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超凡高手 > 第453章 设点伏击
    在汽车近乎飞驰的状态下,赵炜彤紧紧抓住车门扶手处,心都悬在了嗓子眼处。

    陈鱼跃左突右闪的开车穿过车水马龙,后面的几辆摩托车也再一次越来越追的更近了。

    虽然赵逍遥给陈鱼跃设计的路线已经是车流量最少的一条路了,可路上毕竟存在突发状况。

    几百米外的两辆车突然发生了轻微的追尾摩擦,两个车主下车后就互相指着对方的鼻子指责个不停。

    前面的车主说后面的追尾了就是全责就是眼瞎,后面车主则说前面的不会开车就别上路,几百米的距离就来了八次急刹。

    反正两个人是各说各有理,谁也不愿让步。这种素质的人从来不会想到什么公德心,他们一点儿都不会为自己的行为阻碍的交通而感到内疚。

    其实就是很简单的事儿,两个人下来看看没大毛病,就抓紧拍个照,赶紧把车开一边去别妨碍交通秩序。

    可是他们非不要那么简单处理,就那么在路上耗着,似乎整条大马路都是他们家似的。

    这种事情很难判断,几百米的距离瞬间就拥堵起来,陈鱼跃迫不得已,只能一个强行变道,趁非机动车道上没有行人的情况下直接闯了进去。

    好在这条非机动车道上压根就没有人。

    几年前你根本不能想象一辆汽车可以在非机动车道上驰骋。

    但现在不一样了,非机动车道上很少有人。生活条件好了,绝大多数家庭都有车了,使用非机动车的人就越来越少了。

    在这喧嚣的城市中,非机动车可绝对是小巧玲珑方便又实用,随时都可以见缝插针,没有牌照,不受红绿灯的限制,更不在交警管辖的范围之内,违反交通规则以后也不需要接受罚款……

    可当非机动车的车速越来越快,也开始让人享受不在风吹日晒了之后,非机动车的使用者又变得多了。

    不少上岁数的老头老太太都得到了孝顺儿女给他们置办的电动汽车,四个轱辘三个轮的各式各样的都有。

    慢慢的一些喜欢喝酒的人还找到了法律的空子,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是针对机动车的,而喝酒开非机动车是不受限制的,所以开着电三蹦子去喝酒就不怕查了。

    但是绝大多数的人,虽然知道自己是非机动车,可一旦进入“壳子”里面就会不自觉的把自己当做机动车。

    所以任何一个城市都有非机动车在机动车道上肆无忌惮的飞驰。

    反正监管不严格,绝大多数非机动车都没有牌照。

    而且有些非机动车在乱窜道或者闯红灯时,即使遇到交警,也不听交警的劝告,是直接加速就走了。

    即使碰到非机动车跑到机动车道上去的行为,交警拦下来了多半也都是批评教育的,并没有多少实际的处罚措施,也间接的助涨了这种风气。

    所以一些非机动车宁愿在机动车道里和机动车一起拥堵,也不愿意去非机动车道上畅行,导致了机动车道越来越拥堵,而非机动车道上只会在早晚高峰会人多一些,平日里几乎都是完全畅通的状态。

    陈鱼跃开车在非机动车道上肆无忌惮的冲了出去,而那几辆紧追不舍的摩托车也一个接一个的钻进了非机动车道上。

    不少堵在路上的司机都纷纷四处寻找摄像机。

    “老公,他们这是不是再拍戏啊?飞车耶!你快找找看看是不是有明星。”

    “找什么明星啊,找导演啊!我们这被当背景拍进去是要钱的,不然就侵害我们的权利了。”

    “前边那俩堵车的是不是导演故意安排的啊?”

    “按喇叭!”

    一时间汽车喇叭滴滴滴的响个不停。

    可是那两个因为小摩擦堵路的人却依然没有离开的意思,甚至还对被他们堵住的汽车出言不逊,骂他们按个屁。

    ……

    一转眼的功夫,陈鱼跃的车已经出去了两公里,而交警也在接到通知之后第一时间赶往了拥堵现场处理事故。

    似乎所有人都忘记了路上飞驰的摩托机车。

    要知道这些疯狂的机车驾驶者身上还都带着刀呢。

    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见到的人也都以为这是在拍电影呢。

    很快陈鱼跃就要到达赵逍遥发给他的目标地点了,赵炜彤迅速环顾四周,寻找着陈鱼跃他们的“自己人”,可是周围安静的很,一点有人的迹象都没有。

    这是一个特偏的市郊公园停车场,据说去年这里发生了命案,所以来这里玩的人就越来越少了,政府已经确定把这个地方改建一下,取消这个公园。

    虽然陈鱼跃也没有察觉到有人的意思,但他还是停下了汽车。

    “你没搞错吧?这还停车?万一他们没来怎么办?”赵炜彤道:“他们也可能赌路上了。”

    陈鱼跃相信自己的兄弟,就算出了意外,他也会按照原计划进行:“如果他们没来,这几个人就由我自己解决。”

    赵炜彤无奈的摇了摇头:“你可真够自信的。”

    就在她话音落下的时候,那些一路追击他们的摩托机车终于出现了。

    几束灯光先射穿了昏暗的停车场,发动机的声音越发暴躁。

    终于几辆摩托车冲了进来!

    就在这时,一根粗大的麻绳突然在停车场入口的减震带处猛的拉起,高度刚刚悬在机车驾驶者的脖颈位置。

    只听一阵惨叫,摩托机车全部都甩出去摔的稀碎,车上的人则全部被麻绳勒了下来,全部摔倒在地。

    坐车的人还稍微好一些,只是被摔的很重,驾驶摩托机车的人就惨了,因为车速也太快了,脖子都差点被勒断了。

    这时,麻绳的两侧才传来了叫骂的声音。

    “卧槽,老子虎口都脱皮了!”赵逍遥不爽道:“杜破武,这种事儿就该你来做,你皮粗肉厚根本不怕,你看看我,这么嫩的一双手都成什么样儿了。”

    风洐则在另一侧哈哈笑道:“谁让你不做个准备,戴上手套不就没事儿了。”

    “事情那么突然我去哪找手套?你别告诉我你有手套带!”赵逍遥瞪眼道。

    风洐摇着头走出黑暗:“我虽然没有手套,但是我袖子长呀,我知道把袖子往前拉一拉顶一下。”

    赵逍遥低头看看自己那七分袖的外套:“你俩就坑我吧。”

    “主意是你想出来的,什么叫我们坑你啊?要坑也是你自己坑了你自己。”杜破武拖着一根铁棍走了出来。

    三人你一言我一语,就跟说群口相声似的,完全没把那些个摔倒在地上的黑衣家伙放在眼里。

    车内的赵炜彤也很惊讶的扭过头:“你们还真弄得跟拍电影似的……我今天可真的是大开眼界了。”

    陈鱼跃嘿嘿一笑:“这事儿就交给他们吧,我送你回学校。”

    赵炜彤却一把按住陈鱼跃试图挂挡的右手:“不,我要留下来。”

    陈鱼跃知道,赵炜彤是想看看他们究竟要怎么样解决这件事情,确定一下他们是不是会杀人灭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