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超凡高手 > 第490章 意外结果
    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

    所有人这才注意到陈鱼跃这个所谓的家政公司保洁员,居然空着手站在他们面前。

    就算不是专业级的家政公司保洁员,不需要配备什么吸尘吸水机,消毒喷雾器,至少也应该配备玻璃刮,水桶,地刷以及毛巾,拖把,垃圾袋这类东西,这些常用装备也需要一个大储物袋才能装得下。

    显然,空着手站在他们面前的陈鱼跃,根本不可能是一个家政公司的保洁人员。

    如此巨大的漏洞,他们竟然现在才发现。

    但他们非常庆幸,幸亏是发现了,没有把人放进屋,人还没有进房子那也算为时不晚。

    可就在他们准备动手把这个冒牌的保洁员拿下的时候,身后却突然出现一阵杀气。

    不等他们回过头,便纷纷眼前一黑,直接栽倒在地。

    “哥,你突然改变计划也不和我们说一声。”赵逍遥道:“我还以为你自己要做什么冲动的事情呢。”

    “我只是不想在这种老洋房里面发生冲突,他们的人刚才已经走了,就剩这么几个,我们没必要正面冲突,这样简单的解决问题不是挺好的吗。”陈鱼跃说完回头看了看外面,环境依然安静。

    他迅速进屋,将房门关闭:“好了,别浪费时间,快点找人。”

    四人二话不说,马上分头行动。

    他们的默契程度已经不需要陈鱼跃安排谁去哪了,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习惯搜索方向。

    两分钟之后,四人再次在客厅碰面。

    “楼上我们已经搜过了,一楼也没有。”杜破武有些不爽的踹了一脚沙发。

    “找密室,这种老房子一般都有地下室。”风洐道:“天海市的这些老洋房都是当初的欧洲人在这边建的,西方人有一种悠久生活传统,他们喜欢在家里搞地下室,因为地下室的天然储藏功能和足够大的面积使之完全适合作为一个私家酒窖。”

    “现在谁还要地下室啊,潮湿而产生的霉菌对人的身体健康有害,现在人都在乎,谁家里还要地下室啊,住在地下室里面潮气太重了,燕京都整治地下室出租了。”赵逍遥不屑道:“再说了,买得起这种老洋房的人直接去酒厂出钱封储整坛的好酒了,谁会把酒扔家里。”

    杜破武看了看赵逍遥:“那我告诉你,现在住地下室的人还有很多,没几个人向你赵大少爷这样害怕霉菌!”

    扔下这话,杜破武就去找隐藏的地下室入口了。

    “是不是我说什么你都要怼我。”赵逍遥无语的看了杜破武一眼。

    杜破武会怼赵逍遥完全是因为赵逍遥那种看不起地下室的态度,当初他们刚离开神龙大队的时候,他为了做周旋计划还在燕京租过地下室住呢。

    虽然他很快就迫于追捕者的威胁而离开了那里,但就是那么十几天的地下室生活却让他感受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人生。

    他感受到了他以前从来没有感受到的“丑恶”,燕京的地下室和光鲜亮丽的城市简直就是两个极端的世界。

    地下室里除了凌晨两点多到凌晨五点前的那不足三小时的时间之外,时刻都充斥着肆无忌惮的噪音,高声的交谈声,叮当的炒菜声,激烈的啪啪声,放纵的*声,令人起鸡皮疙瘩的哭闹狂笑声……此起彼伏!

    杜破武第一次见识了地下室里上百人公用的卫生间,任何时候去都能看到一坨一坨的排泄物,就算他用最快的速度解决尿急,衣服上依然会有公厕独有的味道。

    那时候杜破武才知道,人真的可以穷到满身屎尿骚臭。

    都说贫贱夫妻百事哀,杜破武也是在地下室的生活里理解了这句话。

    那纸壳子一般的墙壁根本无法隔绝各种悍妇,泼妇,怨妇,贱妇的嚎叫,吵闹,私语,*声音,也不能抵挡那些可悲男人狂笑和暴怒。

    那段时间杜破武真的每天都活在各种各样的吵闹声中。

    当时杜破武思考过一个人性的问题,地下室的客观条件虽然简陋,但如果所有住在地下室里的人都能够恪守公德,还会是这个样子吗?

    显然不会。

    因为地下室里人性的丑恶面甚至要比地下室里的老鼠还多!

    越是繁华的城市,越是如此。

    燕京的街道是如此辉煌,夜晚是如此绚丽,多少北漂的人第一次来到燕京,走在夜晚的长安街上,感觉那华灯初上如梦如幻,人生瞬间充满了动力和梦想!

    然而现实的冰冷击垮了多少人,又有多少人在燕京熬着熬着一直熬到连地下室的房租都付不起了才被“赶”出这座城市!

    那种真实的残酷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感受到。

    所以当赵逍遥语气里对地下室充满了不屑时,杜破武就有种把他这个大少爷带去燕京地下室住上几天的冲动。

    杜破武就是想让他知道,不要觉得自己看不上的东西就不是人住的!

    或许他赵家逍遥大少爷瞧不起的地下室,是很多被那座城市称为“鼠族”的人赖以生存的“家”。

    “都少说几句,抓紧时间找。”陈鱼跃显然是能理解杜破武。

    虽然杜破武也是世家出身,但是早已经没落的杜家甚至不如一个普通家庭。

    赵逍遥吐了吐舌头:“我才懒得理会他呢。”

    一直没说话的风洐凭借自己敏锐的直觉很快便找到了隐藏的地下室入口,但他也很快确定了一个事实,地下室的确被封了,入口完全被堵死了。

    凭借声音判断,整个地下室应该是完全被水泥给灌满了。

    虽然大多数老洋房就算不使用地下室了也只是密封起来,直接用水泥浇筑灌满的还真不多见。

    这时候他们才能百分之百的确定了毕颖不在这里。

    “这不应该啊……”风洐和赵逍遥都异口同声道:“没有理由。”

    杜破武看了看两人,又看了看陈鱼跃,自己也没什么主意。

    “他们没有其他路线!”赵逍遥强调道:“我已经把所有监控都调查了,路线都计算了!就算风洐的侦察失误,我这计算也是不可能失误的!”

    杜破武虽然总和赵逍遥争吵,但在这点上还是非常信任赵逍遥的。

    陈鱼跃忍不住皱起眉头:“刚才他们离开的时候都往那东瀛人的车上装了什么……”