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超凡高手 > 第395章 掌控一切
    此刻,控制了克里斯蒂安·斯维夫特的男子已经意识到自己不可能在陈鱼跃面前逃离。

    他的反应能力很迅速,直接将克里斯蒂安·斯维夫特勒在自己的身前,手中也冒出一把锋利的匕首横顶在克里斯蒂安·斯维夫特的右颈部大动脉上。

    “后退,你敢再上前,我就一刀杀了他!”男子喝斥一声。

    克里斯蒂安·斯维夫特心中一惊,暗暗骂道这该死的混蛋,居然拿着他当做挡箭牌!

    陈鱼跃没有丝毫后退的意思:“本来我就想让他死啊,如果你动手,我反而轻松了很多,正好不需要去想着如何跟警方解释了。”

    男子怔了一下,他还以为陈鱼跃他们并不希望克里斯蒂安·斯维夫特死掉。

    而且陈鱼跃说出的话显然表明了他自己的身份,他并非是警方的人。

    “你不是警方的人,那你是做什么的?”男子不理解道,顿了一下又自己给恍悟道:“我明白了,你想跟我玩心理战,你就是警方的人,不然你为什么来找他?想诈我可没那么容易。”

    男子换了个想法之后又肯定道。

    警方肯定不会准许克里斯蒂安·斯维夫特出问题,现在是比较敏感的情况,这家伙再怎么说也是个外国人。

    “我可没工夫和你在这耍嘴皮子,要动手就快动手,不然我自己来。”陈鱼跃不耐烦的摆摆手:“我没义务和你解释什么,明白了吗?”

    男子这下彻底懵了,他很清楚如何对付警方,却不清楚对付这样一个身份不明的家伙。

    “怎么不动手?很困难吗?是不是你们的主子并不想让他死,要你们把他带回去,说明他还有其他更大的作用吧?”陈鱼跃催促道。

    克里斯蒂安·斯维夫特心中早就彻底乱了:“你不能杀我,你若杀了我一定会后悔的!”

    他怕,从骨子里面怕。

    “克里斯蒂安,我记得那天你很有种啊,很高傲啊,不是看不起我们华夏人吗?”陈鱼跃道:“怎么今天怂的像条狗一样了。”

    克里斯蒂安·斯维夫特没有理会陈鱼跃,继续对那男子哀求道:“你必须把我带回去,这是你的任务!”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们的主子也是一个华夏人。”陈鱼跃继续道:“看来你在我们华夏人面前,也不过是一条摇尾乞怜的狗。”

    现在的羞辱对于克里斯蒂安·斯维夫特而言根本不算什么,命才是最重要的。

    “老板也说过,如果不能把你救出去,那就把你毁掉,总之不能让你活着被别人带走。”男人露出了凶残的表情,他的右手在微微的颤抖,刀剑已经割破了克里斯蒂安脖颈上的皮肤。

    皮肤撕裂的痛感让克里斯蒂安瑟瑟发抖:“不,我求求你,我求你,不要这样。我们还有逃出去的机会,干掉他,干掉他我们就能出去。”

    “就他们的水平,比你高不了多少。”陈鱼跃看了看那两个“一招倒”的家伙:“克里斯蒂安,你的脑子果然不清醒,对事情一点判断力都没有。”

    男子额头上的汗珠已经滚到了下巴,一滴一滴的落在胸前,衣服很快就湿透了。

    陈鱼跃清楚,对方在判断自己的胜算。

    他在计算,是不是放弃了克里斯蒂安·斯维夫特,他就可以活着逃走。

    如果可以的话,他肯定会选择放弃。

    但是,男子没有那个自信,他觉得即便他放了克里斯蒂安·斯维夫特,陈鱼跃依然不让他活着逃走。

    既然如此,那就不如拼一拼。

    要么,他可以带着克里斯蒂安·斯维夫特一起逃走,要么,他和克里斯蒂安·斯维夫特一起死在这里。

    就在男子作出决定的时候,克里斯蒂安·斯维夫特突然趁他思考走神的机会,抓起他的手腕狠狠咬了一口!

    疼痛透过手腕直接钻心,即便如此,男子都没有松开手里的匕首,还条件反射的一巴掌抽向了克里斯蒂安!

    克里斯蒂安·斯维夫特被这一巴掌抽的瞬间眼冒金星。

    陈鱼跃可不会错失良机,一个箭步上前,直接把克里斯蒂安踹在墙面上!

    克里斯蒂安·斯维夫特的后脑勺哐的一声撞在墙上,眼前一黑就瘫了下去。

    男子见状拔腿就跑,一步越上窗台,准备从窗户跳出去逃走。

    可男子低估了陈鱼跃的速度,陈鱼跃一把抓住男子的后领,在男子跃起的同时发力向后一拽。

    跃起的男子直接被陈鱼跃拽回房间,后背重重摔在了地板上!

    男子的反应很快,刚落地就爬了起来,手中反握的匕首毫不犹豫便刺向陈鱼跃。

    陈鱼跃干净利索的一记勾挑,脚尖正中男子手腕,男子手腕吃痛,虎口直接震麻,手中匕首叮当落地。

    即便实力悬殊如此之大,男子都没有放弃的意思,他居然还想俯身捡起匕首继续和陈鱼跃对抗。

    只可惜陈鱼跃不会给他机会了,在男子俯身捡匕首的瞬间,陈鱼跃的脚就直接踹向了他的胸口。

    男子虽然壮硕,但还是被陈鱼跃一脚踹飞了。

    他再强壮,也不过是一个明劲级的高手罢了,在陈鱼跃面前根本就不堪一击。

    男子的身体重重撞在墙面,不等他被弹回,陈鱼跃就一脚踏在男子胸膛,直接把他“钉”在墙面上。

    “说说吧,什么人让你来的?”

    陈鱼跃轻描淡写道。

    男子的嘴角流出一道腥红,强忍着体内气血乱撞道:“你知道我是不会说的,要杀要剐,随你。”

    “我的手段或许不比你主子的差。”陈鱼跃耸肩道:“为什么要杀你?让你开口有很多种办法。”

    男子愣了一下,表情明显变得难看了许多。

    “你是以为我不知道你害怕什么?不,你错了,我很清楚你害怕什么。”陈鱼跃继续道:“我有的是时间和你们慢慢玩。”

    男子现在真的是想死都死不成。

    刚才陈鱼跃那一脚是含有暗劲的,他口中藏的毒都被那一脚踢的忍不住吐了出来。

    陈鱼跃用余光看了看这家伙刚才吐出来的那口东西,虽然那个藏毒的细小银球是人用肉眼基本看不到的,却依然是逃不过陈鱼跃的眼睛。

    “你现在自己都受不了了,如果我让你死了,岂不是成全了你?”陈鱼跃微微一笑:“你当我是傻子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