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超凡高手 > 第436章 突破而入
    此时此刻,风洐和杜破武已经在陈鱼跃的带领下将目标地点锁定。

    一直守在这里的风洐也已百分之百的确定了房间之中有人。

    待到时机成熟时,大牛却突然骑着电车风驰电掣的出现在了这栋楼房的楼洞口,和陈鱼跃碰了个正着。

    “你怎么来了?”陈鱼跃惊讶的看着大牛。

    大牛也是一脸诧异的看着陈鱼跃:“这话应该我问你吧,这大半夜的在这干嘛呢?”

    说完这话,大牛晃了晃手中的外卖。

    “这点儿还有人点外卖?”陈鱼跃怔了一下:“那个房间?”

    “402。”大牛道。

    陈鱼跃眼前一亮:“四份?”

    “怎么知道的?”大牛愣了一下。

    “这家叫外卖应该没几天吧。”陈鱼跃又确定道:“三天?”

    “没有,今天是第二天,不过他们一天三顿都要外卖,早上九点多一次,中午三点左右一次,晚上基本都这个时间点餐,吃饭时间比正常人都晚。”大牛道:“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

    陈鱼跃示意大牛把外卖放下:“衣服脱给我,你先回去吧。”

    “还真出事儿了啊,怪不得这屋里的人每次拿外卖就开一点门缝,搞的跟见不得人似的。”大牛怔了一下,迅速将自己的工作服脱下来递给陈鱼跃:“我留下来能帮什么忙吗?”

    “不用,你去忙你的就好。”陈鱼跃道:“这里我们能解决。”

    大牛点点头,骑着电动车便离开了。

    陈鱼跃招手让风洐过来穿上外卖工作服:“这样就不用强行破门了。”

    “这衣服也太大了一点儿吧,破武穿应该正好。”风洐接过工作服看了看。

    “那就让我来。”杜破武拿过工作服就套在了身上:“他们应该没有见过我吧?”

    “见过又有什么关系啊?敲开门就往里冲,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风洐道:“难不成还在门口聊一会儿,给他们认出来和准备的机会。”

    杜破武想想也是,便迅速套上了工作服。

    陈鱼跃马上将外卖给他递了过去,三人直奔四楼。

    ……

    砰砰砰!

    杜破武敲响了房门:“你好,你的外卖到了,开下门吧。”

    门内迅速传来了脚步声,随后房门便啪的一声打开了。

    就在这一瞬间,杜破武直接把腿叉了进去,对方的反应也很快,看到伸进来一条腿就试图迅速关门。

    好在杜破武的力量够足,外卖一丢就双手顶住房门。

    紧跟着,陈鱼跃和风洐也冲了出来,三人瞬间破门而入。

    房中的人面对不速之客也真不客气,回身便抽出一把匕首迎面刺来。

    好在陈鱼跃反应快,起脚勾中对方手腕,对方吃痛,虎口一紧,匕首叮当落地,杜破武这才躲过了被毁容的一劫。

    “卧槽!”杜破武怒骂一声,起脚猛跺,重重命中对方下腹。

    对方被这暴力一记踹的猛退三步,后背重重地撞在墙上。

    这时房中另外一人也出手了,他目标很明确,直袭陈鱼跃!

    然而他的出手刚到一半,就被风洐半路拦截,一挡,一扛,反手一击,瞬间就被击退了。

    两个伪装者面对三个不速之客显然很惊诧,紧张的双手都捏出了冷汗。

    “你们是什么人!”左侧的伪装者怒斥道:“私闯民宅是犯罪,信不信我现在就报警!”

    “你们这几个伪装者还真有意思啊,同一个老师培训的吧?很聪明啊,动不动就拿法律当武器,还报警是吧?报啊,我们等着,看看警察来了,你们怎么解释那个被你们控制在房中的学生。”陈鱼跃对他们这恶人先告状的手段感到很无奈。

    两个伪装者一听身份被揭穿,顿时大惊失色。

    他们马上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同伴出事儿了,如果不是同伴出事儿,他们的身份就不会被暴露,他们的藏身点也不会被察觉。

    一瞬间,两个人的警惕性变得更强烈了。

    “我哥都把话给挑明了,你们俩就别再装了,那孙子已经没戏了,废了,现在就剩你俩了。”杜破武一步上前。

    两人迅速后退一步。

    事到如今,他们的确没什么好瞒的了。现在他们要做的就是要想办法脱身,如何全身而退。

    出卖者已经出现了,所以他们两个人即便失败回到组织,也不会受到什么大的惩罚,所有责任都可以推卸到出卖者的身上。

    “那学生呢?”这是陈鱼跃现在最担心的事情。

    只要那个学生还活着,什么都好说,如果那个学生出事儿了,这三个混蛋他绝对一个也不留。

    “你们要的人还活着,但你们如果要硬抢,他是死是活就不一定了。”伪装者威胁道。

    “他能活你们就能活,他有事儿你们一个也跑不了。”风洐也上前一步:“就凭你们两个,恐怕玩不出什么花样来了。”

    伪装者虽然善于伪装,但是他们的实力其实是挺一般的。陈鱼跃他们三个人都是暗劲级的高手,两个伪装者显然不可能在他们面前翻出花样。

    两人额头上的汗珠都已经滚落下来。

    右侧那个很快就怂了:“学生在卧室,没有受到一点伤害。我们只是利用了他的相貌倒模,并没有做其他的事情。”

    陈鱼跃示意杜破武进去看看,杜破武大步流星的走进卧室。

    关泉果然被他们控制在房间内,身上都被绳子捆住,嘴巴也被封住了,正一脸惊恐的瞪着眼睛。

    对于一个平日里只知道努力学习的家伙来说,碰到这种事情显然是让他无法接受的。

    这两天发生的一切对他而言就像是一场灾难,一个噩梦,一件一辈子都不可能忘记的事情。

    小学的时候,语文老师总是布置作文,要他写一件难忘的事情,他总觉得自己并没有难忘的事情,没想到现在上大学了,反而碰到了自己这辈子最难忘的事情。

    只不过他没有想到,真正会令人难忘的事情竟然那么可怕。

    这时他才意识到,开心的事情其实很容易就会被更开心的事情代替。只有可怕的事情才会让人一直记得,难以忘记,除非有更可怕的事情代替这件可怕的事情。

    所以小学语文老师的那种作文命题就是个错误的,任何人最难忘的事情都是可怕的,即便不是令人恐惧的,也一定是令人痛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