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超凡高手 > 第342章 酒后真言
    没过一会儿,林麒就端着两扎啤酒回来,一杯放在陈鱼跃面前,一杯放在自己面前。

    这次扎啤接的很好,白沫很少,林麒很期待的看着陈鱼跃,希望可以得到鼓励和表扬。

    但陈鱼跃却根本就没任何表示,抓起扎啤杯就仰头饮了两大口。

    “鱼哥今天高兴,我也陪着鱼哥喝两杯。”林麒完全没有因为陈鱼跃的不冷不热而失去自己的热情,端起扎啤就要陪着。

    酒杯还没碰到林麒的嘴唇,陈鱼跃就问了:“你开车来的?”

    “恩啊?”林麒想都没想便回答道。

    “那还喝酒?”陈鱼跃又道。

    林麒这才干笑两声,把手里的酒杯放下来:“喝点啤酒没事儿。”

    “那你随意。”陈鱼跃又喝了两口,话虽如此,但语气却绝对不是那么回事儿。

    “鱼哥,你不也开车了吗?”林麒嘿嘿一笑,他想说陈鱼跃既然没有以身作则就不应该说教他。

    陈鱼跃看了叶筱夭一眼:“我这不是有司机吗,你们送她来的,一会儿正好给我当司机。”

    叶筱夭翻了个白眼,对林麒道:“开车不喝酒,喝酒不开车,这么简单的道理还用得着我们教你吗?交通安全法难道说的不够清晰吗,十二分,拘留,是不是不懂?”

    “那我叫代驾。”林麒一本正经道:“没有代价我就给张濡打电话,让他安排人过来。”

    “我开就好。”林烟白突然开口,她其实并不赞同林麒喝酒,但现在这情况下,她不希望林麒那么失落。

    林麒一听瞬间就得意了,他都忘记林烟白也有驾照的事情了,可他又想到林烟白似乎拿到驾照之后就没开过车,任何时候都有司机,马上就不放心了。

    “姐……我估计你那技术还不如我喝完酒的技术呢。”林麒一点面子都没给林烟白留:“我还是让张濡安排人过来吧。”

    毕竟这埃尔法太大了,若是开一辆小车过来还好,林烟白也能练一下技术。

    但今天为了让林烟白和叶筱夭坐的舒服一些,林麒就亲自开这保姆车来了。

    “好吧,不相信我就算了。”林烟白其实也挺没自信的,那车对她而言的确有些夸张,她也不相信自己能够驾驭。

    只要是不酒驾,陈鱼跃当然不会管他喝多少。

    毕竟是成年的男人了,若是没点酒量也还真不行。

    酒这东西就是这样,该喝的时候一定要能喝,一定要有量,但前提是有酒品,没酒品还没酒量的就算了。

    再就是不该喝的时候千万别有瘾,酒精成瘾是病,当一个人对酒精的渴望如同对食物或水的需求一样强烈时,那这辈子就完蛋了,这是持续终身的一种病,是一种精神上的疾病。

    林麒端着酒杯给陈鱼跃轻轻碰杯:“鱼哥,我走一个,你随意。”

    “你也随意。”陈鱼跃可不是那种劝酒的人,他的宗旨就是能喝多少喝多少,喝的舒服就好。

    一杯扎啤很快就喝光了,林麒马上又去给陈鱼跃接酒,一点都不含糊。

    陈鱼跃见他这样,都不好意思对他太冷淡了,偶尔也会主动问他两句话了。

    林麒受宠若惊,他很清楚若真的想追毕颖,至少要得到陈鱼跃的认同,不然一点戏都没有。

    当林麒再次去接酒的时候,陈鱼跃给赵逍遥发了条消息,问他有没有风洐的最新消息。

    赵逍遥回的很迅速,四个字——找不到了!

    简洁明了。

    从这四个字的回复速度和简洁程度上不难看出赵逍遥的处境,争分夺秒啊,一分钟都不想耽搁!

