠的钱都打赏给女主播。

    只可惜那点火腿肠的钱根本不会被女主播看在眼里。

    当女主播对着那些成千上万刷礼物的土豪撒娇卖萌的时候,屌丝只能感慨自己命运不好,没有生在人家王家,马家,或者是李家……

    若是那样,他也能让全站女主播给他吃火腿肠了。

    陈鱼跃的目光扫过整个网吧,但找到最后也没有看见陈冬的身影。

    这下陈鱼跃就纳闷了,赵逍遥给的消息是肯定不会错的啊。

    就在陈鱼跃想去吧台打听一下情况的时候,几个青年在网咖一侧的小旁门走了进来。

    “今天晚上就带着他上高铁,你俩给我盯紧点,这小子下车若搞不够数,下车就打断他的手。”为首的是个面目狰狞的青年,身旁跟着两个频频点头的小弟。

    “杜老大,但那小子刚才说……”

    “怎么?你怕了?”

    “没……没有,我没怕。”

    面目狰狞的青年瞪眼道:“他说什么你就信什么?他爹妈死了多少年,在天海不都是他自己一个人吗!小混混一个有什么狗屁后台!他说他有人你也相信?他若真有人给他撑腰,来我网咖里玩儿还能一分钱没有?还能偷其他人的钱?”

    “嘿嘿,我就是觉得小心一点好。”

    三个人一边说一边走过来,却被陈鱼跃伸手拦了下来。

    面目狰狞的青年皱了皱眉头:“上网?去前台开卡交钱。”

    “不上网。”陈鱼跃道。

    青年不解道:“你不上网来网咖干什么。”

    “找人。”陈鱼跃道:“陈冬。”

    面目狰狞的青年当时就沉下脸来:“哟,看来那孙子还真有人啊。”

    陈鱼跃已经在他口中得知了陈冬偷钱的事情,理亏之下也不便太硬气:“他手不干净,我会教育他。他偷了多少钱,我帮他还。”

    两个小痞子直接把陈鱼跃包围起来。

    “行,你想帮他平事儿,那就跟我来后边。”面目狰狞的青年说完就向小侧门走去。

    另外两个人直接把陈鱼跃夹住,硬往那边拖。

    陈鱼跃甩手就将两人给推开,两个小痞子惊的合不拢嘴,但又碍于是网咖内而不敢发作。

    “我自己会走。”陈鱼跃径直跟了上去,那两个痞子也就没再多说什么。

    面目狰狞的冷笑一声:“还挺有种呢。”

    很快,陈鱼跃就在他们的带领下来到了这网咖后院里的一排小房子里。

    此刻的陈冬已经被揍的鼻青脸肿的,双手被吊起来,脚尖稍稍可以碰到一点地面。

    这手段是真够黑的。

    “要多少钱你们能放人。”陈鱼跃很干脆。

    听到声音的陈冬缓缓抬起头,肿胀的眼缝里看到陈鱼跃之后,使出全身力气说了一句话:“鱼哥……救救我……”

    陈鱼跃没理他,依然看着那面目狰狞的青年等待答案。

    “看你这么痛快,我也不难为你,这样吧,你拿十万块钱,我放人。”面目狰狞的青年笑了笑:“他在我网咖里偷钱,对我这里的名誉有影响,十万不多,而且他偷了人家的钱也是我还回去的。”

    陈冬咬牙切齿道:“我就偷了一百五十块钱……你……你要十万……过分了吧!”

    “这轮不到你说话。”面目狰狞的青年回手就是一记耳光抽过去:“不给钱也可以啊,我现在就叫警察。”

    “十万不可能。”陈鱼跃道:“这样,我给你十倍,一千五。你把人放了,我让他给你们道歉。”

    “道歉?对了对了,那个偶像剧里叫道什么寺的那句名言怎么说来着?”青年回头问小弟。

    小弟配合道:“如果道歉有用的话,要警察干嘛!”

    “对喽!就是这句。”面目狰狞的青年挑衅的看着陈鱼跃,声音突然变得阴狠了许多:“一千五?你当老子是要饭的吗?一千五?呵呵呵……我去你马勒戈壁!信不信老子连你一起打?”

    陈鱼跃嘴角突然露出一丝邪笑:“不信。”

    “草!”面目狰狞的青年大手一挥:“给我上!”

    然而他话音落下的瞬间,陈鱼跃的拳头就结结实实的砸在了他的脸上!

    下一秒,这倒霉孩子的脸上就开了酱铺,眼泪鼻涕血水都混在了一起,躺在地上再也没有声响了。

    他那两个手下瞬间懵逼了,谁还敢上啊!

    “我身上没带钱,一千五算我欠的,在加上他五百块钱的医药费,两千块钱,回头我给你们送过来。”陈鱼跃一边说一边解开陈冬。

    陈冬委屈的哭着,却被陈鱼跃给了一巴掌:“你还有脸哭。”

    这小子被骂了一句才老老实实的闭嘴了。

    “早点带他去医院。”陈鱼跃把陈冬解开之后才对那两个吓傻了的小痞子道:“别等他咽了气再救,那时候就晚了。”

    但因为陈鱼跃在,两个小子依然不敢动弹,直到陈鱼跃带着陈冬离开之后,这俩家伙才赶紧试图叫醒他们的大哥。

    但他们这大哥的抗击打能力实在是太差劲了,一拳头就昏迷了,俩人又掐人中又做心肺复苏,就差给他人工呼吸了,这才把人给弄醒了。

    若老大再不醒过来,这俩家伙就真吓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