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超凡高手 > 第340章 就服你啊
    夏柯别扭了好一会儿才道:“老宋辞职的事情你都已经知道了,如果不是他心虚,他为什么要辞职……”

    陈鱼跃挑了挑眉毛:“老宋给我偷拍的照片?”

    “啊。”夏柯点点头:“不然还能是谁,现在就他的怀疑是最大的,鱼哥,我就不明白了,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你为什么一点都不怪他。”

    陈鱼跃摆摆手,示意夏柯不用跟他说这个:“现在谈的是照片的事情。”

    “好,鱼哥,就说照片,保安部的兄弟们都没有嫌疑。”夏柯道:“这只可能是老宋做的,他想当部长,他都司马昭之心了!”

    “老宋一直都在办公室工作,我想问一问,那些照片可不是在办公室拍的,是公司大门口拍的,老宋是如何做到人在办公室,但手机却在大门口拍照的呢?”陈鱼跃反问:“分身术?”

    夏柯无言以对,只能选择沉默,其余人也都跟着沉默了。

    “我问你话呢,是不是分身术?”陈鱼跃又追问道。

    夏柯还是不说话。

    陈鱼跃突然提高了声音:“是不是!!!”

    整个保安部办公室瞬间变得鸦雀无声,所有人都低下头,他们终于见识到发火状态下的陈鱼跃了。

    “说话!”陈鱼跃瞪起眼的时候还是很可怕的。

    “不是……”夏柯低声道,这是他第一次觉得陈鱼跃令人胆寒。

    听到他的回答,陈鱼跃却再次平静下来:“好,既然不是,那你告诉我,他是如何做到的,如何给我拍照的。”

    夏柯摇了摇头:“照片不是老宋拍的,鱼哥,我知道错了,但这事情我会查出来,无论是谁拍的,我都会查出来!”

    “你在天亚集团工作的职责是什么?是查这些破事儿吗?”陈鱼跃又道:“我看你就是太闲了,如果觉得自己不够累,那就多给自己安排几个夜班,你也别八小时轮休了,你就给我上十六个小时,我看你还有没有闲工夫。”

    夏柯有些委屈,他这样做还不是为了给陈鱼跃报仇吗。

    陈鱼跃让夏柯自己平静了一会儿,才继续道:“从现在开始,谁若是无聊,就给我值班,和他一样,要上就上够十六个小时!我看谁还有精力去查这些没用的破事儿。”

    “如果我们不查,岂不是便宜了那小子。”卢原有些看不过去,想替夏柯打抱不平。

    “你也是,现在开始,每次都给我上够十六个小时。”陈鱼跃直接就罚。

    卢原还想说什么,却被包景明给拦住了。

    “我告诉你们,我不想查,我也不想知道是谁做的,无论是谁做的,我都相信他是有不得已的苦衷。”陈鱼跃继续道:“我自认为自己做的事情对得起兄弟们,所以我的兄弟们是不会有意坑我的,都是被逼无奈,我不怪他,无论是谁,我都不怪他。”

    夏柯和卢原有些无法理解的看着陈鱼跃。

    这需要多么大的心胸啊。

    “大家能够在一起工作就是缘分,谁都不要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坏了大家的感情。”陈鱼跃又提醒夏柯和卢原:“我知道有些兄弟都是为我好,但我想说,别把自己身边的兄弟往死里逼,谁都有犯错误的时候,等你犯错误的时候肯定也希望别人给你一个机会,尤其是你身边信任的兄弟,他们若能给你机会,你会很感激。”

    夏柯和卢原这才纷纷意识到自己和陈鱼跃的差距,只是这心胸就够他们驷马难追了。

    “鱼哥……”

    “叫陈部长。”陈鱼跃直接打断夏柯的话。

    夏柯闷闷道:“陈部长,我错了。”

    “认错了?认错了就叫哥。”陈鱼跃道:“知错就改才是我兄弟,若不然就只是我手下的一个部门员工,我对部门员工可没什么兄弟感情。”

    “鱼哥,我真知道错了。”夏柯使劲的点点头:“我晚上就去找老宋道歉。”

    “还有我。”卢原也跟着道。

    陈鱼跃看了看卢原:“你只需要多值两个夜班冷静一下就够了,老宋会寒心的离开,都是因为这臭小子,可不是因为你。”

    “恩,多值三个夜班都行!”

    陈鱼跃这才大手一挥:“好了,全都散了吧,今天的会议到此结束,以后谁再让我知道有什么内部不和谐的事情,小心我找人事部部长直接给他调剂岗位,若是没有合适的岗位调剂,那就直接走人。”

    这话听起来不近人情,但却只是陈鱼跃开玩笑罢了。

    保安部的人其实没什么好调剂的。

    等到众人都纷纷离开之后,夏柯嬉皮笑脸的来到陈鱼跃身旁:“鱼哥,要不然你跟我一起,我自己挺怕尴尬的,我买两瓶好酒,弄点好菜下酒,我们直接去老宋家里,大家一起吃个饭,这事儿就过去了。”

    “你说的很简单啊,这事儿就过去了?”陈鱼跃笑眯眯的看着夏柯:“我让你去道歉,谁让你去喝酒了?你去老宋家吃饭,不是还要麻烦嫂子给你们伺候局吗?不是还会耽误小宋学习吗?你长没长脑子?没长就去屠宰场找个猪脑子装进去。”

    夏柯哭笑不得:“那我去了干道歉,多尴尬的。”

    “尴尬也是你自己活该。”剩下的事情陈鱼跃才懒得管呢。

    夏柯哀求了半天,陈鱼跃也没答应他。

    这种事情只有他自己去,才能真正的缓和他和老宋之间的关系。

    任何人掺和在里面,都会让夏柯的道歉显得不够诚意,都会让老宋的心里一直都留下对夏柯的隔阂。

    陈鱼跃这样做,其实是为了夏柯考虑的。

    “对了,记得给我带话给他,他想休几天就休几天,如果他觉得不帮我分担工作压力合适的话,可以一直休下去。”陈鱼跃这话哪是劝休啊,这根本就是逼人家老宋来上班啊。

    夏柯欲哭无泪:“鱼哥,我真的是……唉,我刚刚来天亚集团上班的时候,从晚上十点上夜班一直到早上六点,其中的心酸谁能懂啊,记得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独自一人值班的我,不小心踩上了一个钉板,当时那钉子就扎破了我的脚,鲜血直流,那个痛是扎进骨子里的痛,在这个城市里面举目无亲的我走了两个多小时才到了医院打上破伤风,这一路上我墙都没扶,就服你啊!”

    陈鱼跃指了指办公室门口,轻描淡写的说了一个字:“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