    陈鱼跃也不再和他多聊,估计这小子现在恨不得把天海市所有的监控都翻遍。

    可是反侦察能力那么强的风洐岂能是那么容易被赵逍遥找到的。

    估计赵逍遥会在一个监控画面捕捉到风洐的身影,也是风洐故意留下的,这就是给赵逍遥提个醒,告诉他他来了。

    如果风洐一面都不露就先找到赵逍遥他们,未免会显得有些胜之不武。

    这俩小子愿意玩儿就让他们玩儿去吧,陈鱼跃可没工夫管他们。

    心情大好的陈鱼跃忍不住多喝了两扎,林麒的酒量还算不错,一直都能挺下来,陈鱼跃喝多少他都陪多少。

    到最后他差点就吐酒了。

    其实在林麒他们来到犇羴鱻没多久,张濡就亲自带人过来候着了,就是怕林麒酒驾惹出是非。

    这若是出了事儿,林老爷子肯定不会原谅他的。

    果然林麒醉醺醺的走了出来,他本想透口气,醒醒酒再给张濡打电话,但却看到张濡的车已经停在犇羴鱻外的路旁了。

    “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也不进来喝两杯啊。”林麒喝的有些多,说话也有点大舌头了。

    张濡见状马上让人上前搀扶。

    随后,陈鱼跃和林烟白等人也都纷纷走出了犇羴鱻。

    “林少,你喝多了,我让他们送你回宿舍。”张濡显然有些不满意,林烟白还在场,竟然可以容忍林麒喝那么多酒。

    “我喝多了?张叔,你是不是不知道我的酒量?你若是不知道我的酒量,我就再提醒你一下,上江哪个夜店不知道我是号称林二炮的大神?”林麒牛气呼呼道:“知道为什么叫林二炮吗?就是一口气能喝两瓶皇家礼炮都不犯二的!”

    张濡没理会他这些胡话,对走上前的林烟白点了点头就算表示了。

    “他喝的有些多,你别介意。”林烟白无奈道。

    张濡摇了摇头:“我没什么好介意的,只不过……小姐你不应该让他喝那么多,你应该提醒他,他……”

    “一个男人若连自己喝多少酒都需要别人提醒,那也太没有控制力了。”陈鱼跃微微一笑:“连最基本的控制力都没有的人,凭什么能比别人更成功?”

    张濡见陈鱼跃开口,也就不再多言,只是微微一笑表示礼貌。

    “张濡,你怎么跟我鱼哥说话呢,我告诉你,对我鱼哥不尊敬就是对我不尊敬,对我鱼哥不客气就是对我不客气!”林麒一本正经道:“我不准许任何人对我鱼哥不客气,也包括你。”

    张濡见他喝多了,不想跟他多言:“林少,你先上车吧。”

    可是林麒这种微醺的状态下却正是酒后吐真言的时候,张濡越是不让他说,他越是有话要说。

    “我上车?我上什么车!我还有话没有跟我鱼哥解释清楚呢。”林麒大手一挥:“鱼哥,上次你有麻烦,我听说了之后就想去帮你,这点我姐可以给我作证,叶老师也能作证,还有赵炜彤也能作证!但是我半路上被他给劫回去了!他直接把我控制住,不让我出门!一直到长宁宫山庄出了事情之后我才有了自由!”

    说这番话的时候,林麒显然是气愤的。

    张濡在他们家虽然跟家人一样,但他毕竟只是一个管家,一个管家对林麒做出了软禁的事情,林麒怎么可能能够接受?

    这会让林麒感到不安,这种不安是什么,是他觉得即便自己相信张濡可以帮自己立足,可以帮自己拿下林家的管事权,但最后他依然只是一个傀儡,一个被张濡操控的傀儡。

    这种感觉可是非常不爽的。

    陈鱼跃在一旁虽然没有作声,却清楚的感觉到了林麒的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